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二 外科手术
    我们转乘电梯,直达五十楼,游骑兵军营的入口是冰冷而庞大的铁门,不过与深海监狱相比,也就不算什么了。

    拉米亚用掌纹开了门,我们的婚讯看来已然传开,迎面走来的游骑兵都瞥向我们。这一层楼的大部分设施皆由铁铸,显得单调、乏味又凝重,充满威慑力。

    军营占据了五十层到六十五层,一楼的电梯只能到达这层,其余楼层必须通过军营内部的快速电梯上下。正如之前所述,黑棺的电梯系统错综复杂。

    我记不清拉米亚办了多少手续,最终,我的档案齐备。在一间有大玻璃窗的会议室前,我见到一位白色短发的女人,她体型精悍,瘦弱而有力,应该就是拉米亚的上司久楠。

    久楠笑道:“看着你们俩,真让我想起我年轻的日子。”她握着拉米亚的手,神态很亲热。久楠是游骑兵的指挥官之一,也是住在高层的贵族。

    她和拉米亚寒暄几句,目光落在了我身上,说:“你们找到了尤涅,执政官很高兴,因为他的拓荒大计终于能付诸实施,这是大功一件,你们的功劳不会被忘记的。”

    我觉得她没说实话,我们的功劳非但会被遗忘,而且没有半分奖赏。

    拉米亚说道:“是,长官。”顿了顿,又说:“关于朗基努斯的入职申请....”

    久楠说:“根本不是事儿。你猜怎么?昨天的晚宴上,迈克尔侯爵专门向大家隆重介绍了你这位丈夫,他还说朗基努斯具备某种超能力呢,你说,这可多新鲜?”

    迈克尔倒也没想象中那么忘恩负义,如此一来,我劫富济贫的计划倒不忙于一时。

    我的腰杆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胸膛也好似雄壮了几分,此刻的我一定孔武有力,威风凛凛。

    拉米亚笑道:“真的呀?他人可太好了。”

    久楠又说:“迈克尔说完之后,大家问沉稳寡言的勒钢侯爵,他也对朗基努斯不吝溢美之词。所以,你看,我今天一大早就亲自出来迎接你们俩了。”

    拉米亚说:“蒙你抬爱,这可真让人受宠若惊。”

    我依旧莫测高深,沉默不语,向久楠鞠了一躬。

    久楠说:“他话真少,一看就是高人风范。”

    我淡然一笑。

    拉米亚说:“他只是有些紧张害羞罢了。”

    我失去了笑容。

    久楠说:“我们有动用尤涅的无数设想,不久你们又要忙活啰。但在这之前,本周安排你们四人闲差,就在大楼与镇子上值班,拉米亚,你去吧,我带着朗基努斯到处走走。”

    我想着该如何讨好这位女爵,以便让我更快升职。现在我有了响亮的名声,她必然会重用我。我预计我不久又会立下大功,随后一路高升。

    离我君临黑棺之日,想必已经不远了。

    久楠说:“我们游骑兵分为两个阵营。”说到这里,她露出笑容,说:“你别误会,这并不是说我们两个阵营是对立的,恰恰相反,我们常常合作呢。”

    我回答:“我明白,长官。”常常合作并不重要,偶尔敌对才是重点。

    久楠说:“五十层到六十五层属于我们瓦尔基里突击联队。六十六层到八十层属于麦宗实验室。我们都是军事组织,又都是....科技组织。但麦宗实验室的研究方向与我们不同,大家就是在这里有了小小的分歧。”

    我知道拉米亚已经向她汇报了吉良的背叛,说:“麦宗实验室把人改造成恶魔。”

    久楠说:“这么说也不确切,人怎么能成为恶魔呢?那个谁....对,吉良,他只是部分变化为类似恶魔的一种形态。”

    我说:“你说的都对,长官!”

    久楠带我径直来到了六十四层,这里像是古代百科全书中描绘的医院,从地板、墙壁到灯光全是干净的白色,走廊上有许多诊室和手术室,从中传来电锯切割的声音。

    我不禁头皮发麻。

    久楠仿佛带着孩子参观展览馆的母亲一样,我们来到许多橱窗前,我看到那是各类金属的器官,许多管道把它们固定在半空。

    这让我想到乏加出生的实验室。

    但我心情很平静,要在这世上生存,人总要付出些什么。

    久楠指着一个蓝色的肺,说:“这个肺叫蓝桥,我们在原有基础上做了改造,它重了五百克,却能让人在水下潜泳两个小时,而且还能防弹。”

    我们朝前走,她又给我看了一个蓝色的心脏,说:“它叫做钢铁要塞,重了六百克,能承受高速的血流,并自带电击起搏功能。”

    然后是蓝色的骨骼,蓝色的血管,蓝色的肌肉,蓝色的鳞甲,蓝色的眼球。我心如止水地看完,打算快点溜走。

    久楠笑道:“总而言之,除了那个部位,我们几乎可以实现人体的全面生化改造。”

    我问:“长官,是哪个部位?”

    她冲我神秘一眨眼,说:“你懂的,听说你的那地方挺不错。”

    我脸红心跳,觉得她在暗示什么,刹那间,对妻子的忠诚与对前景的期盼在我心中冲突不休。

    她却说:“人体的大脑,我们只对它没辙。唉,真想知道当年制造乏加的手艺。”

    为什么我心底有一点点小失望呢?

    我们走到中央餐厅,科研部门的军官在此用餐,久楠点了两杯咖啡,我们坐下,久楠叹道:“拉米亚和萨尔瓦多是我的孩子,当年,就是我收养了他们。”

    我说:“那您就是我的岳母了。”

    久楠哈哈笑道:“这么说也不错,不过我这人向来秉公处事,正因为你是拉米亚的丈夫,我反而要更严格地考核你。”

    我乖觉地没有接口。

    久楠又说:“我也接受了改造,我无疑是活得最久的游骑兵之一,要不是改良了身体,我早就那场大战中被恶魔撕成碎片了。现在,我战斗的年代已经过去,是你们新一代登上历史的舞台。人类的复兴是一场漫长的战役,我们都需要耐心和勇气。”

    我想要的是权力,不过倒与黑棺的大业并不冲突。

    久楠点了支烟,吞云吐雾,她说:“蓝桥肺能过滤尼古丁,这是最大的好处。我的牙也全换了,不然一眼望去,满口焦黄,那可多难看?”说着自嘲地发笑。

    我看着她头上的标语:“公共场合,禁止吸烟。”

    我没说什么。

    久楠说:“并不是人人都能成为游骑兵,人与人的体质不一样。有的人要是移植了蓝桥肺,他会不停咳嗽,不停吐血,一个小时就见鬼去了。有的人如果移植了铁手铁脚,会让他躯干的骨骼早早坏死。比如贝蒂与萨尔瓦多,他们只是注射了一些血清,添加了小零件,增强了心肺功能。”

    我说:“拉米亚到底经受了多少改造?”

    久楠说:“像她那样的人万中无一,纵观瓦尔基里联队的历史也寥寥无几。她的眼睛、四肢、心脏、肺、咽喉、肠胃以及....作为丈夫,你也知道的,她看似窈窕淑女,可体重足足增加了五十千克。”

    我知道,可我不管这些,她是我妻子,我钟爱的妻子。

    她抬头看着烟雾,掐灭了烟头,说:“她像是恶魔的孩子。”

    我说:“奈法雷姆?”

    久楠低头正视我,说:“你听说过?”

    我说:“在我拾荒的生涯中,在某处读到过类似的文件。”

    久楠:“是,奈法雷姆,是这么叫。有些人认为这些体质特异,能够承受大规模改造的异人,体内有恶魔的血统,是堕落天使的后裔。可照我看来,他们就是生来奇特,基因变异。”

    我觉得有些渴,喝了口咖啡,说:“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您可以想想迈克尔侯爵...”

    我突然想到这或许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久楠嘘了一声,说:“永远不许再对任何人提起。”

    我用力点头,把咖啡一口喝完,侍者收走了咖啡杯。

    久楠说:“拉米亚可以算作人类,然而侯爵他们并不是。”

    我说:“迈克尔认为自己是某种神。”

    久楠想要摸出烟盒,但中途作罢,她说:“就现在而言,确实是这样。迈克尔、勒钢,还有剑盾会的那个瓦希莉莎,他们完全可以这么说。”

    我说:“这无疑也是某种疾病,一种剧烈的基因突变,您觉得呢?”

    久楠说:“或许也是,只是他们变得不再是人了,在人之上还是人之下?这可不好说。”

    这时,那个侍者走近我们,递给久楠一张小纸条。久楠看了看,眼神很惊诧,说:“你和拉米亚真是天生一对。”

    我以为她是在恭贺我们,忙不迭道谢,她却说:“你的体测结果出来了。”

    我愕然问道:“可我还什么都没....”

    我突然想到了那个咖啡杯,杯沿有我的唾液。

    久楠说:“你也是那种异人。”

    我问:“奈法雷姆?”

    久楠站起身,捏了捏我的肩与胸,她说:“快些开始吧,手术至少要持续整整一天。”

    我方寸大乱,觉得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行,我央求道:“能不能给我时间考虑考虑?”

    久楠笑道:“不行,我们的手术已经安排满了,今天是最后的空档期。我会找最好的医生替你操刀。”

    我问:“我能不能选改造的器官?”

    她诡异地上下打量我,说:“放心,我们不会动你那里。”

    我惨声道:“哪....哪里?”

    她的手顺着我的胸膛往下移动,令我毛骨悚然。

    她笑道:“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