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五十四 箱底旧案
    在这娱乐贫乏的年代,这种毫无营养、文字苍白、满纸荒谬的小说,就是贫苦人最好的消遣了。

    我问了他们关于利益之事,这群草包又能有什么用?

    有人说:“我认识个线人,可以替你找血契帮教训教训这女的。”

    我瞪他一眼,说:“她住在中层,血契帮能在中层做什么?”

    他们唉声叹气,开始装模作样的办公,局子牢笼里关着些痞里痞气的帮派人士,但只要帮派交了保释金,他们就又能回到街上肆意妄为。

    迟早有一天,我会为这里带来正义,可现在我还没空,我快下班回家了。

    我闲着无聊,发现我桌上多了一个文件夹,其中是一沓资料,我问:“谁给我的?”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无头绪。

    我得试着办些正事,把注意力从贝蒂的烂摊子里抽出来,在此荒废下去,我的所有斗志只怕都会荡然无存。

    那是一份关于低层失踪人员的档案,我看了几张,浑身冷汗,不由坐直了身子。那些都是黑民,但都是年轻人,有男有女,还有些不足十四岁的孩子。这些案件一直延续了十年,失踪人数超过六十。

    六十个无辜的孩子失踪了!

    资料整理的非常详细,不像是假的。

    我对副手说道:“谢八德!你过来给我看看这些!”

    谢八德快步走来,一张张读过,他的表情并非异常惊讶,像是早就知道。

    我问:“这些是你放在我桌上的?”

    谢八德急忙摇头道:“不,长官,不是我!”

    我说:“你们接到过类似报案吗?”

    谢八德叹道:“是的,长官,但你也知道,失踪的....都是些黑民,我们可没法管。”

    我说:“我们是在黑棺之内,不是在黑棺之外,涉及人命,尤其是六十条人命,岂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谢八德说:“可我们...很忙,您也知道嘛,我们这儿乱的要命,每天都有重案与命案,哪有空查这种?”

    我骂道:“忙什么?忙于和帮派的人称兄道弟吗?”

    他脸色变了,不吭一声地退走,我环顾四周,他们躲闪着我的目光,我无法判断是何人给我的档案。

    档案最后有个不起眼的地址,那是在十三层四十四号,给我档案的人想让我去找他?

    这会不会是陷阱?毕竟我得罪过血契帮,得罪过索寞,得罪过麦宗。

    我站起身,喝了口水,拿起档案往外走。

    谢八德喊道:“长官!”

    他的语气不再恭敬,像是看着一个愣头青即将自讨苦吃的腔调。

    我“嗯?”了一声。

    谢八德说:“你其实不必查这案子。”

    我问:“你知道绑匪是谁?”

    谢八德叹道:“我不知道,但你惹不起,我们也惹不起。”

    我说:“你不知道是谁?怎么知道惹不起?”

    谢八德说:“我打个比方,如果你查到是上头的人....你会怎么办?”

    我问:“你认为是上面的人干的?比我这个上校更高?”

    谢八德似乎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他低头叹气,说:“我劝过你了,长官,我再劝你一句,别逞英雄。”

    突然间,我释放出我的影子,影子与念刃融合,掐着谢八德脖子将他举起,我喝道:“把你知道的全告诉我!”

    谢八德痛苦不已,所有探员都吓得退后,谢八德竭力说:“曾经....曾经有人追查过,他们....也都失踪了。”

    我问:“游骑兵吗?”

    一个老民兵说:“是的,我们没能追查下去,因为上面找到了罪犯,那些人承认了罪名,案子已经结了。”

    他们的说法自相矛盾,一个人说这幕后水很深,另一人说这已经结案。

    我说:“你怀疑抓错了人?”

    老民兵不敢说任何一个字。

    我又说:“你怀疑那些被抓的是来顶罪的?”

    老民兵用力摇头说:“那些罪犯的神情很不对,他们认罪时就像说梦话一样....”

    说话就像做梦?这让我想起了拉米亚的父亲,想起了被西蒙操纵的人。但不排除另有可能。

    老民兵又说:“....可上级并没有怀疑,而是很快审判,将那些罪犯处决。”

    我问:“找到那些黑民的尸体了吗?”

    老民兵说:“是在黑棺镇外的树林里找到的,他们白的像幽灵,像是流尽了...流尽了鲜血。我知道这里头有蹊跷,但长官,我们真的难有什么作为。”

    我见谢八德行将断气,放了他,又说:“结案是在什么时候?”

    谢八德闷声不响,老民兵说:“我记得是在五年前。”

    我问:“然而失踪案呢?我看到档案中最近的日期就是在前天!”

    他们都不再答话,可答案再清楚不过了。

    我扫视他们每一个人,问道:“还有谁有什么要说的吗?”

    屋里很寂静。

    我离开警局,前往那个不吉利的楼层,不吉利的号码,我问乏加:“能给我提供些线索吗?”

    乏加说:“这里是低层,我在这儿的资源有限,要不要我替你通知勒钢或迈克尔?”

    我说:“不,先不要惊动任何人。”

    也许正如老民兵所说,这里头水很深,但我是游骑兵的上校,我总得独力解决一些麻烦,我在这里尸位素餐了整整一个月,而在我眼皮底下,罪恶仍在发生。我至少得查清这一桩案子,为这儿的人做对一件事。

    我现在完全清醒了,我来到黑棺,是为了治理好黑棺,带给人类曙光,而不是混吃等死地度过一生。

    那是个不超过三米半高的房子,分上下两层,脏乱污秽,第二层得低着头才能走路,走廊两旁住着形形色色的低层人。有人试图偷我东西,被我捉住,但那只不过是些小孩儿,我放了他们,随后,我索性把游骑兵上校的徽章戴上。

    屋外很吵,唱曲的、吵架的、狗叫,各门各类,五花八门,我敲了敲门,没人回答,里面的人只怕听不见。

    我推门入内,关上门,屋外的喧嚣一下子被隔绝了,昏暗的橙色灯光,家具稀少,几乎家徒四壁,却没有任何异味儿。

    我听见一个人在说话:“援军什么时候来?会不会来?什么?你说那个人会杀了我?为什么?他是谁?鱼骨·朗基努斯?对,对,我还记得他,他现在是大人物,不会计较那时的事,对不对?我们现在真的没其他办法了。”

    我没听见与他对话者的声音,但他肯定在和某人对话。他的声音非常耳熟,可我想不起他是谁。

    我走到他身后,看见他蹲着,正和一个没接电源的显示器面对面,他年纪不大,很是消瘦,他说:“时间不多了,时间不多了,就在今晚,我必须....必须找人帮忙...”

    他在和关闭的显示器聊天。

    我把档案抛在他一边的地上,他回过头,我的怒火被点燃了。

    是那个骗子面具!是卖给我亨利豪宅,险些害得我丧命的骗子面具!

    他起身说:“啊,上校,欢迎光临寒舍。”

    他似乎要给我一个欢迎之吻,我一拳把他打了个人仰马翻。

    我指着档案,森然道:“给我解释,不然我就把你赶出黑棺,让你到荒野吃土。”

    面具抬高脑袋,止住鼻血,他说:“我别无选择,快来不及了,我一个人肯定不行,我知道其他的民兵和游骑兵不会帮我,我只能在你身上赌一赌。”

    我知道此人虽然可恨,但绝不会是那歹毒的绑匪,我说:“这些资料是你整理的?”

    面具说:“我是私家侦探。”

    我骂道:“你是个骗子!”

    面具忙道:“那次是公平的买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我怒气消了,毕竟正事要紧,而且如果没有亨利豪宅,我不会有今天的地位。

    我说:“这些失踪案很有规律,都是在每年特定的时间段集中发生的,失踪的人都是黑民,又全是不超过十八岁的青少年。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面具说:“他们都是....清白的、未经人事的孩子。你发誓要彻查到底,不会半途而废吗?”

    我说:“我不发誓,但至少今天,我会把能做的事做到。你说来不及了,什么来不及了?”

    面具说:“那是个仪式,仪式就在今晚午夜,我们必须赶快。”

    他的意思是,在黑棺中存在着一个诡异的教派?那些被捉的孩子都是祭品?

    我头有些疼,看表说:“他们...那个邪教....有多少人?”

    面具说:“不多,可我不确定究竟多少。”他取出一柄手枪,那手枪看起来有些年头,极为不靠谱。

    我说:“我得通知游骑兵总部。”

    面具说:“没时间了,那会打草惊蛇的,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

    我问:“游骑兵里有他们的人?”

    面具点头说:“不仅仅游骑兵,在贵族里也有,甚至在长老院里....”

    我恼道:“长老院仅有六人,你在说谁?”

    面具叹道:“我不知道,我只是猜测,上一次的案子被极快地压下,就像火苗般被瞬间熄灭了,我不知道那需要多大的权势,我只能想象。”

    我说:“上一次也是你捣的鬼?”

    面具说:“上一次是那位游骑兵主动查案,我只是协助他,提供线索。从那之后,我躲避着这案子,躲避着这里巨大的邪恶。”

    我问:“这一次你为什么不躲了?”

    面具说:“我认识的一个小女孩儿,她是黑民,她才十三岁,父母都是残渣废物。她不见了,她如果死了,她的妹妹将无人照顾,她委托我找她的姐姐,我不得不...不得不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