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十九 黑民转正
    迈克尔富丽堂皇的宅子里,我陪着海尔辛、瑶池与贝特,走向迈克尔的收藏室。瑶池的目光在壁画和雕像上流转,向往地说道:“这里的一切充满着魔力。”

    海尔辛说:“幼稚的玩意儿。”

    贝特则显得很害怕,他是丽塔遗留的弟弟,心灵受了创伤。但当他看着某件艺术品时,会变得很专注。

    门开了,迈克尔躬身相迎,他笑道:“欢迎光临寒舍,贤伉俪的到来真是令此处蓬荜生辉。”

    瑶池说:“侯爵的藏品让人大开眼界,我也不胜荣幸。”

    收藏室内,勒钢与贝拉都在,迈克尔替双方引荐,随后迫不及待地将伊克斯女神像取出,他用红色透明的琥珀将两件雕像包裹起来,防止意外发生。

    瑶池完全被吸引了,她走向雕像,手掌转了转,迈克尔的法术消退。迈克尔“啊”了一声,随后说:“真让人吃惊,名不虚传。”

    她露了一手,如果迈克尔之前可能还认为她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此刻已然打消了疑虑。

    瑶池跪在雕像前,海尔辛说:“别伤着身体。”

    但瑶池并未听见,她先轻碰第一座雕像,又碰第二座雕像,说:“我感到....两座雕像中有强大的.....强大的守护灵,数千年的死亡,死者悲伤的信念仍困在这雕像中。”

    迈克尔问:“有危险吗?”

    贝拉说:“这不是废话吗?我们亲身体会过这雕像致命的力量。”她与瑶池四目相对,说:“你必须结束这上面真正的邪恶根源,女士。”

    瑶池突然痛苦地大叫,海尔辛将她搂在怀里,念刃化作无形气墙。瑶池颤声说:“我不能,现在不能,她们很固执,很强大。”

    勒钢问:“那该怎么做?”

    瑶池说:“现在,将雕像藏在...藏在最坚固的保险箱里,不许任何人接近它们。我必须建立一个法阵,而你们得集齐三件雕像,缺一不可。”

    我问:“为什么不把雕像毁了?”

    在场至少有三个声音喊道:“你是疯了吗?”

    声音来自于瑶池、迈克尔与贝拉,他们看人真准。

    瑶池说:“这些古物价值无穷,我们只要驱除上面的邪灵就好,它们值得一代代流传下去。”

    迈克尔笑道:“亲爱的海尔辛夫人,此言真知灼见,非同一般,我真是愈发敬佩你了。”

    瑶池说:“我的法阵最快在十天后完成,你们能在十天后取得第三件雕像吗?”

    迈克尔说:“泛美金字塔离这儿远不远?”

    我说:“这一次,我们不用尤涅,徒步前往,隐蔽行事,十天虽不足以往返,但二十天肯定足够。”

    迈克尔说:“好的,少校,你办事最让我放心。”又对勒钢说:“我亲爱的兄长,无论朗基想要什么人,想要怎样的装备,请务必满足他。”

    我趁势说道:“勒钢长官,我有两位理想的人选想征召入伍。”

    勒钢问:“他们是谁?”

    我说:“一位叫废钟·汉堡,一位叫索莱丝·牛排。”他们的姓其实是科洛夫,但我总不能如实说。

    勒钢说:“你把他们的详细资料填一份交给我,我会处理。”

    我面露难色,说:“他们...其实是黑民,但确实有极出众的才能。”

    勒钢沉思片刻,说:“我可以网开一面,他们打算住在镇上还是摩天楼里?”

    我说:“摩天楼,我会设法安排他们的住处,不劳长官费心。”

    勒钢说:“入住黑棺会产生高额的费用,你确定能支付得起?”

    我说:“我打算让他们住亨利鬼屋,至少房租能免了。”

    迈克尔与贝拉同时大笑起来,贝拉叫道:“贫穷....真能让人什么都不怕吗?”

    迈克尔说:“没穷过,不知道。”

    我心里有气,但这也不能怪他们,换做是我,我也想从不贫穷。

    迈克尔说:“你不打算把亨利鬼屋卖给我了?”

    我答道:“我也很遗憾,可暂时...暂时不卖了吧。”这巨额的损失令我疼到了肉里,可我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迈克尔说:“也罢,我最近打算在黑棺镇建立下水道工程,能省一些是一些。”

    我倒不知这纨绔子弟还负责黑棺的民生。

    勒钢是我认识的最干脆的人,他说:“结了,你让他们有空来游骑兵营地报道,但所有入住摩天楼的手续都必须齐全,他们是你的人,所有行为都由你负责。”

    我霎时又想打退堂鼓,这倒并非我怯懦怕事,但汉堡与牛排天生是受诅咒的,他们就算不想惹是生非,但暴躁的人类极容易对他们产生负面情绪,除非他们一辈子足不出户。

    思来想去,既然选择了最艰难的道路,唯有认命。

    迈克尔的注意力移至贝特·曼身上,他说:“这个孩子是谁?”

    我忙道:“他是游骑兵丽塔·曼的弟弟。”

    迈克尔问:“是那位追查血契帮而英勇牺牲的女英雄?”他走向贝特,贝特本就有些紧张,迈克尔这么做令他朝后退。

    迈克尔以吸血为生,以吸血为乐,这孩子并不知道,可他就是怕,就是畏惧,因为他的遭遇令他十分敏感,他只是怕陌生人罢了。

    迈克尔说:“他受了很多苦,精神上很脆弱。”

    瑶池答道:“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迈克尔说:“你们只能让他吃饱穿暖,却无法慰藉他的心灵,他的灵魂活在莫大的痛苦中。”

    海尔辛问:“你能洞悉他的灵魂?”

    迈克尔说:“我懂得可不少,海尔辛先生。”他向贝特友善地伸手,我生怕贝特拒绝,惹怒了迈克尔。

    过了半晌,贝特把小手放在了迈克尔手里。

    迈克尔笑了笑,来到墙边,指着一副画,那幅画中是个骑着战马的骑士,穿金戴银,威风凛凛,他问:“孩子,告诉我,你从中感受到了什么?”

    贝特睁着眼睛,看了很久,说:“他很孤独,作画的人想让人觉得这骑士很孤独,很空....”

    迈克尔又让贝特看了几幅作品,询问他的感受,贝特都说出了让人一言难尽却又细思恐极的评论。

    迈克尔似乎很满意,点头道:“你的才能与你的外表一样出众,孩子。”他对瑶池说:“请允许我收养他。”

    瑶池说:“可我们已经收养他了。”如果她对迈克尔的意图与本质十分担心,她没表现出任何迹象。瑶池是我见过最从容而稳重的人。

    迈克尔说:“你们是否还未正式提出相关申请?请恕我直言,在我这里,他收到的教育与培养将远胜低层。”

    海尔辛说:“那也请恕我直言,侯爵,我知道您对血液的饥渴,只怕难以遏制。”

    迈克尔脸上笑容消逝,他说:“先生,你知道的不少,但却不了解我的人格与信用。我向你保证,我不会让这孩子受任何伤害,如果他成年之后想加入我族的行列,我自然欢迎。如果他不愿意,我仍然对他一样慈爱。”

    瑶池与海尔辛还想说什么,我朝他们使眼色,说道:“我也替侯爵担保,他是我见过的最守信用的人。”

    这句话十分之违心,可我相信迈克尔在金钱上的吝啬与他对人类的关怀并不冲突。

    瑶池不再多言,海尔辛答应了。他的剑术也许无人能及,可他也无法孤身与整个黑棺相抗,更何况迈克尔的要求还算合理。

    迈克尔问我何时能准备好第三次探险,我答道:“预计后天我们就能出发。”迈克尔表情洋溢着幸福,勾肩搭背地把我送出了门。

    在等电梯的时候,我认为瑶池和海尔辛有些沮丧,我说:“对不起。”

    海尔辛问:“你为何道歉?”

    我说:“我之所以帮迈克尔说话,是因为我了解他,他能控制住自己,他并不是草菅人命,肆意妄为的野兽。”

    海尔辛说:“血族某种程度上是对的,那个孩子肯对他开口,可面对我们,他始终不言不语。我的念刃并不能治愈心神之伤。”

    瑶池说:“如果侯爵真能治愈他的灵魂,并将他抚养长大,也是一件好事。”

    我问:“瑶夫人,能不能....请您再帮我个忙?”

    她笑着说好。

    我带着他们来到三十层的豪宅,打开了锁。亨利豪宅一如既往的压抑阴沉,过往惨案的阴云仍挥之不去,可除去了画像和雕像之后,我确定已经不会再闹鬼了。

    汉堡与牛排——废钟与索莱丝各自在房间中,他们都在读书。房间被他们打扫得十分干净,我挑租客的运气不差。

    瑶池认识废钟,也立即意识到索莱丝是活尸。她望而却步,流露出一丝为难之色,她深知这是冥火的恶果,可无法压抑反感。海尔辛用念刃增强了她的意志,瑶池这才宁定如常,说:“我为我的失礼而抱歉。”

    她礼数太周到了,她根本什么都没做。

    我简略引荐了他们,废钟问:“我们现在不是黑民了?”

    我笑道:“这是我拍胸脯保证的事,你们放心,我之所以请瑶池夫人来,是为了让你们能正常外出,不至于引发乱子。瑶池夫人是最出色的驱魔师。”

    瑶池说:“我无法彻底消除冥火毒咒,但我能教会你们压抑冥火的方法,那样,你们能将冥火在人心中激起的不良反应压抑至最低。”

    索莱丝喜道:“那可太感谢了,我一定好好学。”

    瑶池说:“不必客气,你们也给了我增进学识、改善自我的良机。这一过程并不简单,需要长期不懈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