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八 临近要地
    我们继续开车,前往卡戎重工,左梯他提议要搭车,我不知脑子里哪根弦搭错了,同意让他们同行。

    废钟问:“你们要去卡戎重工做什么?”

    左梯微笑道:“如果那里存在居民,我可以传播西蒙主教的教义。”

    我说:“如果真有人住在那儿,我们黑棺会收容他们,左梯老兄,你还是靠边站吧。”

    左梯说:“收容与传教并不矛盾,我只是教会他们一些防身的技巧,并无坏处。”

    我转动方向盘,绕开一道深谷,说:“你们会不会强制邀请他们信仰西蒙?”

    左梯躬身回答:“不,只要他们熟练掌握西蒙的法术,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索莱丝问:“你们纪元帝国曾经袭击过我们游骑兵,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左梯叹道:“纪元帝国很庞大,人员众多,各自肩负不同的任务,现如今驻扎在萨克拉门托的只不过是远征军。我们只负责传教,不会主动与游骑兵冲突。”

    我有些闷闷不乐——因为我觉得黑棺才是人类拓荒的希望所在,可想不到早在我们之前,纪元帝国已经扩张得极具规模。如此一来,我们那些“末世黎明”的口号岂不都成了假的?

    我说:“所以说嘛,你们还是随远征军来的。”

    左梯:“如果我国的同胞曾经冒犯了你,我深表歉意,我向你发誓绝不会阻碍游骑兵的任何行动,除非万不得已。”

    废钟低声说:“万不得已?那情况可太宽泛了。”

    我急忙制止,生怕激起冲突,引起多余的麻烦。

    路很难走,地震形成了深谷与山峰,往往得开很远,才能找到下山的陡坡,有时我恨不得将朱诺径直开下山崖,反正它没那么容易损坏,只不过我自己怕疼。

    经过两天的绕弯,我终于见到了卡戎重工的建筑群。黄昏下,巨大的支架、高耸的起重机、巍峨的烟囱,一颗宛如月球的蓝色球体,那确实是尤科斯·冯反应炉,但它现在暗淡无关,也许需要维修或是开启。

    人类建造了这用钢筋铸成的命脉,这无情冰冷的巨型工厂,我看着它,似乎能听到庞大的工业机器发出震耳的鸣响,重工业的巨兽们在不断创造属于人类的世界,不断毁灭大自然的美景,这无疑很残忍,也无疑很壮观。

    左梯愁眉不展,我明白他的心思,他虽然是我的朋友,但他始终必须为纪元帝国担忧。他认出了反应炉,并且从未料到过这里会有如此重要的资源。

    他叹道:“实话对你说,朗基努斯兄弟,我们必须好好商讨关于这地方的所有权了。”

    我说:“这没得商量,我们黑棺要定了。”

    纪元士兵们的手不由地摸上了枪托,废钟与索莱丝也站起身,面对着他们。

    左梯喊道:“我愿意给你丰厚的财富,只要你向黑棺隐瞒这发现。我们并无意占据此地,所以,我只需要你不开口就行。”

    我说:“我已经说过了,这不是能商量的事。你们纪元帝国想占据黑棺的后方?门都没有。”

    左梯摇了摇头,很是沮丧,他说:“如果那儿存在居民,而他们另有主张,你会听他们的意见吗?”

    我答道:“我的任务就是排除一切障碍,让黑棺接管此地。”

    左梯说:“包括杀人?”

    我并未回答他,在心底,我知道答案,可我不愿事情到这一步。

    左梯身上的六柄枪抬起枪口,对准我们。他说:“朗基努斯,请你们下车。”

    我问:“这就是你要传的教?”

    左梯说:“我对纪元帝国有公民的义务,你能理解我。”

    我说:“我好心让你搭车,你却拿枪指着我脑门儿?”

    左梯答道:“我知道自己正在犯错,可如果我们处于战争,这么做无可厚非。”

    索莱丝动了动头发,将六柄枪卷住一甩,左梯惊骇地大叫,在密闭的车厢中,他不敢开枪。废钟给了他们每人一拳,他们晕了,除了左梯。左梯又拿出雷电绳圈,废钟在一瞬间折断了他的手臂。

    我停下车,把他们全扔出车厢。

    索莱丝问:“为什么不杀了他?他知道反应炉的位置了。”

    我明白自己犯了个错误,但左梯他....确实在加州废土上做着救苦救难的举动,因为他的善举,我饶了他一命。

    我答道:“人死的时候会失禁,我不想弄脏了朱诺。”

    废钟笑道:“很有道理。”

    我擅长记忆路线,纵然一路上绕了千百个弯,可仍能回忆起黑棺与卡戎重工间最快捷的路线,这条路即使厚重如尤涅,也能抵达,如果一切顺利,大约需要两天时间。

    正如我说的,我是最出色的拾荒者,在荒野上,我明察秋毫,仿佛全知全能的神。

    我露出微笑,得意地看着索莱丝和废钟,他们露出惊讶的表情。突然间,前方地形剧变,车掉下了山坡。

    我们哇哇大叫,索莱丝怒道:“你乱笑什么?”话说一半,车轮碰上了平滑的地面,继续飞速向下,我们正行驶在陡峭的坡道上,快得让人心慌意乱,我不敢刹车,否则车会翻。

    幸亏这条坡道顺利抵达山脚,我缓缓刹停。我们都在惊愕中,长久沉寂不语。

    我说:“一切都在我预料中。”

    他们没接话,看来都生我气了,这能怪我吗?应该怪那毁灭地形的地震才对。

    我说:“刚刚我的驾驶技术不错吧。”

    骤然间,大地震动,我看见一只黑色巨象恶魔朝我们跑来,废钟说:“快开车!”

    我将油门踩到底,朱诺猛冲向前,黑色恶魔与我们擦肩而过,相差不过毫厘。索莱丝说:“它又追来了!快!快!”

    废钟左右张望,说:“目前只有这一只恶魔,就在这儿干掉它。”

    没错,如果再往前,就是反应炉,那里未必没有恶魔,只能趁着它独身时迅速解决。

    我说:“你们拖住它,我用毒蛇之血!”说话间,我把车停稳,废钟与索莱丝跳下车。那恶魔挥手抓向废钟,废钟如蛇一般扭身躲开。索莱丝头发延长,缠住恶魔后腿,恶魔咆哮,双足分开,将她长发震断,它体内长出尖刺,回身撞向索莱丝,索莱丝用长发护体,摔向远处。

    废钟双拳伸长,重击黑色恶魔脸部,恶魔承受不住这重拳,身躯摇晃,但转瞬间恢复平衡,冲往废钟,但它一迈步,立即摔倒,是索莱丝的长发又再一次缠住了它。

    我飞身一跃,鱼刺枪刺入它的眼珠,它嗷嗷地怒吼,爬起身,再次挣脱束缚,它发疯般抖动身躯,双眼充血,像是一座摇摇欲坠的大山。

    废钟问:“剧毒没用吗?”

    我说:“它太大了,至少五分钟后才生效!”

    我们找到索莱丝,她腿受了些伤,我们带着她没命地跑,这恶魔陷入剧烈的暴躁,紧追不舍,接连把沿途的岩石撞碎,两分钟后,它撞在一座山上,发出悲鸣而死。

    毒蛇之血的毒性似乎更强了些。

    我问:“都伤得怎样?”

    废钟说:“我没事。”

    索莱丝说:“腿断了,但修养一个小时肯定能好。”

    我将她抬上车,心中过意不去,说:“是我...有些粗心,惊醒了这怪物。”

    索莱丝微笑道:“别提了,根本不算什么。”

    我把车藏在一处山坳,静候夜晚结束。索莱丝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她说:“朗基,在黑棺之前,你一直独自在荒野生活吗?”

    我答道:“差不多,我是个拾荒者。”

    索莱丝问:“像这样的黑色恶魔,你曾经杀过吗?”

    我说:“只杀过一次,这是第二次,没人敢惹这种怪物。”

    索莱丝叹道:“瞻礼斯....他很崇拜你。”

    我精神一振,问:“是你那个男朋友?”

    索莱丝说:“是的,那天,我在食堂吃饭,他主动坐在我身边,我们聊的就是关于你的事。”

    废钟也说:“你也许自己不知道,你在游骑兵中的短短一年半时间堪称传奇,你有很多崇拜者。”

    我高兴至极,可又忍不住后悔心酸,难道我退伍与面具合伙做买卖是错误的选择?

    索莱丝又说:“我不善言辞,可每次和瞻礼斯聊起你,就有说不完的话题。在我看来,他就像是你赐给我的礼物一样。”

    我摇了摇头:“唉,真是天真的家伙,这小子只是用我做借口来泡你罢了。”

    索莱丝也向我摇头:“不是,我完全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他为什么....”

    我笑道:“你在胡说什么?他看中的不是你的容貌身材,难道看中的是我?索莱丝,你是个美女,千万别看不起自己。”

    她看了看废钟,又看了看我,浅笑着低声说:“你是我们的大恩人,就像是我们的兄长,不,不仅仅是兄长,更像是....导师,像是慈爱的长辈,和你在一起久了,我觉得自己越变越像人类,也许有一天,我真的能变得和你们一样。”

    我心中咯噔一跳,急忙阻止她大放厥词:“别说这种败人品的话!你可没有主角光环。”

    索莱丝与废钟都笑了,废钟说:“你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词。”

    一个人影走出月光,靠近朱诺,我们顿时察觉,我开启近光灯,看清是个瘦弱的女人,穿得像是土著民一般。

    她说:“是你们杀了黑色恶魔吗?我有事想请你们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