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三 青春无悔
    贝蒂联系了我,我把素材整理了一遍,交给了她。

    她说“哇哦!”

    她又说:“这玩意儿太敏感了,我不知道写出来会不会被追杀。”

    我认为如果缇丰认为贝蒂是我聘用的枪手,是不太敢拿她怎么样的。

    她笑道:“这么滚烫的素材,我得好好想想该怎么用?也许把人物背景名称全改了?总而言之,谢谢啦。”

    她给我上次那本书的收入分成,这些与建设城镇的投入相比是杯水车薪,但有总好过没有。

    当我来到电梯门口时,长老院的卫兵说:“侯爵!鱼骨侯爵!执政官有请。”

    我听出他语气中的急促,问:“怎么回事?”

    卫兵说:“执政官说是关于索萨。”

    我大吃一惊,记得前天离开宫殿时索萨还好好的,难道他们以为我对索萨做了些什么?真是岂有此理。他们难道不知道我为了抵抗彼列在我灵魂中留下的卑劣之心,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吗?

    或许,我确实有两次捏了索萨的下巴,亲吻了他的...额头,那都是出于长辈的慈爱,而不是为了让我自己暗爽一通......

    我霎时觉得自己比萧峰还惨,比狄云还冤。

    卫兵说:“您最好快一些,不然情况会对索萨少爷非常不利。”

    我意识到或许他们并不是要对我仙人跳,匆匆赶往长老院。在一间宽敞的办公室里,我见到了迈克尔、勒钢与其余长老,此外还有索萨和纳尔雷。两人跪在地上,像是私奔被捉回来的小两口。

    这比喻不太恰当,但情况就是如此。

    迈克尔维持着他的礼仪和气度,勒钢依旧冷静沉折,但看得出来,这件事令他们很不快,是一件令人发愁的祸端。另外四位长老则有些幸灾乐祸,血族之间一贯勾心斗角,最亲近的人之间也难免俗。

    迈克尔说:“鱼骨,由于你是索萨的教父,处理他时,必须有你在场。”

    我问:“处理?为何处理他?这孩子还小,又能犯什么错?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勒钢叹道:“纳尔雷,由你告诉侯爵。”

    纳尔雷抬起头,目光对准我,无丝毫敬意。我几乎以为他看穿了我强者的伪装。

    他说:“昨夜,我将索萨变作了血族。他竭力反抗,但未能敌得过我的力气。”

    我大惊失色,因为我记得长老院最为严厉的一条律法:在黑棺之内,不经过长老院选拔,血族成员不得擅自创造另一血族,违者必须处死——包括创造者与被创造者。

    索萨颤抖着摇头道:“不,是我央求纳尔雷这么做的。”

    我问:“为什么?下一次选拔也不过短短几年时间,你为何这么着急?”

    纳尔雷高声说:“别听他胡说,是我强迫了他,是我执意将他变作我的子嗣,我的同胞,我的兄弟。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此事与索萨无关。”

    索萨说:“纳尔雷,你别混淆事实了!”

    他们是在互相替对方脱罪,试图拯救对方,多么令人感动的情义,虽然这情义不免让人想歪,可仍让人钦佩。

    博驰叹道:“我不知道你们两人谁在说谎,但这无济于事,根据法律,执政官,该如何处置他俩?”

    迈克尔居然还笑得出来,那不仅仅是苦笑,而是为了遮掩心中的惊怒而做出的笑容。

    他说:“依照法律,应当是死刑。”

    我说:“算了吧,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把两人领回去,各自痛揍一顿,让他们领了教训就得了,何必那么认真呢?”说着,我拍了拍索萨肩膀,说:“和大家说声对不起,喝点热血,让自己好过一些,这算得了什么大事儿?”

    缇丰叹道:“鱼骨,你不是血族,不懂得这铁律已经持续了数百年。”

    我怒道:“上一任执政官密苏里偷偷制造了多少血族?”

    麦克斯韦尔答道:“但密苏里死了,侯爵。”这话让我一时语塞,愣了一会儿,我又说:“那些弱血者不好活得好好的吗?凡事都有例外。”

    博驰冷笑道:“弱血者是一群低下的小白鼠,不值一提,只要我们愿意,随时能处死他们。”

    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给执政官面子吗?你不给勒钢公爵面子吗?”

    博驰说:“我只要执政官一句话,无论是‘处死’也好,‘释放’也罢,我都会遵从。但我们都会记得,记得执政官今日的处决。”

    我明白一旦迈克尔放了索萨与纳尔雷,他的威信将急剧下降,而其余贵族也将获得随意创造子嗣的资格。

    若一切都留在暗处,回旋的余地很大,可事情摆到了明面上,就非常不好处置。

    他们必须被惩罚,但我不能让他们被杀死。

    我说:“且慢,他们今年都不超过十六岁,对不对?”

    博驰说道:“这又怎样?索萨和纳尔雷都为了成为贵族而经受过最严苛的教学和训练,任何略有瑕疵的表现都是不可接受的,更何况是这样的大错?”

    我说:“别拿血族的那一套来唬人,依人类的年龄,他们还都是不懂事的孩子!应当减刑,甚至完全豁免。”

    博驰说:“真是一派胡言,若照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可以教唆那些小娃娃大摇大摆地上街杀人,而不受法律制裁?”

    我说:“当然,只要你有本事教唆的动。”

    博驰怒视着我,咬牙切齿,但当我垂下右手时,他表情剧变,像是被人用枪指着脑袋。

    我想起我其实是核威慑级别的骗子,而且他们都还信了。

    我说:“我不知道,但这孩子是我的教子,如果他遭遇了什么不测,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些什么,尤其是那些....咳咳....烦人的苍蝇。”

    看来博驰的信仰在这一刻背叛了他,他坐回了椅子,说:“无聊,真他妈的无聊。”

    我不介意他说脏话,只要博驰信仰的神不介意就行。

    勒钢说:“我坚信索萨是无辜的,鱼骨,你带着他到外头等候片刻,我们很快就会做出裁决。”

    我知道索萨安全了,赶忙将他带到府邸的阳台上。索萨本就苍白,现在脸上更罩上了一层死者的青色。

    我挠了挠他的头发,说:“这不是你的错,是那个纳尔雷,这小子看似一本正经,想不到比我还猴急....”

    我在说什么?这话太可疑了,不会开玩笑就别开玩笑,鱼骨!一定是彼列让我管不住自己的嘴。

    索萨望着下方的景色,望着明亮的灯光照射的草坪,眸中流下血一般的泪。

    他说:“教父,昨晚我和纳尔雷见面时,他嫉妒你了。”

    嫉妒我?

    索萨说:“我很尊敬你,我对你的崇敬近乎狂热,所以,我说了你很多好话,我把你告诉我的英勇事迹全告诉了他。这让他很恼火,他当时说:‘你与他亲密的不正常!你简直是发疯了。’”

    我觉得一口锅扣到了我的头上,但我还不能甩。

    我问:“他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索萨说:“他是那种争强好胜的性格,他似乎认为我的知心朋友只能有他,我不应该盲目地仰慕旁人。”

    我说:“真是荒天下之大谬!你难道不能仰慕迈克尔?仰慕勒钢?”

    索萨摇头道:“他不在乎我对养父们的感情,只在乎我对您的热忱。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那很复杂。”

    这些幼稚的孩子,在他们的年纪,他们分不清许多事,他们会将生活的烦心事发泄到任何地方,也会把任何感情混为一谈。

    也许纳尔雷成为血族之后,自认为应当受到索萨的顶礼膜拜,甚至将索萨视为他的所有物,不许索萨不忠诚,不允许额外的人分享索萨对他的情义。

    而索萨成为我的教子,对纳尔雷而言是沉重的打击,他认为是我夺走了他的朋友,他珍贵的物品,受他监护的孩子。

    甚至是他的青梅竹马,他的两小无猜,他的兄弟,他的...情人。

    啊,青春年华,是多么的混沌蒙昧,难以言喻,我越是理性分析,越觉得自己茫然而无知。

    我问:“所以他就转化了你?”

    索萨说:“我们开始吵架,他说了过分的话,我也毫不留情的还击。到了最后,我向他道歉。他说:‘如果你是真心道歉,那就把你自己献给我。我们共同面对后果。’”

    我怎么有一种自己被牛头人的感觉了呢?

    我问:“然后你同意了?”

    索萨低声道:“我...很抱歉,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我只想‘好,你不怕死,我也不怕死,那就看看谁更勇敢吧。’”

    我轻拍他肩膀,说:“会没事的,谁年轻时没有个犯错的时候?”

    卫兵叫我们回去了。

    会客厅内,迈克尔说道:“鱼骨,经过讨论,我们做出了以下决议:

    第一,剥夺纳尔雷所有贵族的头衔与财产,调拨至瓦尔基里联队进行为期五年的野外拓荒,不得宽恕,不得减免。

    第二,剥夺索萨所有贵族的头衔与财产,在家中监禁思过,唯其教父能探望他,不得外出,不得宽恕,不得减免。

    其余长老已无异议,你觉得如何?”

    我点头道:“就这样吧。”

    血族们都站起身,面无表情地离开,唯有迈克尔与勒钢仍坐在沙发上。

    过了半晌,勒钢说:“抱歉了,兄弟。”

    迈克尔答道:“好说,一切都好说,兄弟。”

    勒钢和我先后与迈克尔握手,随后走出了门。

    在这一刹那,我觉得迈克尔很孤独。

    可在这遭天谴的时代,谁能没有几桩烦心事呢,对不对?

    ————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