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五 光明之末
    我从亨利豪宅的异空间走出,我回到了黑棺。如果说在号泣让我感到沉重而急迫,黑棺则让我感到欣慰与放松。

    当然不是因为这两者糟糕的名字。

    乏加说:“欢迎回来。”

    我问:“面具他们的生意怎么样?”

    乏加说:“忙不过来,你的名声让买卖太好了。”

    “乱世自有乱世的麻烦。”

    乏加说:“我不认为婚外情与遗产纠纷是乱世带来的。”

    我笑道:“谁知道呢?世道腐朽是道德沦丧的体现。迈克尔在吗?”

    乏加说:“他刚刚出席了大学的开学典礼,现在正宴会中。”

    “哪家大学是在晚上开学的?”

    “执政官说是晚上就是晚上。”

    迈克尔与密苏里截然不同,他有种亲和力,无需使用血族的法术(他们管这种叫训诫之力,还挺高深莫测的),便会让周围的人对他信赖而尊敬。

    宴会是有魔力的地方,是那种让任何人变得放松警惕,磨平棱角,入乡随俗,沉迷玩乐之处。随着优美的靡靡之音,看着耀眼的奇装异服,美女与俊男朝你亲切微笑,对你温言细语,足以让人的灵魂变得软弱而昏沉。

    我步入舞厅,人们发现了我,于是我陷入了欢迎的障碍中难以前进,他们丝毫不怕我的名声,倒像是动物园中看见熊猫的游客、奔牛节挑逗公牛的莽夫,一层层拦我的路,幸亏迈克尔替我解了围。

    迈克尔把我带到上方的书房,说:“你怎么不把拉米亚带来舞会?而且你的衣服品味太差了,贵族们都看得直皱眉。还有,你得学学我们贵族的礼仪。”

    我说:“黑棺有一百样好,就是有一样让我跟不上,那就是贵族们流行的潮流。”

    迈克尔叹道:“你得学着点儿,黑棺的人不仅喜爱你的传奇,更希望你永远是我们的一份子。”

    我说:“我当然是的,而且陷在里面出不来,每天,我看着经济顾问维普拿来的收支单,不是我们欠黑棺钱,就是黑棺欠我们钱,像是两条缠绕后打了结的蛇,一辈子也分不开了。有些时候,我拿黑棺的钱时,手都在发抖。”

    迈克尔笑道:“那是好事,就像我以前是密苏里的尸鬼,听说他要吸我血时,又是害怕,又是高兴。”

    我很沮丧,因为他把我比作血族的食尸鬼,而且离事实也不远。

    我说:“我其实带来了一份礼物给你。”

    迈克尔伸长了脑袋,问是什么。

    我说:“你答应我一件事,别高兴地晕倒,不然别人会以为我是来行刺的。”

    “别吊胃口,快让我看看!”

    那是埃尔吉亚残卷,赵洛把这本书交给了我,因为她已经学会了其中的法术,书的本体对她已经无用。

    迈克尔的眼珠凸起,即使他有一双大眼睛,都让人担心他的眼珠会撑爆了眼眶。

    哑了足足十秒钟后,他大喊:“埃尔吉亚残卷!你他妈的是从哪儿搞来的?”

    我指摘道:“你贵族的礼仪呢?”

    迈克尔拿起手绢,直擦血汗,唤来让·瓦冷,喊道:“快点,快让专家来,鱼骨,你这个白痴就是这么把古物暴露在空气的?”

    “放心,它要毁坏早就坏了,我们将它带出来的时候,甚至渡过了整个湖水。”

    迈克尔表现的就像是被流氓包围的沙滩少女,随时快要尖叫。

    如果说执政官生涯对他有什么好处,现在,他能忍住激动的情绪,他并没有叫得仿佛快被我推倒,只是悲声闷哼。

    他说:“我们必须立刻去见祖先?”

    “那位干尸祖先?”

    “不然还有谁?”

    干尸祖先无疑是黑棺中最古老而强大的血族,他有自信能杀死黑棺中的任何一人,面对着他,我感到无可估量的压迫感,就像面对着亚伯,或是亚兹拉尔的使者。

    我甚至不敢去猜测他是谁,因为一旦我想到了他的名字,我也就落入了他的视线中。

    而我不想引起他的注意。

    这一切未必不是他的虚张声势,可他就像是黑棺中的红线,谁也不敢逾越。

    我们进入那古色古香的城堡大厅,迈克尔等候了一会儿,勒钢也到了。他看见我,冰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们彼此握手拥抱。

    迈克尔说:“我要唤醒大人了。”

    勒钢并未多问,只是点头。这是他们两人的约定,若要召唤祖先,必须两人同时在场。这么做无疑很麻烦,也存在着风险,但两人都同意如此。

    透明棺材从地下升起,这具瘦小的干尸静静躺着。我这才注意到他手中的那本书。上一次我见到他时,并未对此书有什么印象,但这一次,我意识到他那本也是埃尔吉亚残卷,只不过是另外一部分。

    赵洛认为这书的作者是该隐。

    眼前的人到底是谁?

    干尸祖先说:“我感到残卷在你手里,朗基努斯,把它交给我吧。”

    我交给迈克尔,迈克尔转交给干尸祖先,我产生了幻觉,认为这干尸刚刚微笑了一下。实际上它没有,我怀疑它根本早就死了,我甚至怀疑在它身边太久,我会被逼发疯。

    干尸祖先说:“我很喜悦,我已经很久没这么喜悦了,迈克尔、朗基努斯,你们为我办了一件好事。”

    迈克尔也欣喜若狂,说:“能让你喜悦是我无上的荣幸。”

    干尸祖先说:“这一年多来,我一直在教导你,试图让你接近密苏里拥有的力量,你还很年轻,而我也很有耐心。然而,你出色的表现让我决定加快你前进的步伐,来,从我这里饮血吧。”

    迈克尔露出了一种既害怕又期待的表情,就像他提到密苏里要吸他的鲜血时那样。他走向透明棺材,颤抖地张开嘴,咬住那幼小干尸的臂膀,刹那间,他浑身涨得通红,像是血管要破裂的前兆!

    这场景阴森诡异,恶心可怖,我不禁后退了半步。

    勒钢急忙跪地喊道:“祖先!请高抬贵手!”

    干尸祖先并未回答,迈克尔从眼中流下血泪,我和勒钢一同上去救他,但一道寒冰的墙拦住了我们的路。

    几秒钟后,迈克尔翻身倒地,我将他搀扶住,看着他身上粗厚的血管逐渐恢复正常。

    迈克尔说:“这.....简直不可思议,我.....变得十分强大。”

    干尸祖先说:“我引发了你的天赋,请妥善运用这魔血,血族们是顶级的猎食者,作为执政官,你必须保有威慑力。”

    迈克尔苦笑道:“我一直以为有您撑腰就足够了。”

    “不足,想想密苏里吧。”

    迈克尔点头受教。

    干尸祖先又说:“勒钢·提亚多,你是否想要蒙我点化?”

    勒钢摇头道:“不了,请允许我婉拒,我坚信刻苦的锻炼让我有能力应付突发状况。”

    干尸祖先说:“如此便罢,鱼骨·朗基努斯,你想要什么?”

    我说:“一亿信用额度,存在墨丘利商行我的账下。”

    迈克尔与勒钢瞪着我看,的确,我也觉得怪怪的,毕竟和干尸祖先讨论金钱的价值,就像和太监讨论床事的美妙一样。

    干尸祖先说:“迈克尔,请替我办到这件事,我不愿亏欠凡人。”

    迈克尔说:“这是当然的。”

    我松了口气,像是久旱逢甘露一般。可为什么又觉得自己在黑棺的金融陷阱里越陷越深了呢?

    干尸祖先说道:“残卷的第二部分,当也为该隐所写,讲述了该隐遇上女妖莉莉丝的场景,三位还请聆听此书。”

    我对历史并无兴趣,但迈克尔与勒钢已经正襟危坐,我也只能跟从。

    干尸祖先念道:“我远离了光明,行走于黑暗,世界空无一人,

    大地荆棘丛生,蔓草如海,

    野兽自相残杀,血流成河。

    光明与黑暗是等价的,

    我背弃了光明又如何?

    黑暗中,我拥抱孤独,我保留了自尊。

    我在遥远的花园中,遇见了一个陌生的女人。

    她的衣袍鲜红如血,她的嘴唇漆黑如墨,

    她的脸庞苍白如冰,她的目光炽烈如火。

    她说她叫莉莉丝。她是亚当的妹妹,亦是亚当的第一任妻子。

    她是最早被放逐的人,因为她最早获得了力量。

    ‘创世者排除勇敢者,诅咒反抗者,一代一代,乐此不疲。

    你看见了那些野兽,甚至那些植物,大兽吞吃小兽,食用它们的骨血,大树抢夺小树的阳光和养分。

    强者凌驾于弱者之上,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这是万物的秩序。

    年长者必将利用年幼者,任何时代都无法脱离此道。’

    莉莉丝向我揭示了真相,人类的本质,世界的本质。强者对弱者的统治天经地义。

    她喂我药水和食物,传授我魔法与力量。

    然而,这她有所隐瞒,我进展很慢。于是我咬破了她的喉咙,并饮其血浆。

    她倒在血泊中,却对我露出微笑。

    像是一位慈爱的母亲,刚刚完成了她对孩子的哺育。

    我拥有了比肩神明的神力,我拥有了超越野兽的狂暴。

    她是黑暗之母,在黑暗中,她拥抱了我,教导了我,养育了我。

    我却咬她的躯体,喝了她的血。

    看,创世者,被抛弃的我拥有了第二位母亲。

    看,创世者,如今黑暗的力量归我所有。

    我力大无穷,我操纵鲜血,

    我将黑暗如手足般使唤,我的肌肤胜过钢铁与钻石。

    亚当一族再无法伤害我,在我面前,他们当瑟瑟发抖。

    我乃强者,他们乃弱者。

    他们当以我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