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四 播种信仰
    我站着死在处刑架上的瑞银,她的心脏受了致命伤。她并非死于我手,但确实是因我而死。

    维林他们簇拥着我,每个人的眼睛都满是虔诚与感激,仿佛光凝视着我,就能让她们舒适,就能让她们不再饥饿口渴,不再疲倦劳累,仿佛我是她们的神。维林不再渴望我的爱慕与亲吻了,因为只需靠近我,接近我的灵魂,就能让她狂喜。

    怎么会这样?昨天晚上,我们还只不过是喝啤酒、开派对的朋友而已,最多她对我有些小小的爱意,可现在为什么...

    是感恩与爱情改变了她?是希望与光明令她蒙受洗礼?

    不,是愧疚、是恐惧、是贪婪、是欲望。

    她亲手杀了村子的领袖,杀了自己的母亲,她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她深知自己大逆不道。

    因为愧疚,她必须找个人——她信服无比的人——告诉她并没有做错。

    因为恐惧,她必须找个人——强大而铁腕的人——保护着她不被杀害。

    因为贪婪,她必须找个人——与她狼狈为奸的人——赋予她曾属于母亲的权利。

    因为欲望,她必须找个人——象征至高权威的人——引领她前往她梦想的方向。

    我并没有因为做了正确的事而受人崇拜,却因将人引上邪路而成为神祗。

    但这是最优的结局,号泣村从一个掌权者更替为另一个掌权者,村子里并未发声动乱——至少现在没有,村子里的绝大部分人都还活着。

    我凝神使出念刃,散发出气势,我并不能做到像海尔辛或密苏里那样震撼百人,可至少因念刃之效,我精气神充足,算得上是个像模像样的领袖。

    我高声说:“瑞银夫人犯了罪,因此受了罚!

    她身为领袖,应该为村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她却只顾着自己长命百岁,而不与村民们共同分享健康与财富,这是她的第一条罪行!

    她面对着巨大的危机,却龟缩不出,坐以待毙,若非瑞林将我们带到这里,村子注定将灭亡,她难堪重任,尸位素餐,这是她的第二条罪行!

    她在我们击败了索坎之后,拒绝兑现答应的承诺,出尔反尔,不守信用,只顾及自己的权利,这正显现了她的自私,这是她的第三条罪行!”

    忽然间,一个头发花白的矮壮老人率领一群持枪者闯入广场,他怒道:“闪开!不想死的就给我闪开!把那个叛变的婆娘给我交出来!”

    维林面无人色,躲到我身后,小声道:“是高木先生!他是上任村长!”

    高木先生喝道:“你说的那些狗屁统统臭不可闻!瑞银是被谋杀的!而且杀人犯是她的亲生女儿!把她交给我!我要将她千刀万剐!”

    维林与我贴的更近了,她意识到只有我们才能保住她,因为她害怕,所以她唯有依靠我。

    而高木还不够害怕,这村子还不够害怕。

    我说:“高木先生,你年纪一定不小了。”

    高木喊道:“我已经六十岁,这村子里没人比我资格更老!村子伟大的创始人格伦先生我也认识!”

    我说:“那你是否记得,三十年前的某天,村中出现了一个紫色皮肤的女恶魔?”

    高木顿时沉默,他狡猾多疑的眼睛左右一转,喊道:“那又怎样?”

    我说:“你羞辱了那个恶魔!让她怀上了孩子!”

    人群轰动,目光对准了高木。高木大喊:“你...在污蔑我!我是个正直的人!绝不会去搞什么恶魔!”

    他虽然理直气壮,但我知道他在撒谎,他一定是这里胡作非为的霸王,吃穿用具都是最好的,否则他不可能活到这一把年纪,当他吃饱穿暖之后,他会管不住自己那玩意儿。他不是谦恭有德的奥奇德,他只是个拳头硬的粗鲁败类。

    维林鼓足勇气,喊道:“你是个人渣,在村子里娶妻纳妾,没人敢阻止你!要不是你年纪大了,恐怕至今仍不会收敛。可现在不一样了!朗基努斯先生来了,他是我们的救世主!”

    高木气急败坏,举枪朝维林射击,他离得尚远,子弹威力锐减,废钟走上前,双手轻拂,将子弹全部打飞。维林的人惊讶地爆发出欢呼声,而高木的人则露出懦夫的表情。

    我说:“那就让我告诉你们,索坎究竟是怎么回事!索坎正是那个恶魔女人生下的孩子,他之所以杀害村民,是为他惨遭虐待而死的母亲报仇!我只想问你们一句,你们认为,当时残害那个女恶魔的带头者,是不是高木?他该不该为村中的死者承担罪责?”

    村民长久以来积压的怨气瞬间爆发,他们喊道:“正是高木!不会有别人!”“他一直是最好色!最野蛮的!”“高木与瑞银为我们带来了灾祸与危险,而朗基努斯先生为我们带来了正义与安全!”

    无需审判,高木已经被定罪,而且他根本没有自证清白的机会。人们的声音盖过了他的辩解和喝骂,他惊慌失措,与他的爪牙一起持枪对准大怒的民众,骂道:“退后!退后!”

    我大声说:“你被判死刑了!恶霸!”说话时,我朝他一指,这只是个助威的动作,我并未发动念刃,也并未使出暗影,但在高木头顶,空间出现了短暂的扭曲,阴影中,我看见了索坎。

    我自己也惊了——他怎么在这儿?我难道扔出了精灵球吗?

    那漆黑的恶魔露出苍白的脸颊,快意的笑容。高木抬起头,脸上仿佛心脏病发时被电击的那种表情,他叫道:“你是什么东西?”

    索坎说:“我认得你这张脸,你就在那天的人群中,站在最前头的一个!多谢召唤!朗基努斯!”

    他伸出尸体战锤,其中钻出巨大的蠕虫,高木那些人想逃,却被蠕虫一股脑全绑了。这之后,似乎那些小恶魔施展了法术,高木一伙被拽入了虫洞,无影无踪,

    索坎说是我召唤了他?我是怎么办到的?难道开启了某个缝隙?

    现在不是追根问底的时候。

    人群仍沉浸在那一瞬间的震骇,恐惧刻在了他们的脸上,也刻在了他们的心里。他们会永远记得我惩罚了高木的罪,我召唤了恶魔索坎,我象征着正义,我也象征着灾祸。

    我告诉他们安静,他们于是安静。

    我说:“依照约定,这里已归黑棺统治,我任命维林为这里的治安官,暂时代理黑棺治理此地,她直接向我负责,任何不服从她的人,都等于向我、向黑棺挑战!索坎永远监视着此地!”

    维林他们竭力鼓掌,高声营造气氛,顷刻之间,人们都接受了这一转变。

    又整整闹了大半天,我解散了人群。维林跟着我,像条小狗,她问:“朗基努斯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答道:“我真的得走了,但最多两个月后,我一定会回来的。”

    他们都说:“我们会想念你的,先生!”“先生,请千万别抛下我们不管。”

    他们如此盛情,倒让我很不适应,不过这不正是我期望的么?我离君临黑棺的地位还天差地远,但至少我君临了号泣村。

    我们走到卡车边,克里斯蒂娜背着自己的大棺材等着我们。

    我这才想起竟让她等了足足一天,万分过意不去,说:“阁下,真是抱歉,我们被紧急的事务缠身....”

    克里斯蒂娜说:“不要紧,我唯一不缺的就是时间。”

    如果每个血族都像克里斯蒂娜这样好性格,我不介意成为她们的奴隶。

    她把棺材放到后方车厢,与我们一起坐在前头,此时离天明还有八个小时,必须小心恶魔。不过有克里斯蒂娜在旁,我们处于开挂状态,可以高歌猛进。

    她问了我们号泣村发生的事,我详细告诉了她,她说:“你们现在离开可不明智。”

    我说:“当然,我们会尽快返回,不过我已经震住了他们,他们会老实的。”

    她问:“那个维林像是个合格的领袖吗?”

    我看着废钟,废钟看着索莱丝,索莱丝看着我,我说:“有一群人帮她。”

    克里斯蒂娜叹道:“我听你的描述,那都是些毛躁的年轻人,各有各的想法,而且她们之间的关系又是半情侣半朋友,依靠裙带关系支撑的体系是无法长久的,他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人,教她们该怎么做。”

    我说:“我把黑棺的法律简要告诉了他们,只有信仰,他们会照办的。”

    她问:“信仰?他们信仰什么?”

    我答道:“他们信仰我,认为如果跟着我会有好处,违逆我会有惩罚。”

    克里斯蒂娜笑了,她说:“好吧,这也不错。”

    我仔细想了想我自己的回答,意识到我再也脱不了干系,号泣村的局面由我造成,也必须由我来收拾。它几乎是无水村的孪生姐妹,经历过相似的经历,面临着相同阶段的相同问题。如果奥奇德不曾发现太阳感染者雕像,我可能已经和维林一样,被推上了最高的位置。

    号泣村信仰我,那我也应该将它视作我的第二故乡,我的精神寄托。黑棺选择号泣村作为它开疆拓土的第一站,凭借它优渥的地理位置与资源,它具备成为未来黑棺帝国核心都市的一切条件。

    我要让它成为它理应成为的模样,维林她们认为我能带给她们信服,我必须证明她们没有信错人。

    我曾经的梦想未必要在黑棺实现,现在,号泣村正是千载难逢的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