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十八 歪理邪说
    在这一刹那,畸形尸失控了,陷入混乱中,有些朝别墅外逃,有些变成石雕,有些茫然等死,有些仍在攻击,可已经不成气候。

    科洛夫抓住一条尸犬,下了个命令,尸犬驮着他飞奔而去。

    索莱丝惊呼:“别让他逃了!”她横身飞扑,但那条尸犬像风一样快,她没能得手。废钟手臂暴长,也差了半截,剩余尸犬变得愈发凶猛,弥尔塞、索莱丝、废钟被团团围住。

    我知道决不能让科洛夫落跑,那些尸犬没注意到我,我爬起身,全力追逐。

    我看清地上尸犬的脚印,他没能甩开我,也许他体内的诅咒之火所剩不多,他必须在维持尸犬与治愈自身之间抉择,我一边替自己扎针用药,一边将念刃集中在双腿。

    我追踪他,来到一座孤独的小山坡上,黎明的前夕,天空是紫色的,人的黑影在这紫色的幕布前显得很清晰,我看见了科洛夫,他半躺半坐在一座不知名的坟墓前。

    那畸形尸朝我吠叫两声,科洛夫杀死了它,说道:“吵得让人心烦。”

    我说:“你逃不掉了,游骑兵会收押你,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受罚,肯定是死罪。”

    科洛夫笑道:“受罚?我已经被你们人类处刑过多次了,你说的对我并不新鲜。”

    我说:“我不关心,你以前多惨与我有关系吗?你触怒了黑棺,这才是你该死的原因。”

    科洛夫似没听见我说的话,又或者他也不关心,他只是在自言自语:“你知道,我也有个母亲,就像我制造索莱丝、废钟一样,是她制造了我。她让我意识到,我们活尸本不必活得太委屈。”

    他碾死了几只爬过的蚂蚁,又说:“母亲带着我,试图在废土上找到容身之处。我们找到了个村庄,那儿有围墙,相对安全,他们在地里挖坑,必要时可以躲避风暴,我们母子恳求人类,他们收留了我们。”

    他低下脑袋,把蚂蚁分解,露出虚弱的笑容,说:“但我们有冥火,冥火可以创造一些奇迹,比如替他们治病,可却治愈不了人的心。母亲替他们做了很多事,可他们并不领情。一个月之后,他们....将母亲杀了,将她分成了好几块,脑袋插在木架上烧毁。

    他们说母亲是捉小孩儿吃的女妖,但他们村子里根本没少过一个小毛孩,你相信吗?就因为他们认为我们有罪,所以我们就有罪。他们不听辩护,不找证据,不信理性,只认定他们的偏见。”

    他将冥火注入死去的蚂蚁体内,蚂蚁爬起,试图回到蚂蚁的队伍中,可其余蚂蚁很快杀死了它。

    科洛夫摇了摇头,说:“我受够了,友善有什么用?善良有什么用?恭敬有什么用?助人又他妈的有个屁用?你就像块肉,他们饿了就吃你,然后把你当屎一样抛弃。”

    我说:“我们都一样,在贵族眼里,我们又算得了什么?”

    科洛夫骂道:“一样个屁!我们的生命比虫子都不如,人类至少会忽略虫子,可他们天生厌恶我们!”他望向一边,说:“你只是在利用我的孩子,然后,总有一天,你会把他们钉在十字架上烧死,算作你为民除害的功绩。”

    我心头有火,喝道:“胡说,我偏不信,我绝不会让你言中,我会善待他们,让他们觉得自己与人类没什么不同。”

    科洛夫笑道:“那你会遭遇不幸的,相信我,命运对我们总是不公平,不是我们倒霉,就是我们所爱的人倒霉。”

    他说:“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不耐烦地回身张望,盼着游骑兵快点赶来,将这大嘴巴锁进大牢。

    科洛夫说:“世界上的恶魔都是人。”

    我认为他在瞎掰,套用宗教上原罪的说辞,试图让我动摇,我答道:“你就会这些老一套吗?”

    科洛夫说:“你见到的那些白色恶魔、红色恶魔、黑色恶魔、熔岩恶魔,他们都是人变得。就像我们活尸一样,他们变异了,成了恶魔。”

    我说:“你这话有什么根据?还不是危言耸听?”

    科洛夫微笑道:“我知道,知道的很清楚,因为我观察过,它们被恶魔附体,患上了诅咒,我们活尸又何尝不是?我们不再是生前的我们,他们也不再是从前的他们。”

    我驳斥他:“关于末世浩劫的理论可不少,还有人说恶魔是从异空间来的,但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就算研究明白又如何?我们只想在这世上活着,没空刨根问底。”

    科洛夫说:“我遇到过一个人,西蒙·玛格努斯,你听说过没有?”

    我心头巨震,说:“玛格努斯?他在哪儿?”

    科洛夫说:“他是纪元帝国的枢机主教,他也肯定了我的观点。他认为人类的诞生与恶魔息息相关,而恶魔在我们的身体里埋下了一些...按钮,一些入口。

    大部分人,一旦被恶魔触动了开关,就会异化,成为嗜杀的疯子,就像白色恶魔、畸形尸那样没脑子的畜生。

    而极少数人,血统却截然不同,这些少数人——西蒙称为‘奈法雷姆’——可以反过来掌控这样的力量,保持理性的同时,变得异常强大。”

    我记得乏加就被卡戎的人称作奈法雷姆——恶魔的后裔,看来这一套理论由来已久,可那又怎么样呢?就算恶魔曾经是人,难道我还能举着白旗去和他们谈判交友吗?

    科洛夫说:“你...自然是奈法雷姆,我们...活尸也是,黑棺的贵族也是。”

    他说:“我能听得到,我能闻出来,你也被恶魔....碰过,某个....很可怕的恶魔。我们原本都是人类,可现在不再是了。

    某种仪式...改变了我们。对我们而言,是死去、分解、重生,而对血族而言,是失血后补充魔血。你呢?你经历的仪式又是什么?”

    我坚定地站着,可心里却只想扭头就走,我告诉自己不必理会这个魔头,可鱼的眼睛却似乎布满夜空,向我低声呓语,诉说着恐怖的,令人发疯的真理。

    忽然,远方传来大呼小叫,游骑兵的增援来了。他们现在才到,无疑有摘果子的嫌疑,可至少能让我暂时避开科洛夫,我不必再单独看守他了。

    科洛夫笑道:“恐惧,是恶魔降临的契机,人类休想再捉住我,羞辱我,折磨我!我不为自己的罪孽而辩护,恰恰相反,我为我对人类做的报复而自豪!”顷刻间,明亮的冥火烧毁了他的身躯,他化作了灰烬,连骨头都没剩下。

    弥尔塞与萨尔瓦多在人群里,拉米亚、久楠也在,我没见到废钟兄妹,他们也应该避开,那是为了他们好。

    我和拉米亚拥抱,详述了案情的经过。我没告诉拉米亚那个西蒙·玛格努斯,那得留到以后了。科洛夫关于奈法雷姆与恶魔的理论本就靠不住,我也索性不告诉任何人。

    也许他是对的。

    那又如何?

    十个小时之后,我、弥尔塞、萨尔瓦多在勒钢的办公室,勒钢捧着资料簿,在办公桌后读着,我只觉得背后的椅子不太舒服,眼巴巴地望着对面的沙发,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坐到沙发上,可又觉得沙发太软,未免不称我的钢背铁臀。

    于是我又坐回了椅子。

    勒钢说:“朗基,你知道我们黑棺的游骑兵是有一些规章制度的。”

    我说:“什么?我刚刚破了大案,你就和我说这个?”

    勒钢说:“是的,比如在长官面前得保持敬意,最基本的敬意就是坐着别动。”

    我无奈地说:“是,长官,但你也得找几张好点的椅子。”

    勒钢说:“好,我明天就把这些椅子换掉。”

    他顿了顿,又说:“时代虽然混乱,但黑棺的主旨是带来秩序,尤其在摩天楼之内查案,取证自有一套流程。”

    我根本没空读那些条条框框,问:“长官,什么流程?”

    勒钢笑道:“我也不知道,但总之有该死的流程。”

    我们同时笑了,我就知道勒钢根本不在乎。

    勒钢说:“你击杀了科洛夫,虽然是大功一件,可并没有带回来任何可供受审之人,这未免美中不足。”

    我说:“索寞被证实和血契帮有关,而血契帮长期以来一直非法从事黑民运输,黑棺的安全设施漏洞百出,形同虚设。”说到这儿,我担心自己损坏了阿比老板与乏加的利益,于是点到为止。

    勒钢说:“我们会加大力度,打击黑民犯罪。然而我们动不了索寞,他是贵族,在低层可以做任何事,能约束他的唯有麦宗。”

    弥尔塞问:“任何事?难道他杀人放火也无法制裁他?”

    勒钢说:“当然,会有制裁的,我们会在长老院指控他,但那无疑会破坏黑棺政局的平衡。”他叹了口气,又说:“而且,我们需要血契帮。”

    我们齐声问道:“什么?”

    勒钢说:“这是执政官的意思,我不便多问。”

    弥尔塞说:“你们不愿管理低层,所以培植那些不法之徒作为代理人?”

    勒钢说:“你们的汇报就到此为止吧,朗基努斯少校,萨尔瓦多上尉,还有弥尔塞先生,多谢你们,守护了游骑兵的尊严,我还有要事,我们就此别过。”

    我很遗憾,没能一口气升至上校,可看在勒钢与我的交情份上,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而且由于我被恶魔附体,不小心顺走了勒钢办公室的一些或许不那么值钱的小玩意儿,大家都是朋友,希望他不会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