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八 大桥之战
    必须承认,我是个聪明人,否则我无法成为最出色的拾荒者。然而聪明如我,居然也会在世间迷路,以至于受到我妻子和属下的质疑,这正是时代的悲哀造成的。

    拉米亚问:“这里...是哪儿?”

    我说:“放心,亲爱的,一切都在掌握中。”

    我只希望等到晚上,勒钢返回,替我们指路,可现在离天黑还有十个小时,而在夜间,我们又得避免恶魔,不宜开车。

    拉米亚说:“我们的存粮用完了。”

    我说:“也许我们可以搜刮个强盗巢穴什么的....”

    强盗们在平时似乎无处不在,转角都能遇上,现在却藏头露尾,世界似乎变得辽阔至极,让人与人无法相遇。

    前方出现一座峡谷,峡谷上有一座长得骇人的桥,它的建筑材料是黄色的石头,斜着向上,成了拱形,我看至少可以令三、四辆朱诺并排通行。它的一部分被缭绕的白云遮住,贸然开上桥太冒险了。

    拉米亚说:“黑棺与泛美金字塔之间根本没有桥。”

    我说:“一定是空间扭曲,凭空出现的。”其实我也不确定,但我总不能说是我的错。

    索莱丝说:“还是开上去吧,开得慢一点,也不会掉落悬崖。”

    我们于是驾车向前,拉米亚打开天窗,手持昆古尼尔,枪上的强光穿透了一部分的云雾,我觉得我们像在天上飘。

    用时速二十公里开了半个小时,我们通过了云烟,桥变得更宽阔了,竟拓宽成了个圆形的广场,我能见到广场中央有黑色的大树,高得也令人咋舌,可仔细一看,又似乎是某种水晶矿物。广场周围,这种黑色尖刺交错丛生,密密麻麻,每一根都足以把人完全遮挡住。

    我驾驶朱诺缓速绕行,废钟探出脑袋,说:“这矿藏好像是....黑棺的建筑材料!”

    我一个激动,险些翻车,停稳之后,我问道:“你确定?”

    废钟说:“是,我确定,我曾见过黑市中买卖这种材料,贵的要命!”

    这话让我头晕眼花,如沐春风,我心想:“我发财了!我财富自由了!我鱼骨·朗基努斯就要成为黑棺最富有的人...”黑棺要扩建城区,需要大量这种黑水晶,这里的矿藏如此丰富,我简直可以把整个黑棺重造一遍....不,十分之一遍。

    拉米亚叹道:“你别笑,我们本质是出来拾荒的,除了雕像之外,所有捡回去的东西都要上缴,黑棺只会付我们一部分好处。”

    只听一声尖啸,一声炸响,朱诺被火焰笼罩,好在它与尤涅一样坚固,否则我们已被炸碎,火焰与浓烟环绕车身,随后,枪弹如风暴般打中车身。

    我问:“是强盗?强盗占据了这里!”

    拉米亚说:“总之是敌人,我们后撤!”

    后方也有人包围,朝朱诺发射火箭筒,朱诺硬扛了下来。拉米亚用昆古尼尔射击,将后方众人全数击倒,我看见他们穿着红黑色的大衣,头戴方形头盔,衣物上绘有标志,我喊道:“是纪元帝国的人!”

    突然间,车似撞到了障碍物,我们无法后退,那是某种无形的力场。拉米亚说:“我们下车,用黑水晶做掩护!”

    敌人再度一轮齐射,又扔出手榴弹、烟雾弹、闪光弹,我们缩在黑水晶背后,叫苦不迭,处境危急,好在拉米亚用昆古尼尔百发百中,敌人也不敢冲过来。

    拉米亚说:“他们早就在这儿了?还是刚到?”

    我说:“应该是刚到,不然他们的包围网肯定更严密。”

    拉米亚问:“敌人有多少?”

    我喝了药水,说:“大约剩下二十五人左右。”

    废钟说:“我杀进去,你们掩护我。”

    索莱丝说:“我也是。”

    我摇头道:“我一个人够了。”摸出阿蒙之水,全身变得透明。

    拉米亚说:“小心,敌人说不定能反隐形。”

    我笑道:“我可不仅仅只有这一招。”

    拉米亚给我一个飞吻,我快步走出掩体,此刻,敌人持续不断地用火力压制,同时,身穿重甲、手持战锤的冲锋队走向我们阵地,这重甲并不是剑盾会那种外骨骼,没有助力系统,只是用铁铸的防护甲胄,这些穿甲者力气惊人,或许比白色恶魔更强。

    我握紧雷剑,电光成形,给他们脖子一人一剑,那是他们甲胄最薄弱之处,他们鲜血流出,死在我身后。另两个重甲战士厉声咆哮,朝我砸落兵器,我关闭姆乔尼尔,翻滚着躲开他们的重击。我判断他们无法看到我,可他们兵器的攻击范围太大,加上远处火力不绝,我不敢随意出手。

    几道细细的黑影闪过,刺中他们的眼睛,他们发出惨叫,不久倒毙,我见到索莱丝与废钟已到了近处,那是索莱丝的黑发。

    废钟喊:“轮到我了。”他快速冲刺,动作宛如流水,躲开射向他的子弹,重甲战士朝他砸出一锤,废钟双手将重甲战士双腿缠住,将他一拨一转,那人身不由己地被废钟当做挡箭牌,遭到同伴火力痛击,废钟推着他前进了十米,这人已死,但继续充当废钟的大盾。其余重甲战士喝道:“放开他!”其中两个扛着火箭炮,对准废钟,霎时炮弹轰鸣。废钟朝上一跳,躲到黑水晶矿上,避开下方如潮的火焰。

    我和索莱丝一人一边,杀了火箭炮兵,敌人又抛出闪光弹,我们急忙闭眼躲到掩体背后。

    我看见索莱丝腹部流血,中了几枪,问:“你受伤了?”

    索莱丝说:“我是活尸,这点伤算不了什么。”

    我说:“你留下,我和废钟能应付。”

    索莱丝点头道:“我很快就好。”我眼睁睁看着她把头发伸入自己腹部挖子弹,这让我头皮发麻,不敢多看。

    废钟已孤身切入敌人后排,他就像条不断扭曲,动作变幻莫测的水蛇,而且即使被子弹击中,仍能继续奋战,那些轻甲士兵唯有任他宰割。

    我能找到他们兄妹作为属下,只怕是点满了幸运值,不过话说回来,作为故事的主角,开点挂又怎么了?

    就在我思索之际,有人用锤子砸了我脑袋,我头破血流,大叫着摔倒,那是个重甲壮汉,但在下一秒,他被拉米亚洞穿了喉咙。

    拉米亚也前进到近处,正在照看索莱丝,她喊道:“你又在发什么呆?”

    我昏头昏脑,说:“我....忘了,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忽然间,索莱丝喊道:“废钟!废钟那里出事了!”

    我见废钟神色痛苦,似被无形的大手捏住了喉咙,被人举在空中,那是四个黑袍人所为,他们各伸出一只手,手上有个装置,发出淡蓝色的光,紧接着,其中两人拿出手枪,朝废钟脑袋开火,废钟惨叫,脑袋垂落。

    拉米亚急道:“废钟他....”

    索莱丝身子颤抖,说:“不,他还没死,冥火能赐予他第二次性命,只要及时把他救下救治就好。”

    拉米亚朝那死人射出狙击子弹,但他们身前有无形护盾,子弹未能穿透。

    黑袍人喊道:“这里已经是纪元帝国的领地,任何闯入者皆格杀勿论!”“荣耀属于神圣的皇帝!大地的一切皆属于神圣的皇帝!”“死去的战士必将被铭记!我们必将拯救世界,结束苦难!”“罪人们,你们的罪孽将由你们的血来清洗!”

    我屏住呼吸,见黑水晶投下的阴影连成一片,能抵达黑袍人身后,我躲到黑水晶之后,遁入阴影,大约游了十五秒,我钻出影子,这些黑袍人的背后并没有护盾,我先是一剑砍倒一人,随后,我的影子与我同时刺出石杉,又斩杀两人。

    剩余那人表情惊怒,忽然大声念咒:“圣枪之雄,守护信徒!”他胸前的另一个装置发出一层金光,笼罩了他,石杉命中他要害,他却只是后退了一步,手中装置发亮,我感到浑身都被牢固的铁箍困住,无论如何挣扎皆纹丝不动。

    拉米亚从远处开枪,但未能穿透此人的护罩,拉米亚眸中含泪,脱下头盔,仍不断开火,大喊:“放开他!放开他!”

    那人蓦然五官扭曲,哇地鲜血狂喷,他蜷缩成一团,眼睛望向身后,说:“你....你这....叛徒。”旋即没了呼吸。

    我和废钟同时摔落在地,我抱起废钟,发现不远处站着另外一人,那是个消瘦的黑衣老者,他大约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无疑也是纪元帝国的人,他面带微笑,举止优雅,目光对准拉米亚。

    老者说道:“我亲爱的拉米亚,我们又见面了。”

    拉米亚身子发颤,怒容满面,说道:“你是....你是.....西蒙·玛格努斯?”

    西蒙说:“似乎时隔多年,你仍然恨我,这可真让人伤心。”他转头面向我,说:“你似乎爱着这个人,甚至为他流泪。”

    拉米亚变得冷漠如冰,不再显得软弱而激愤,她说:“你敢伤他一根毫毛,我会把你打成马蜂窝。”

    西蒙笑道:“放心,拉米亚,我只是为了你好,现如今,我见你有了值得托付之人,只会为你高兴。你不像你母亲,将自己交给一个平庸软弱之辈,那才令我无法忍受,想要拯救你们。”

    拉米亚说:“你管那叫拯救?”

    西蒙说:“我确实救了你这位爱人,不是吗?”他并不理会拉米亚的威胁,手按住额头,过了片刻,说道:“我劝你们快点离开,帝国的后续部队很快即将到达,我们虽然缺乏可靠的车辆,但相信我,一旦被他们盯上,你们是无法逃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