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二 重拾旧业
    我养成了起床后就忘记梦境的习惯。

    拉米亚伸着懒腰,亲了亲我的鼻尖,看来对我昨晚所交的答卷很满意。随后,中将大人走向厨房,开始准备早餐。

    我瞪大眼睛,忽然意识到这世界上也许有许多地下避难所,像号泣村、无水村一样,它们一直在地底,村中的居民也一定设法活着,我可以找到这些村子,把村民集中在一块儿,就可以解决人手短缺的难题。

    我需要人,同时也需要食物。

    我没空休息,城市需要的不是一个尸位素餐的市长,他们需要一个顶级的拾荒者、狩猎者、探险家。

    早餐时,我对拉米亚说:“从今天起,我得出去拾荒。”

    拉米亚说:“我也去,我当军官当得都快生锈了。”

    我点头道:“那就这么着。我会让维普处理事务。”维普是缇丰派来的首席经济顾问,虽然在这年头,这一头衔显得格格不入,但至少他不会让我们在黑棺的经济伎俩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我们决定步行,在出发之前,我让乏加提供一份上世纪附近六十公里内的食品厂与避难所地图,乏加的资料不全,但也列出了二十余个地点,这只怕足够我们忙一年的了。

    今天是休息日,屋外,阳光无情地照射着大地,似足以将人的汗水蒸干,现在的天气就是这样,有好有坏,变化无常。村民穿着遮阳的衣物,在新建的商店和花园间闲逛玩耍,当见到我和拉米亚,他们表情喜悦,走向我们献上问候。

    他们说:“市长先生,市长夫人,早上好,你们打算外出吗?”

    我说:“是的,告诉其余拾荒者,今天他们不必出去了,我回来之后,会布置新的任务给他们.....”

    天边,我见到又低又黑的乌云,似乎在眨眼间将天空吞没。太阳一下子消失了,乌云的阴影主宰了天空。

    我喊道:“不好,是风暴!”

    废土上时常会有风暴,现象奇异,危险致命,来得迅速无比,旅行者一瞬间的疏忽就会遇害,现在,这风暴朝城市席卷而来,这并非恶魔的袭击,但比那恶劣百倍!

    村民们大骇,朝避难所大门狂奔,但风暴已经到了,狂风中夹杂着闪闪发亮的金属片,我见到一个女人护住自己的孩子,顷刻间被斩得血肉模糊。我化作影子,赶到那里,用铁莲形成屏障。孩子哭道:“妈妈!”但那女人已经死了。

    拉米亚手持久荣长剑,大叫着将飞来的金属刀锋挡开,她冲到跌倒的一些村民面前,替他们挡住风暴,喊道:“快,躲到附近的商店里去!”

    他们朝那边撤,可金属风暴直冲向他们。我斩出数道弑神,将那些风中尖刀击落在地,我喊:“快些,我掩护你们!”

    我们努力救人,在风暴中,拉米亚受了些伤,脚下踉跄,我惊惶得魂飞魄散,追上她们,替拉米亚抵挡这些该死的刀锋。

    拉米亚说:“我没事,这些伤小菜一碟。”

    乏加操纵晚餐机器人出来相助,这些机器人倒不惧切割,掩护村民撤到商店内。商店用余烬水晶制造,这些刀锋便不值一提了。

    通过透明的黑水晶,我见到窗外仍有人被困,我让门口的人躲到两旁,一开门,将扑面而来的刀锋打落,紧接着跑向那些落难者。骤然间,一大堆刀锋垂直朝右方的落难者落下,像是被他们吸引似的,我发出一道阴影,将他们罩住,送入暗影中,刀锋刺了个空。

    另一边,又有村民像是被万剑穿刺而死,身上的肉没一片完整。在我的四面八方,刀锋利刃斜飞直降,已像是一场暴雨,我发动激流,在刹那间抵达墙角的村民处,这时已来不及将他们送入异空间,我发动铁莲,像是撑着铁伞般与这风暴之力抗衡。

    似乎有几道奇异的金属穿透了念刃的护盾,击中我的脑袋,我很疼,但顾不得查看。大约半小时之后,风减弱了,刀锋由狂暴归于平缓,终于完全停止,

    我累得快要吐血,但又不能在人群面前表现出来。人们惊魂初定,忙哭着喊着向我道谢。

    我打肿脸充胖子,说:“这是举手之劳,我甚至不必使出全力。”

    事后清点,有二十人在刀锋风暴中丧生,我们救下的也差不多是这个数。

    那些并未外出,在村子里逃过一劫的村民们,表情悲伤之余,又有些沾沾自喜,庆幸自己躲在地下,完美地避过了这灾难。

    我听见有人说:“如果一直在地下的话,风暴再险恶也不用愁。”

    他们说的并没有错,如果持续有这样的大风暴,他们如何愿意到地面上来生活?他们情愿过着不见天日的短命日子,也不愿面对太阳造成的变异与喜怒无常的自然。

    难道我的决定是错的?我不该让他们从地下转至地上?人类从末日的第一天起就该放弃阳光,躲在黑暗的碉堡中苟延残喘?

    不,也许残存的鱼骨会这么想,但无水村的朗基努斯不会。

    他永远不放弃自己的希望,哪怕他的希望是错的。

    他不会允许人类作茧自缚,那样无法扩张,人类终究要回归地面,从恶魔手中夺回这星球。

    风暴留下满地的金属,是铜、铁、金、银,这些都是可以利用的,我许诺重赏,让村中的工人收集这些东西,反应炉的一道工序可以处理这些材料。

    拉米亚似乎猜到我的心思,她握住我的手,说:“这不是你的错,你救了很多人的命。”

    我看了看她胸腹间的伤口,知道治疗针很快能治好。她触摸我头上的伤势,叹道:“你别总是以为自己真的无敌,小心谨慎些吧。”

    奇怪,我记得金属片明明打中了我,可拉米亚并没找到那些残留物,难道它们钻入头骨里面了?可我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我仍精神充沛?

    我说:“我们出发。”

    拉米亚问:“现在?你不需要休息吗?”

    我看了看天空,说:“风暴过后,天气凉爽,也会带来好运气,更妙的是不会有恶魔打扰我们。”

    乏加告诉我经过她的筛选,在离这儿大约十五公里的地方有一个人工猪肉制造厂,那里头也有卡戎公司的股份。如果里面没有鬼鬼祟祟的秘密,那才是不可思议,它很可能是个隐藏的很好的避难设施。

    不过卡戎为什么造这么多避难设施?难道太阳浩劫是他们捣的鬼?

    目前还没有证据,而且卡戎公司的避难所可谓十分良心,不像上世纪某个电子游戏中的避难所那样,本质全是坑人的试验室。

    我和拉米亚踏上旅程,一路走得很快,在途中发现了一条大裂谷,两边相距一百米左右,从左往右看不到边际,往下看也深不可测,难怪号泣村的拾荒者过不去。

    拉米亚问:“要绕路吗?”

    “这点距离不用。”

    我用一道影子拴住了拉米亚,使用激流,全速冲刺,跳过了这道鸿沟,然后,我把拉米亚朝这儿一拽,她腾在空中,我伸手把她接住。

    我忘了她有多重,这一下砸得我半天爬不起来。

    拉米亚有些抱歉地说:“你也太莽撞了,我可以从绳索上慢慢走过,我很擅长走钢丝的。”

    我硬着头皮回答:“如果不是昨晚太累,我会接不住你?”

    拉米亚皱眉说:“要也是你要,说也是你说。我就问你昨晚有没有爽到?”

    确实有,我默默地闭上了嘴。

    渡过裂隙之后,这城市像被炸弹反复轰炸过似的,高楼大厦都成了废渣残石,当然也可能是大地震造成。城市道路的建设正缺石头,可我该怎么把这些石头运回去?

    在城市郊区的位置,我见到了那座食品厂。这些工厂的共同点在于,他们都曾使用卡戎公司的网络,现在也许还保存完好。我带着乏加牌耳机,可以启动工厂的备用线路,短时间恢复电源,让乏加替我探明一切。

    拉米亚取出昆古尼尔,横在胸前,扫视四方。这里有多个厂房,保存完好,她脑袋转向一侧,说:“我们被盯上了。”

    我见到屋檐下有几个监视器,转向我们,拉米亚的感觉变得更敏锐了,几乎可以和奥丁之眼媲美。

    我似乎记起了昨晚的梦。

    其中一座矮房像是储藏室,另一座像是机房,旁边有太阳能金属板,我听见其中机器运转的声音,上前推开了门。

    是太阳能发电机。

    厂房屋顶,靠近烟囱的地方,一个人爬出窗户,用枪指着我说:“站住!滚出这里!”

    拉米亚注视此人,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说:“日子过得怎么样?”

    那个年轻人说道:“我没空和你瞎闲扯,先礼后兵这一套对我没用,你知道我崩过多少你这样的?”

    拉米亚戴着头盔,她的眼眸如流水般转动,说:“人更多了。”

    共有十一支步枪对准我,拉米亚说:“都是军用的兵器。”

    我们在包围圈中,无处可躲。

    年轻人说:“就你们两人?没有援军吗?你们是强盗还是什么?”

    我反问道:“你们呢?你们是强盗还是什么?”

    年轻人:“去你马的!老子问你,不是你问老子!”

    我担心的是拉米亚,可她练习过念刃,也同样今非昔比,况且大部分的枪口是对准我的。

    我说:“我是黑棺的朗基努斯,有一份邀请给你们,希望你们慎重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