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 夜闯民宅
    第三次伊克斯女神行动开始了。

    拉米亚这一次执意同行,勒钢也特批了这一请求。萨尔瓦多仍很积极,但我连哄带骗地回绝了他。

    行动队员包括我、拉米亚、索莱丝、废钟,以及勒钢。

    他们兄妹二人并未经过游骑兵的训练,枪法不准,也不善用游骑兵的装备,但他们的体能和耐力远胜过常人数十倍,而拉米亚信任我的选择。

    索莱丝和废钟使用了瑶池的训练法,现在,他们已将冥火的坏处降低了一半。拉米亚面对他们表现出极大的宽容,只是偶尔觉得他们会背后捅刀子。

    我们沿着旧金山旧市区的街道走,白天赶路,夜间休息。考虑到活尸对太阳极其过敏,他们穿着特制的游骑兵轻装甲,浑身上下只露出嘴唇。他们感觉还好,因为他们能耐严寒和酷热。

    至于勒钢?他一直在地下,如鼹鼠般跟着我们,他与我们的作息时间相反,可总能跟上。我不知道他为何参与此行,也许他只是想外出走走。

    泛美金字塔也是一栋摩天楼,高约两百四十米,是古代旧金山天际线的一部分,乏加说:它初建时的造型引起了大争议,人们称其不吉利,像是印第安人的图腾和巫毒。当我看着它的照片时,觉得与黑棺相比,这座老前辈根本显得人畜无害。

    根据资料:它在上世纪2033年进行了改建,由高档办公楼变成了龙蛇混杂的小公司聚落,鼓励那些新兴的初创公司进入。纪元古董拍卖行是其中某个网上交易古董的电商企业。

    乏加委托给我另外一个任务:在泛美金字塔里有一座基站,是古代用于远程通讯的,那些设备已经关机,可由于先进的工艺,或许仍能开启。她希望我们启动这一基站,她可以与我们取得联系,提供一些帮助,即使是短时间的也好。

    乏加总爱说些深奥的名词,我似懂非懂,不过事情听来倒也简单——在地下找到开关,砰地开启,等待乏加降临。

    市区仍是绿色植物与钢筋水泥共生的王国,照着地图,我们花了半天功夫,来到了泛美金字塔之前。这曾经是古代旧金山最闻名的摩天楼之一。现在?只能说它的时代早已过去了。

    它的表面布满裂纹,颜色暗淡,植物将它里里外外缠绕了一圈,灰尘与空气从碎玻璃中穿过走廊,西面倒塌了,瘪进去一块,这让它更像个残疾的孤寡老者,或是残缺的木乃伊。

    拉米亚说:“我们得等勒钢侯爵,听他的指示。”

    我说:“那得等到晚上,意味着我们要与恶魔正面冲突,如果里面真有恶魔的话。”

    拉米亚叹道:“是,可你也知道侯爵的实力,有他在,哪怕恶魔再多,我们也应当能顺利到达顶层。”

    我们在离泛美金字塔两百米开外的街区找了个小店,里面相对干净,植物不多,食物当然也不能吃了。

    拉米亚坐在我身边,废钟兄妹坐在远端,拉米亚斜靠着我肩膀,我抚摸她完美的脸颊,不停喂他们兄妹狗粮,他们专注于自己交谈,并未留意我们。

    拉米亚笑道:“这就是夫妻一同行动的坏处,我们总是分心。”

    我说:“分心什么?我专注得很,我专注于疼爱我的老婆。”

    拉米亚说:“你不是曾经说过,不宜在危险时刻谈论幸福的事吗?那样会短命的。”

    我说:“我有光环,不用怕。”

    拉米亚问:“什么光环?”

    我说:“主角光环。”

    拉米亚哈哈笑道:“那是什么?”

    我理所当然地答不上来,那只是古时候人们常说的俚语。

    她在我怀里静了一小会儿,低声说:“我考虑....再动个手术。”

    我有些惊讶,问是什么手术,她回答说:“你知道....就是恢复我那些...该有的器官,我想为你生个小孩。”

    我说:“我根本不在乎。”

    拉米亚苦笑道:“但我是你妻子,却不能让你快乐,我总觉得亏欠你。”

    我说:“你已经让我无比快乐了。”

    拉米亚吃吃笑了,说:“可总还有些缺憾,不是吗?”

    我说:“那也很容易弥补,比如用其他的部位....”

    她皱眉问:“用什么部位?用手吗?”

    我笑道:“那也可以,只要你愿意的话....”

    然后她用爱的小拳拳打得我大呼小叫。

    我问:“那手术有什么坏处吗?”

    拉米亚说:“可能会导致我战斗力下降一些。”

    我吻了她,说:“我会让你一辈子都不必再战斗,不必再受苦了。”

    拉米亚笑道:“你这张嘴也总能让我快乐。”

    我说:“你也是。”

    于是我又莫名其妙地挨了她一拳。

    我把她拥紧,开始幻想与她养儿育女的幸福画面,然后我立即打住,将那画面从脑中赶走——我虽然是主角,可也不能过度挑战人品。

    地上几块石砖分开,我见一个人从泥土中升起,像是未凝固的水泥,当凝固之后,勒钢出现,他衣物齐全,是不是他在变形的过程中飞快地脱衣穿衣?

    拉米亚急忙拉着我立正,说:“长官!”

    勒钢朝我们点头致敬,说:“我们进去吧。”

    拉米亚指着腕表说:“探针显示周围有恶魔。”

    勒钢说:“抱歉让你们等了我那么久,我会解决。”

    他再度沉入地底,我站在窗口观望,见他在地底游动,每当他升起,他会变成黑色的狼,将恶魔的喉管如竹签般撕碎,将它们的脊椎如烟卷般折断。

    他杀恶魔就像恶魔杀小孩儿一样,他比贝拉强得多,在我看来,无法分清他与瓦希莉莎孰强孰弱。

    周围的十余个恶魔甚至未察觉到这猎兽的存在,已经全数死亡。废钟与索莱丝也深受震撼,当活尸在真正的妖魔之前,也会瑟瑟发抖吗?

    勒钢返回后说道:“走吧,我有预感大楼里危机四伏,而我只有晚上的时间。”

    我抢着喊道:“长官,这....真是让人敬佩无比的杀戮表演!”

    勒钢说:“这没什么可夸耀的,我只是对付它们时用对了战术,当策略正确时,一切都会轻而易举,甚至以弱胜强。如果是正面冲突,过程就会变得相对丑陋。这也是我们游骑兵研究恶魔的出发点。”

    我说:“的确是至理名言!”说着取出纸笔,胡乱涂鸦了几行。如果勒钢想看我写了些什么,肯定会大失所望,好在他并没看,而是直接走向大楼。

    拉米亚轻轻捏我的脸,笑道:“勒钢不怎么吃拍马屁这一套。”

    我说:“他在暗爽,心里肯定十分受用。”

    穿过泛美金字塔三角网格形状的走廊,我们进入大厅,植物茂盛地覆盖、攀爬、纠缠、垂落于一切物体、一切构造。

    看见那楼梯了吗?两边的扶手成了蔓藤的幕布,表面罩着湿滑的苔藓。天上的吊灯则成了巨大的花篮。那个已经干涸的喷泉水池,种类繁多的红花绿叶从中涌出,一些宏伟的梓树和樟树则从地面一直长到天花板。

    而这些植物的果肉是人类无法食用的,我怀疑它们甚至是以前人的尸体为食。我在其中见到了黑果,可现在我已不用采摘了,出于不知名的原因,黑果会自辉煌之手中诞生,这让我调配药剂变得更为方便。

    拉米亚取出昆古尼尔,我取出狙击步枪,我们藏身于黑暗。

    勒钢走向电梯,按了数下,根本不管用。

    我低声说:“拍卖行在第四十层。”

    勒钢说:“那就走楼梯。”

    拉米亚查看腕表,并未显示恶魔,勒钢说:“不用看了,它只能侦测最基本的恶魔类型,这座摩天楼很不寻常,我们尽量不惊动其中的居民。”

    我们走向消防楼梯,推开门时,连接处嘶哑地作响,勒钢坚持走在最前方。

    我说:“小心有陷阱,很麻烦。”

    类似这样的大楼,或许在低层住着强盗或拾荒者,他们会布下许多防御措施,换做是我,也会这么做,对那些头脑简单的恶魔来说,它们遇到障碍,很可能就会放弃探索。

    除了我们轻微的脚步声,漆黑的楼道很安静,植物的清香中混杂着腐烂的臭味儿,常在市区拾荒的我并不陌生。

    我牢记乏加让我办的事儿,可目前还是不节外生枝为妙。

    突然间,头顶的灯亮了一下,短暂的照明,我看清了走廊两边,横七竖八的桌椅形成了掩体,许多持枪的人等待着,发出低微的呼吸声。

    或许自从我们打开安全门时,就已经惊醒了他们,从打扮上,看不出他们是不是杀人劫道的,还是仅仅在此苟活,可他们拿着枪,我们的处境不妙。

    勒钢举起双手,湛蓝的双眼缓慢地左右观望,说:“我们并不想引起冲突。”

    他们紧张的咳嗽起来,一个人引发多人咳,像是连锁反应,又或是暴露在废土空气中令他们健康恶化。一个山羊胡子喊道:“那你们为什么在夜间闯入?你们肯定打坏主意呢!”

    勒钢说:“我们只想前往四十楼,如果打扰了你们睡眠,还请见谅。”

    我喝了奥丁之眼,发现这一层至少有一百人,上一层也差不多有这个数,不少人住在这里,他们哪儿来食物?

    山羊胡子说:“把你们的枪和食物都扔下,乖乖给爷走,若不听话,爷让你们脑袋开花!”

    灯再度亮起,我看见这些埋伏者口中嚼着蘑菇干。

    这蘑菇的模样我很熟悉,熟悉至极,无水村的蘑菇造型奇特,我从未再任何地方,任何图画书中见过。

    除了此时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