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十二 残阳剑圣
    圣徒体内钻出长枪,它本是鱼刺形状,此刻却已变化,它仍是白骨的颜色,可表面光洁的宛如象牙,枪尖处残留着鲜血。

    那属于神之子,教会说神之子的鲜血洗净了人世间的罪孽。

    但并没有,那鲜血唯一的作用,便是制造了圣徒。

    贝肯面带冷笑,说:“朗基努斯!我听说过关于你的种种传闻,抗衡海底的囚徒,刺杀黑棺的执政官,击败死灵法师的造物,杀了我们萨洛特族与睿摩尔族的人。可我怀疑你是运气好,我说对了吗?因为我的第三只眼拥有灵视,我能看清一个人的灵魂究竟有几斤几两。”

    他指着我说:“你很弱,朗基努斯,你种种吹嘘与夸大其词,骗过了许多人,可却骗不过我。我们萨洛特一族的外号很多,可最著名的是‘噬魂者’,你知道为什么?”

    圣徒朗基努斯回答:“因为你们的眼能指引灵魂。”

    贝肯哈哈大笑,说:“指引灵魂?那是老掉牙的伎俩。我们曾经是善良的医者,也曾是正义的勇士,可那带给了我们什么?

    灭亡!唯有灭亡!睿摩尔的血族蚕食了萨洛特祖先的血液和灵魂,其余古老的同伴对此袖手旁观!只因我们的眼能通灵,他们便忌惮我们的力量,他们纵容甚至协助睿摩尔的篡位者将我们赶尽杀绝,就像纵容乔凡尼将卡帕多西亚一族灭门一样!

    从那时起,我们放弃了指引灵魂,转投巴尔教。巴尔教坚硬了我们的心,改变了我们的软弱与伪善。我们明白了一件事:血族是猎食者的社会,容不下弱小的善者,却容得下强大的恶魔。我们不再是魂魄的引渡者,而是像其余血族称呼我们的那样,我们是灵魂的吞噬者!”

    他手持战锤,朝圣徒朗基努斯冲锋。圣徒迎上前,长枪毫不示弱地刺向敌人。两人兵器交锋,贝肯的战锤飞快地左右挥舞,圣徒左接右挡,贝肯大吼,第三只眼绽放异光,那异光化作了一个圆环,砰地炸响,圣徒朗基努斯朝后摔出了至少三十米。

    贝肯笑道:“我的眼宛如炮塔,能引发我灵魂的力量,纯粹而强烈。而你,朗基努斯,确实不过如此!我揭穿了你皇帝的新衣,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但我会宰了你,成为纪元帝国无比荣耀的英雄。”

    圣徒说:“你的瞳术仅此而已了吧?不会既能催眠又能复制,既能召唤又能放火,和作弊似的。”

    贝肯喊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他眼中放出一道火光,圣徒避开,火光引发了爆炸,像是火箭炮。

    圣徒认为贝肯似是一个五代的长老,而且是满腔仇恨,用非人的残忍锻炼自己的复仇者,他的身手了得,精通灵魂之力,足以与黑棺的长老们相提并论。

    贝肯的灵视追踪着圣徒,圣徒感到不适,那感觉就仿佛有寄生虫不断吸食着自己的骨髓,不,并非骨髓,而是灵魂。圣徒使用暗影之眼,终于看清了缘由,贝肯释放的幽魂正附在圣徒肩膀上,用它尖锐而细长的舌头钻着圣徒的脑袋。

    他的灵目能释放灵魂能量,也能吸食旁人的灵魂。他确是个噬魂者,若战斗得太久,圣徒会越来越弱,而贝肯将越来越强。

    贝肯奔行如虎,须臾间靠近,双手握锤朝圣徒砸落,同时,他的灵目再一次放出强光。骤然,圣徒使出灭绝念刃,雷与火的风暴环绕着他,毁灭之力笼罩敌人。

    贝肯大吼,他的灵魂形成护盾,他在护盾融化之前跳出了包围圈。此人是萨洛特族的勇士,身经百战,他从上古时的众多战斗以及睿摩尔族的无数次追杀中存活,对付念刃之类的魔法,他驾轻就熟。

    贝肯笑道:“你这是灭绝念刃,由此,我已看穿你的实力,我对付过的所有人类法师,一旦被我破解了这招,就代表他们黔驴技穷。朗基努斯,你的念刃还不够强,不足以在我逃脱的瞬间杀死我。

    你暴露了你的底牌,我可以放心杀死你了。你的头颅将成为我邀功的战利品,黑棺与剑盾会的盟军将为我的名字而颤栗,纪元帝国很快就会多一位大权在握的枢机主教——贝肯·林迟!”

    他的笑容十分灿烂而得意,并不急于进攻,圣徒只能让他把话说完。当然,贝肯在等灭绝的漩涡自行消退,他不会冒险在这当口主动出击。

    随后,圣徒说道:“你对念刃究竟了解多少?噬魂者?”

    贝肯说:“一块人类的遮羞布而已,血族的训诫之力远强于人类的魔法。人类在模仿我们超越尝试的异能,而对我们而言,那不过是本能而已。拙劣的猴子把戏,如何能胜过与生俱来的天赋?”

    圣徒双手横握圣枪,转动一圈,将其竖起,他说道:“念刃并不是本能,而是人类精神的体现。当人类陷入种种困境与危险之中,他们的精神状态会引发潜能,引发奇迹。有人说,这是上帝的恩赐,也有人说,这是某种基因变异,还有人认为是环境的剧变赋予人类生存的权力。

    你完全说错了,噬魂者。念刃反应了人类的自由,人类的内心。念刃并非模仿超自然生物的异能,而是试图与那些怪物对抗而取胜。”

    枪尖上的光变成了金色,如金色的墨水般渲染了灭绝的光圈,那光芒很柔和,像是平缓的湖面,像是舒适的阳光。

    阳光。

    贝肯的笑声变成了惨叫,霎时,他开始冒烟,开始变黑,他试图闪躲,逃到山下那些洞窟中,但圣徒似能操纵这光芒,在贝肯移动之前,光芒扭曲旋转,追踪上了他。

    贝肯骇然道:“你能制造阳光?”

    圣徒目光低垂,似在忏悔着过往的罪孽,他说:“我钻研过阳光,研究得很多,研究得很深,也许太深了。”

    有些事已经无法挽回。

    贝肯速度很快,但快不过宛如生灵的光,那光芒重创了贝肯的双腿,贝肯一瘸一拐地朝山下跳,但一面阳光的围墙挡住了他的去路,他沾染上了那光芒,叫声愈发凄厉,在地上翻滚爬动,想要挖出一个洞,钻到山里去。

    他并不是刚格尔,他办不到这一点。

    贝肯转过身,见到圣徒已站在他身前,圣徒说:“我能操纵光芒,将其转化为阳光,即使微弱的烛火也能伤害血族,伤害黑暗的生物。”

    贝肯瞪大眼睛,突然间,他用尽全力,灵目朝圣徒发射出灵魂之光,但圣徒用长枪将敌人的最后一搏挡下。贝肯一声悲呼,失去了知觉。

    他浑身烧伤,这伤势并不能用魔血迅速治愈,否则太阳也算不上血族的天敌。

    圣徒抬头望向星空,在这一时刻,他察觉到马丁所说的了。在那密集的银河中,有一颗卫星隐藏在那儿,在卫星中,有另一个受难者。他半梦半醒,饱受记忆的折磨,他为人类而哀悼,也为自己而哭泣。

    他一定见证了地球上发生的一切,人类的灭亡,太阳的暗淡,恶魔的异变,世界的交替。

    圣徒有无数的话想问他,但受难者却始终沉默。

    是啊,他们隔得太远,说不上话。不过即使他们面对着面,也许也无法交谈。

    如此便罢。

    我不再圣徒,鱼骨·朗基努斯又回来了。

    我不再悲天悯人而自怨自艾,不再高高在上而自命清高,我心情轻松,毫无罪恶感,唯有战胜强敌的喜悦之情。

    我扛起贝肯,走回了帆船谷。

    太阳即将升起,真正的太阳,无法控制的力量,在短短十秒钟内就会让这个古老的血族灰飞烟灭。我觉得将他俘虏比将他杀死好处更大。

    卡拉站在窟窿口翘首以盼,看见我,立即缩回了头,我走入窟窿,她若无其事地看了我一眼,微笑道:“父亲,我早就知道你会取胜的。”

    我昂然说:“我是残阳剑圣,这名字能令血族瑟瑟发抖,血族的婴儿止住啼哭。”

    卡拉问:“血族里也会有婴儿吗?”

    这问题真是刁钻,我竟答不上。

    爱德曼指着贝肯问:“好家伙,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长官?”

    “他是纪元帝国的重要人物,我们有许多资料可以从他嘴里套。”

    雇佣兵们心有余悸,说:“他是个鬼魂,能占据人的身体,这样的怪物可困不住。”

    我摇头道:“他可不愿占据凡人的躯体,而且我们就快到家了。”

    .....

    拉米亚打开门,看着我、卡拉和马丁,略显惊讶,问:“这两个可爱的小天使是谁?”

    我还未回答,卡拉用大学生面试般娴熟的技巧说道:“母亲,我是卡桑德拉·朗基努斯,你可以叫我卡拉。这位是马丁尼斯·朗基努斯,我的弟弟,他是个天才,请暂时不要介意他的孤僻。”

    拉米亚似觉得很滑稽,咧嘴笑了几声,看着我问:“怎么回事?”

    这种时候,我必须严肃而妥善地回答她的问题,一旦回答不慎,我可能就要惨遭爱的铁拳,任由残阳剑圣声名扫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