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五 逃离末日
    我心急如焚,恨不得掐住那显示器中的脸,强迫他把话讲完。朗基努斯开始清晰地念咒,咒语仿佛唤醒了我体内的鱼刺——千万根鱼刺,在我的手腕、骨头、肠胃、心脏里攒着刺着。

    我发出惨痛的呻吟,像是病痛已久的病人,我的手指融化了,黑色的血从中流出,落在地上,形成阴影。

    朗基努斯说:“我曾经的足迹吸引着你,让你无意识地追踪我,如果你足够幸运,应该已经遇上了我留下的那个鱼缸。”

    我痛苦地问:“鱼缸....究竟是什么?”

    朗基努斯说道:“血族中有一位先祖,名叫拉森魃,我——你——曾与他有一场决战,我杀死了他,意外地吸了他的血,那血中有暗影的剧毒,我不得不接受治疗,将毒素排出体外。”

    我突然觉得他能听懂我的话,他之前只不过在伪装。

    朗基努斯说:“拉森魃是暗影血族之祖,他无疑十分邪恶残忍。但他的力量却能遏制太阳王,现在,我已唤醒了你体内暗影之血,你可以在暗影中自由行动了。”

    我睁开眼,能看见这世界以截然不同的样貌呈现在我面前。万物之上皆有叠影,那不仅仅是它们的影子,而是它们在另一个世界的镜像。

    我能看见异空间的入口了。

    我手忙脚乱地找到一扇模糊的门,这时,整座大楼似乎都在震动,墙壁粉碎,柜子倒塌,屏幕中的朗基努斯微笑道:“再见,未来的我。”

    我进入门中,霎时跌入了暗影之潮,可我在其中能游动,而且像鱼在水中穿梭那样快,我很快找到了另一扇门,开门之后,我见到拉米亚他们。

    他们看见我,也吃了一惊,拉米亚问:“朗基,你又失踪了!”

    索莱丝问:“这地震是怎么回事?”

    勒钢问:“女神像呢?”

    我抬起头,指着层顶,喊道:“必须快逃!”

    层顶裂开了,人的手、人的脑袋、人的牙齿、人的头发,像是新生的婴儿,无数新生的婴儿一般从血水中渗出。而随着他们出现,臭味扑鼻而来,血水倾倒而下。

    我使出牧羊,念刃激活了我的影子,一层黑色屏障横在他们上方,那血水像有知觉般调转方向,而屋顶那些苏醒的太阳信徒发出惋惜的尖叫。

    他们喊道:“为何拒绝我们?为何不膜拜新神?太阳为我们打开了辉煌之门,使我们都能飞升...”

    勒钢的爪子变得异常巨大,他利爪一挥,层顶的人体登时七零八落,可一秒之后,他们又长全了,继续那令人发疯的嘻哈。

    勒钢喊道:“我们走!”

    乒乓巨响声中,墙壁破裂,太阳信徒们横档在前,我们只往前冲,黑色屏障将他们碾压成肉泥,这一回他们没有再站起。

    拉米亚说:“这对他们有用!”

    我说:“这是暗影之血的力量。”

    此刻,这楼层已成了屠宰场,成了酷刑地狱,每个角落都有复活的古人,从墙上,从地面,从头顶,从水池和立柱,甚至从窗帘背后,都不断伸出血淋淋的人头和人手。

    我本以为汤尼不会这么快成功,可我错了,也许这栋大楼一直受太阳照射,令太阳信徒们的睡眠很浅,他只需找到唤醒他们的方法,而且他办到了。

    我喝下毒蛇之血,又割破手腕,将血液洒在他们每个人头上,这本会毒死他们,至少毒死拉米亚,可现在我知道不会了,我的血化作暗影,能遮蔽阳光,从太阳王手中保护他们。

    拉米亚急道:“你大量失血,会没命的!”

    我说:“不会,快跑!”

    勒钢冲向窗口,说道:“我带你们飞下去!”

    废钟说:“会有飞行的恶魔袭击我们!”

    勒钢说:“总好过这些怪物....”

    话音未落,窗口出现一张庞大的脸,遮蔽了所有景色,那张脸由无数人组成,形成汤尼的样貌。

    汤尼喊道:“见证这伟大的奇迹!使得王者为众,众者为王!”

    他张开嘴,由数百具尸体组成的舌头撞破墙壁,伸向我们,他碰上我的影子,舌头瓦解,汤尼痛的大叫,千万人随他惨呼。

    我看见暗影淡了许多,立刻再施展念刃,这令我心跳加速,快得似要破碎,我喊道:“到了二十层下面,他们似无法到下层!”

    我们朝下狂奔,途中太阳信徒不断涌现,他们有些畏惧我,有些并无畏惧,狂热地大叫,撞击屏障,遭受了重创,也令屏障逐渐削弱。勒钢怒吼,他双爪连抓,斩碎那些拦路的敌人。

    刹那间,整个楼道变得血红,成了个大手掌,我们被捏在其中。那手掌瞬间被暗影腐蚀出个窟窿,我们朝下坠去。索莱丝头发伸长,废钟手臂如绳,合力制止了坠落之势。

    屏障破灭,我唇边流下黑血,我的眼球也似乎被高血压撑爆了,除了黑暗,什么都看不见。拉米亚抱住我,颤声说:“你休息吧,我们能杀出去!”

    我说:“决不能....被血沾上皮肤,一点...不行。”

    一团血从天而降,罩住废钟,我大骇之下,扑了进去,将废钟拽出。废钟浑身染血,可却并未被融化,他吐出口中脏血,喊道:“谢谢!”

    看来活尸能抵挡太阳王的融合,也许索莱丝和勒钢也可以,唯一有危险的就是我和拉米亚。

    汤尼的声音——万人的声音——四下回荡:“啊,难以消化之物,但太阳王是无所不能的,融入太阳王之后,你们就会明白,你们就会逐渐接受,也许融合的过程需要一年,但我们很耐心,我们会帮你们,和我们在一起吧,接受我们的爱吧。

    拉米亚苦笑道:“真是恶心的表白。”

    勒钢拉住我们,继续朝下跳,这时,新的活力充斥于我体内,我本已失血过量,可现在又变得精力充沛。

    这是瓦希莉莎当年对我的回报,是这远古血族的魔血源源不断在我体内造血。

    我再一次洒出暗影之血,笼罩所有人,拉米亚喜道:“你好了?”

    我说道:“亲爱的,你抱着我,我当然好得快。”

    她轻轻在我唇上吻了一口,我又险些好了。

    我们应当已经到了第十五层左右,却见到那些恶魔冲向我们,我很快意识到它们并没有敌意,它们在逃命,太阳王之血像是暴雨般降临,连恶魔的异空间都阻拦不住他们。我看见一头红色恶魔被血水卷入,它摔倒在地,皮肤溃烂,第二次站起、第三次站起,终于彻底沉没。

    勒钢双拳重击地面,地板塌陷,我们落在下层,勒钢再出拳爪,使我们接连坠落。骤然间,我们下方出现一张血红的大嘴,等着我们自投罗网。废钟甩出长臂,抓住一根管道,我们荡向走廊,躲开了这陷阱。

    走廊上出现一人,令我魂飞天外,脑袋一片空白。

    他是奥奇德!他怎会在这里?

    奥奇德笑道:“我的孩子,世界上所有的太阳王都是一人,当世界各地的太阳王苏醒时,我们可以出现在世界各地。我们都是太阳王,而太阳王就是我们。你释放的黑鱼没能杀死我,很遗憾,对不对?我不怪你,我依然渴望着与你团聚。”

    我咬牙斩出念刃,奥奇德用铁莲封住,他是全盛时的奥奇德,武艺更胜过弥尔塞,他赞美道:“你从哪儿学会了石杉和牧羊?你遇到海尔辛大师了吗?”

    勒钢本可以帮忙,但现在已经日出,他昏昏欲睡,行动无力。我对付着奥奇德,即使有废钟、索莱丝相助,一时无法取胜。霎时间,拉米亚连续射击,神剑弹打爆了奥奇德的脑袋,奥奇德哀呼道:“她让我想起了达莉亚,达莉亚在哪儿?”我斩出暗影,奥奇德落荒而逃。

    拉米亚扛起勒钢,我们目前还在十层,仅仅十层楼,大约五十多米的距离,可却如此遥不可及。

    拉米亚蓦然想起一事,说:“在四十楼时,你穿透了墙壁,不知去向,能再办到吗?”

    我脑中灵光一闪,喊道:“或许可以试试!你们都离我近一些!”我把双手手腕都割开了,鲜血喷洒,把他们每个人都淋了个遍。我的血像活动的水母,扩散延伸,将他们全部罩住,这几乎让我昏厥。我们抱在一起,我带着他们跃入附近的一扇暗影之门。

    我们似落入了狭窄的河流,我知道这是大楼中的阴影,普通的阴影,可通过这阴影,我们进入了某个异空间的碎片。

    漫长的漂流后,哗啦水声中,我们跌落在一个地下室,我看见一辆卡车,大约两米半高,六米多长,造型颜色与尤涅很相似,这就是乏加说的小型尤涅。

    拉米亚喊:“还记得当时是怎么开启尤涅的吗?”

    我说:“它不会像尤涅那么复杂!”

    我们胡乱按了按钮,这一层恢复了电力,我大喊:“乏加!乏加!”

    我们的小天使说:“听见了,现在开启闸门与车门。”

    闸门升起的速度缓慢得让人发疯,我跳入驾驶舱,拉米亚把勒钢用遮布遮上,我试着启动,卡车轰地一声疾驰出门。

    拉米亚喊道:“你会开车吗?”

    我说:“我是老司机了,怎么不会开?”

    拉米亚有些怀疑,说:“是吗?”

    可我这辈子从来没开过车,这是真的。地面一块大石颠簸,车子剧烈晃动,险些翻车。好在很快我就掌握了诀窍。

    我们回望泛美金字塔,那些太阳王的身躯如血色霉斑,覆盖了大厦,他们的歌声盖过了卡车的轰鸣声,传入我们耳中。

    金字塔底的那些人,无疑都会成为太阳王的一部分。

    如果我们不来,他们的命运会怎样?

    我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