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十六 恐惧传说
    这么一大群人,想要旅途安全,不受恶魔的注意,是完全做不到的。但我已经恢复,海尔辛也加入了我们,并贯彻白天赶路,夜间藏身的方针,即使恶魔来了,也会被我们赶跑。

    我问海尔辛:“瑶池她病情怎么样了吗?”

    海尔辛神情萧索,回答:“有些不乐观。”

    “补魔...补充魔力的药吃完了?”

    “不,还有一些,可这样不是办法。我打算带她去找一位医生。”

    “上哪儿去找?如果能帮上忙,我义不容辞。”

    海尔辛说:“我听到一些传闻,也许那位医生近期会路过号泣这一带,不,他必然会路过。”他显得心里很没底。

    我问:“这可奇了,我从没听说过什么医生能孤身穿越荒野的,他肯定并非凡人。”

    海尔辛咀嚼着口中的茶叶,将它吐在地上,他说:“他是瘟疫医生,我在剑盾会时似乎遇到过他一次。”

    “瘟疫....好吧,号泣这名字本来也不怎么吉利,不过瘟疫可就....”

    海尔辛说:“瘟疫医生亦正亦邪,时好时坏,我对他知道的不多,无法擅自判断他的善恶。我只是听说他会路过号泣而已。”

    “你听谁说的?”

    海尔辛说:“梦境海洋。”

    我吃了一惊,问:“什么?梦境海洋?”

    海尔辛:“当练习念刃达到一定境界,神识会触碰到某个....空间,就像是进入到某个领域,某个地界似的。我们称呼它为梦境海洋,用古代巫术的说法,那是星界,是人类梦境的集合。”

    我心想:“好吧,看来我还没达到那‘一定境界’。”

    海尔辛说:“即使在浩劫之后,瘟疫医生也会造访人类的定居点,研究瘟疫爆发的可能性。他会用匪夷所思的方法治愈人的疾病,疾病越重,他越高兴,但有可能,他会散布某种瘟疫,并通过治愈这种瘟疫取乐。前些时候,我通过梦海预见到他将要前往号泣,我不能错失这次根治瑶池的机会。”

    我忽然想到了我那些醒来就忘的梦,我极少记得梦境中的事,可我知道那些梦异常真实,像是某种亲身经历一样。

    我说:“我经常做那种身临其境的、非常连贯的梦,可醒来之后又什么都不记得。似乎我能到我关心的人的身边,看到他们在做什么。”

    海尔辛显得很诧异,他说:“这是....疯网!末卡维的疯网。”

    “疯网又是什么?”

    海尔辛说:“疯网是梦境海洋中的一部分,听说是某个古老的疯子创造的,他将世界上所有疯狂人的念头现在一块儿,在梦境海洋中常驻,如此,他实现了不朽。疯网是梦境海洋中唯一已知的人类建筑。”

    我没好气地说:“我没疯,怎么会连进疯网?”

    海尔辛笑道:“那你的精神一定也有些异常。”

    我说:“难道我的亲人的神经也不正常了?不然我怎能偷窥....瞥见他们?”

    海尔辛说:“其中的运作原理我不清楚,但疯网的主人非常危险,你最好别多用。”

    我心有余悸,点头说好,随后,我又告诉他纪元帝国入侵的迹象,那一个个可怖的恶魔使者。

    海尔辛说:“巴提克斯是纪元帝国的王子,皇帝的幼子,想不到连他也成为了恶魔使。在纪元帝国中,恶魔崇拜非常盛行,因为他们的起源就是‘恶魔之女’法师协会。”

    “我听说他们在帝国的边境对抗着恶魔的入侵,这是好事,不是吗?”

    海尔辛叹道:“他们借助恶魔的力量对抗恶魔,使恶魔无法灭绝人类,这是他们的功劳。然而,他们将恶魔的血统视为神圣,崇尚恶魔附体,不择手段,卑劣歹毒,这使得他们比血族更疯狂。”

    我说:“麦宗就在研究这种。”

    海尔辛喃喃道:“真是疯狂的时代。”

    我迟疑再三,终于还是问:“你和瑶池是剑盾会与纪元帝国的背叛者,我曾经问过你,可你当时没告诉我为什么。”

    海尔辛说:“我的血统....在剑盾会中是有罪的,我的一位祖先曾在梵蒂冈圣国内犯下弥天大罪,所以,即使我为剑盾会立下再大的功劳,剑盾会的‘权杖’始终将我视作潜在的叛徒。”

    “所以你就真的背叛了?干得漂亮,做人就要争口气。”

    海尔辛摇头道:“瑶池曾经是纪元帝国的一位大祭司,我与她的相恋结合本视为叛国。在我们逃亡的过程中,瑶池使用了禁忌的魔法,致使她受到了反噬。这全是我的错,是我诱惑了她,所以,我不惜任何代价也要让她好好活着。”

    他像挤牙膏似的又挤出这么一点儿,不过我也不便多问,晚上还是睡足一些为妙。

    海尔辛认识回去的路,我看着地形变化,也渐渐更为熟悉,终于,在某天上午,我脑中听到了一声熟悉的问候。

    乏加:“欢迎回来。”

    我现在已经在乏加的广播范围内了。我喜悦地回答:“你好啊,我的小天使,你想我了吗?”

    “拉米亚、卡拉和马丁他们很担心你,还有所有的市民。”

    乏加岔开了话题,她本人一定也担心至极,这可真让人感动。

    “在我离开期间,号泣有没有再被攻击过?”

    “是的,在那之后,尤涅赶到了,海尔辛、废钟、索莱丝以及游骑兵们,还有你收留的那些客人击退了几次恶魔袭击。所以,目前一切安好。”

    我回头对布拉姆她们说:“我们就快到了!”

    人们卖力地大喊,眼中燃起希望,经过危险的长途跋涉,他们只想停下歇歇,顾不得前方是地狱还是天堂了。

    当然,我的城市肯定是天堂,至少我本人过得很舒适....

    乏加说:“现在,我已经可以通过卡戎重工的网络直接与黑棺进行电话会议,等你回到号泣时,黑棺的贵族们想与你讨论一番。”

    我下令加快行军步伐,在太阳落山之前,我们回到了家园。

    市民看到我又带回了一群难民,表现出欢迎的姿态。我的妻子和儿女抢出来拥抱我,随后是废钟与索莱丝,我见到他们脸上的笑容,便感到了幸福与责任。

    但随后我见到索莱丝的那个男人,以及废钟的那个男人,看着他们勾肩搭背,握手搂腰,心情又变得非常苦闷。

    人生总不能事事顺心,不是吗?

    拉米亚问:“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我说:“你随我来吧,我正要和黑棺长老们开个会,会上我会全说出来的。”

    我仍得把无敌的剑圣扮下去,所以哪些该说,哪些该保留,这其中很讲究。

    我们进入卡戎重工的机房,这里已经被机器人改造成了会议室,桌子中央有个装置,当我和拉米亚坐定,乏加用一种非常“人工智能”的声音说:“会议已经接通。”

    迈克尔在那一头问:“鱼骨,欢迎回家。”

    缇丰说道:“听说你和纪元帝国大闹了一番,是不是?”

    我说:“很高兴听到你们的声音,公爵们。”

    迈克尔说:“这一次是纪元帝国谋划的一次入侵,虽然规模不大,可这只是一次前奏。剑盾会和我们都遭到了攻击,克里斯蒂娜公爵,还请将剑盾会截获的敌方通讯让我们聆听一番。”

    我心想:“截获通讯?剑盾会还搞这一套?”

    克里斯说:“好的。”

    装置中响起滋滋的电流干扰声,过了一会儿,声音响起:“我是巴提克斯。”

    就是他,纪元帝国皇帝的幼子,他的声音试着维持镇定。

    他说:“我需向至高无上的大帝报告,请将我的话尽快转告。”

    对方答道:“是的,殿下,请问战况如何?”

    巴提克斯说:“我与贝肯、火葬两位恶魔使汇合,我们都遇上了黑棺的鱼骨·朗基努斯,并与他交战了。”

    对方问:“战果如何?”

    巴提克斯苦笑了一声,声音很轻,有些无力而伤感。

    他说:“我们....活着。”

    对方问:“活着?”

    巴提克斯说:“是的,活着,他...像是在故意戏耍我们,他有意让我们活着。”

    “殿下,请不要妄自菲薄。”

    巴提克斯说:“不,请听我说完。我在与他交战的废墟中发现了疤痕的尸体,她被干净利落地杀了,一击毙命,没有反抗。”

    对面沉默了片刻,问:“疤痕统帅?没有反抗?”

    巴提克斯说:“还有疤痕的小队,她手下的那些精英,几乎全部丧命。幸存者说...说当时他们以为已经制住了那个人,疤痕的尖刺击中了那个人的要害,但那个人....却满不在乎,他像是享受处于绝境的乐趣,他反过来笑着威胁疤痕,就在疤痕决定处决那个人的一瞬间,她死了。”

    他开始不说“朗基努斯”或是“鱼骨”,改用“那个人”代称。

    “幸存者有看见‘那个人’是如何出手的吗?”

    巴提克斯说:“不,太快了,幸存者只感到有风擦过,随后,只剩下尸体,他不敢逗留,而是飞起逃生。”

    火葬补充道:“他喜欢炫耀他的力量,并留下幸存者,让幸存者说出他所见到的。他对我说,他想让我们....让我们...”

    “让我们怎样?”

    “让我们恐惧。”

    对面答道:“似乎他办到了,恶魔使,他办到了。”

    火葬低声道:“是啊,他办到了。可我们又能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