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九 重赏之下
    宴会举办地是长老层的大剧院,它有些像是一只停歇的雄鹰,暂且收敛了双翼,却蓄势待飞,它很是高大,充满着压迫感,又颇为新潮。

    走入剧场,这里已经被布置成了会客大厅,明亮的吊灯让人晕眩,来宾们穿着光鲜亮丽、五光十色的礼服,戴着奇形怪状、难辨真容的面具,侍者举着餐盘,穿梭于宾客之间。

    餐盘上是生肉与红色的酒。

    这就像是一场文明人聚在一块儿,参观屠宰场的荒诞剧。

    我就是那砧板上的鱼?

    我喊道:“借过,我去上厕所。”

    贝拉拉住我说:“厕所在那边,不在外面。”

    我说:“我渴望在自然的环抱下,让我的液体归于自然。”

    贝拉说:“你在黑棺里头,哪儿来的自然?”

    迈克尔遥遥喊道:“看哪,我的人类朋友,黑棺游骑兵的传奇英雄!”

    这下我逃不掉了,他们都看见了我,围住了我,争相与我握手,由于他们戴着华丽的面具,我只能通过他们的体型辨别他们是谁。

    据我所知,缇丰和娜娜应该是飞机场,如果她们不是,为什么每次都穿得严严实实的?像贝拉总是迫不及待地展现自己的好身段。

    人很多,远不止三十个,甚至不止六十个。

    夺目的灯光,熟悉的人物,陌生的血族,独身的异客,美丽的服饰,精致的珠宝,贪婪的眼神,暗流涌动的政局,尔虞我诈的名利场。

    年长的血族极度危险,他们不经意间散发出操纵人心的气息,我透不过气,强迫念刃生效,保住自己不被他们变成傀儡,或者被逼成疯子。

    迈克尔说:“贝拉,你和鱼骨如此亲密,难道不怕在他们家中引起小小的纠纷吗?”

    贝拉笑道:“我们只是生意上的伙伴,我是不会把让他把我拉进厕所,由他对我做出格的事。”

    我说:“我是肯定不会的,你也别反着来。”

    他们发出笑声,迈克尔命侍者专门为我准备一瓶不掺血的葡萄酒,我和他们碰杯。缭乱而璀璨的光芒,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在面具之下聊着话题,试图让自己不那么无趣,试图让自己变得出名。

    勒钢出现在我身边,我一下子就认出了他,他很高大,而且如标枪般笔挺。

    他说:“你别紧张,基本没你什么事。”

    我说:“我怎会紧张?不紧张是我的绰号,泰然自若这个词就是为我发明的。”

    勒钢说:“今天来了许多候选者,将由贵族们投票决定谁能成为下一个贵族,获得头衔和封地。”

    难怪这儿这么多人,可他们都喝血吗?

    勒钢回答:“不,他们之中只有一小部分习惯以血液为食,其他都还是凡人,但他们渴望成为我们的一员,所以勉强自己喝下去。”

    啊,所以你们在看笑话。

    勒钢做了个“嘘”的手势,让我保守秘密。

    迈克尔说:“鱼骨,我一直说,如果你不能成为我们黑棺的贵族,那未免太遗憾了。你难道不想不朽吗?”

    我答道:“我家庭美满而幸福,夫妻和睦恩爱,对我而言,不朽的收获尚不能与之相比。请原谅我忍痛婉拒。”

    据我了解,成为血族之后,在那一方面几乎和死人并无差别。如果让我失去对拉米亚身体的渴望,那还不如杀了我好。

    迈克尔叹道:“我不该用我们之间的友谊强迫你做出决定,你不必求任何人原谅。”

    贝拉在我耳边说:“吸血时的快乐,比起人类间那庸俗的互动强的多了。你可以让拉米亚品尝更大的愉悦。”

    我东张西望,问:“厕所在哪儿?”

    贝拉笑道:“你想逃?没门儿!今天你非全程陪我不可!”

    一个消瘦的老人走向我们,他肯定是坛奇。贝拉看见了他,我却不知她脸上的表情。

    坛奇说:“贝尔菲格,我能感受到你仍在她体内。”

    贝拉说:“福赛格姆,你少危言耸听,我已经能控制堕天使了。”她拽住我走开,远离了坛奇。

    我听说长老会审判了贝拉,认定她无罪,但必须接受治疗,那就像上世纪的精神病罪犯一样,其实某种程度上是变相替她脱罪了。

    至于那些惨死的少女,唉,人死不能复生。

    迈克尔走上演讲台,敲了敲酒杯,开始他最擅长的脱口秀。他虽然是执政官,但却很有喜剧演员天赋,三言两语就把人逗得大笑,而且包袱接连不断。

    当然,由于他身份高贵,他说的笑话,人人自然都要捧场。

    迈克尔说:“上一任执政官留下遗嘱,使我们能够发现黑棺中隐藏的一些同胞——他们血液中的魔力微弱,但仍旧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对他们不幸的遭遇深表同情,并将他们邀请至此,享受同等的权利。”

    我立刻醒悟:“密苏里在黑棺中藏了弱血者,充当他的零食储备。迈克尔将这些弱血者救出来了?难怪今天人这么多,都快上百了。”

    百个血族,居住在不足四万人类中,这太极限,太危险了,我不知道血族的胃口多大,但黑棺的人口很可能不足以承受。

    血族对血液的渴望不逊于人类对任何事物、任何娱乐的追求,足以与那些沉迷于药品之流媲美,当他们进食时很容易失控,将猎物吸至濒死甚至死亡。因此,根据黑棺中隐秘的律法,每一个成为贵族的吸血者都必须经过严格的训诫与严厉的考核,才能受封。

    而这些弱血者几乎没受过任何教育,如果不严加约束,他们会成为失控的野兽。

    我听见缇丰的声音:“这些孩子真是让人头疼的负担。”

    克里斯说:“他们很可怜,但执政官太心软了。他们是违规被制造出来的产物,依照传统,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得处决。”

    两人默然片刻,克里斯又问:“姐姐,听说你在研究人造血?”

    缇丰说:“是的,那些血液能让我们摆脱对人类的需求,然而极其难喝。”

    克里斯笑道:“那可很难卖吧。”

    缇丰说:“只有走投无路的家伙才会买,所以我只是种着玩儿玩儿。”

    我心想:“还有这种好事?如果是真的,不失为解决问题的良策。”

    迈克尔说:“我们在此团聚,正是愿将贵族的殊荣与权利授予下一位值得尊敬的公民。”

    博驰走到迈克尔身边,说道:“选举依然是使用一对一决斗的方式,但在比武的过程中,必须充分展现骑士精神,博得六位长老与荣誉嘉宾的首肯,如果出现任何不道德的行为,经过我们投票商议,将至少判负,甚至会有下一步的惩罚。”

    一个高昂的年轻声音响起:“请问公爵大人,何谓不道德的行为?”

    博驰说:“目前仅有一条规矩:不允许割掉对手的脑袋,刺穿对手的心脏,其余的一切皆由现场的裁判裁决。”

    年轻声音问:“裁判是谁?”

    博驰说:“是剑盾会名震当世的女剑豪娜娜·克里斯蒂安公爵。”

    很遗憾,我本以为裁判会是我,毕竟我也是剑术方面的权威。

    贝拉攥紧我的手,轻轻摇晃,说:“你要不要出场?你要不要出场?你要不要出场?你一定想出场...”

    她这复读机般的本质让我不厌其烦,我说:“可我已经拒绝了迈克尔。”

    博驰又说:“当然,我们尊重自主选择权,如果比武获胜者不愿意成为我们的一员,错失永生的机会,仍可以获封爵位,并获得六百万金元的赏金,与七十三层豪宅一套。请有意参赛者尽快前往克里斯蒂娜公爵那儿登记。”

    我虎躯一震,霎时昂首挺胸,器宇轩昂,面带冷笑,目光如炬,从裤裆中摸出姆乔尼尔,展现出无敌而无畏的气势。由于裁判亲自出场比赛,这场比武的结果已成定局。

    贝拉笑道:“啊,你果真要出场?”

    我笑道:“是时候让世人见识见识真正的剑术了。”

    我走向克里斯,向她报名,克里斯尽职地像小学时的班委干部,规规矩矩地摸出纸笔,把我的名字记下。

    她花了大约二十分钟,统计无误,走上演讲台,她的美貌震惊当场,唯有我暗暗叹息,因为她的胸口一马平川,未免美中不足。

    克里斯说:“参赛者共十六人,分别为迈克尔执政官的养子索萨,勒钢的养子纳尔雷....”

    我倒不知迈克尔与勒钢都已经有了养子,不知是长什么样子的?会不会像我一样是偶像派加实力派?

    麦宗那边提交的参赛人数最多,莫非都是他实验室的新士兵?恶魔改造加上血族之血,会诞生怎样的怪物?

    有几个名字引起了欢呼,但我没记住,因为这没有任何意义,比赛的胜利者已经内定了,必然是我。凭借我和迈克尔、克里斯的良好关系,就算我有那么一点点小小落败的可能性,难道他们不会替我将我的对手判负吗?

    是的,我已经看穿了这场比武的真相。参赛者的实力固然重要,但真正重要的是人脉,是名声,是权势。就像参加上世纪的选秀节目一样,大多数被选上的,幕后都有势力非凡的金主。

    我偷偷走到迈克尔身边,朝他眨眼,说:“待会儿帮着我点儿,你懂的。”

    迈克尔说:“鄙人可是铁面无私的执政官,你说这话是想我逮捕你吗?”

    这残酷无情的混账,竟丝毫不顾友谊?

    我颜面无光,灰溜溜地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