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十四 温和惩戒
    村子里的人大多是墙头草,当局势不对时,他们爽快地投降了,好处在于,村里死伤不重,坏处在于....他们是墙头草。

    维林把那些最早投降的人带到我面前,我该如何处罚他们?他们之所以遭殃是因为效忠于我,是因为我未能防止左梯告密,我应当负大部分的责任。然而若无惩罚,下一次面临敌人时,他们还是会打开城门的。

    我走向跪着的人,维林仍在大声痛斥他们。其中有的人是维林那青年军中的成员,也是起先与我开宴会的朋友,有些则甚是陌生。

    我让维林停止控诉,俯视着这群被指控有罪者,我柔声说:“全是我的错,是我的罪孽,是我没能守护你们这些忠诚的朋友,这些可敬的人民。我相信如果是我,面临生死关头,也未必能保持忠贞不二。”

    他们抬起头,水汪汪的眼中充满希望。

    我大声说:“但是,你们背叛的不仅仅是我!维林、曼训、托德....你看看这些遍体鳞伤、饱受折磨的同胞,难道你们不觉得他们的痛苦是由你们造成的吗?在他们坚定的信念面前,你们难道不羞愧吗?”

    其实无论他们是否投降,维林等我的狂信徒也一定会受苦受罪,这句话全无逻辑,但神权统治本就无需逻辑。谁说自杀者就一定会进地狱?谁说奢靡之城一定会毁灭?

    一味施恩是无法控制人心的,罪孽必须得有严厉的惩罚,畏惧比喜爱更利于我的统治。

    我对一个哭泣的中年人说:“告诉我,你是否忏悔?”此人据说是头一个向那些蛋黄行商跪地求饶的。

    他低头惨声道:“是的,我忏悔,我万分愧疚.....”

    我召唤了索坎,索坎用蠕虫将他绑住,欣然消失,那人的惨叫声似乎仍回荡在室内。

    我说:“他将在恶魔手下遭遇无尽的、惨痛的酷刑!他会体会无数次分娩的撕裂感,他会看着一个个罪孽的小恶魔从自己体内诞生,他会希望自己从未投降,他会希望自己能早些死去!”

    我的描述让他们不安了,他们大汗淋漓,眼神躲闪,希望避开我的怒火。

    我指着一个罪人,他是维林的朋友,我说:“你曾经是我最坚定的信徒,最强有力的支持者,因此,你的背叛最令我心痛。”

    他大喊:“我绝不会再犯了!我发誓!”

    我缓慢地割掉了他的两根无名指,他起初惨叫,但突然间,他咬紧牙关,死命忍耐着。

    我说:“斯万内斯,活下去,再度成为令我骄傲的战士吧。”

    他哭泣道:“是的,大人,我永远会跟随您。”

    我亲吻他的额头,让他站在维林身边,维林他们替他止血。

    我亲手斩断了剩余者每个人的无名指,这才释放他们,让他们得到治疗。

    我说:“我的惩罚并非到此为止,而是暂且告一段落,我将在此逗留一段时日,考察你们是否悔过,是否赎罪。若我发现你们仍有迟疑,我会让你们面临索坎。明白了吗?”

    他们用最大的嗓门,声嘶力竭地呼喊“明白”,我让他们反复喊了许多遍,直至血液涌上了脑袋,令他们满脸血红。

    我又问:“你们之中谁懂得记账?谁懂得买卖?”

    维林指着自己说:“我懂,母亲都教过我。”

    我说:“我会颁布新的制度,从今往后,你们需用劳动换取黑棺的货币,再用黑棺的货币换取生活用品。但今天,我格外开恩,每个人都能领取三金元。随后,我会成立军需处,由维林负责记账,你们可以从军需处用金元采购商品,也可以出售自己的物品,换取金元。”

    他们发出震耳的欢呼声,这虽未必是发自真心,但也许他们习惯了之后,会自发地相信和维护这一信念。

    随队而来的游骑兵中有人擅长此道,很快就与维林他们建立了默契,投入忙碌中。

    我回到拉米亚身边,拉米亚笑道:“你可真威风,不像是干这一行的新手。”

    我答道:“这村庄是属于我的,这城市未来必定辉煌无比,你相信我吗?亲爱的。”

    拉米亚说:“我相信你,不过并非像他们那样狂热。”

    我说:“我也不希望你像他们那样狂热,狂热会导致盲目。”

    拉米亚握住我的手,我能感受她的脉搏,她的心意,她对我的爱比狂热更真挚,更深厚。

    索莱丝和瞻礼斯走来,索莱丝说:“朗基,重工厂里残存的敌人已经被消除了。”

    我问:“什么?还有残存的敌人?”

    索莱丝说:“是的,也许是左梯派来的,他们想暗中埋伏,结果索坎提醒了我们,一旦知道他们的位置后,想要战胜并不难。”

    我暗呼侥幸,如果我冷不丁后脑勺挨了一枪子儿,瓦希莉莎之血或许也救不了我。

    我独自一人来到反应炉核心面前,乏加说:“你可以随时启动反应炉,启动之后,下方是你那些LAST机器人。”

    我战战兢兢,问:“这反应炉会不会有辐射?我还没和拉米亚养小孩儿呢,会不会有影响?”

    乏加说:“这设施很安全,无数员工曾在这里工作,并未报道显著的异常。”

    我又问:“但那是一百年前,这设施已经一百年无人维护了。万一将来我们的小孩儿长了一条猪尾巴怎么办?”

    乏加说:“你和她都是奈法雷姆,如果能有孩子,极大的概率并非常人,长猪尾巴并不算什么重大事故。”

    我说:“你说的可轻巧,万一他是魔王降世,撒旦降临呢?”

    乏加说:“那我倒真想看一看,别废话了,到底动不动手?”

    我说:“如果真出了事,你将来得赔我个一、两个亿。”

    乏加说:“我会赔你两亿枪子儿。”

    我一边干笑,一边冒冷汗,为乏加新开发的冷幽默程序而暗暗心惊,万一她不是开玩笑呢?这怎么可能嘛,她就像我可爱的女儿一样....

    一声仿佛穿越时空般的鸣响,引擎启动了,神圣而强大的光辉如天国开门般照亮了整座设施,一瞬间,我几乎睁不开眼,但片刻后,光线归于缓和。

    乏加说:“果然不出所料,它与黑棺的网络是相连接的。”

    我照着圣朗基努斯的做法,试了试声纹,密门开了,通往LAST机器人的道路畅通无阻。

    我的军团,我的忠仆,我的财富,我的权势,我的筹码,我的底牌,我的力量。我将用以改造末世的修改器,我的前世留给我的系统漏洞,这些都属于我,只属于我,有了它们,我就有了能与黑棺长老们讨价还价的底气。

    从今天起,我朗基努斯终于站起来了,我再也不用臣服于任何人!我将成为一方诸侯,一方霸主!万千人类将跟随我的脚步,迈向如太阳般光明...不...不明不暗的未来!

    缇丰在我背后说:“真想不到还有这种地方。”

    克里斯说:“是啊,真是奇特。朗基努斯先生,你还真有许多事瞒着我们呢。”

    天已经黑了,是该她们醒来的时候,我怎么没料到呢?她们是什么时候跟着我的?

    我尚未转身面对他们,已感到沉重的压力让我喘不过气。

    缇丰问:“朗基努斯,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我沉稳地转身,泰然自若,镇定如常,我的仪态无可挑剔,我的举止不卑不亢,历史上任何外交官,见到此时我的举动,必然会为之折服。

    克里斯显然被我的气势震惊,她问:“你不必跪着呀?站起来说话吧。”

    我说:“两位公爵大人,是乏加给我的情报。”

    缇丰笑道:“我就知道是乏加,这些机器人是用来做什么的?”

    我说:“它们是建设用设备,用来加速城建的,对不对,乏加?”

    乏加通过广播说:“正确。”

    这很好,我的小天使与我一搭一档,默契得很。如果缇丰知道我心怀不轨,而乏加又有自由意志,我们俩都没好果子吃。

    缇丰问:“它们是受乏加控制的吗?”

    我说:“是的。”

    乏加说:“解码还需一段时间。”暗中对我说:“快给我授权。”

    我想:“该如何授权?”

    乏加说:“你大声说,将管理员权限归于FACA,地址段为全开放,立即就能生效。”

    我骇然道:“她们不是傻瓜,这不是铁定露陷?”

    乏加说:“她们是老古董,对技术一窍不通。”

    这怪丫头的用词越来越接近人类了,或许她能通过轻易图灵测试,把那些蠢人耍得团团转,当然,她瞒不过我,因为我有圣朗基努斯遗留的深厚智慧。

    我斟酌一番,说:“这地方的管理员权限,一定已经归于FACA了吧,至于地址什么的,全开放也就可以了,立即生效的,是吗?”

    缇丰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别看我这样,我其实是个技术宅。”

    几个指示灯宛如呼吸般闪烁,一个女声说:“对外来访客授权完毕,FACA获得管理员权限,另外,欢迎回来,朗基努斯教授。”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她们盯着我,像是毒蛇盯着青蛙。

    我哈哈大笑,说:“乏加,你想不到也会开玩笑?这声音模仿的真像。”

    乏加说:“多谢夸奖。”

    缇丰叹道:“管他呢?我们没多少时间可以浪费。这儿的事交给乏加就好。”

    克里斯说:“是,我们也该动身了,对手是死灵法师,还是出其不意比较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