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六 心灵鸡汤
    这么说,该隐教确实曾提及莉莉丝,仿佛她是该隐的对立面,仿佛她是罪恶的女魔王。

    埃尔吉亚文书说,她是黑暗的母亲,指引该隐真正面对黑暗。鉴于这本古书有极大的可能性出自该隐之手,上面所记载的应该不假。

    那又如何?我为号泣村的债务和粮食焦头烂额,无论是莉莉丝哺育了该隐,还是该隐硬吸了莉莉丝,我都兴趣寥寥。

    我问迈克尔如何解决食物短缺难题,迈克尔说:“黑棺的人口是号泣的近百倍,其实,我们自己也面临着同样的危机。”

    我急道:“黑棺内一定有种植场,否则如何能够这么多人吃的?能带我去参观一番吗?”

    迈克尔说:“你我之间没有秘密,来吧,勒钢,咱们陪鱼骨去揭晓那神奇的奥秘。”

    勒钢笑道:“有言在先,这奥秘并不光彩。”

    我的两位挚友,你们不知道我愿意为了这心愿而变得多么肮脏和卑劣。

    我天生的高贵已因为彼列的附身而荡然无存了,现在的我,下限低的连我自己都害怕。

    那是位于第九十九层,一座种植园,由于余烬水晶奇妙的作用,将热量送入地板,这儿的作物长势很好。

    我叫不出名字的树上结着白色的果实,像是苹果,可却透着血腥气味儿。

    迈克尔说:“这片种植园是缇丰创建的,在这里,她种植这种‘白色情人果’。”

    我说:“可这些果实远远不够黑棺的人口,连一层楼都未必满足的了,难道吃一颗能管饱十天吗?”

    迈克尔说:“缇丰女士有神秘的配方,能将白色情人果调配成血液,味道极差,但能让血族活命,消除我们嗜血的暴虐之情。贵族们虽然不愿意喝这种讨人嫌的玩意儿,可其实,离开人类,我们也能生存。”

    我急忙说:“我问的不是血族如何活命,而是人类怎么吃饱。”

    勒钢答道:“请不要着急,我的朋友,接下来的场面,你未必会喜欢。”

    走过种植园,我们又来到九十六层,这儿是个严密防备的农场,房屋用黑木建成,我听见其中牛羊的叫喊声。

    我问勒钢:“还记得密苏里的那个屠宰场吗?”

    勒钢说:“你至少不必担心里头是活人。”

    活人并不可怕,就怕里面全是死人,然后,我因为严格的正义感而与这两位挚友产生分歧,最后闹得不可开交,拔刀相向。我掳走了索萨,迈克尔把拉米亚变成血族,我们结下血海深仇,局面变得不可挽回。

    但事情不会如此发展,剧情也不会如此狗血,我的正义感廉价得可怜,我们都是俗人,并没有不可逾越的底线。说到底,我们都只是想讨生活罢了。

    我们走入那黑木建筑,这儿像是个仓库,我看见六个膀大腰圆的血族被众多牛羊猪等牲口环绕着,他们像是那种酗酒的乡巴佬农夫,手里拿着个大水壶,时不时喝上一口,随后,他们从指间挤出鲜血,滴在牲口身上。

    那些牲口变得狂躁不安,体型也随之膨胀,它们找到配偶,疯狂地做着繁衍的事,似乎不这么做就会死了一样。

    我为什么要看这些?又为何会觉得有些小刺激?

    这是血族的魔力。

    那些农夫看到勒钢,略一点头,又继续忙碌。

    那个大水壶中无疑是血,是缇丰的人造血,他们沉迷于其口感,犹如醉酒之徒,随后用野兽之血催促这些牲口繁殖,甚至让这些牲口体型剧变,我看见有一只猪抵得上寻常的两倍大。

    勒钢说:“这是刚格尔的一种训诫之力,能让动物完全遵照我们的意志行事,你可以把这里想象成一个超级牧场,每周能新增四百头牲口。不同的是,喂给牲口的并不是那种基因改良的饲料,而是血族的神血。”

    迈克尔指着农夫说:“这群可敬的刚格尔,就是黑棺人类的衣食父母。”

    勒钢说:“我们刚格尔更喜欢与动物打交道。”

    迈克尔笑道:“我的兄弟,你可真是其中的异类。”

    勒钢:“因为我曾是密苏里饲养的狼犬。”

    我看不下去,脆弱的胃险些承受不了,以前拾荒时,我什么都吃,可现在,我已经变得和拉米亚一样挑剔了。

    我逃出饲养场,他们跟了出来。我问:“这些猪肉、羊肉、牛肉里可都有魔血,人类吃了不会有事吗?”

    勒钢说:“我只知道这些肉很畅销,很流行。”

    迈克尔说:“即使这是用变异蟑螂肉冒充的猪肉羊肉,人类也会假装不知,生存是人类最大的本能,为此他们会忍耐一切苦难,不是吗?”

    我惨声问道:“黑棺卖给号泣的就是这种?”

    迈克尔说:“据我所知,是的。”

    “那会不会让人类变成尸鬼?”

    勒钢摇头道:“其中的魔血微乎其微,黑棺已经存在了这许多年,人类生老病死,一切如常。你不必太过担心。”

    我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非常时期,非常手段,食品卫生已成了天方夜谭。我们只能先污染,再治理。至少这些血族在设法拯救人类,这可比我面对食物困境束手无策强上千倍。

    更可悲的是,即使是这些魔血造物,黑棺也没更多可以卖给我了,即使号泣的人口只有黑棺的零头。黑棺的人口也在增长。

    勒钢说:“我们也在想法子,但并没有拿五饼二鱼喂饱数千人的魔力。”

    我怀疑即使圣子在世,也不会产生这种奇迹了,这本就是个荒诞的年代。

    迈克尔说:“索萨他很想见你。”

    “啊,当然了,我也该见见他,我亲爱的教子最近过得怎么样?”

    迈克尔说:“他仍很勤勉上进,你看了应该会感到欣慰。”

    我又问勒钢:“纳尔雷呢?”

    勒钢说:“他在游骑兵中立下了战功,成长的很快。自从上次的事后,他变得更加刻苦了。”

    唉,这些年轻人让我觉得自己正飞快地老去,更让人羡慕的是,他们的青春将永远停住。

    我去探望我的教子,索萨仍然是十六岁的年纪,他的长发更长,看起来更加文弱。但他的容貌,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了。

    我和他拥抱,亲吻他的额头,这纯粹的、慈爱的举动,彰显出一种脱俗的、神圣的仪式感,就像是一场洗礼,慈祥的教父,虔诚的教子,这是一种中世纪教堂才会拥有的美好画面。每一个信奉之人,都会为这样的场景而热泪盈眶。

    索萨问:“嗯,教父,你已经亲我额头五分钟了,可以松开了吗?还有,可不可以不要舔?我总觉得怪怪的。”

    我松开了他,说:“你千万不要多想,这只是圣洁的祝福。”还好我穿着宽大的裤子,他看不出其余端倪,否则,我又要被迈克尔追砍出门了。

    唉,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可恨的彼列,将他残渣的本性残留在我心中。

    人类们,你们的本性中住着魔鬼呀。

    索萨笑道:“好的。”

    索萨和我在草坪上散步,谈起他幽禁的生活,并询问我外面的世界。我把号泣村的一切说给他听,并将发现埃尔吉亚文书之事告诉了他。

    他问:“那是对的吗?”

    “什么对不对的?”

    索萨说:“强者终将支配弱者。若足够强大,连被诅咒者也能成为统治人类的神。”

    我说:“这是心灵鸡汤罢了。”

    索萨瞪大眼睛,问:“心灵鸡汤?”

    我说:“就是那种模棱两可、笼统模糊的励志短句,可其实什么用都没有,就像温暖的鸡汤一样,营养少得可怜。事实上,生活并没有那么简单,统治也没有那么简单,成为神灵更是麻烦不断。”

    索萨问:“号泣村遇上什么麻烦了吗?”

    我把生活中的不顺说给他听,凶残的风暴,人口的短缺,食物越来越少,与黑棺的债务纠纷。糟糕,难道不是我这个教父开导这个孩子吗?怎么现在反而是他在开导我?他会不会觉得我太过无能?变得对我缺乏敬意?

    索萨说:“在人类被放逐之初,世界也是充满恶意的,但后来,他们依然在世界上繁衍开了,无论是野兽还是神罚都没能灭绝他们。”

    我笑道:“如果最初的人类都是亚伯、该隐这种怪物,我想着拓荒一定和逛街一样简单。”

    索萨说:“教父,就像你所说的,世界很复杂,再强的人也会有烦心事。就比如您,这世界上几乎没有您无法对付的强敌,可您仍然不得安宁。”

    他这话说得我飘飘然,就仿佛我真的强如彼列。作为骗徒的感觉真好,虚荣带来的快意让人宛如上瘾。

    我说:“孩子,能和你每周交谈,可能带给我的愉悦更多。你被囚禁在家中,难道不觉得孤独吗?”

    他答道:“不,我能忍耐,并不会孤独。我会期盼您来的那一刻,直至梦想成真。”

    他真似乎将我当做该隐般崇拜着,也许他是对的,朗基努斯的本质和该隐相差无几。我们都因为谋杀圣徒而受到诅咒,我们都是凭空变成的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