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 高手寂寞
    我让他们准备一艘船。

    蔡文瑞思说:“我们愿意追随您前往,先生!”

    我说:“不必了,我习惯了孤独,就像雪地的孤峰一样,那么的高耸入云,那么的傲然雪中。”

    拉米亚想要笑,却憋住了,可她这表情的变化无疑已经出卖了我,令我苦心经营的气氛崩塌,令我这句华丽的名句付诸东流。

    她想和我一起去,我说:“你留在市长办公室,替我处理些事,我一个人足够了。”

    拉米亚说:“那不过是签字和敲图章的活儿,我根本不懂。”

    很遗憾,因为我也不懂,我甚至不知道那个理财团队是不是从金库中饱私囊,不过市政府的经济状况很不错,我也不是很担心。

    拉米亚中将打道回府办公,我和蔡文瑞思一行人走向码头。

    晚餐机器人修建了一层一米高的石头河堤,防止湖水上涨,又建立了水路,让水流入城市的几个地下蓄水池。听说这是古代康士坦丁堡的做法,乏加说她会在今后升级换代,加入电动过滤装置,但目前我们仍不敢让反应炉全功率运转,所以用电有些紧张。

    湖水相对干净,可以直接饮用而不当场把人毒死,当然四、五年之后可能会生严重的胃病。在这个饮鸩止渴的年代,我们还能指望什么?

    游骑兵们说:“长官,选一艘船吧。”

    我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不会划船,只能让他们帮忙。可万一出现棘手的敌人,比如红色、黑色恶魔,比如水下陌生的水怪,让我陷入狼狈的苦战,他们会不会怀疑?

    不过我早有准备,我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表现的呆萌,让人们以为我大智若愚(不过难道我本不就是大智若愚吗?我又不是真蠢。)。即使我遇敌后表现不顺,也可以解释为我在找寻激烈战斗的乐趣。

    毕竟无敌等于寂寞,而寂寞让我放水,就像猫玩弄耗子一样,这是人之常情。

    我思虑周详后,露出了自信的微笑,看准一艘船,一招精妙灵巧的梯云纵,朝船上一跃。

    这船底好滑,我摔得不轻。

    他们沉默地坐在我身边,我也打算用沉默应对,但这不行,我必须说些什么以掩盖尴尬。

    我说:“这水很蓝。”

    他们说:“是啊。”

    他们摇起船桨,船在灰色的湖面上行向远方。

    这个湖目前命名为“止泣”,因为是号泣村一面的尽头,它非常大,非常广,离岸一公里后常年笼罩着雾气,没人知道它的边界在哪儿。通常,由于捕鱼业开展不到一年,岸边的鱼群就很丰富,不过仍有渔夫冒险去雾气中捕鱼。我们在岸边建了个小灯塔,确保这些冒险者不会迷途难返。

    蔡文瑞思说:“先生,我问过失踪渔夫的家属,他们说那四个渔夫曾说在雾气中见到一个岛屿,他们晚餐时说想要去岛屿上看看。”

    我问:“岛屿?他们不是海盗,不是拾荒者,只是渔夫,遇到奇怪的岛屿应该告诉我们。”

    蔡文瑞思说:“没有不敬之意,但号泣村的村民还不懂得令行禁止这一原则。”

    的确,号泣村大多是未受过黑棺教育的人,他们或许信仰我,可本质上他们散漫惯了。

    我问:“那岛屿在雾气中吗?你问过那些家属有没有登岛的线索?”

    蔡文瑞思取出一本小本子,用手电筒照着,上面写道:“雾气中,会有金鱼,闪闪发亮,散发着焚香的气味儿。沿着香味航船不久,他们看到了一个岛屿的轮廓。大个儿说他们应该上岛探探。”

    我说:“原来如此,我就说船不太可能被袭击,他们肯定是上岛之后出了事。”

    蔡文瑞思说我们已经差不多到了那块区域,果然,过了不久,船下有一些金鱼,差不多手掌大小,闪着点点金光。

    我闻到烧香的味道,又像是烤苹果、烧生梨。游骑兵们打起了精神,说:“正像他们所说的!”

    岛的轮廓出现在前方,那岛不大不小,最多不过一公里的半径。游骑兵们取出步枪,戴上头盔和护目镜。

    我们沿着河岸绕了大概两百米,到了一处浅滩,看见了那些失踪的船,渔夫的足迹果然延伸向岛内。

    我说:“在这儿守着,我一个人够了,遇到不对就躲到湖里,恶魔应该不敢靠近余烬船。”

    他们无法抗命,说:“千万小心。”

    这岛上也是植物的天堂,那些树常年被雾气侵蚀而发霉,散发出一股酸味儿,毒不死人,我吸一口气,让人嘴里像是吃了过期的罐头。

    我叹了口气,喝下了我的探险套餐——奥丁之眼加硬化药水。其实,现在我已完全能应付红色恶魔,甚至黑色恶魔也不在话下,哪怕是熔岩恶魔,我也能用至少十种方式溜走。

    弥尔塞已经远逊于我了,或许有朝一日,我能达到海尔辛的境界。但我的这位恩师境界太高,让我难以揣测。

    瑶池曾告诫我,你必须明白你自己的选择,才能将念刃完美地发挥出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做出了选择,但我知道我并不坚定。

    忽然间,我听到脚步声,一种庞大的野兽的脚步,就像是大象,甚至更大一些,是黑色恶魔。

    对了,我现在狩猎恶魔,把它们的器官保存好卖给缇丰,缇丰再转卖给麦宗,这是好买卖。如果麦宗的需求量够大,我觉得人类甚至可以把恶魔杀得绝种,就像我们人类数十万年来一直做的那档子事一样,灭绝其他物种是我们的天赋技能。

    不过恶魔似乎也挺擅长灭绝人类,那就看看谁的技能练得比较高好了。

    那黑色恶魔双臂折断一根树,像啃甘蔗一样啃它,恶魔既食肉,又食草,对了,它们只不过是寄生在人类身上的寄生虫,却令宿主面目全非。它们和人类的食谱类似,只不过肉食方面,它们不太吃其余动物,它们只吃人。

    我走向它,它看见了我,双眼放光,发出低呼声,在这寂静的林子里更是恐怖。

    我在钓鱼执法,毕竟它在吃饭时攻击它好像不太体面,毕竟我是城市的市长,黑棺名义上第一的战士,而且是与第二名差距非常大的那一种,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从背后拿着涂毒的剑刺它一下不太符合我的身份。

    我已经摆脱了拾荒者的身份,我已经从对物质的追求转为对精神的追求,这就是所谓马斯洛....

    巴甫洛夫的狗。

    它条件反射般朝我一个猛扑,张嘴咬我,我拔出雷剑,斩出石杉,它中剑后一个踉跄,几秒钟缓不过劲儿。

    我这石杉,真不是吹的,就算勒钢见了也要绕着走。

    我说:“是你先动手的,我是自卫反击。”

    黑色恶魔肌肉颤抖着,狂暴地发怒了,它举起一块大石朝我一扔,我用铁莲震开了它。

    即使用弑神,杀它也不是一下两下,它很可能逃走,把我引入恶魔群中,看来我得出些汗了。

    我使出激流,开始奔跑,靠近恶魔,它在咆哮声中也朝我撞来,脸上的獠牙伸长,这让它更加丑陋,就像个巨型粉碎机成精似的。

    暗云从我体内弥漫在外,几秒钟将它包围,念刃令它软弱而迟缓,随后,我用姆乔尼尔斩出弑神,这场猎杀在我第四次击中它时结束了。海尔辛传授的灭绝念刃极大地加强了姆乔尼尔的威力,在切割血肉的同时烤焦了它。

    从没有人想过吃恶魔的肉,因为百分百会毒死人,而且恶魔的本质就是上世纪的人类,这让人类本能地避开了这食物。

    更何况我已经过了拾荒的年代。

    唉,现在想来,不堪回首,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我当年怎么会吃狗狗呢?更别提那些强盗...

    我割了这恶魔的獠牙,挖了它的眼珠,抽了它的一些血,用暗影之血塑造的薄膜将其保存,待我完成岛上的差事,就把它们送入冷冻库。

    脚印在此分了岔,一道脚印在这里结束了,而另一些脚印钻入一旁的山中。看来黑色恶魔吃了其中一个渔夫,其余渔夫抛下他跑了。

    我沿着上山的脚印继续追踪,听说黑棺的商队这两天会到这里,我不确定是什么时候,这里的事得赶快办妥。

    说真的,这里的风景还有些小小的宜人,如果不是沿途偶尔出现的恶魔和野兽,说不定将来可以办个旅游项目什么的。

    这岛屿是号泣村的人首次登陆,黑棺的规矩,这算是自古以来就归号泣村所有了。我得在这里插面小旗,宣誓主权,最好造个雕像....

    那些渔夫的脚印显然遇到了大麻烦,他们又被野兽袭击了,他们开了枪,但没用,子弹打中了树干,等于是向这野兽发出进餐邀请。那些野兽很精明,借着树林的掩护靠近他们,他们慌了神,枪法更是不知所云。

    但随后,有人救了他们,逐走了那些野兽。

    他们的脚印中又多了一人,那人是谁?

    我走过一段庞大浓密的树墙,见到了一座惊人的古代遗迹,它似乎曾经是一座山间庄园或城堡,现在却像是一座陵墓。

    我流下了冷汗,毕竟我只是来做点日常任务的,现在这剧情走向不太对劲。

    突然,我听见那三个渔夫朝我喊道:“是市长!是朗基努斯市长!”

    我松了口气,无论那庄园里有什么,我现在只需要送这些累赘回家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