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十五 吞噬之雷
    火葬说:“我喜欢看着恶魔吃掉人类,看着他们咀嚼人类的身体,看着人类的部件从零散地落在地上,看着鲜血飞溅,看着苍蝇在人类的残躯上举行盛宴。因此,我此行非但要取回我失去的东西,我更不会放过这儿的任何一个人。”

    我问:“你本来也是人类。”

    火葬说:“我们还能算是人类吗?血族、恶魔都以人类为食,法师眼中的世界与人类截然不同。我们内心都空白了一大片,如果承认我们是人类,这空白将无法填补。”

    他笑道:“就像我一样,附身于我的恶魔叫麦杰利尔,他赋予我强大的法力,也让我明白了人类的可憎与低下,只有看着他们惨死,我才高兴。只有看着他们流血,我才能平静。”

    我听着他的话,并不因此愤怒,就像听着恶虎吼叫,毒蛇嘶嘶一样。但他是个必须除去的威胁。

    我取出姆乔尼尔与鱼刺枪,说道:“懦弱的老鼠,那恶魔草了你,草了你的精神,将你草得神智错乱了。现在,你躲在更多的恶魔身后,出卖你的烂肉,才让它们愿意替你卖命吧!”

    我必须激怒他,让他脱离恶魔的保护,却又表现自然,润物细无声,不让他察觉到我在用激将法,只是单纯的嘴臭,这是喷子的最高境界,这个恶魔精神不正常,情绪也应当不怎么稳定。果然,他愤怒至极,表情气急败坏,脸上青筋毕露,他怒道:“我会亲手将你粉身碎骨!”

    他脱离了红色恶魔的包围,朝我疾冲,他变成了一只黑白相间、双角向后弯的恶魔,向我喷出白色的火焰。

    他是类似坛奇、伊克斯的、被恶魔附身的人类,保留了自己的神智,却完全丧失了人格。

    我使出铁莲,挡住这火焰,他震动黑白双翼,在空中向我抓出一爪。我用姆乔尼尔挡住,他不惧电流,可我另刺出鱼刺枪,火葬被弑神击中,从空中跌落,身体破开一个伤口,流出了血,我这一剑未能杀死他,只造成轻伤,倒也让我意外。

    火葬不再靠近,朝我吐出两颗白色火球,我劈出石杉,将它们在半空中引爆,轰隆作响。火葬深吸一口气,又继续连续吐火,但他烧向的不是我,而是我身后的村民。

    我挥剑将它们在半空击落,火葬趁机发动攻击,他拔出一根叉子,刺向我后背。我使出激流,回身以神速巨力反击。我们兵刃相撞,不相上下,他在近身相斗的间隙朝我喷吐火焰,我则用姆乔尼尔发动灭绝,以雷电击破他的白火。

    这恶魔使难以对付,就像那个巴提克斯与贝肯一样。

    他忽然哈哈大笑,说:“我高估你了!他们还说你如何如何可怕,原来仅此而已,我可以放心了,我很快就能宰了你!”他飞起一脚,爪子锋利得宛如剃刀,我侧身避过,他用尾巴追击,“哗”地一声,将一棵粗厚的大树连根打断。

    他开始像个熔岩恶魔那样浑身喷火,火焰罩住了他的双手,罩住了他身上的尖刺,罩住了他的叉子,罩住了他的尾巴,他的攻击范围由此剧增,甚至擦中一点儿都会将皮肤烧穿。

    现在的好消息是他打算单打独斗,而不是指挥那些恶魔一拥而上。我不再多想什么威名,什么威慑,只希望能尽快杀了他,永绝后患。

    杀了他之后,随便我怎么吹嘘,怎么解释,那些恶魔并没有智力,怎能向纪元帝国解释火葬的死法?

    重要的是在此时此刻,结果了火葬。

    骤然间,我发动灭绝,火焰与雷电从我体内向外喷射,将火葬的白火抵消,他吃了一惊,朝后倒飞。我再使出弑神斩他脑袋,随后接连不断出手,他中了一剑,咆哮着躲闪,越飞越高。灭绝的灼烧和电击不停落在他身上,他忍耐疼痛,脱离战场。我后续的念刃没击中要害,他逃脱了。

    情况不妙,如果被他逃走,我对纪元帝国的威慑力(如果这玩意儿真的存在)就会减弱,我苦心经营的剑圣传说也将蒙上污点,纪元帝国将会放心大胆地进攻防备薄弱的号泣。

    此战不容有失,决不能让这恶魔使活着。

    我双手将兵刃一齐刺出,拉森魃的阴影像一层壳般将他笼罩,但火葬的双翼之火将暗影摧破,我的枪与剑又一次徒劳无功。

    他退到远处,我的火焰与阴影一齐消失。

    我不敢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他回过头,同样露出丧胆的表情。

    那些恶魔全都死了,像是被雷劈死似的,所在之处,地面焦黑,冒着黑烟,那黑色恶魔的头颅像块滚圆的大石般骨碌碌滚动着。

    火葬心胆俱裂地喊叫道:“你....你的目标不是我?是它们?”

    我的目光变得宛如北极的寒冰,我的背脊变得宛如北极的冰脊,我的手冷得宛如背脊的冰石,我的血冷得宛如北极的冰河。

    我的反应很快,我的演技很真实。

    虽然我并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冷笑道:“我喜欢让人吃一惊,我喜欢看见别人脸上恐惧的表情。”

    火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一步步远离我,怕我突然神奇至极地召唤天雷,将他烤成焦炭。

    我说:“你可以走了。”

    火葬颤声道:“我...可以...你放过我了?”

    我说:“记住今天的一切,畏惧我,憎恨我吧,强迫自己变得愈发强大,下一次,我不会手下留情,希望你能让我体会到战斗的快乐。”

    火葬喉咙咕咕作响,似在说:“魔鬼,魔鬼。”

    他飞上天,消失在峡谷的雾气中。我如黄药师面对李莫愁一样站着,双手负背,昂然矗立,俾睨天下,笑而不语,似乎随手能出手杀他,却碍于身份而不动手。

    其实我一动手就会露陷,我没有一击杀他的手段。

    当我转过身来,村民们全都跪下了。布拉姆像是个紧张的猫,身子紧绷,双目瞪得圆滚滚的,她叫道:“你怎么做到的?”

    我叹道:“我不知道。”

    布拉姆说:“你怎能不知道?一下子无数雷电从天而降,把它们全杀了!”

    “你有没有听说过第二人格?”

    布拉姆“嗯”了一声。

    她很困惑。

    她很敬畏。

    我说:“世界上曾有一种人,他们体内隐藏着另一份人格,与平时的性格截然不同。当人格发生切换时,潜力也会随着人格迸发出来,那力量连他们自己都无法掌控。”

    布拉姆问:“所以,那是你的第二人格造成的?”

    我笑而不答。

    因为我是一块冰。

    一块无法融化的冰。

    连嘴巴都被冻结的冰。

    因为恶魔无一幸存,所以杀人者拥有强大的力量。

    因为战斗者只有我,所以是我将敌人全部杀死的。

    因为没有任何其他解释,所以我接受了这一原因。

    因为,所以,事实就是如此的简单。

    我拥有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神秘力量。

    我打算称我的第二人格是吞噬雷电之龙、暗黑的破坏者....

    直到我看见远处,海尔辛大师躲在一棵树后,朝我微微点头。

    我从云端跌落凡间,我上辈子一定是折翼的天使,这辈子才屡次大起大落。

    我抬起头,眼角有泪滑过。

    他并未现身,而是做了个手势,那是他教我的暗号,示意我们在离此两公里的西面碰头。

    我说道:“现在,你们可以安然撤离,请朝东面一直走,危机已经解除了,你们不必太过着急,可以适当休息。”

    尤登问:“大英雄,你去哪儿?”

    我说:“我很快就会回来。”

    鲁坎白说:“如果恶魔死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乡?”

    我喊道:“火葬仍然活着,你们回去,下一次就自生自灭吧。”

    一个村妇说:“英雄,你为何不杀了火葬?”

    我说:“我无法掌控我的第二人格,而且,听我的指引,你们唯有在我的城市才能安全。”

    他们不再啰嗦,乖乖听了我的话,村民们缓缓动身。

    我离开他们,海尔辛在一片树林的中央,我赶忙向他鞠躬,说:“大师,那是你做的吗?”

    海尔辛说:“是,这就是我使出的灭绝。”

    我对他的敬佩之心又更深了一层,他在几秒钟之内毁灭了两百只恶魔,只怕连瓦希莉莎都做不到。

    我问:“你是专门为我而来的?”

    海尔辛说:“我跟随尤涅抵达号泣,将瑶池安置在拉米亚家中。你去了很久未归,拉米亚很担心你,我们受你们夫妇照顾良久,而且她又肯替我照顾瑶池,所以我可以放心外出。”

    “真是不胜感激,如果不是你赶到,那可真的麻烦了。”

    海尔辛笑道:“不,你仍能击退那恶魔,只是后续会有些麻烦。”

    我决定向他坦承一切,不再隐瞒:“大师,你...也许听说过我在外面的名声,可其实我徒有虚名,我根本没有那样的力量,你才是守护黑棺真正的剑圣。”

    他点头道:“我早就看出来了,在我教导你时,你念刃的强弱瞒不过我。”

    “可你仍决定替我隐瞒?”

    海尔辛说:“我认为你的强弱无法判断,念刃....并不算是你克敌制胜的最终手段。何况一个无敌的传说可以消弭战争,而我的身份可能引起剑盾会与黑棺的纠纷,还是隐瞒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