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八 法师之国
    结果我又在海尔辛家蹭饭,瑶池夫人的手艺让她的形象在我眼中愈发光辉,她的一颦一笑都让我怦然心动....

    停!打住,鱼骨,当心大师砍了你。

    我怀疑自己也许中咒了。听说在古代有一位邪恶的魔法师叫做弗洛伊德,他创造了一种居心不良的魔咒,让中咒者容易被年长成熟的女性所吸引,或许我正是读了他的咒术书,故罹患此厄,这才如此魂不守舍。

    瑶池夫人给我夹菜,我的筷子不小心碰上了她的筷子,我似乎遭受了电击,啊,这诡异的、不合时宜的电流.....

    贝拉在一旁笑道:“他是不是练伤了神经?”

    海尔辛说:“高阶念刃让他的情绪不太稳定,无论怎样的表现都不足为奇。”

    瑶池夫人温柔说道:“他是个聪明的孩子。”

    我喃喃回答:“你是个美丽的女士。”

    瑶池夫人露出微笑,说:“多谢夸奖,也多谢你的特效药,我感觉好多了。”

    我说:“为您补魔是我应该做的。”

    如果海尔辛知道这典故,我只怕难逃一刀,好在他似乎不知道。

    海尔辛与我喝珍藏的葡萄酒,我兴致盎然,向他们讲述号泣村的光辉未来。海尔辛说:“如果我年轻三十岁,我一定会去这荒野上闯闯。”

    我立刻说:“等我造好了城,你们可以搬到号泣村住,那里的余烬也能抵挡恶劣的天气,而且那里还有一个大湖,水质很干净。”

    贝拉说:“真的?我可不可以投资入股?”

    我喜道:“求之不得!你拿的出多少?”

    贝拉说:“我得回去和缇丰大人商量商量,她的眼光一向很准。”

    我该不该把LAST机器工人的事告诉他们?这事他们迟早得知道,可如此重要的资源,血族不会任由我一介凡人独占的。只可惜拉米亚不在,我找不到人商量。面具?他比现在的我还糊涂。

    突然间,我喊道:“不好!”

    贝拉问:“怎么了?”

    我说:“我在途中遇到了纪元帝国的牧师,那人知道号泣村的位置,也知道卡戎重工里的反应炉!他们是否会试图抢占我的村子?”

    海尔辛的眼神变了,瑶池也是,前者的眼神警惕,而后者显得凄凉柔弱,海尔辛说:“纪元帝国不会这么做,他们离那里太远,如果长途跋涉得不偿失。”

    我说:“大师,女士,你们与纪元帝国有过节?”

    瑶池说:“我也曾经是纪元帝国的牧师。”

    这让我大吃一惊,问:“这么巧?现在不是了?”

    瑶池说:“不是了,他们可能仍在追缉我,而若不是为了我,海尔辛也不会与剑盾会决裂。”

    我问:“这是什么原因?能告诉我吗?”

    瑶池看着海尔辛,海尔辛喝了口酒,说:“让我们从头说起,你听说过奈法雷姆这种异人吗?”

    我答道:“都听了好几遍了!”

    海尔辛点头道:“很好,那解释起来就容易得多。这一类异人很容易获得奇特的能力,比如那些强大的血族,比如你那两个活尸手下,他们或多或少都有奈法雷姆的血统。

    数千年前,一些奈法雷姆陆续觉醒,他们并没有变成血族,也并没有死而复生,更没有被恶魔附体,他们只是获得了一种被称作“魔法”的能力,自认为看见了这世界的真相,他们的寿命并没有因此增加,也并没有渴望鲜血或生肉,更没有长出黑毛与尖牙,从任何外在习性上看来,他们仍然是人类,可本质上,他们已经截然不同。

    他们在精神层面上进化了,他们掌握了魔法,他们形成了组织,自称为法师。”

    他指着瑶池,说:“瑶池就是这样的人,纪元帝国的统治阶层也是。”

    我和贝拉点头道:“听懂了,请说下去。”

    海尔辛于是继续说:“法师们意识到这世界与原先所看到的截然不同,血族、狼人、幽灵、活尸都是真实存在的,人类一直面临着这些异类的威胁,对自己被操纵的事实浑然不知。

    然而,法师们自己也已不认为自己是人类了,他们视自己与血族拥有同等甚至更高的地位,是食物链顶端的玩家。血族们成立了世界幕后的庞大机构,利用人类的无知,满足自己的利益。法师们也联合起来,建立组织与血族明争暗斗。

    这一组织就叫做纪元会。”

    我说:“就是纪元帝国的前身了?”

    海尔辛说:“并不尽然,事实更为复杂。纪元会虽然强大,可内部也出现了斗争,最终分裂成为了四个新的集团:剑盾会、卡戎公司、恶魔之女、迷宫守护者。”

    贝拉说:“有两个听起来很耳熟啊。”

    海尔辛答道:“剑盾会就是如今的剑盾会,他们源自西方梵蒂冈教廷的虔诚信徒,使用的念刃,其实也是魔法的一种,偏向于近距离作战。我们用魔法锻炼自己的肉体,是纪元会中的打手与士兵。

    卡戎公司信奉金元政策,是庞大的跨国集团,涉及生物、医药、重工、军火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他们将魔法伪装成科技,是四大组织中最富有与最公开的,他们操纵选举,控制选民,为纪元会提供资金。

    迷宫守护者是顽固派,他们坚信法师的身份决不能被凡人知晓,忙于制止那些泄密的行为。他们是法师中的法官、警察与杀手,不放过任何泄密者,哪怕某个法师当众变个显眼可疑的魔术,他们也会千里迢迢地抓人受审。

    恶魔之女就是现如今的纪元帝国,他们是法师中的精英,擅长通过法师的族谱和血脉,找出那些血统和天赋最出色的法师,这些天赋卓绝者被认为传承着强大恶魔的力量,恶魔之女会严格训练他们,让他们的潜能完全发挥,用以对付那些超越常识的怪物和现象。”

    我说:“这组织里莫非全是女性?”

    瑶池说:“最开始的传统是,他们只找那些未成年的、血统超凡的女性奈法雷姆,让她们觉醒为法师。”

    我怒道:“这根本是性别歧视!谁说男儿不如女?”

    瑶池笑着回答:“根据概率学来说,女性法师成材率更高,据传说,在欧洲人类中世纪的黑暗年代,各个国家猎杀巫女的行动,正是因为女性的魔法天赋更容易显现,后果也更为严重。

    但后来,出现了一位强大的恶魔之子,他的法力空前绝后,为恶魔之女创造了新的辉煌,那位恶魔之子破例成为了恶魔之女的首领,从他开始,恶魔之女开始少量地发掘男性进入组织。”

    我叹道:“这也许与上世纪男性娘炮化的趋势有关,据说末日之前,男性外出化妆的比例和花费已经不比女性少了。”

    瑶池说:“这我不清楚,或许是吧。”

    这么一说,我是不是也该买些化妆品保养保养了?因为颜值越高,法力就越强。我觉得我颇有成为小鲜肉的潜质。

    瑶池说:“然而,血族比法师们更狡猾,也更擅长精神控制,在不知不觉间,他们渗透了剑盾会与卡戎公司,将这两个组织的首脑变成了傀儡。事情变得很复杂,血族和法师本来是暗暗对立的,可到后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已经敌友难分。”

    海尔辛说:“浩劫之后,恶魔之女募集迷宫守护者的一些残余,他们开始拓荒比黑棺早了五、六十年,占领了俄勒冈州与一小部分华盛顿州,这就是纪元帝国。”

    我问:“好,恶魔之女成为了纪元帝国,那么,瑶池她是怎么从纪元帝国逃出来的,里面是不是有些英雄救美的传奇故事?”

    瑶池起身收拾碗筷,说:“时候不早了,听说你今晚还要参加晚宴?”

    我说:“那晚宴不参加也罢,我只想把故事听完。”

    瑶池抚摸我的头发,说:“孩子,故事的结局就是,我和海尔辛幸福地生活在黑棺,与你畅所欲言,喝酒聊天。至于之前的经过,并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叹了口气,知道他们无意透露,事已至此,倒也不必强人所难,也许哪天趁瑶池孤身一人,我可以把她灌醉,然后.....从她嘴里套出完整的往事。

    贝拉挽住我胳膊,说:“走啦,走啦,大红人,去参加我们血族最重要的晚宴吧。”

    我如果不去,缇丰威胁要把我阉了,我当然是不惧任何恐吓的.....然而大家都是街坊邻居,以和为贵,我给她个面子又何妨?难不成他们还能当场把我的血吸干吗?

    贝拉说:“咦?你怎么流冷汗、咽口水?”

    如果事情不对,我就找血族中最弱的,把他当成人质,溜之大吉。

    贝拉与我约好在她的住宅前碰面,唉,这就是身为红人的麻烦之处,应酬实在太多。拉米亚如果知道我和贝拉出双入对,会不会吃醋?这些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贝拉看见我的打扮,哈哈大笑,说:“你带着枪和剑做什么?”

    我说:“不是化妆舞会吗?”

    贝拉说:“你化妆成什么人了?”

    我说:“吸血鬼猎人。”

    贝拉笑道:“亲爱的鱼骨,如果你不想死得很惨,最好打扮的正常一些。”

    我只能把枪和剑扔进了垃圾桶,不过在裤中藏了姆乔尼尔,这未免让我看起来太大了些,可也没法子。这柄剑重的可怕,好在我的裤子足够结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