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十八 女巫之锤
    面具告诉我找到IBA的方法,听来非常的玄乎。他要我在“点望”镇上找到暗号牌,通过暗号牌进入IBA的地下市场。

    我问:“暗号牌?上面一定有暗号了?”

    面具:“那是一定的。”

    我问:“你知道那暗号的规则吗?像SKY-398之类的车牌号?”

    面具:“不知道,现在这种特殊代码已经没用了,说回正题,你得自己想办法。”

    “那你不是和白说一样?”

    面具叹道:“我不建议去找地下黑市,他们索要的代价很可能是你的命。”

    “只要知道地方就好办了。”

    面具又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不建议你去偷,偷IBA的东西非常麻烦,比惹恼纪元帝国更麻烦,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我的头又嗡嗡作响,疼痛不已,喊:“难道不能正常地用钱买吗?”

    面具说:“黑市的主人只想要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是你给得起的东西。”

    他告诉了我精确的方向——经度纬度,鉴于行程不短,我还是和拉米亚道别为妙。

    拉米亚摇头道:“我坚决不同意!那个IBA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地方。面具说得对,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必与他们打交道。”

    我想把存粮状况如实告知,却有些犹豫,海尔辛、瑶池、卡拉和马丁就在餐桌旁。

    卡拉说:“父亲,我想替你排忧解难,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

    我叹了口气,说:“粮仓里只有三吨肉,而且不怎么好吃,新来的难民带来的粮食也不多,能支持半个月不到。”

    拉米亚说:“那至少还有三个月可以想办法,乏加给我们的食品厂清单还没搜索完呢。”

    我拉住她的手,说:“你知道那清单的希望有多渺茫,毕竟那都是百年前的了,很可能我们最终一无所获。”

    卡拉说:“那就宣布配额吧,每个人定量供应食物,我从一本书上看过。”

    我看着她苦笑道:“我当初和他们说得好好的,不能短短几天就翻脸不认账。”

    卡拉扬起小脑袋,朗声说:“就算不认账又怎么样?父亲,他们都把你当做神一样崇拜。”

    “崇拜可不能当饭吃,我的小卡拉。”

    卡拉两个小拳头一碰,说:“父亲,你是天下无敌的,如果有人不服,你可以用武力慑服他们,我们可以实施戒严。”

    这孩子平时看得都是什么书?

    瑶池笑道:“卡桑德拉,如果你没有犯错,而你的父亲突然敲你的头,把你关禁闭,不让你吃饭,你会不会生气?”

    卡拉说:“会呀,但我也没什么办法。”

    瑶池说:“但这件事你会记忆一生,等到你强壮而父亲软弱时,你就会想起这件事来,对父亲产生怨恨,不再善待于他。人受到的不公待遇是会长存的,孩子。”

    卡拉说道:“原来如此。”

    海尔辛突然说:“我和鱼骨一起去,我和IBA的人接触过。”

    我喊道:“什么?”拉米亚喜形于色,问:“真的?”

    海尔辛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希望这一带黑市的地址并未改变。”

    拉米亚说:“有大师同行我就放心多了。”

    我问:“难道我独自一人你就不放心?”

    拉米亚说:“或许正面作战没人是你对手,但就怕你背后挨了神剑弹,亲爱的,一定要谨慎,我不想再看到你伤痕累累的模样。”

    .....

    天一亮,我驾驶着朱诺出城,朱诺的载重为15吨,比尤涅灵活,而且重要的是,我会驾驶。

    海尔辛看着日出,他说:“瑶池很喜欢那两个孩子。”

    这就是海尔辛说话的方式,他明明自己也很享受这种家庭氛围,却把这份柔弱推给了瑶池。

    我笑道:“我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悲伤的纪元,拥有如此的幸福。”

    海尔辛望着初升的太阳,将血一样的光洒满旷野,洒满毒麦田,洒满植物与高山。

    他说:“我的那位长辈叫朗利·海尔辛。”

    莫名间,这景色融化了海尔辛内心坚硬的外壳。

    我小心翼翼地问:“是那位叛徒?”

    海尔辛说:“他是梵蒂冈教廷的顶尖猎人,好像绰号叫‘雷神’还是什么。我们家族世代都是梵蒂冈教廷的护盾和长剑,朗利·海尔辛更是其中翘楚,事发的时候,他好像正被册封为圣殿骑士团团长,那是等同于九隐士的大权。”

    “他干了什么?”

    海尔辛答道:“他在册封仪式上杀了他的侯爵父亲,并杀了当时的教皇凯撒,随后,人们见到他被一只恶魔巨兽带走,从此以后,没人知道他去了哪儿。随后,家庭的丑事被泄露在外,我们家族由此没落。”

    我问:“丑事?”我的好奇心已经完全被吊起来了,他如果不说,我会一直缠着他,直到IBA的黑市都说个不停。

    他露出深感滑稽的表情,苦笑道:“这个混蛋原来与一个女血族相恋了。”

    “什么?女血族?这也难怪。”

    海尔辛问:“什么难怪?”

    我说:“你也见过那些女血族,她们虽然只喜欢吸血,并没有人类的欲望,可要是用魔血来迷人,那可真是不得了,我看连那些高僧和尚都得拜倒在她们裙下....除非被诱惑者是个圣徒。”

    海尔辛说:“我听到的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朗利·海尔辛与那个血族是真心相爱的。但他的母亲不同意。”

    我认为换哪个正常的母亲都不会同意。

    但谁知道呢?爱情本就难以捉摸。也许他们是真心相爱?

    海尔辛继续说:“我听到过的最令人恶心的传闻版本是——他的母亲对儿子有一种丑陋的、超乎一般的爱,不,那不是爱,而是狂热。她将那个女血族活生生烧死,然后....”

    说到这儿,他有些犹豫,我却嗅到了绯闻的气味。

    我问:“她不会对那个朗利做了些什么吧。”

    海尔辛咧开嘴,放肆地大笑,这是我认识他来的第一次,他说:“她和他来了一发。”

    我也捧腹大笑,与海尔辛大师击掌,我说:“你觉得这事是真的?”

    海尔辛说:“我相信这就是真相。”

    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不过我喜欢。

    “这么说来,朗利·海尔辛的母亲真不是个好东西。”

    海尔辛说:“她也死在了朗利的手上,据说他把她的头颅扔到了梵蒂冈的教士当中。”

    “真是一团糟。”

    海尔辛说:“朗利逃离了,下落不明,有人说他在找寻复活那个女血族的方法,一直不曾放弃。这个传说在我们家族中流传着,伴随着家族沦为平庸,沦为笑柄,也不曾停歇。长辈们告诫我,恶魔会扮作美丽的形状,靠近我们,诱惑我们,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将她们立即消灭,分秒不留。”

    我说:“这故事太离奇了。不过我倒是很同情那个朗利·海尔辛,看他对那个女血族的感情,实是感天动地,如果世界上真有复活人的奇迹,我希望他能找到。”

    海尔辛:“我恪守着家族的戒律,严格得近乎死板,剑盾会的人都叫我蒙眼的公牛。在我修行时,在我战斗之余,哪怕在我梦境中,我从不放松,我不停告诉我自己要远离女色之惑,净化自己的内心,坚守自己的意志,祈求上帝让我的剑在面对妖邪时不动摇。”

    我笑道:“你当然做得到了!你是我见过的最强的剑士,比血族的缇丰和娜娜要更强的多。”

    海尔辛拔出他的剑,明亮的剑刃有些刺眼,他说:“我背叛了祖训,我背叛了戒律,我背叛了我的战友,可我不后悔。”

    他在说他的妻子。他最终和他的祖先踏上了同一条路。

    我由衷附和道:“为了瑶池夫人那样的女人,什么付出都是值得的。”

    海尔辛说:“你知道的剑盾会是怎么样的?”

    这问题让我愣了很久,我隐隐约约记得在梦中见到过不好的事,可那些事却又像在雾中的阁楼,遥不可及。

    我说:“很死板,就像你给我的第一印象一样。”

    海尔辛说:“人与人...都有差异。要说剑盾会的人都是一副德行,那可不对。但他们大多数是一根筋,认定的死理,绝不通融。比如,他们会把某一类人归结为奴隶,某一类人归结为上等人,某一类人归结为贵族,某一类人归结为仇敌,某一类人归结为异端...”

    “然后他们就可以欢乐地、良心无碍地随便猎杀了?”

    海尔辛说:“是的,他们喜欢这样一刀切。一百多年前,当剑盾会刚刚走出浩劫的阴影时,我们在废土上遇上了恶魔之女的幸存者。由于一些冲突,我们很轻易地将她们视作异端,视作恶魔,于是下令但凡有恶魔之女迹象者都必须杀死。”

    “嗯,你们是不是把女巫放在火刑架上烤?”

    我是开玩笑的,活跃一下气氛,但海尔辛答道:“是的,就和中世纪记载一模一样。剑盾会起初宣扬末日降临是纪元帝国造成的,唯有烧死这些女巫,才能避免重蹈覆辙。”

    “我猜是你救了被放在火刑架上的瑶池夫人?”

    海尔辛抬起头,表情自豪,似乎那是他这辈子最值得夸耀的事。

    他笑道:“可不是吗?那或许是我一生中最弱小的时刻,可我此后的每一剑都不曾像那时那样沉重有力。你猜在当时,我想到了什么?”

    “朗利·海尔辛?”

    海尔辛答道:“完全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