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 狗血套路
    我告诉了拉米亚关于贝蒂的邀约,因为上世纪有某种狗血剧,常用此类无聊的误会制造冲突,我还是诚实些为妙。

    拉米亚问:“她找你什么事?”

    我说:“这我也想知道。”

    拉米亚笑道:“她那本书写得可真有趣——你和萨尔瓦多争风吃醋,哈哈,说不定她真喜欢你呢。”

    我忙说:“怎么可能?她只是个唯利是图的骗子而已。”

    拉米亚指了指她的肩膀,我替她按摩,这是个不错的信号,今晚也许有戏。

    她说:“我并不担心你俩发生什么,只是别让萨尔瓦多看见就好。”

    我说:“哪有那么巧?这种恶俗的剧情怎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连二流的小说家也不会用这套路。”

    拉米亚笑道:“三流的说不定会用,就比如贝蒂。”

    我们又聊了几句,拉米亚指了指床铺,这是我们之间的暗号。

    唉,过两天我又要外出了,她居然....可真半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不过也许是贝蒂约我这事刺激了她的好胜心,又或许她想让我进入圣贤模式,以免被贝蒂所诱。

    早晨,我到那咖啡店,又等了十分钟,贝蒂姗姗来迟。她精致地化了妆,竟显得妩媚动人。

    可我见到她就心里有气,大声说:“今天你请!”

    贝蒂说:“这是自然,拉米亚最近好吗?”

    我说:“当然好。”

    贝蒂问:“萨尔瓦多呢?”

    我恼道:“你还有脸问?你不是和那个中校恩爱去了吗?”

    贝蒂叹道:“其实那只是暂时的,吕西安....中校很得缇丰女士的青睐,他正在接受训练,希望获得成为...血族的授权。”

    我幸灾乐祸,可脸上没表现出来,只是漠然道:“你后悔了?”

    贝蒂说:“不,我从一开始也并不喜欢他,我只是利用他认识的出版社人脉罢了,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成为小说家,我必须抓住时代的机遇。”

    黑棺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任何产业都很有前景,她是对的,在苦难的年代,一本小说、一支曲子、一场歌剧,都能极大的鼓舞人们的精神,成为传奇。

    我叱道:“你却利用的是我和萨尔瓦多的名字,利用我们的功绩,给你自己脸上贴金!”

    贝蒂点着了一支烟,递给我,我摇了摇头,她吸了一口,说:“我听到了一些谣言,据说是你....促成了新执政官的继位,是不是?”

    我说:“是又怎么样?”

    贝蒂叹道:“难怪他们都在称颂你,说你是黑棺的英雄,报纸上翻来覆去介绍你的功绩,你成了黑棺的名人,拓荒的大明星,人类的守护者。”

    我又惊又喜,竟不知我的声誉竟到了这样的地步。

    贝蒂说:“这几天你一定很忙吧,如果你有空去中层走走,你就会发现街头巷尾都在谈论你的事。”

    我兴奋地快要心脏病发作了,我不得不拧自己的大腿肉,用痛苦不让自己笑出声。

    贝蒂又说:“我与出版社的编辑谈论过,他们要我借上本书的热度,我打算写一本长篇侦探系列,故事的主角是一位鱼刺·朗基努斯,主要以你为主,讲述你在拓荒过程中的隐秘经历,可我需要第一手的材料,你的切身感受。你现在不是游骑兵了,因此不再受限于保密协议,对不对?”

    我好不容易恢复镇定,说:“我为什么要与你合作?”

    贝蒂说:“每出版一本书,我愿意付你百分之三十的收益。这是上一本的。”她递过一个厚厚的信封,里面的金元晃得我眼花缭乱,至少有二十万金元。

    我说:“真是,你太客气了,大家这么熟,以为我是这么贪财的人吗?”随后,我抬头对服务员说:“给这被小姐来一杯大杯奶昔,最贵的那种,算在我账上。”

    奇怪,她的那个信封怎么不见了?奇怪,为什么那个信封会到了我的口袋里?这世界真是太他么的奇怪了。

    贝蒂微笑道:“我就喜欢你这么爽快的性格。”她又给我一份协议书,说:“你可以仔细读一读,里面大概说你会给我独家的机密,无论我问你什么,你都必须如实告诉我,而且不许告诉另外一个文字工作者,否则你要付双倍的违约金。”

    我说:“你确定?有些秘密会导致杀生之祸,你以为我前段日子为什么进监狱?因为我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贝蒂咬咬嘴唇,说:“我会小心的,从此以后,我会与你悄悄见面,隐瞒我们之间的协定。而你,尽量别把太危险的事告诉我。”

    我说:“等你有钱了,最好雇最好的保镖,住在最保密的地方。”

    贝蒂说:“多谢你给我的忠告。”她与我约定了见面的暗号,忽然间,她在我耳畔说:“你告诉萨尔瓦多忘了我吧,我不用他养我,我自己能养活我自己。”

    我们握了握手,她匆匆走了。

    我抬起头,哈哈笑了几声,转过脸,见到萨尔瓦多远远地站着,表情像是看见了牛头人现场。

    这是什么沙雕发展。

    我走向萨尔瓦多,他转身快步走开,竟使用了游樱,我化作一团影子,瞬间抓住他胳膊,萨尔瓦多停住不动了,很好,这场面还在控制之内,至少不像贝蒂小说中那样我和他为了贝蒂大打出手。

    我说:“我和她没什么的。”

    这话也俗套无比,可我还能怎么说?对不起?

    萨尔瓦多苦笑道:“那你为什么见她?”

    我该不该把秘密协议的事告知?我或许可以告诉拉米亚,可不能告诉萨尔瓦多,他现在就是个火药桶,他对贝蒂念念不忘,肯定会利用协议想要追回贝蒂,那可就真闹大了。

    我说:“我威胁她要告她损害名誉罪,她愿意付赔偿金。”说着取出信封给他看。

    萨尔瓦多松了口气,他说:“她也很可怜,从小时候起,她就比任何人都渴望出人头地。”顿了顿,又说:“她和你很像。”

    我说:“别胡思乱想了。”

    萨尔瓦多说:“我想来找你,你不在家,我想来豪宅这里看看,所以路过这店。”他声音和脑袋都低了下去,忽然又抬头说:“我并不是故意跟踪你。”

    我说:“放心,如果你是跟踪我,我早就能察觉。”

    萨尔瓦多说:“我是来告诉你,我将离开黑棺。”

    我顿时如坠云雾,问:“什么?你想走?你离开黑棺又能去哪儿?我绝不答应,你姐姐也绝不答应。”

    萨尔瓦多说:“弥尔塞师兄在的时候,我曾向他提出过请求,想要去剑盾会学艺,他答应替我问问,昨天,他的回信到了,剑盾会一位伯爵愿意收我为徒,我将从最基本的开始学,游骑兵也已同意我暂时前往剑盾会。”

    我说:“剑盾会的那些把式,海尔辛大师都会,你在哪儿学不是学?”

    萨尔瓦多颤声说:“我只是....想离开这里,想离贝蒂远远的,我想靠自己一点点爬起来,一点点振作,我真的受够了,姐姐对我关爱得太深,而你像担心婴儿一样担心我。我只想自己去闯,在陌生的地方...实现我自己的价值。”

    我不禁默然,在我心底,我认同了他的说法,他是对的,他和无水村中的我一样,甚至和贝蒂一样,都想离开别人为我们铺好的路,离开自己曾经渴望的人,去冒险,去闯荡,去实现梦想。

    我说:“废柴流?”

    萨尔瓦多问:“什么...废柴流?”

    我说:“你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门派,受到师兄弟们的白眼和欺凌,你基础很差,学得很慢,又被那些师父师伯严厉责骂,不过,门派中有一个师兄和一个师妹对你很好,你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一点点温暖。”

    萨尔瓦多说:“姐夫,你在编故事吗?那我可有些惨啊。”

    我又说:“然后,你会发现在晚上专门有高人偷偷传授你武艺,并要求你不要声张。在那之后,门派高层被杀,你因此受人诬陷,面临惩罚,连善待你的人都不相信你,你不得不奋起反抗,用高深神功打伤了门派的高官,仓皇出逃,浪迹江湖。终于,真相揭露,门派的首领其实是你爹,你娘其实是女性恶魔,你的身世介于正邪之间,就注定你会一生波折....”

    萨尔瓦多似乎晕了,他说:“这都是什么呀!”

    我说:“主角模板。”

    萨尔瓦多说:“什么主角....可我父亲母亲都不过是普通人,剑盾会的首领更不会是我父亲。”

    我叹道:“正常来说,剧情不会如此,可现在事情的展开有些太俗套了,你已经落入了退婚流,应该不介意再套用废柴流。”

    萨尔瓦多瞪着我看了一会儿,说:“姐夫,你有些不正常。”

    我哈哈一笑,在腰间摸索片刻,取出我常用的两柄匕首,说:“这匕首上已浸润了太多毒蛇之血,永久附上了剧毒,连红色恶魔都能很快毒死,你虽然未必用得上,可如果遇上了非常危险的事,也许能用此保命。”

    萨尔瓦多像个孩子一样哭了,他说:“姐夫,我会想念你和姐姐的。”

    我说:“我们也是。”停顿了一秒,又说:“别忘了问剑盾会首领他是不是你爹。”

    萨尔瓦多说:“我死也不会问的。”

    我笑道:“那就当他是吧,祝你在剑盾会混得比我好。”

    萨尔瓦多不再说什么,他把匕首珍重地收下,毅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