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十七 归隐田园
    迈克尔问:“公爵,这就是全部吗?”

    克里斯:“是的。”

    麦克斯韦尔:“敌人的统帅已经被鱼骨侯爵杀了,他们应该不敢再轻举妄动。”

    勒钢:“纪元帝国暂时不敢与我们为敌,我们将继续拓荒,如果剑盾会遇险,鱼骨届时会支援你们。”

    缇丰笑道:“有朗基努斯这么一位坚实的后盾,可真是让人放心。”

    我干笑了几声,可却直冒汗,听着他们谀词如潮的感觉真不错,但我这条命还能幸运几次?万一有几个不信邪的强敌袭击我,那又该如何是好?

    他们开始商议对策,勒钢用他镇定自若的头脑判断纪元帝国的攻势告一段落,克里斯也这么认为。

    他们还说,由于鱼骨坐镇,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行动,而不用太顾及号泣的防御。

    我欲哭无泪:剑盾会的九隐士与权杖,黑棺的六长老与贵族,如果联手便足以威慑纪元帝国。可他们却安然藏身幕后,让我收获所有功勋与美名,也承担所有辛苦与风险。

    他们并不怕我,因为我和他们是共生的个体,我就像丛林中的猛虎一样,可以在丛林中自由狩猎,可我终究离不开这片丛林。

    他们丛林中狡猾的居民,另外一些小型的食肉动物,他们宣传我的爪子和牙齿,用恐怖的传说守护林子。

    我沐浴并享受这虚荣,可本质上我仍在替他们卖命。让他们高枕无忧,居于幕后,如棋手操纵棋子般笑吟吟地与对手对弈。

    我很想告诉他们真相。

    可那之后呢?他们就不把我当棋子了吗?

    不,我会被当做一颗廉价的棋子,而不会一颗值得重视的棋子。

    我情愿选择后者。

    我情愿选择谎言。

    我和拉米亚离开卡戎重工,和她手拉着手回家。

    拉米亚说:“我知道你很累。”

    我笑着说:“我不累,我很好,他们都夸我呢。”

    拉米亚轻触我的脸颊,拉着我新长出的、还未来得及刮去的胡子,似乎在评价这胡子是让我变得粗鲁了,还是更可爱了。

    她说:“你总是忙忙碌碌的,光算算这一个月,你根本没有闲下来过。你去荒岛上对付敌人,你从黑棺回来的路上对付敌人,你守护号泣的时候对付恶魔,在外迷路的时候又大打出手。而且,你是真正的受伤,这伤无论如何伪装不了。”

    她哭了,我的泪水也在眼眶中打转,我忍住泪,问:“你哭什么?”

    拉米亚擦干泪说:“你以前总想着成为黑棺的大人物,成为这世界的救世主,你一点点在实现你曾说过的话,可我觉得自己帮不上你的忙。我看着你的背影,总觉得你在孤军奋战。”

    在一刹那,我险些崩溃,我想要抱着她大哭,想要几乎告诉拉米亚我的弱点、我的忧虑、我的恐惧、我的疲累。我想告诉她我根本不想管什么号泣了,我可以和她一起,带着卡拉和马丁,建造一座由余烬建造的庄园,种上各种美丽的植物,养些可爱的小动物,这是一个小号的黑棺,我们可以自给自足,其余的一切都不足为虑。

    我的梦想?我的梦想就是和她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一起,我不用再管如何喂饱近千人的胃,我只要保证我们一家四口衣食无忧。我会把卡拉与马丁培养成农夫,而不是卡拉渴望的政治家与女强人。我会传授他们武艺,让他们能保护自己。那样的生活会很幸福,哪怕在末世,我们也能熬过一切危机。

    但我忍住了,我都忍住了,不然本书就得太监....

    不对,我只是不能让拉米亚认为我其实很弱,这样她会更放不下心。

    我必须前进,必须变强,不惜任何方法。

    我答道:“我并没有孤军奋战,有你在我身边足够了。”

    我们走入家门,听见卡拉在楼上说:“马丁,你给我乖觉一点儿,我在拼命讨父亲和母亲的欢心,你这样木木傻傻的只会起反效果。”

    拉米亚做了个鬼脸,说:“我怎么觉得该给她们俩找个好老师?”

    瑶池笑道:“亲爱的卡桑德拉,你是不是对自己身为孩童的身份没有什么自觉?”

    卡拉问:“自觉?我一直最自觉了。”

    瑶池说:“你听说过恐怖谷效应吗?”

    卡拉答道:“不,夫人,我没听说过。”

    “根据恐怖谷效应,当某种...个体与人类的相似程度超过一定界限,任何一点小小的不同,所带来的恐怖感就会越高。”

    卡拉说:“怎么啦?夫人?你是说我不是人类?”

    瑶池说:“不,我是说,小孩儿要有小孩的样子,顽皮也好,打闹也罢,可如果强迫自己像个大人那样思考,反而令人害怕。”

    卡拉急道:“可我...可我并没有装,我只是想表现的....”

    她急哭了。

    瑶池似乎搂住了卡拉,安慰她道:“别哭,你很好,现在就很好,你这哭鼻子的可怜模样,谁见了都会喜欢。”

    卡拉说:“我不是装的,我之前那样真的不好吗?”

    瑶池柔声说道:“你很懂事,这没什么不对,但你现在还是个幼小的孩子,你的首要工作不是看书,不是学规矩,而是玩儿,给我狠狠的玩儿。”

    卡拉尖叫道:“啊!马丁,你怎么用水笔画我的脸?你这强盗小偷,卑鄙小人,你惨了!”

    楼上乒乒乓乓响起,似乎打起了仗。

    我笑道:“不知道夫人想不想留在号泣,我正打算办一所小学。”

    拉米亚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她想从游骑兵退伍,随后从事教育工作,亲自教导这儿的孩子。

    我反对道:“这事儿还得专业的来,你能教他们什么,一腿把老公踹下床?还是把老公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拉米亚赏了我一记粉拳,说:“我会教女孩儿揍油嘴滑舌的男孩儿。”

    夜间,我们来到乏加新造的温室,这里已铺好了大量湿泥。布拉姆正指派工人种下植物。

    我问:“你能让这些玉米长得多快?”

    布拉姆说:“大英雄,你必须弄清楚一个简单的道理。我的训诫之力并不愿破坏自然,而是顺其自然。我也不能违背四季的规律,比如在冬天让作物获得丰收。”

    我抱怨道:“你在布拉姆村可不是这么说的。”

    布拉姆说:“好吧,这么说,在这鬼环境下,只要保证我有足够的血喝,我能让一千平方米的作物一年两熟,而且绝无疾病,收成良好。可如果你想让它们立即开花结果,那你的土地将立刻荒芜,并且再长不出一根苗来。”

    “我听尤登他们说过你创造的奇迹。”

    布拉姆毫不愧疚地说:“那都是骗人的把戏,我让一株玉米长得飞快,其余也就不用演示了。但我让他们没在那云谷的贫瘠土壤饿死,这难道不是很了不起吗?”

    我咬牙问:“那到丰收要多久?”

    布拉姆说:“刚种下的玉米,五到六个月。”

    五到六个月,从黑棺买回来的肉要支撑一千人的胃,而且我还许诺过他们能过上天堂般好吃好喝的日子,虽然在末世已不能奢求营养均衡。难道现在开始要宣布进入节食期?那不是自抽耳光吗?

    唉,我的头和胃都开始疼了,连吐槽的劲儿也霎时全无。

    我需要找个人商量,可找谁?拉米亚吗?不,她虽然聪明,可一贯正直,门路不多。

    我对乏加说:“能找到面具吗?”

    面具有个乏加牌耳机,乏加轻易地找到了他。

    在那一头,面具“呼呼”地吃着拉面,我甚至可以透过无线电感受到那面香喷喷的热气涌到我脸上,这让我很火大,想透过无线电给他一拳。

    面具嚼着面,无礼地啪叽嘴,问:“鱼骨?什么事?”

    我说:“面条。”

    面具说:“是上世纪的一种方便面,保质期直至今天,味道真是一级棒。”

    我恨恨道:“这种面条你有多少?”

    面具说:“只有这一碗。”

    我说:“黑市上有多少?”

    面具说:“在黑棺的黑市?没了,这玩意儿现在是稀罕货。”

    我低声说:“号泣可能要面临断粮,我需要食物。”

    面具说:“可我变不出食物来,我又不是什么炼金术士。”

    “帮我想想办法,不然我就过来,把你的血按斤卖给娜娜。”

    面具惨声道:“为什么是我?你从哪儿看出我是个很有门路的人?”

    “我也不知道,可总觉得你会有办法。别废话了,不然我就把你那玩意儿也割了卖给克里斯蒂娜。”

    “为什么是总是她?她为何要买我的宝贝?”

    我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因为面具这工具人太好用了,他不止一次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情况下想出主意,让我们转危为安。

    面具问:“你....听没听说过IBA?”

    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那个忘恩负义的纪元帝国教士左梯曾提到过,上世纪有这么一号组织,似乎是国际赏金协会。

    我兴奋起来,因为他这神神秘秘的语气让我如在黑暗中见到了晨星。

    “IBA卖食物吗?”

    面具说:“IBA什么都卖,即使在末世,他们也有着巨大的地下市场,但在那里,想要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只怕不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