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五十一 柴米油盐
    我摆脱了这幻觉,这...记忆,勒钢、迈克尔和我一样,也都似乎刚刚从噩梦中苏醒。

    我说:“那幻觉很不对劲....三姐妹....三姐妹并非伊克斯女神,她们只是....为了封印那污染了伊克斯祭坛的某种邪恶而....牺牲自己。”

    现如今,伊克斯三姐妹消失了,那邪恶呢?那邪恶又在何处?

    迈克尔走向邪神像,将它们抱在怀里。我神经紧绷,生怕出现一个吞噬人灵魂的恶魔,占据迈克尔,那可就万事休矣。

    海尔辛紧紧将瑶池搂住,她重又变得衰老,更异常虚弱,海尔辛握她的手,叹道:“我不该让你胡来。”

    瑶池笑道:“别担心,这对我有好处。”

    迈克尔说:“女士,现在这雕像上的....”

    瑶池说:“我再也感受不到邪恶,除去它的历史上血腥的故事,这雕像已经没有危险了。”

    迈克尔大声说:“这是我一生中至为重要的时刻,是我们血族历史上最为璀璨的宝物之一。我感谢你们每一个人!瑶池女士,是您让这藏品变得安全!勒钢,是你作为朋友,支持我走到这一步!海尔辛大师,是您没有固执己见,放手让贵夫人帮我!贝拉....她人呢?算了!最后,是你,鱼骨·朗基努斯,我忠诚而了不起的朋友,这件事你居功至伟!”

    我本来可以借机再讨一笔奖励,但我知道这是徒劳的,更何况三姐妹的记忆阴森得让我心中难安,我说:“你确定没事了?可你也见到那记忆....”

    迈克尔说:“瑶池夫人是绝对的权威,我相信她的判断不会出错,三姐妹就是这雕像上最后的诅咒,现在,这宝物已经彻底干净了。”

    他打了个响指,让·瓦冷不知从哪儿冒出头来,手中捧着个礼盒,笑道:“请接受我为你准备的薄礼,我亲爱的朗基努斯,这是我们友谊的另一证明。”

    我现在满身强酸,皮肤坑坑洼洼,如果不及早治疗,多半命不久矣,但礼盒的出现吊住了我一口活气,我迫不及待地把礼盒打开,里面是两柄钥匙,一本房产证。

    迈克尔说:“如你所知,我司职你居住街区附近的管理之权,碰巧,在三十三层有一间租户因为拖欠房租,而被逐往低层,我于是擅作主张,将此屋调拨给你使用。”

    我捧着礼盒,目瞪口呆,我感到我的血都往脑子里涌,然后,我眼前一黑,万事不知。

    我是在游骑兵军用医院好转的,毒血的灼伤经过医治,已经好了大半,他们说会留下一些疤痕,但没有疤痕是血族的魔血治不好的。

    迈克尔替我保管了那礼盒,探望我时,他把那礼盒转交给我。

    我搂着他搂得如此用力,话语如此感激,以至于迈克尔怀疑我的取向,而最让我惊骇的是,他似乎乐在其中,这让我赶忙远离此君,将他送走。

    我理所应当地应该将这房子赠送给萨尔瓦多,可我决定再等等。等什么呢?不知道,就是想再等等。

    我反复看那证书,看着证书上我的名字,越看越是顺眼,至少比那三个鬼头鬼脑的邪神像顺眼的多,唉,我何必为这样或那样的事操心呢?拉米亚不是说过吗?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活得开心。

    等废钟与索莱丝来探病时,我托他们替我保管礼盒。

    奇怪的是,我没见到拉米亚,护士告诉我她早上来过,可又匆匆离去。等到午后,拉米亚才来。

    我问:“你去哪儿了?”

    拉米亚神色憔悴,歉然笑道:“抱歉,我见你没事,去萨尔瓦多那儿了。”

    我问:“萨尔瓦多,他又怎么了?”

    拉米亚说:“他试图开枪自杀。”

    我吓得宛如炸鱼,一坐而起,问:“他还活着吗?”

    拉米亚叹道:“是,子弹正中他太阳穴,可他的改造以及近来炼成的念刃偶然地保护他头部未收重伤,他捡回了一条命。”

    我怒道:“他干什么?不就是我没借他钱吗?我还以为他多有骨气....”

    拉米亚说:“和你不借钱无关,昨天,他见到贝蒂和另一位实验室的游骑兵中校在餐厅用餐。”

    我问:“昨天?昨天晚上我还和萨尔瓦多谈话....”

    拉米亚摇头道:“你昏迷了整整两天,没人告诉你吗?”

    我愕然片刻,又说:“用餐也说明不了什么,我还整天和贝蒂的母亲用餐呢,难不成贝蒂他爹也要自杀?”

    拉米亚苦笑道:“别耍嘴皮子,他们是单独用餐,是....约会。”

    我陷入了沉默。

    拉米亚说:“萨米试图将贝蒂从那中校身边带走,贝蒂当场和萨米分手,她说了许多难听的话,取消了婚约,萨米向那个中校提出决斗,却被他击败了。”

    我说:“退婚流?”

    拉米亚问:“什么退婚流?”

    我说:“似乎是上世纪的术语,你别介意,我总觉得贝蒂将来会被打脸。”

    拉米亚说:“总而言之,他死里逃生,你得好好劝劝他,我毕竟是女人,他心目中最尊敬的人还是你。”

    我说:“这件事容易极了,我这就去把那中校狠揍一顿,骑着他脑袋拉屎....”

    拉米亚急道:“你别那么恶心。”

    我说:“这只是比喻,我是个文明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拉米亚嗔道:“你总是怪话连篇,现在给我正经些吧。”她想了想,又说:“那个中校是缇丰女士手下某个长老的忠仆,据说前景光明,还是不宜将矛盾激化。”

    忠仆的意思是...这人喝了某个血族的血,成了专属食尸鬼。而前景光明之意,是此人将来很可能晋升血族行列,如果他和贝蒂结婚,那贝蒂未来岂不是也会成血族了?若真是如此,萨尔瓦多将来拿什么打脸?

    我强撑着爬起床,说:“我这就去开导开导萨米,然后,今晚我们就把贝蒂一家赶出租屋。”

    拉米亚说:“不用我赶,他们已经连夜搬到四十层去了。”

    我叫道:“什么?说搬就搬,这十多年都是你付的房租,她们可一毛都没出,难道不问她们讨回来?”十多年,那也是将近一千万信用额的巨款了,还不算水电费用。

    拉米亚摇头道:“算啦,别斤斤计较。”

    我问:“四十层....是那中校的房子?”

    拉米亚说:“可不是吗?”

    我想不通——贝蒂确实还算漂亮,可也不是国色天香,她军中职位不过是上士,也算不上才能出众,那中校怎么会被她迷得服服帖帖?

    或许这可以归咎于爱情,让人无法理解。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贝蒂和那中校之间眉来眼去,只怕由来已久。

    今天夜里,我是无法吃到贝蒂母亲的家庭晚餐了,这可真是遗憾,我或许可以溜到她们家去逛一圈.....

    此时,一位军装整齐的上校率人走入病房,说:“拉米亚上校,朗基努斯中校,根据上级通知,请随我前往参加长老会。”

    我一时晕乎,问:“长...长老会?是在....”

    上校说:“是在九十层之上。”

    拉米亚也激动不已,说:“可....这是何等光荣,我根本毫无准备。”

    上校说:“我也是临时受到通知,你们只穿军装即可,请快一些,长老们可不愿多等。”

    长老会,除了三巨头之外,另有三人,是黑棺权力之核,权力之巅,他们无疑都是血族,而且是极为古老,令人生畏的嗜血贵族,这六大公爵彼此之间勾心斗角,合纵连横,他们手下的子嗣,以及被他们利用的棋子,在黑棺中上演着一次又一次背叛与结合的戏码。

    我们乘坐特殊的电梯,通过层层关卡,经过搜身与消毒,到达了九十层,在这里,五层并做了一层,成了极为高大广阔的空间,头顶金色的灯光照耀着整层楼,我见到青色的草地,万紫千红的鲜花,一栋如同白宫般的城堡,六条红色的帷幕如瀑布般从屋顶垂落,恰好触碰地面,静止不动。它给人以庄严之感,可巨大幕布倒映着红光,为整栋建筑染上了鲜红的色彩,又增添了残酷与审判之意。

    我们接近城堡,几头小驼鹿撒欢地跑向我,我不由喊道:“原来他们把你们养在这儿了!”

    上校说道:“它们由勒钢侯爵承担饲养费用。”

    它们围着我撒娇了片刻,上校催促我们别惹恼了长老院,我们继续朝前,走过奢侈的令人心颤的走廊,步入了宛如皇宫议事厅的会议室,这里是法庭式的建筑布局,六位执政官坐在高台背后,下方则是几排舒适的桌椅,坐着长老们要召见的血族与忠仆(食尸鬼)。

    密苏里·提亚多、缇丰、麦宗坐在正中。

    除了这三巨头之外,另有一个长发的黑人血族,五官俊美,留着短须,气度宛如美洲古老帝国的皇帝,据说他叫麦克斯韦尔,与提亚多、缇丰是相同的血脉,其实力令人畏惧。

    在麦宗右边,坐着个双目低垂,面带微笑的老人,他头发仍是半黑半白,可却给人以极为古老的怪异印象,听说他叫诺里斯,与麦宗交情很不错,擅长令人毛骨悚然的法术。

    一个光头的男人坐在缇丰身边,他虎背熊腰,一看就是勇猛卓绝的人,可他眼中闪烁着虔诚、狂热的光辉,像是一种满脑执念的僧侣或牧师,令人不禁猜测他会不会时常把人绑在火柱上活生生烧死,他是牧师博驰,在黑棺中不遗余力地推行他信奉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