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五 疯神之地
    巨大的、无法填满的空洞占据了我的世界。

    确切的说,是我心中的世界。

    这空洞吸引着注意力,吞噬着生命力,蚕食着意志力,很快,我也被这空洞吸收进去了。

    于是我来到一个崭新的世界。

    如果说我生平做过的梦已经足够古怪,那这个梦境则更古怪一千倍。

    我见到了坟墓和墓碑,装饰得像是圣诞节,挂着彩灯,彩灯下悬挂着一个个小人,眼睛在流血,发出刺耳的尖叫。

    我看见病房与病床,披头散发、浑身囊肿的病人忽然从门后冲出,一边跑,一边将血和脓水洒了一地。

    我看见死神骑着马,我看见骷髅在煮汤,我看见一个生病的女人在与医生拥抱,彼此愉悦的同时彼此撕咬。

    我看见头发血红的死板老人,命令家中所有仆人戴上化妆舞会面具,哭泣着,用自己的血在地上写下血书。

    最后,我听见尖利的长笑,不停的低语,大声的争辩,自残的痛呼,以及自甘堕落的吟叫。

    我曾怀疑过海尔辛说起过那存在的疯网,现在我已不再怀疑,这景象与声音无可置疑是疯狂的,任何常识在这里都会消失殆尽。

    一个倒吊着的人——他很肥胖,穿着劣质的衣服,却尽量打扮的得体——说:“又一个疯子。”

    一个苍白的绿发女人——她脸上罩着面纱,却无疑很美——说:“一个特殊的疯子。”

    一个面色发青的老修女——她穿得很开放,修女的服饰中多露肌肤——说:“他能听见我们,能看见我们。”

    一个像是自闭的少年——他长长的金发遮住了他的脸,穿着精神病的衣物——说:“他是来参加会议的?”

    一个蜷缩成团,不断旋转的老人——他的嘴张开时,占据了大半张脸——说:“给他一些吃的东西。”

    最后,一个根本不成形状,丑陋的像是海马、海豹、杀鱼和人类结合体的怪物说:“你只是想吞噬他,我也想。”

    我听说月亮代表疯狂,而这儿的月亮是血色的,在月光照耀下,一切都随着六个疯子的意志变化,门变成了嘴,把手变成了刀,房屋瓦解成甲虫,花草张开翅膀变成了蝴蝶。

    那个倒吊着的人笑道:“鱼骨·朗基努斯,你在寻找我?”

    我骇然摇头道:“我没有!你是谁?”

    那人说:“我是瘟疫的医生。”

    我说:“寻找你的是海尔辛,他要治疗夫人的病。”

    瘟疫医生说:“她的病?哦,她精神中的空洞消耗着她的魔法,就像怀孕的女人正在被她的娃娃啃食。真是美妙的画面。”

    他让那画面呈现在天空,一点也不美妙。

    他变得庞大雄伟,犹如高山,而我则不过老鼠大小,他将我握在手里,抬到他面前,说:“欢迎加入疯网议会,鱼骨·朗基努斯!”

    我抗议:“我不想成为疯子!我不想加入什么疯网议会!”

    六个疯子同时发声,有人念书,有人自言自语,有人捧腹大笑,有人破口大骂,有人则在祈祷。

    蜷缩的老人说:“让我吞噬了他,我们不需要新人。”

    海怪说:“不,他需独立于你。”

    绿面纱的女人说:“他拥有形体,他是一个例外,他是移动的疯网。”

    我问:“你们究竟是谁?疯网议会又是什么?”

    绿面纱的女人说:“我们是被疯网启发而留在这儿的灵魂,是源自于末卡维祖先的先知。”

    末卡维又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像是某个血族。

    衣衫不整的修女抱住了我,我看见她身上长满红斑和水泡,另有红的、紫色的、黑色的肿块,那些肿块转移到了我身上。我痛苦地惨叫,抚摸身体,想要摆脱它们,可它们长得比蘑菇还快。

    自闭的少年说:“你将拥有权利,你的义务就是帮助我们,散播疯狂。”

    我怒道:“滚!我不干!我拥有圣子之血,谁也休想奴役我的灵魂!”

    瘟疫医生说:“每一个疯子都不认为自己是疯子,他们都知道自己是神圣的,被选中的,洞悉了世界的真相。”

    “然而真相何在?”

    “真相在末卡维那里!”

    “我们在找寻末卡维吗?”

    “不,我怀疑我们之中有叛徒,我现在只想吞噬那叛徒!”

    “沉默,沉默,犹如在海底般寂静,这世界太吵闹了,我只想回到海洋!”

    我已经分不清是谁再说话,谁试图帮我,谁试图害我,谁是疯子,谁不是疯子,谁患上了哪一种疯病,可什么才是正常?

    我看见我在溶解,像是尿液融化在清水中,也许死亡也是个不错的主意,死亡总好过疯狂。

    我睁开眼,海尔辛与莎莎在我两边。我口干舌燥,心脏狂跳,第一句话:“我没疯!”

    莎莎笑道:“你没疯!但也够呛,你昏倒足足一个小时了,好险,好险。”

    我查看我身体有没有异状,好在并没有,那些囊肿和毒瘤都不在了。

    我问:“我赢了吗?”

    莎莎说:“你说呢?”她将手里的金元展开成扇形,大约有五万多。她笑道:“九头蛇死了,你还活着,对不对?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IBA也不是不讲道理。”

    我说:“他们....他们.....”他们试图将我变成他们的杀手,到那时,那个畸形尸也许将主动放弃奖赏,他们将利用我的身躯替他们卖命,直到畸形尸遇上下一个想要占据的人。

    九头蛇或许原本很强,但念刃与人的本心有关,所以九头蛇不是我对手。

    换言之,IBA的人现在并不知道我其实仍清醒,那个畸形尸已成了一块烂肉。

    不知道这房间内有没有监控,我暂时还不能说实话。

    海尔辛问:“在擂台上,我见到你在发愣,随后用念刃伤害自身,发生了什么?”

    我说:“敌人的冥火有剧毒,好在我处理得当。”

    海尔辛:“你的伤要不要紧?”

    我摇头道:“不影响我打最后一场,放心吧。”

    有人推门而入,他们西装革履,戴着墨镜,威风凛凛,一副官方老爷的做派。

    莎莎吓了一跳,说:“赌博是合法的,我这都是合法收入!”

    当先一人是个丑陋的人妖,脸上浓妆艳抹,面如壮汉,她(他)笑道:“没人质疑你的钱,亲爱的。”她冲我眨眨眼,说:“你感觉怎么样?”

    海尔辛眯起眼,不置一词。莎莎则闷声发大财,抱着钱跑到一旁。

    那人妖居然身手捏我脸上的肉,我推开了她,她笑道:”好凶,你心情不好吗?”

    我用低沉的声音回答:“怎么可能好?”

    人妖看着海尔辛,说:“你的同伴似乎对我们不怎么友善。”

    我说:“你指望什么呢?他根本不认识你。”

    人妖朝海尔辛伸出手,说:“哈迪,我们今后说不定还会合作。”

    海尔辛懒得搭理她。

    哈迪笑道:“总而言之,恭喜你再度得手,我们决定....与你和解,签订一份合约,聘请你为IBA的正式杀....员工。”

    莎莎的嘴张大得似乎快要落在地上。

    哈迪:“别那么惊讶,亲爱的,你最好乖乖听话,别多嘴,你也见到了夏儿的惨样。”

    她认为我是畸形尸,也像那畸形尸一样恶毒,必定会杀死莎莎?那好,随她怎么想吧。

    莎莎尖叫道:“我只是想恰口饭而已!”

    哈迪哈哈笑了一通,又对我说:“怎么样?”

    我叹道:“我一直不明白这些协议有什么用,下一次岂不是还要重签?”

    哈迪说:“的确,是多此一举,如果你觉得麻烦,我会和主人说的。”她命人拿走了合同,送来一个箱子,里面是三万金元,她笑道:“你现在的身份,应该使用黑棺的货币没错吧。”

    我霎时觉得IBA在这件事上还算上道,点了点头,莎莎忙不迭把箱子提到一旁。

    哈迪问:“下一场你还比吗?”

    我说:“我决定试试运气。”

    哈迪在我耳边说:“下一个敌手可不好惹,非常难缠,他是女狮子的哥哥,纪元帝国一位极著名的大法师。他是为女狮子报仇来的。你想要他的躯体?可别弄巧成拙。”

    “我已经决定了,况且,说不定我能赢呢?”

    哈迪笑道:“随你的便,主人只想看你们流血。”

    我说:“如果我赢了,我要圣徒彼得的奖赏。”

    哈迪愕然道:“你....真是的,你要那么多食物做什么?”

    我说:“也许会去做些善事,我偶尔也会有良心发现的时候。”

    哈迪露出油滑的笑容,说:“真是好笑的笑话,我懂的,那就好好打一场吧。”她肯定以为我是想互换身体。

    他们走后,我松了口气。

    海尔辛环顾房间,蓦然发动念刃,砰砰声响中,房间内的录音装置全数粉碎。莎莎“啊”地一声,说:“原来这儿有窃听?”

    海尔辛说:“你到底是谁?”

    刹那间,我目光冰冷,歪嘴一笑,说:“还是被你发现了。”

    海尔辛拔剑要砍,我吓得尖叫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莽?我说什么了你就要杀我?”

    海尔辛说:“证明你自己是自己。”

    我怒道:“我怎么证明?那个害虫根本没占据成功,我好不容易脱险的。”

    海尔辛说:“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

    我急得快要发疯,眼见海尔辛脸色不善,我急道:“我过去看你老婆的眼神不对,你有没有发现?其实我有些被弗洛伊德诅咒了....”

    海尔辛一拳将我打的鼻血长流,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过关,但好歹比被他用剑砍了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