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 奴隶巢穴
    一只恶魔倒了,更多恶魔出现。

    我现在十分后悔,因为我情愿看无趣的青春剧情片,也不愿陷入无力的噩梦中,看着萨尔瓦多用蹩脚的技巧保命。

    这些年少的侍从其实人高马大,虽然剑技不入流,可力气不小,身体结实,被恶魔抓挠几下也死不了。他们缓过神,四、五个一拥而上,将恶魔牢牢架住,另一人空出手,拿起佩剑去刺砍。

    他们自然无法砍伤皮肤如甲胄一般的恶魔,但这至少是个好现象,他们现在有活干了,而不是一味地被恶魔当做夜宵吃。

    萨尔瓦多大叫着,双手握剑,朝人堆中钻,趁着他们控制住恶魔时,用剑刺入恶魔的脑袋。恶魔的脑壳也不软,这么做能令它们受伤,却难以杀死。不过萨尔瓦多刺了数下,恶魔变得虚弱不堪,终于死去。

    有人百忙中打开了灯,橙色的光与影融合在一块儿,侍从少年们看清帮他们杀死恶魔的是萨尔瓦多,都大吃一惊。

    萨尔瓦多喊道:“继续摁住他们,由我来杀!”

    侍从少年们使出全力,将恶魔控制住,恶魔即使强壮如牛也动弹不得。萨尔瓦多力贯双臂,长剑直刺,剑光宛如子弹般迅速,鲜血喷溅,染红了床铺与墙壁。

    他又杀了两只恶魔,这时候,另有六只恶魔出现,向少年们发出怒吼。

    高志颤声道:“不!这是在做梦吧!”

    萨尔瓦多喊道:“我拦着,你们走。”

    高志摇摇头,拿剑说道:“拼了。”

    萨尔瓦多深吸一口气,说:“好,拼了。”

    忽然间,堵门的恶魔背后出血,倒地而亡,一个身穿铠甲的战士冲入恶魔群中,他剑法刚猛,大开大阖,技巧又变化多端,在短短片刻之内已扭转战局。

    侍从们喊道:“瑟斯卡伯爵!”

    瑟斯卡被恶魔包围,他左接右挡,神色悠闲,朝少年们笑道:“这些低下的畜生耽搁了我一会儿,你们现在立刻前往食堂集中。”

    萨尔瓦多说:“我们帮你!”

    瑟斯卡喝道:“我还没软弱到需要侍从相救的地步,听我号令,立刻撤退!”此话一出,他剑锋划了一道圆弧,念刃将一圈恶魔全劈出了血,令它们退却。

    这念刃海尔辛没教过我,我可以学学。

    少年们听他命令,前往食堂,途中地上躺满了恶魔尸体。他们心慌意乱,恐惧感让他们有些木然。有些少年躲闪尸体,不小心脱落了鞋子,只能光着脚跑步。

    我听说剑盾会的地堡戒备密不透风,连只苍蝇都不放过,恶魔从何而来?看来传言毕竟只是传言。

    食堂中,其余营的侍从少年已经到了。弥尔塞走向萨米,欣然道:“你活着就好。”

    萨尔瓦多问:“究竟是怎么回事?恶魔...恶魔怎能进的来?”

    弥尔塞说:“目前没人知道,地堡大的像迷宫,可能是哪里出现了破洞,致使这些闲逛的恶魔出现在此。”

    一个女生大声道:“不对!不对!这不是偶然!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是尼丽,她们现在穿得很少,不过此刻不宜欣赏这风景,反而让人觉得乏味。就像你看见一个美女在你面前出了拉肚子似的,那一下子让她跌下了神坛。

    弥尔塞问:“为什么这么说?”

    尼丽似乎因为能和弥尔塞说话而兴奋,她说:“这些白色恶魔不去攻击军官爵士,而是直接杀向我们这些侍从。那是因为我们容易对付,如果是攻击军官,恐怕出现的就是红色恶魔了。”

    瑟斯卡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只见他背着五个身受重伤的少年,兀自健步如飞,他说道:“弥尔塞,帮我一把。”

    弥尔塞喊道:“是,伯爵!”他们轻轻将受伤者放在地上,各自取出疗伤秘药,喂伤者喝下。

    瑟斯卡说:“其余教官呢?”

    弥尔塞说:“还未返回,不过如果仅有白色恶魔,倒也不足为惧。”

    瑟斯卡说:“尼丽说得对,敌人很了解我们,攻击的都是咱们的后继者,剑盾会的未来。这群狡猾的混账。”

    他走到一面墙边,开启了机关,那是一个秘密储藏室,他取出些军装,让衣不蔽体和丢掉鞋子的人穿上,随后,他取出一张大地图,放在桌上。

    我正好可以看看剑盾会的地堡地形,可是这梦境多半是我的幻想,看了也没什么用。

    话说回来,这梦什么时候结束?就算看电影也得让人上厕所啊。

    这不是个地堡,而是整整一座地下都市。他们所在的是南新兵训练营,那些侯爵、公爵们只怕在地下的更深处。

    瑟斯卡说:“南训练营的西广场和东哨所是余烬水晶铸造的铁板,恶魔无法突入,唯有通往中轴的走廊、新兵寝室与奴隶坑是普通的不锈钢材料。”

    弥尔塞说:“也有可能是异空间重叠导致的。”

    瑟斯卡问:“你猜测是瓦希莉莎大人的伊凡之镜造成了这一切?”

    弥尔塞摇头道:“异空间重叠的原因不明,伊凡之镜只是让这现象变得短暂可控,但也有其他的手段诱发。不,怎么可能是瓦希莉莎大人?”

    说话时,另有两个教官返回,瑟斯卡问:“去奴隶坑的荷蒂和凯伊呢?”

    无人回答,弥尔塞说:“不对劲,他们也该回来了。”

    食堂门口,一个浑身是血的战士缓步靠近,弥尔塞喊道:“是凯伊!”

    一些侍从忙将他搀扶入内,凯伊说:“已经...吃了秘药,我能...支持得住。在奴隶...奴隶坑有个...红色恶魔,大家伙,荷蒂她...她有危险。”

    弥尔塞说:“我过去!”

    瑟斯卡说:“我俩都去,其余人守在这儿,不许离开。”

    萨尔瓦多趁他们不注意,冲出了门,跟在弥尔塞背后。弥尔塞一回头,问:“你来做什么?”

    萨尔瓦多说道:“我见过红色恶魔,我想帮忙。”

    弥尔塞望向瑟斯卡,瑟斯卡说道:“命是你自己的,由你自己决定,但我不会救你。”

    奴隶坑是剑盾会收容奴隶之处,剑盾会的骑士们虽自命为人类的守护者,但等级森严,如果想托庇于剑盾会,而又并无念刃潜力,就会成为奴隶。奴隶的日子过得并不悲惨,只要努力干活,能得到衣物和食物,还有些基础的教育课程,但地位低下,得不到尊重。

    为什么要为这些奴隶冒险?他们值得吗?

    忽然间,我理解了萨尔瓦多的心情,他和我当时一样,想要向奥奇德证明自己,想要让达莉亚对我青睐。而他呢?他想要立下功劳,尽快融入剑盾会,不再被视作一个异类,一个....间谍。为此,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在他心底,他想向贝蒂证明自己,因此格外急切地想要出人头地。

    小心,萨米,小心太过急躁而犯错,就像当年的奥奇德一样。

    当靠近奴隶坑时,一声巨大的吼叫,真是先声夺人,敲山震虎。瑟斯卡率先冲入房间,弥尔塞和萨米也随之冲上。

    萨米见到那个红色的大块头,带着它那些白色的喽啰,一些奴隶死了,它们正在进食,而剑盾会战士荷蒂侧身躺着,鲜血像是地毯般环绕着她。

    瑟斯卡怒容满面,喊道:“畜生,我送你们下地狱!”他径直冲向那红色的恶魔首领,一剑重劈,那红色恶魔痛苦地后退,瑟斯卡低声探奴隶的鼻息,神色愈发狰狞,他喊道:“你杀死了她!你吃了她!你这撒旦粪便里的蛆虫!”

    瑟斯卡对奴隶倒意外地有同情心,这可真是稀奇。他与那红色恶魔撞在一块儿,用剑挡住它的利爪,他的剑上燃起红光,一圈圆弧斩中红色恶魔,那恶魔受了伤,反手一拳,瑟斯卡摔向远处,眼看他即将撞中一旁的奴隶,将他们的骨头压断,他长剑在地上一刺,硬生生止住了势头。

    弥尔塞先发动石杉,斩死两只白色恶魔,随后使出牧羊,将一群白色恶魔逼退。他喊道:“萨米,将她带走,越快越好!”

    萨尔瓦多横抱着荷蒂,这女战士也很年轻,不超过二十三岁,一头黑发,肌肤如光洁的玉石,即使并未张开眼,也足以看出她十分美貌。

    萨尔瓦多遇上了美差,但现在他无暇多想,回头赶往食堂。

    跑到半路,另有白色恶魔从天花板上的破洞跳落。那恶魔挥爪抓向他,萨尔瓦多背过身子,保护荷蒂,自己被恶魔的利爪扯下一片血肉,还好他尚不成熟的念刃让他受伤不重。

    萨尔瓦多从腰间拔出我赠给他的匕首,一回手,刺入恶魔的眼睛,那恶魔当场断气。萨米表现的非常惊喜,说道:“朗基,多谢。”

    他说的好像我能听见似的,虽然我确实听见了。

    在实战中,他进步很快,沿途又用匕首杀了两只掉以轻心的白色恶魔。食堂的战士出来接应他,一位男爵查看荷蒂的铠甲,铠甲上的屏幕显示着她的伤情,他说:“她肋骨断了好几根,但还活着,拿秘药来。”

    萨尔瓦多收回匕首,并不逗留,再度冲向奴隶坑。我心中着急,只觉得这小子太过莽撞。

    他来到之前逃离的地方,见弥尔塞与瑟斯卡正合力对付那头红色恶魔,这家伙异常健壮,与其他红色恶魔甚是不同。瑟斯卡遍体鳞伤,却死死扛住红色恶魔的猛攻,不让它伤及任何一个奴隶。

    萨尔瓦多正想帮忙,弥尔塞使出游樱,跳至红色恶魔头顶,一剑刺落,结果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