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五十六 误杀屠子
    这教堂里很冷,像是亡者用哀怨的目光注视着我,诅咒着我,而我却无从得见。

    靠近的两人,一个是竹竿般的女性,一个是肥壮的男性,都穿着贵族阶层才能负担得起的贵重礼服,在这泥泞、阴冷、肮脏的地上散步,石板上响着尖锐的脚步声。

    女性望着那些狂欢者,叹道:“没一个把持得住。”

    男性说:“他们一遇上血,就暴露出野性,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女性说:“但他们也算经受洗礼了吧。”

    男性嗤笑一声,说:“当然,我们只是交差罢了,难不成真找牧师来替他们念经文,在额头上画十字架?”

    女性说:“让他们找些乐子,他们也就这样了。”

    我听闻古代信封某种宗教的人将经受一种洗礼,由圣职者住持仪式,令信徒浸泡在洁净的水中,净化身躯与心灵。

    这些绑匪是宗教疯子,他们在每年这个时候,绑架黑民中的纯洁者,用他们的血完成这洗礼。其余奴隶呢?如果仅仅是完成年度仪式,为何要害这么多人?

    我看清在教堂黑暗的角落另有笼子,里面有人,瘦骨嶙峋,满身秽物,惊惧地瑟瑟发抖,不敢看仪式的过程。

    我猜测那些奴隶是受洗者的食物,就像上等人吃上等佳肴,下等人吃残羹剩菜那样,这些低层的血族用从荒野抓来的、奄奄一息的奴隶的血过活。

    受洗者像是某人饲养的宠物犬。

    那么,这里是唯一的一处?我深表怀疑,在其余楼层会不会也存在类似的猪肉屠宰场?又也许他们找到了其余的幌子?

    受洗者陷入更大的癫狂,更频繁地刺矛,沐浴于那些孩子的血雨。

    该死,我意识到这里头有黑幕,可我看不下去了,若再耽搁,那些孩子就会死。

    我绕柱而出,用鱼刺枪刺穿两个受洗者心脏,他们居然没死,痛苦大叫着,手指指向我。我趁其他人还未反应过来,左右连刺,在受洗者们的咽喉、眼眶、额头、心脏处破开窟窿,他们无力地倒下,却都还活着,然而又未能像血族那样用自己的血医治自己。

    他们只是些半吊子的血族,也许还不如高层培养的食尸鬼,短短几秒钟,他们已被我废了。

    竹竿女人和肥壮男人喊道:“怎么了?”“谁在那儿?”

    我正面凝视他们,他们用面纱遮住脸,看不清容貌,他们很可能是高层贵族,甚至是黑棺血族中的两人。他们实力未明,我不打算冒险,趁着药效未逝,我逃向角落。

    肥壮男人双眼发红,喊道:“看见你了!”他跳着踢向我,我躲在一根石柱后,他那一脚把石柱踹断,我激活姆乔尼尔,斩向他的脚踝。他腿一缩,灵活地左腿飞踢,我横着雷剑,等着他自投罗网,可他腿脚坚硬似铁,我反而被他击飞,撞中了墙壁。

    敌人追击而至,他大喊:“你是那个游骑兵!你是朗基努斯?”

    他认出我了?认出了姆乔尼尔?但这并不足为奇,高层的血族都像是四处撒网的蜘蛛,擅长捕风捉影。他摆出拳击架势,在几秒钟内挥出十余拳,我翻滚着躲开,地面石屑飞扬,像是被机枪扫射过似的,他变拳为掌,朝我劈落。

    他确实凶猛强悍,可速度不快,甚至不如贝拉,我从最初的狼狈中摆脱而出,施展游樱,在一瞬间闪过他那一掌,姆乔尼尔直刺他胸腹,他气急败坏地大叫,可这一击必中无疑。

    竹竿女人挥舞一根鞭子,卷住肥胖男人,一扯将他救下,而另一根鞭子打向我头顶,我用鱼刺枪格挡,她冷笑一声,鞭子旋转,向蛇扭动身躯一般,从侧面打了过来,我释放铁莲护住侧面,听见了宛如玻璃破碎的响声,我的念刃护盾被击碎,她这一击也宣告无效。

    肥壮男人怒道:“你可知道自己在与谁打交道?趁你没做出更大的错事,我命令你退下!”

    我确实不知道,也根本不想知道,这件事像是深不见底的黑水,我还是装作无知为妙,但在此之前,我不能让她们两个逃走,不管她们是哪个长老的亲戚,她们不可以活着离开。

    我说:“你怕被我在这儿宰了吗?猪猡?”

    竹竿女人放声大笑,露出雪白尖锐的牙,更显狰狞和暴戾,她说:“你被凡人瞧不起了!莫迪!”

    我听说过莫迪,他是高层的血族,和迈克尔、勒钢他们走得很近,似乎是一位伯爵,这线索让我更接近真相,也让我处境更加危险——她打算杀了我,而且很有把握。

    莫迪也狞笑道:“那你还不赶快帮我一把?”

    竹竿女人在莫迪的手臂上咬了一口,流下两道血线,莫迪捏紧拳头,像是刚刚被抽血的体检者,骤然间,他发出令人惊心动魄的吼叫,再一次发难,他张开双臂,朝我一扑,我朝后避让,莫迪猛然一个撞击,我人仰马翻,不知翻了多少跟头——他的力气竟瞬间提升了一倍。

    我受了些伤,头上流血,幸亏铁莲替我挡住了大半力道。

    竹竿女人的鞭子趁隙偷袭,攻势变幻莫测,我一边勉力挡住她,一边躲避莫迪凶悍的强攻,这让我毫无还手之力。忽然,她的鞭子上下飘忽不定,卷住姆乔尼尔,将雷剑卷离了我的手,我大喊道:“不好!”莫迪从旁撞来,我被撞得腾空而起,接连撞碎墙壁,碎石破瓦簌簌而下,把我埋住。

    局面看似危险,其实是我兵行险招,他们必定会掉以轻心,因为血族对人类的轻视刻在他们的血肉之中,无可消除,那将是我取胜的时刻。

    竹竿女人说:“莫迪,去打碎他的脑袋。”

    莫迪笑道:“这还用你说?”

    他两拳将碎石打散,愕然道:“他....他不在下面!”

    竹竿女人惊呼:“什么?”

    我已顺着阴影出现在她背后,捡起地上的雷剑,重重地砍掉了她的脑袋,我不管她的亲爹亲娘究竟是谁,又是谁的老婆情人,这一剑真是畅快至极。

    莫迪暴喝道:“不!你杀了赛佛萝丝!你全家都必死无疑!”

    赛佛萝丝?我记得....她是迈克尔的同僚,负责黑棺的农业部门,她是一位侯爵!我杀了一位侯爵!

    我看了看她的脑袋,又看了看她的尸体,捡起脑袋,按在尸体上,想试试她能不能活过来,但她没有,正相反,她皮肤加速风化,一转眼就没了。

    我说:“啊呀。”

    莫迪怒道:“啊呀什么?”瞬间一个下勾拳中我腹部,我低声痛呼,体内的血管似乎破了,大口吐血。莫迪掐住我的脖子,又一拳打向我头颅,然而,我的影子熟门熟路地给他后背来了一下,他手臂受伤,松开了手掌,我和我的影子前后夹击,朝他一轮急砍。

    奇怪的是,他身体一下子变得坚如磐石,我们只在他身上留下浅浅的划痕,他也不反击了,就这么无赖般地龟缩着,任凭我们风吹雨打,他自岿然不动。

    我必须杀了他,不然赛佛萝丝的命案就会事发,她的确是个罪犯,可也是得罪不起的人。

    我奋力一剑,铛地一声,我被他弹得退后了两步。他一下子能动弹了,大叫着猛冲出去,像是头敏捷的棕熊般,我急忙从后追击,可莫迪将碎石朝我扔,就像炮弹似的,我只能不断躲闪。

    他熟悉地形,在这里很容易躲藏,而且一旦遇上巡逻士兵,我实是有口难辩,我急得汗流浃背,可知道来不及了。

    这时,一声枪响,莫迪厉声哀嚎,背后心脏处有血流下,不久,他在地上蜷缩,飞速老化,成了灰烬。

    我看见面具从黑暗中走出,阿希跟着他,神情紧张,但她立即就看见了笼子里的姐姐,哭着奔向了她。

    我忍不住问:“你用枪杀了这...血族?”

    面具回答:“这是致命的武器,我用它杀死罪恶之人。”

    那并不是神剑弹,神剑弹的声音没那么响,而且我怀疑神剑弹也无法通过命中心脏杀死血族。

    可能这莫迪有心脏病,跑着跑着,就仙去了,不管如何,反正不是我杀的。

    我们释放了笼子里的所有人,他们惊吓过了头,一个个傻愣愣的,只知道哭,面具从教堂旁的小房间内找来了衣物,根本不够他们所有人穿。

    我头大如斗——他们看见我杀了赛佛萝丝和莫迪,当然,我也很快会杀死地上这些受洗者,销毁我执行正义的“罪证”,可这些奴隶,这些被绑架者,即使我是他们的恩人,也无法保证他们能抵挡血族的精神拷问,不把我招供出来。

    我不能杀了他们,我做不出那种事。

    我无路可走,只能寄希望于正义,寄希望于友情,这许多人都是我的证人,他们能证明我只是制止了凶残的罪犯。

    我说:“乏加,替我通知勒钢,告诉他发生的一切。”

    过了片刻,乏加答道:“我通知他了,另外有一支游骑兵已经在路上了,他们离你非常近。”

    我骇然道:“什么?他们怎么知道的?”

    乏加又静默了一秒,说:“我暂时查不到。”

    这教堂里不可能有其他人,他们瞒不过我的药剂。刹那间,我意识到很可能是我警局的人向幕后主使发出了警告。

    我咬牙问:“我警局里是否有人在背后偷偷摸摸....”

    乏加答道:“该警局在一个小时前出了命案,有人死了。”

    我大惊失色,问:“谁死了?”

    乏加说:“所有人都死了,黑棺的防火系统也没能及时浇灭那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