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十四 猿猴丛林
    由于植物泛滥,这儿简直像是个失控的雨林,若非我见到墙上的文字,我又怎能得知这里曾经是动物园?

    笼子里的动物大多失踪,也许是无人喂养而死,也许是灾难降临而死,可我难以断定是否有其他危险,唯一确定的是那个绑匪,他应该藏身于动物园的深处,不然为何他非要专门从此经过?

    在几棵树上,我听见急促而尖锐的呼喊声,我抬起头,见到成群高壮的猿类,他们体型与常人相当,爬上爬下十分灵活。它们从一棵树爬向另一棵树,张开嘴,露出满嘴的尖牙,它们必然是食肉的,而且已称霸了这片小树林,幸好并未发现我。

    我仍处于隐形中,不想打草惊蛇,然而我怀疑自己弄错了方向,那绑匪是如何通过这里的?

    如果他能安然无事地闯过这群猿类,难道这些猿类是他饲养的?

    我在丛林中完全迷了路,兜兜转转,却无法找到贝拉留下的记号。我心中不安剧增,生怕那个神秘的绑匪已经害死了贝拉。

    这时,我察觉阿蒙之水即将消失,我急忙找一间躲藏的小屋,这里似乎是工作人员的办公场所,我推开门,脑袋微微一乱,药效结束了。

    我见到三只猿猴正在撕咬它们的同类,受害者是一只毛发金黄的大猿猴,浑身鲜血淋漓,另三只凶嫌毛发则呈现褐色。我被这残忍的一幕震惊,而它们回过头,吱吱大叫,同时朝我发难。

    我用铁莲,寓守于攻,先杀了一只,另一只扑咬我的脑袋,我低头避开,鱼刺枪化成一道白光,将它脑袋刺穿,并刺破了天花板。最后一只发出惊恐的叫喊声,仓惶朝外逃,我一扯枪柄,往下一压,天花板的石块乒乓落下,把那一只砸得头破血流。我一步踏上,也将它刺死。

    我前去查看金黄猿猴的状况,它用闪亮的大眼睛看着我,我犹豫着该不该也结果了它,可贝拉关于动物的言论令我打消了这念头。我见它气管险些被咬断,于是用治疗针医治它的伤,过了几分钟,它的呼吸声变得顺畅了些。它低头朝我道谢,朝外爬去。

    我大喊:“喂,你不能走,你想去做什么?”可它已出了门,跑向林间,我阻止不及,只能摇头叹气。

    这里有几台动物园的电脑,可已经断电,无法开启,我撬开一个保险柜,里面有纸质的关于动物园兽群的百科书,我找到那些猿猴的名称,它们似乎是某种金毛猿猴,可体型已经变大了数倍。

    书上说这种猿类在族群中会有一只首领,它们跟从那首领活动,首领占有所有的雌性,并且会杀死潜在的危险,其中雌性的毛发呈金色,雄性的毛发呈褐色,我救下的那一只是雌性了?

    我翻找到驼鹿那一页,里面简单介绍了饲养的方法。

    我认为这里或许会有动物诊所,那里的药物应该已经过期很久,可纸质的资料应还有留存,我应当能从中借鉴一二。

    但我来这儿可不是学如何驯养驼鹿,而是来救贝拉的。

    我走出小屋,心中惊呼糟糕,只见树上攀爬着数十只猿猴,全都注视着我,我立时握紧鱼刺枪,但那只被我救了的母猴跳落在地,指着我吱吱发声,随后,一只体型最大的雄性猿猴走向了我,它气派很大,身后跟着一家老小。

    我意识到它们或许并无恶意。

    那大猿猴指了指母猴的脖子,又指了指小屋,它的随从进屋,把那三只猿猴的尸体拖了出来。大猿猴神色愤怒,用力击打其尸身。

    我猜测这三只阴谋叛变,所以打算暗中铲除这猿猴首领的羽翼,我说:“原来如此,很荣幸能效劳。”我认为它多半是听不懂的,然而大猿猴却朝我鞠了一躬。

    我问:“见过一个长翅膀的怪客由此飞过吗?他怀抱着一个女人。”一边说,一边连连比划。

    猿猴首领点点头,拉着我的手,随后爬上了树。那母猴抱了抱我,似是示意我跟上,另有许多小猿猴跟在我身边,低声鸣叫着。

    我心想:“这些猿猴害怕那个绑匪,希望我能替它们杀了他?它们倒也不蠢,连我都想利用?好吧,算它们精明。”

    我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它们带我到了一处小山,山上有一间漆黑的两层屋子,屋子的阳台上,我见到了那个绑匪,贝拉就在他身边,躺在一具....石棺中,那绑匪的模样令我心惊,他长出一条如船锚的尾巴,双手指甲又尖又长,脑袋全是白色,呈光滑而畸怪的方形,后脑骨凸起,一张脸上的表情显得贪婪、饥饿与恶毒。

    他像是那些白色恶魔,可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白色恶魔,他没有长角,个子算是瘦高,不如其余白色恶魔健壮,眼睛里充满邪恶的智慧。他身上穿着衣物,我由此断定他是那绑匪变化而成的。

    奥丁之眼的作用下,我的视力得以增强,我见到伊克斯姐妹雕像位于贝拉的腹部,那恶魔用尖锐的手指缓慢地做着手势,口中念着晦涩难懂的咒语,雕像闪着红光,像水一样流淌于贝拉体表。

    它在用贝拉做祭品,试图增强邪神像的作用,莫非它也听命于伊克斯三姐妹?玛雅人难道也曾与恶魔接触?

    我无暇思考,立即展开行动,我并没有神剑弹,唯有尽可能接近它,将石杉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吹来一阵晚风,树木哗啦啦地摇晃着,恶魔全神贯注,充耳不闻,我的机会来了。

    我脚步轻柔,宛如野猫,飞快地穿过草地,绕到小屋后方,为了以防万一,我再度服下阿蒙之水,这让我产生了一丝担心,生怕使用过度,让拉米亚成了寡妇,好在我硬撑着忍耐过去。

    我记得那时埋伏拉米亚的吉良能看穿隐形,我不能大意。

    我小声地推开门,找到通往二层的楼梯,穿过走廊与房间,我看见了阳台,两扇大落地窗将阳台与房间隔开。那个方脸恶魔仍在念咒,他的声音仿佛来自于外太空般怪异。

    落地窗可以横移,可如果我打开落地窗,它立刻就能察觉到我,我站在离落地窗两米左右的距离,认为窗并不厚,我的石杉能够穿透窗户,威力不会减弱多少,至于能不能伤它,那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我双手紧握鱼刺枪,影子与身体融合,突然间,我听见狗吠声,一只几乎如狮子般大小的黑色猎犬出现在落地窗之后,它对着我咧嘴大叫。我当机立断,使出石杉。

    那猎犬一扑,挡在恶魔身前,石杉击碎了玻璃,将猎犬斩断,那猎犬流出明亮的血,染红了那恶魔与贝拉。

    恶魔转过身,抓起猎犬的尸首,毫不怜惜地扔在一旁。他举起手指,发出一道火焰,我再使用铁莲,轰地一声,我和他之间的屋子陷入一片火海。恶魔手指转动,屋里的火焰变作三个火焰的人形,朝我发动攻击。

    这恶魔奇特的发力令我措手不及,唯有后退,一个火人挥拳,我闪身躲避,拳头击中了木墙,燃起另一团火。我将鱼刺枪横扫,击中其中一个火人,那触感介于虚实之间,似乎它们并非真实存在,也并非不存在,那火人朝后踉跄,然而,另一个火人伸手擒抱我,大火顿时燃起。

    我身上剧痛,发动念刃,阴影覆盖了我,将火焰熄灭,风一吹,我暴露在外的肌肤似乎被撕开般疼,但我觉得这火人与我的影子一样,是非虚非实之物。

    这令我脑中灵感迸发,若有所悟,试图让影子离体,挡住其中一个火人,它居然如我所愿行事。我对付另一个,刺中火人数次,将它结果,我的影子也很快结束了战斗,似乎它战斗起来比我更坚决,更强悍,并且熟练掌握了我所有的剑术。

    我掌握了运用影子的诀窍,想到了个主意,我踏上一步,将影子置于黑暗中。

    恶魔说:“你....是血族?你是拉森魃的血族?”

    我喝道:“我是人类,却足以与血族平起平坐!你的死期到了,恶魔!”

    恶魔露出冷笑,他拿起伊克斯雕像,我看出他很虚弱,他再度做手势,在他身前裂开了一个窟窿,那窟窿中喷出火炎,但那火炎宛如幻觉,并不引燃周围,随后,之前遇到过得那一类铁甲章鱼从窟窿中升起,窟窿却隐去了,章鱼的触臂挥舞晃动,击碎墙壁,阻挡住我,并朝我逼近。

    这时,我的影子到达了目的地,它从背后刺中恶魔的心脏,恶魔痛苦地大吼,他回身抓向我的影子,但影子变作虚体,躲入暗影中。

    我咬牙冲刺,从章鱼触臂的缝隙中穿过,从恶魔手中夺过雕像,恶魔喊:“你做了些什么?混账!蛆虫!”我将鱼刺枪一刺,再度刺中了恶魔,恶魔惨声呼喊,体型缩小,翻身跳下阳台,下一刻,他高高飞起,我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错失了杀他的良机。

    铁甲章鱼仍在后方肆虐,我横抱贝拉,跳出屋子,那章鱼并未追来,过了一会儿,召唤之法似乎结束了,它自行消散。

    我从贝拉胸口拔出木刺,贝拉低哼一声,顿时苏醒,我想开口说话,贝拉却用红唇堵上了我的嘴。

    她并没吸我的血,相反,我感到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将血送入我口中,我的烧伤刹那间已经不疼了。

    贝拉放开了我,笑道:“怎么样?感觉是不是一级棒?”

    我不知道她从哪儿得知这梗,我疲累极了,无法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