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 成长烦恼
    有人掐我大腿,随后狠狠一攥,我在惨叫声中醒来。

    是拉米亚。

    我说:“你做什么?我险些绝后!”

    拉米亚脸上带着的笑容,说:“我没碰你那坏东西,起床,已经大中午了,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我试着回忆起梦境,但徒劳无功,我只觉得这梦境是如此的漫长,发生了重要而紧急的事,但究竟是什么事?

    我问:“什么日子?”

    拉米亚说:“小阿茹的庆生会!”

    小阿茹,她是我担任此地市长以来第一个诞生的孩子,拉米亚建议为她举办宴会,让整个号泣村的村民好好庆贺一番,这是某种美好的象征,象征着我们重新起航。

    我急道:“快请我的化妆师和造型设计师!”

    拉米亚被我逗笑了,说:“那都是我,我就在这儿,快过来,我帮你修理一番。”

    我说:“我...想要专业的。”

    拉米亚板着脸说:“没钱,请不起!”

    她这话真是扎心了。

    我通过卖给缇丰余烬矿能挣些钱,她的价钱还算公道,此外将卡戎重工改造成了枪械工厂,也能挣一些,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卖些水给黑棺。但我们必须从黑棺采购大量的用品——钢铁、木材、装饰品、药物、食物、金元,甚至他们委派来的技术专家和熟练工也贵的要命。

    有那么几个月,我觉得我们就要破产了,但缇丰给我的贷款让我缓了一口气。拉米亚提议让我放缓城市建设,安于现状,从长计议,缇丰则派来了一个理财团队,替我收拾烂摊子,并另派警卫团队,低价承包了城市的安全防卫工作。这些措施令我们起死回生。

    可现在,我又觉得我被这些形形色色的团队束缚住了手脚,他们说的一些专业名词我根本不懂,我索性让他们全盘处理。

    他们原先担心我用武力威胁黑棺的统治地位,可现在我已经完全被他们用和平的手段征服了。

    我像是某种神权人物,村子里的人崇拜着我,可如果我缺了黑棺的帮助,就觉得自己将手足无措,一事无成。

    真是让人着恼。

    不过也有好的方面,比如我可以抱着拉米亚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到晚上六点之后,当消化了晚饭的食物,我们又可以尽情地练剑....练习念刃剑法。

    算了,急不得,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号泣未来将成为与黑棺比肩的奇迹,现在,我们可以慢慢来。

    拉米亚替我刮了胡子,梳了头发,换上一股浓浓神棍风情的长袍,这让我觉得自己像个招摇撞骗的骗子...虽然某种意义上我确实是,可我就是觉得不爽。

    晚餐机器人们用余烬水晶建造了一个室内花园,大约有一千平方米左右,里面的花种类不多,却能通过余烬的某种化学反应存活——乏加说的原理我听不懂,宴会将在这儿举行。而经过余烬水晶过滤的阳光照亮了花园,环境看来还算优雅。

    市政厅的员工搬来从黑棺购得的高档桌椅,摆放整齐。可其实它们并不高档,都是三十层左右用的,但在号泣村就成了奢侈品,利用信息不对称卖出天价,我听说这是上世纪的老法子,并不新鲜,却想不到黑棺的血族用这招来吸我的血,我对此毫无办法。

    时间差不多了,全村的人迫不及待地蜂拥而至,厨子赶紧将一些冷菜和饮料端上餐桌。人们疯了,像是感恩节抢购那样,像是见着血的僵尸一样,向着餐桌冲来。

    我喊道:“这是欢庆的时刻,请大家保持秩序!”

    他们立刻规矩了,维林带着治安队开始维持治安,人们井然有序地拿取餐盘进餐。

    神权人物也有其好处,至少能让人听话。

    我站在演讲台上,开始说笑话,逗得人们乐不可支。得承认,我是那种擅长与人打交道的人,我天生就有那种才能,现在我的演说水平已经不逊于那些蛊惑人心的血族了。

    维林陪伴着小阿茹的父母,他们抱着小阿茹本人,也走到演讲台上。我抱起小阿茹,喊道:“真是个可爱的小宝贝!是不是?你今天是整个村子,不,整个城市最幸运的孩子,你带给了我们城市希望。我宣布从此以后,每年的这一天,就是阿茹日!”

    维林和我的拥趸们率先高呼,热菜被陆续端上,人们随即开始狂欢。

    拉米亚接过那孩子,亲密地抱了好一会儿,时间久得让我感到一丝丝尴尬,终于,她将那孩子交还给他的父母,我们携手走下演讲台。

    拉米亚低声说:“你用念刃,把蛋糕的蜡烛点燃。”

    不错,我得这么做,就像耶稣当年展现他的神迹一样,我也要让他们对我的神力坚信不疑,用念刃做些毫不费力的小事,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朝蜡烛伸出手指,使出少量的灭绝念刃,蜡烛被电流击中,火苗升腾而起。人们发狂似的为我鼓掌,我向他们略一示意,与拉米亚离开了花园。

    拉米亚挽着我的胳膊,靠得很紧,我感到她在颤抖,问:“怎么了?”

    拉米亚说:“没什么,我....只是...只是看见小阿茹,心里有点感触。”

    我说:“我其实对婴儿没什么感觉,他们很吵,又很烦人。”

    拉米亚与我在街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低声说:“你这话是不是仅仅为了让我好过一些?”

    我问:“这什么呀!我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有话直说是我的忍道....咳咳...不对。”

    拉米亚坚定地说:“我想要个小孩。”

    她这话让我如坐针毡,我们试过,试了很久,一直在尝试,可并无进展。听说像我们这样血统奇异的人本就难有小孩,而拉米亚体内...又是人造的,以目前世界的医疗水平,我委实不抱多大希望。

    拉米亚说:“我想抱着那个小生命,捏着他软绵绵的身躯和脸蛋,听他叫我妈妈,叫你爸爸,我们一起陪他玩,陪他成长,给他过生日。就像小阿茹那样...哦,该隐呀,我多么希望她是我的...”

    我见左右无人,小声说:“我可以把那孩子据为己有。”

    拉米亚瞪视我,说:“你这是什么鬼主意?”

    我说:“只要你点一点头,我立即把那孩子买过来,甚至我只需说一句话,他们立刻就会乖乖照办,别忘了,在这城市里,我就是神的化身。”

    拉米亚苦笑道:“不是,你别老是搞这种歪门邪道,你不明白我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不能为你养育孩子,很对不起你。”

    我说:“我明白了,这都是因为你爱我。我听说迈克尔在黑棺里创立了孤儿院,如果你不介意,过几天,我可以陪你去领养。”

    拉米亚想了想,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欣慰的笑,说:“那样也好,有些时候,我们总得认命,对不对?”

    我亲了亲她,她靠在我肩上,我长长地松了口气,为我的机智而暗暗庆幸。

    如果想开窗户而房间里的人不同意,就说自己想要砸个窟窿,反对者多半就会同意开窗了。

    我被催人变异的阳光照得浑身懒洋洋,正准备虚度光阴时,一队游骑兵巡逻队向我走来。

    这群电灯泡。

    队长是个少尉,叫蔡文瑞思,他带领众士兵向我立正,说:“鱼骨先生!有状况!我们想寻求您的帮助。”

    这群游骑兵各个儿崇拜我,让我着实有些轻骨头,不过这也惹来了麻烦,他们动不动就向我求助,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麻烦,只是想找借口亲眼目睹我施展武力。

    幸亏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勤勉的练习念刃,总能让他们满意。即使有时效果并不如何惊人,他们也只是以为我刻意低调罢了。

    我问:“帮助?什么事?”

    蔡文瑞思说:“报告先生,是码头,在码头那里,有两艘余烬船出海后并没有返回。”

    号泣村虽然邻近湖泊,可村民们从未想过出海捕鱼,而是靠生长在卡戎工厂里的果子生存。海里潜伏着凶险的生物,不知是鱼类还是恶魔,让出航的人每一次都葬身鱼腹。

    之后,乏加给晚餐机器人输入了驱动程序,他们能用余烬水晶制造渔船,这渔船非常坚固,而且能令海底的危险远离。于是,村民中有人自愿出去捕鱼,那些鱼奇形怪状,但味道还行,人吃了也不会死。

    黑棺的商队有时会高价收购这些鱼,捕鱼业在号泣村中发展很快,也许将来能改变与黑棺的贸易局势,毕竟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我稍一低头,当抬头时,我已是寒霜残剑。

    我的脸是冷的。

    我的心是冷的。

    我的手是冷.....

    蔡文瑞思问:“长官?”

    我不回答,因为我是空无,我只需散发气势,就能道尽千言万语...

    拉米亚拧了我大腿一把,我哀嚎如死鱼。

    我怒问:“你...这是做什么?”

    拉米亚说:“没礼貌,这位长官问你话呢。”

    我看向他们,他们的表情不像看着寒霜残剑,而是寒霜残脑。

    我没好气地问:“怎么可能呢?这么久都不曾出过事。”

    蔡文瑞思说:“但他们确实没回来,消息传开,我们禁止渔船出海,以免再有人失踪。”

    的确,末世之时,人的命不重要,但我地盘里渔夫的命非常重要。何况余烬船贵得惊人,一艘至少五千万信用额。

    这件事自然落到了万能而无敌的寒霜残剑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