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十九 旧友迟来
    康士坦西亚从碎石和瓦砾中站起,她放声咆哮,像是这座亚兹拉尔的死亡城市最后的钟鸣。

    她注视着彼列,眸中仍有食欲,她渴望着彼列之血。

    为什么?你不过是亚兹拉尔残破的玩偶,为何有勇气向堕天使中的巨兽挑战?

    何来勇气想要吞噬我彼列?从古至今,唯有我吞噬他人!

    大恶魔动了动手指,两条黑色的鲸鱼游向康士坦西亚,向她张开通往暗影虚空的嘴,当她被咬中时,她会被空间的挪转而撕裂,即使强悍如亚伯,也在彼列的法力之下狼狈不堪。

    当时,彼列并非无法击败那凡人之祖,只是那场战斗并不必要,但这一次,彼列绝不容许这玩偶挑战巨兽的威严。

    康士坦西亚躲避着黑鱼,但黑鱼是无限的,它们潜藏在黑暗中,等待着猎物最虚弱的时刻,康士坦西亚,你又能躲到何时?

    她被黑鱼击中了,除了鲸鱼之外,仍有黑暗的小鱼,它们追踪着猎物的恐惧,并以恐惧为食,当猎物的恐惧增长,它们会变得愈发凶猛。这小鱼咬中康士坦西亚的脖子,她跌倒而停下,更多的小鱼开始咬她身上的血肉——属于不死生物的血肉并不美味,但能令她更害怕。

    人类畏惧很多东西,但尤其畏惧黑暗与神权。康士坦西亚,你在死亡的孤影中沉睡许久,即使聆听着死亡天使的镇魂曲,又岂能逃过恐惧的侵蚀?

    黑暗象征着未知,它始终在你心底。

    康士坦西亚再度尖啸起来,她挣脱了小鱼,在黑鲸吞下她的一瞬躲开。了不起,真是了不起,她的体能已很接近亚伯了,或许彼列的处刑还需耗时更久。

    可悲的玩偶,你的魔血无法治愈黑暗所制造的伤。当人类犯下罪孽时,上帝会派下神罚的炽天使,但并非所有的惩罚皆神圣光明,你知道彼列的黑暗曾吞噬过多少光明的使者吗?

    巨兽从不记忆,巨兽只管吞噬。

    彼列吐出六条剑鱼,它们化作数道影子,朝垂死挣扎的血族游去。黑暗的剑鱼隐秘而迅速,它偷窃敌人的意志,让它的剑追魂夺命,锐不可挡。薄弱的意志会让恐惧加深,她即将崩溃,在利维坦鱼群的攻势下奄奄一息。

    然后,巨兽会查明真相——路西法与亚兹拉尔究竟有何密谋。

    她挥拳挥爪,在防守与进攻之际,将这宏伟的地下城一点点击毁。她确实拥有令人叹为观止的蛮力,沉重的罪孽与扭曲的心灵,令她仿佛将一千个血族的魔血融合为一。彼列小看了她,或许还需召唤更多的鱼。

    山体摇晃,大石崩塌而下,彼列不禁叹息,卡帕多西亚古老而脆弱的岩石承受不住暗影的侵袭,他得赶快,在这里变得一团糟之前彻底让康士坦西亚停止行动。

    这山崩对彼列自然毫无影响,可他察觉到了朗基努斯的焦急,他担心拉米亚的安危。彼列不能出差错,朗基努斯的灵魂对他而言是比康士坦西亚更值得提防的敌人。

    她已经快倒下了,她的双手已经残废,双腿也几近瘫痪,她的精神疲弱不堪,这本该灭亡的幽灵,亚兹拉尔诡计的牺牲品,彼列击败她了,这让彼列感受到了快乐。

    没有什么比挫败亚兹拉尔更让彼列欣慰的事。

    突然间,康士坦西亚的浑身刺出白骨刺,伤了包围她的鱼群。

    彼列欣赏这垂死挣扎,这让彼列的猎食更增了一份乐趣。

    但当彼列看见他的鱼群在白骨的末端融化时,彼列失去了笑容。

    康士坦西亚开始舞蹈,风穿过骨刺之中的空洞,发出悲哀的乐声,这是亚兹拉尔的镇魂舞曲。

    对凡人而言,死亡不过是灵魂的离体。但亚兹拉尔的死亡并不简单,它如同空气般充斥着这个世界,笼罩着万物,从一只虫子被碾碎到破坏一切的龙卷风,它轻轻地披在所有事物之上。

    更确切来说,亚兹拉尔的死亡意味着万物的消逝。

    亚兹拉尔能从万物中夺取寿命,连彼列的黑鱼也不例外。黑鱼并非生命体,但也会消亡,黑鱼的消亡令康士坦西亚获得了重生。

    这总不简单,与另一个大恶魔之间的交战绝非易事,彼列太轻敌了。

    亚兹拉尔在消耗彼列。

    何等的傲慢让你这无知的死亡天使认为能消耗我彼列?我是无穷的巨兽!我是黑暗的天使!

    彼列让黑暗成为自己的外壳,他成了一条黑暗的巨龙,朝那玩偶,不,亚兹拉尔游去。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并非面对着一个简陋的造物,他必须将其视作亚兹拉尔的本体。

    黑暗巨龙吐出黑暗的火,死亡天使挥舞白骨的剑,黑暗之火以恐惧为燃料,以意志为食物,而白骨的剑能令万物凋零,连火焰也终会熄灭。

    在攻击的间隙,彼列怒吼道:“亚兹拉尔!你也是背叛者的一党?”

    死亡天使并未回话,他面无表情地将彼列的攻势挡回。他一个闪现,已出现在黑暗巨龙的头顶,一剑斩伤了彼列的外壳。

    彼列大叫,他的伤口中流出暗影之血,这黑血瞬间化作鱼的嘴,将死亡天使吞没。彼列抓住那条鱼,砸向地面,在亚兹拉尔夺取鱼的寿命之前令鱼消失,防止他治愈。黑龙挥舞龙爪,正中敌人,以仿佛万吨巨轮的重量将亚兹拉尔击倒。

    但亚兹拉尔的剑也刺入黑龙的爪子,那爪子开始崩溃瓦解,这毁灭不断蔓延向黑龙身躯。彼列立刻斩断了整条胳膊。死亡天使仍然矗立着,悲伤之风回荡在上空。

    彼列意识到自己仍能占上风,但不能再急躁。他必须先停止亚兹拉尔的镇魂舞曲,不然这场战斗将永无止尽。

    他复原了黑龙的躯壳,凝聚力量,从口中吐出一颗黑暗的圆球,那是最纯粹的黑暗,黑暗的恒星,连亚兹拉尔也无法迅速将它消除,而它会吸收亚兹拉尔的意志,从灵魂处将他摧毁。

    亚兹拉尔似察觉到了,他用神速朝后退,避开了它,彼列命令鱼群围堵逼迫亚兹拉尔,至少延缓他,黑暗恒星则加速行向敌人。

    终于,亚兹拉尔被黑暗恒星的引力捕捉住了,他纵然竭力抗拒,仍不断被黑暗恒星吸引。他无路可走,将白骨长剑刺入黑暗恒星中,试图在被它消化之前毁去它。

    彼列凝神对付亚兹拉尔,他们陷入了僵持,也陷入了险境。黑暗恒星必须在亚兹拉尔毁灭它之前,毁灭亚兹拉尔的灵魂。

    彼列意识到这仍不过是康士坦西亚,亚兹拉尔在她身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并赋予她可观的力量,但她仍是血族,对大恶魔而言,她不过是肉体凡胎。

    她支持不住,黑暗恒星占了上风,最终,彼列赢得了胜利,她的恐惧令她松开了白骨长剑,她伏在地上,身体虽然完整,可心灵却已支离破碎。

    而黑暗恒星仅剩下人体般大小,彼列胜得非常惊险。

    他走向康士坦西亚,现在,他可以放心检查她的灵魂了。他丝毫不惧这可能是亚兹拉尔的示弱,当彼列将对手吞噬殆尽时,他会知道,无人能欺瞒他。

    彼列见到了过去的景象,康士坦西亚深陷痛苦中,她已杀死了这儿的每一个血族,而救赎的曙光远未到来。

    她低声念道:“死亡的天使,你还要我做什么?是要我死去,在死后侍奉你?”

    亚兹拉尔告诉她爬入她的棺材,静静地入睡,等待死亡天使完成他最后的仪式,然后,他将降临,带康士坦西亚离开这里。

    他告诉她那会是很短暂的岁月,但并不是。

    当她在棺材中睡眠时,她感到另一人出现在棺材之外,晨星般的光洒在棺材上,这令康士坦西亚忐忑不安,她想要出棺杀死那人,但很快,她失去了所有的意识,她彻底睡着了。

    彼列明白发生了什么——亚兹拉尔利用卡帕多西亚,利用他纯洁的女儿,将她塑造成自己的武器,能将自己的法力散布至世界各处,也能让亚兹拉尔摆脱目前的囚禁。

    他即将成功,但路西法来到卡伊马克勒,阻止了亚兹拉尔,让康士坦西亚一直沉睡至今。

    近来,康士坦西亚将再一次结束长眠,所以今天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巧合。

    路西法知道她会醒,所以他必须设法来到这儿。

    彼列无需找寻路西法,他早已经在卡伊马克勒。

    彼列听见一人说:“为何你总是执迷不悟?我的朋友。”

    那个名为安布罗撒的死灵法师出现,他仍如之前照面时那样镇定,像是在圣彼得大教堂或是帕维纳修道院的一个贫苦修士,对你并无恶意,唯有拯救之情。

    堕天使的首领,大恶魔的象征,这伪装的死灵法师现在看起来倒如同替代人类受难的圣人。

    彼列咧嘴大笑,他露出的龙牙仿佛即将浸泡在安布罗撒的鲜血中,这复仇的蜜糖水让他欣喜若狂。

    他说道:“你将我们出卖给了米迦勒的大军,我们堕入了地狱,而你却从未在那儿,你在哪里?曾经的天使之首,我们供奉的恶魔之王?”

    路西法说:“如果我说造物主提前释放了我,而我对此毫不知情,你是否会相信?”

    彼列说:“当然,我相信你说的每一给字。”

    这并不能阻止彼列将这个骗子和叛徒的每一片灵魂放入沸腾的血中煮熟后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