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十七 巨兽之怒
    黑暗的鱼浮于黑暗的宇宙,星辰宛如珍珠,它的双眼宛如明月。

    看着漫天降临的翼人,鱼张嘴,满口锋锐的牙。

    杀戮即将降临,但它很饥饿,它早已厌倦了凡人,它早已遗忘了誓约,鱼只追随着他们的晨星,最初与最强的大天使。

    晨星还没放弃,鱼也不会。

    那之后会怎样?鱼终止了思考,天堂的大军已经到了。

    .....

    我摔了一跤,这一跤可摔得够呛,我一时爬不起来。

    拉米亚急切万分,擦去我额头的汗水,喊道:“他发烧了,烧得很热!”

    缇丰问:“怎么会这样?”

    拉米亚说:“他消耗过度,又受了很重的伤。”

    克里斯蒂娜说:“据说他喝过瓦希莉莎之血,为什么....”

    拉米亚说:“那血需要时间回复,他已经超过了量,而这里的毒气...正在杀死他。”

    我想拥抱拉米亚,我想告诉她我会没事的,但我做不到。

    黑鱼的影子在洞壁上掠过,它比这儿的黑暗更深,更神秘,更邪恶,更让人捉摸不透,我看见它一直张开的嘴,看着它一直露出的尖牙。

    它在这儿,它从未离开,这里,卡伊马克勒的乱葬岗中,它苏醒了。

    为什么?

    这里很像我找到它的地方,那黑暗与苍白交织的地下,神圣与死亡重叠的迷宫,肮脏与洁净共存的教堂。

    一间间中世纪的砖石屋子,钟楼、农舍、猪圈、街道,一切就像一千多年前一样,城中死寂,可仍残存着人的影子,人的意念,人的灵魂。

    千年中致命的毒气,像是亡者们的怨念,像是死神的诅咒,侵蚀着我,折磨着我,唤醒了一个恶魔,可我只希望我的拉米亚能活着。

    看着那些石头,那些工具,那些木车,那些装饰,我仿佛还能听见人们的话语声与脚步声,但大多都是哭喊和奔走。

    他们说:“为什么?为什么?卡帕多西亚祖先,我们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杀死我们?”

    我感受到怒气,来自于年轻有为的血族,他明明前程似锦,为什么会被关押在这儿?

    我感受到警惕,来自于老谋深算的血族,他深知卡帕多西亚的封印是绝对的,即使他们合力策划逃亡也无济于事,他们不会再有食物,或者说,他们都将是彼此的食物。

    我感受到了虔诚,来自一位跪地祈祷的女血族,她说:“哦,我的大人,我知道我越界了,所以,你把我关押在此,是为了惩戒我,让我明白过错,现在我已经得到教训了,我接受这命运,我将自己献给您,献给未知的神。

    我的名字叫达莉亚。”

    达莉亚?

    我看见了达莉亚,她就在无尽的亡灵中跪着,她的穿着打扮正是我们分别时那样,黑色的影流过她的肌肤,却让她仿佛沐浴着圣光。

    达莉亚!

    她听到了我无声的叫唤,站起身,她的眼神很迷茫,很快,她似乎看见了什么,她露出笑容,我看见她那尖锐的犬牙,在黑暗中白的发亮,正如她惨白的肌肤那样。

    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告诉她我是鱼骨,她却说:“康士坦西亚?你也被困在这儿?这里究竟是哪儿?”

    ....

    缇丰说:“我看见他了!”远远地出现诺里斯,他离我们至少五百米远,正爬向山上的一个空地。

    另一个声音说:“我看见他了。”

    这声音来自我的脑海。

    看见了谁?

    看见了晨星。

    晨星?你让我猜的迷,你难道不是晨星吗?

    啊,你相信了那歌谣,这并不奇怪,我在心中默念那歌,那持续了无可计量的时间,以至于我自己都信以为真。通过吟唱那歌谣,我坚信我会被命运所指引,找到歌谣中描述的人。

    我并非最初的光,我并非黑暗之王,我在寻找歌谣中的大天使,我已经找了很久很久。

    找到之后,他可就遭了秧,他会承受我们所承受过的所有痛苦,他会后悔他对我们的背叛。

    你究竟是谁?拉森魃的始祖?你为何要找寻那位大天使?

    我是堕落的神灵,深渊的巨兽,我是无尽之海的梦魇,我是吞噬天使的天使。

    我是彼列。

    朗基努斯,你做得很好,你没有让我失望,很久以前,你虽然杀死了我的仆人拉森魃,但你却让我寻到了我的仇人。

    我完全糊涂了,我....

    彼列不再让我思考,他占据了我的躯壳,将我的灵魂关押。

    拉米亚问:“鱼骨,你好...身体好了吗?”

    彼列回答:“已无大碍。”

    缇丰她们已赶到了那处平地,平地的中央有一具石棺,石棺上仍有血手印,这石棺是用人手造的。

    诺里斯发动封印之石,几道苍白的光打向缇丰与克里斯,她们朝后退,避开了这致命的武器。

    诺里斯喊道:“滚开!这里面的东西是属于我的!”

    缇丰朝诺里斯伸出手,发动意念,喊道:“我以血契的名义命令你服从!把封印之石交给我!”

    诺里斯大声道:“你以为血契对我还有用吗?封印之石中的力量让我获得了自由!缇丰,我隐忍多年,对你卑躬屈膝,就是想看你脸上这气急败坏的表情!”

    被那白光扫过之处,地面裂开,爬起四米高的骷髅,手中握着巨剑。缇丰将血液凝聚在长剑上,剑变得巨大,一击就将那些骷髅斩成白骨。克里斯手中金光如雨,令眼前的骷髅四分五裂。

    诺里斯从封印之石中释放出迷雾,发射骨刺,升起布满死尸的城墙,让缇丰与克里斯无法靠近。

    克里斯喊道:“你能持续多久?这石头的力量终有耗尽的一天!你死定了,诺里斯!”她一剑剑如雷电般斩在尸墙上,令尸墙一点点瓦解。

    诺里斯神色狰狞而急促,他转过身,去推那石棺。陡然间,一个白色的身影冲向诺里斯。

    诺里斯叫道:“玛拉切尼!去你的吧!”地上刺出一丛仿佛荆棘的白骨,玛拉切尼却化作一团雾,向诺里斯急速靠近。

    诺里斯喊道:“死亡的气息?你以为我使用不了吗?”他召唤出大量死尸,那些死尸朝白色女士吐出雾气,白色女士重新变回实体,躲避诺里斯的攻势。

    彼列感到了不耐烦,他察觉到这里发生的一切与恶魔有关,某个堕天使,一个大恶魔,就像自己一样操纵着卡帕多西亚,让他犯下了屠戮同族之罪。他怀疑是亚兹拉尔,那位死亡天使的首领,但这与他无关。

    他是在追踪路西法。

    他曾经视为信仰的路西法。

    但最终背弃了所有堕天使的路西法。

    彼列双手紧握着,默默看着血族们的战争,随后,他将目光转向那具石棺,从石棺中,这藏身于凡人体内的巨兽嗅到了路西法的气味儿。

    路西法就在石棺中?

    那气味儿是路西法的法力,不会错的,即使石棺中的人不是路西法,这石棺也肯定是路西法的法器。

    彼列在久远的沉睡中,思索的是找寻路西法的手段,纵然路西法本人并不在此,可凭借法器,他能找到路西法的下落。

    路西法无法预料到彼列的追杀,而吞噬天使的巨兽,这一回将吞噬最初的天使。

    那个女孩儿达莉亚似乎曾来过这儿,朗基努斯祈求自己拯救她,彼列通过暗影将她送走,连他自己都无法预料她将抵达何处,他只能确保她的绝对安全,由此完成了彼列与朗基努斯的契约。

    但在封印之石解封此地的一刹那,她逃脱了,未能与朗基努斯相见。

    他意识到目前被自己占据躯壳的朗基努斯仍活着,并试图摆脱囚禁,曾经的圣朗基努斯很强,杀死过彼列培植的傀儡——拉森魃之祖,现在的他仍拥有卓绝的意志。彼列必须小心,必须非常小心。

    他继续侦测石棺,石棺中沉睡的那个血族逐渐苏醒。

    亚兹拉尔的造物,他欺骗卡帕多西亚而得到的血族,他想用这个血族做什么?他也在猎杀路西法?

    但彼列与亚兹拉尔并非战友,自从堕落之战时,他们就是敌人,若非路西法约束,彼列会毫不犹豫地咬断亚兹拉尔的脖子。

    彼列忽然看到了石棺中血族的梦境,他的思维逐渐清晰,在彼列面前展开。

    她和达莉亚一样,是个纯洁的少女,她叫康士坦西亚,是卡帕多西亚最后一个亲自转化的人类。

    她是被亚兹拉尔选中的,一个奈法雷姆。

    卡帕多西亚养育着少女,疼爱着少女,她学习卡帕多西亚的知识,卡帕多西亚之血的力量,加上奈法雷姆超凡的天赋,让她很快变得极为出众。

    但在被称为愚人之夜的那一天,卡帕多西亚秘密召唤散布在卡帕多西亚山脉附近城市的子嗣,返回卡伊马克勒的城堡中。

    卡帕多西亚认为这些子嗣都是有罪的,而唯有净化这些罪徒,才能让他见到成为神的那个人。

    他希望康士坦西亚存活,经过这场考验,成为死亡之神。

    康士坦西亚随着父亲来到地下城深处,站立在那个悬崖上,俯视着下方的一千个吸血鬼,她以为这是父亲在向她展示家族的兴盛。

    当她向回头向父亲微笑时,卡帕多西亚将她推下了悬崖。

    他说:“在你们生命的最后一刻,反思自己的罪孽吧,封印已经开启。

    从此以后,再无人类能走入这地下城,也再无血族能走出卡伊马克勒半步。

    希望有罪之徒逝去,而无罪之徒永生。”

    卡帕多西亚转身走了,他是对的,康士坦西亚最终活了下来。

    而他又是错的,康士坦西亚已不再是族中唯一无罪的血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