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十三 弑神之人
    我望向面具,面具喊:“不可能!我买的货物里绝不会有棺材!”

    我又转盯着瞻礼斯,瞻礼斯说道:“是的,使我们搬上车的,我们突然接到上级指示,运送这两位大人。”

    我问:“两位大人?”

    两人从门口现出身影,拉米亚瞪大眼睛,说:“是缇丰大人?”

    另一人是剑盾会外交官娜娜·克里斯蒂安。

    我完全糊涂了,问:“两位公爵,为什么?你们也是前往卡戎重工总部的?”

    缇丰多半想监督我,是迈克尔派她来的?还是她擅自决定?我如何瞒着她启动那些机器人?

    缇丰摇头答道:“我们只是顺便搭车,稍稍修改你们此行的任务,我们会走得更远一些,调查一些事。”

    我说:“可我们会在卡戎重工逗留很久,在那儿建造防护措施。”

    缇丰说:“这是当然的,可我们调查的地点离卡戎重工并不远,并不影响你们的计划。”

    她们的实力远在贝拉之上,甚至胜过勒钢,可能比瓦希莉莎稍逊一筹,但也令我深感敬畏。我不必担心她们,她们反而能帮我们应付可能出现的纪元帝国,毕竟我们兵力不足。

    克里斯忽然问:“那是谁?”

    她指的是面具,为什么她会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家伙?

    我说:“他是我的合伙人,私家侦探面具,是个非常可靠的伙伴。”其实他并不可靠,曾以诈骗为生,不过现在他站在我这一边,那可就可靠极了。

    面具回头答道:“两位大人,我向你们问好,请恕我无法起身行礼。”

    克里斯愣了大约十秒钟,说:“私家侦探面具?这可真是有趣的职业,有趣的名字。”

    缇丰说:“你还能驾驶这大家伙,可真不容易。”

    面具叹道:“我们过的是苦日子,什么都得会一些,我保证我的车技非凡,定会让两位大人满意。”

    这位仁兄的一语双关委实炉火纯青,里头的梗唯有我能心领神会。

    我不禁微笑。

    克里斯走到面具身边,望着前方窗外的夜景,尤涅的大灯仿佛将一片白昼短暂地召唤到了深夜,明亮而突兀,像是黑暗之海中属于光的孤岛。

    她说:“在这荒凉的世界,孤独地驾车,漫无目的地游荡,永无归宿,永不停歇,其实不失为一种浪漫。”

    面具回答:“您为何会想到这些?”

    克里斯说:“我也不知道,但这次旅途,这些景色,这些人,让我想到了漂泊。”

    面具说:“然而我们远谈不上孤独。”

    我笑着插话:“是啊,而且这车厢已经太拥挤了。”

    克里斯问:“面具先生,你有其余的名字吗?”

    面具说:“其余的名字?那不重要,我已经忘了,我所有的亲人也都忘了。对有的人来说,过去的名字像是不详的诅咒,还是遗忘为妙。”

    缇丰也坐到了面具身边,她说:“这夜景确实值得好好观赏,我已经有许多年不曾踏入这世界一步了。”

    咦?为什么我觉得面具像是获得了主角待遇?被美女环绕不是主角——本人——的特权吗?看这架势,到底谁才是主角?

    面具陷入了沉寂,这小子应该是个好色之徒,但两位美丽的小姐坐在他身边,似乎将他吓得萎靡不振。或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

    乘坐尤涅出行可以显著降低被恶魔袭击的概率,除非有那种极其罕见的熔岩恶魔撑腰,小型恶魔是不敢靠近尤涅的。即使对恶魔而言,尤涅也像个不可招惹的巨人,在深夜行走,宛如地震,令它们望而却步。

    花了两天时间,当到达卡戎重工时,恰好是黎明,越过山丘,在平原上,我见到几座临时搭建的帐篷。

    帐篷?那里怎么会有帐篷?

    帐篷里面肯定有人,多半是纪元帝国。是左梯,他果然通风报信了。

    我喊道:“尤涅开过去,直接把帐篷压平!”

    当尤涅靠近了一些,帐篷中有人走出,那是个浑身如蛋黄般颜色的秃头壮汉,他约有七英尺高,掐着维林的脖子,用狼似的眼神瞪着我们。我很快发现被俘虏的不只是维林,还有号泣村的其余一些年轻人,那些蛋黄秃子将俘虏如抓小鸡似的高举着。

    在蛋黄秃子之前是他们的头头,一个留着猫王发型的蛋黄秃子,不,他并不秃,但和其他蛋黄秃子是同一人种。蛋黄秃子首领面带冷笑,他们共有十人,劫持人质,等着我们。

    我喊:“停下。”

    面具停了车,蛋黄秃子首领竖起大拇指,做了个割喉的手势,举起喇叭,喊道:“让你们的头儿过来!如果你们不想让他们死的话!”

    索坎就住在卡戎重工的异次元内,为何他不救人?不,即使他已经报了仇,可他永远不会拯救号泣村,连我都无法命令他这么做。

    拉米亚说:“他没说单独一人,我们一起下去!”

    我说:“我一个人足够了。”

    索莱丝说:“你服下阿蒙之水吧,让废钟吸引他们注意力。”

    我摇头道:“他们这群怪人应该认识我,还是别耍花样。”

    缇丰和克里斯蒂娜正在货舱呼呼大睡,如果她们在,这事儿根本不算什么,可偏偏每一次都这么不巧。也许现在正是封外挂的时候....

    我空着手走向他们,那个蛋黄猫王头笑了笑,示意手下将维林她们抛下,我看清维林伤得很惨,只怕这群巨汉痛揍了她,其他人也是。

    维林哭喊道:“我不知道他们是这样的怪物!朗基努斯先生,他们一直是与我们做生意的行商,可这一次,这一次他们成了这样子,骗我们打开了门!”她说着说着,吐出一颗牙。

    难怪他们能破门而入,捉住维林他们。

    蛋黄猫王踢了维林一脚,维林痛得吐血。这怪物没用全力,不然维林已被他踢死。他单手拿着一柄加特林转筒枪,他的手下也都持有重型兵器——火箭筒、火焰喷射器与榴弹枪,这是群魁梧的力士,提着这些重型武器,一个个儿轻而易举。

    蛋黄猫王说:“你胆敢在纪元帝国看中的地盘上撒野,这些反叛者一个都活不成,你们也得死,你们那辆车归我们了,包括里面的货物。”

    我看他们的帐篷,那上面没有纪元帝国的任何标志。

    我问:“你们一直都是类似这样的恶魔,还是最近被纪元帝国转化的?”

    这首领抬起头,用下巴对准我,咧嘴说道:“我们一直属于纪元帝国,帝国派出众多的行商与牧师,侦查这片即将被帝国征服的土地,到底有多少子民。我们并不是什么恶魔,而是魔法的杰作,能随时变化为这神圣的模样!。”

    我说:“你们遇上这种地下村庄,用行商的名义慢慢赢取他们的信任,随后再设法占领和奴役他们!”

    蛋黄猫王说:“少废话!”他用枪指着一众俘虏,说:“把你的武器都抛了,照我说的做,快些!”

    维林哭喊道:“先生,我们宁死也绝不会背叛你,你不用管我们!”

    我喊道:“别说话了,维林,有我在,你们不会有事。”

    蛋黄猫王扯去维林的衣服,我见她黝黑的肌肤上刀痕累累,她睁大眼睛,仍虔诚地看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她真的信仰我,信仰我是他们的神。

    蛋黄猫王说道:“你看了很生气吧,朗基努斯,你看,这就是我们纪元帝国的手段,我们会向那些顺从的家伙们传道,然而对于那些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贱民,我们也会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

    他用粗厚的手指抚摸维林的身体,又将手指放在嘴里吮吸,说:“多么漂亮的年轻身躯,可就因为她信错了人,所以沦落成这幅惨样....”

    话音未落,我的雷剑已刺入了他的眼,激流的神速让他还没来得及说完遗言——那是好事,他的遗言很让人恶心。电流灼烧他的脏器,他如同落在岸上的鱼一样震颤。

    蛋黄秃子们发出惊呼和怒吼,此时,他们的重型武器反而成了累赘。他们扔了武器,张开双臂,朝我扑来,我将维林推在一旁,回身四剑斩在他们身上,他们的皮肤像岩石一样厚,雷剑毫无效果。这群行动缓慢的莽汉身体坚硬的像是堡垒。

    我使出暗云,在一瞬间让他们陷入迷雾,他们喝骂道:“这他妈的什么?”挥舞着手,试图驱散这迷雾。

    他们弄错了,这迷雾宛如沼泽,令他们的动作更慢,慢得像是蜗牛,姆乔尼尔悠闲地搜寻着他们的眼睛,刺入他们的脑子,把他们的内脏烤熟。

    这念刃与我天生投缘,在迷雾中,我如鱼得水,我宛如新生,这些迷雾像是一直跟随着我的信徒,隐形着,等待着我的召唤。

    这想法让我惊惧。

    我意识到鱼从未离去。

    他们愈发惊恐,发出粗豪的吼叫声,身躯颤抖,石块般的肌肉因此隆隆作响。他们是否认为有一些食人的鱼,在黑雾中找寻着他们的要害,撕咬、钻入、破坏着他们的血肉之躯?他们猜对了,我就在这儿,就在黑雾里,与他们在一起,让他们体会我曾经体会过的恐怖与寒冷。

    我是鱼骨,是鱼的残骸,是鱼的幽灵,他们的岩石甲胄保护不了他们,因为鱼在他们之外,鱼也在他们之内。

    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死在了姆乔尼尔的雷刃之下。

    黑雾散尽,鱼也消失,我从黑雾中浮现,将一块布罩在维林身上。

    维林跪地哭泣道:“先生,我知道我绝不会信错,多谢你,多谢你赐予我的信仰,多谢你赐予我的救赎。”

    俘虏们每一个人都跪着,伸出手,触摸我的一片裤脚,却又怕触碰到我的身躯,冒犯了我。

    我扶起她说:“你现在只需要做一件事,安静地养伤。我已经到了这儿,一切都会安好的。”

    维林问:“你是我们的神。”

    我摇头笑道:“恰恰相反,我是朗基努斯。如果你们知道这名字的含义,就不会这么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