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八 荣耀之神
    朱诺的轮胎碾过沙粒,留下斜斜向上的沙尘,由于满载沉重的食物,车速仅能达到六十公里。

    海尔辛坐在一旁,似睡非睡。

    我问:“还在想莎莎的事?”

    “想有什么用?”

    我们都习惯了将悲伤掩埋,对死亡漠视,似乎同情就是软弱,怀念就是诅咒。

    其实像她那样死去,也许是一种福气,至少比每时每刻在灵魂上倍受煎熬要强。

    我觉得IBA治下的魔都有些像被太阳王统辖的生命,十分灿烂辉煌,热闹的近乎魔幻,可那些被掩盖的生生死死,悲欢离合,才是可怕的真相。他们获取了廉价的快乐,却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

    海尔辛说:“我在想瘟疫医生,不知他是否已经抵达号泣。”

    我听见了倒吊者的笑声,意识到疯网中的狂人观察着我,而我无法将他们屏蔽。我肯定不是疯网唯一的载体,难道每一个载体的动向都在他们掌握之中?载体必须是疯狂的吗?可我不觉得自己疯了。

    我说:“肯定快到了,我预言我们一回家就能遇到他。相信我,我确实曾算是半个先知。”

    瘟疫医生笑道:“有个患者?怎样的患者?她的灵魂是否变作了怪物?还是变得腐蚀?又或是缺了一大块,再难以长全?”

    她因法力使用过度而残缺了,你如何治疗她?

    瘟疫医生答道:“疯网可以令她完整,疯网无所不能。”

    我可不是让你把她变成疯子!

    “你误解了疯网,也误解了疯狂,疯狂是人类情绪的集合,是灵魂的深处,没有比疯子更接近人类的内核。”

    我心想能治好她就好,瘟疫医生答应了。出于莫名的原因,我信任这些疯子,就像我信任面具。我认为瘟疫医生只是想研究一位强大的法师的病例。

    海尔辛说:“你之前在那里说的,是真的?”

    我起初没反应过来,可随后惊恐地想:“不妙!”连忙装傻:“什么真的假的?”

    海尔辛说:“你说自己受到了弗洛伊德的诅咒。”

    我干笑了几声,声音大得夸张,说:“那是开玩笑的。”

    海尔辛:“弗洛伊德的诅咒是什么?”

    我被他的话说的愣了半天,怒道:“你根本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扁我?”

    海尔辛说:“我判断你声音中的真伪,知道你的意思,所以才揍你小子。”

    我连声咳嗽,打开了车窗,说:“吹吹风吧。”

    海尔辛:“瑶池年轻时是个大美人。”

    我见过她年轻时的模样,那是她在施展法力抵达极致时,她的灵魂变得年轻,令她身上笼罩着一层幻觉。她很美,美得像是瑶池中的仙女。

    我央求道:“咱们不谈这些,好吧?”

    海尔辛说:“不,我常常在想,也许你说得对。也许,如果我能满足她身体上的需求,她灵魂上的症状也能缓解。可是我已经老了,我将全部的意志倾注在剑上,我只能守护她,却再无法让瑶池体会女人的感觉。”

    现在的情况糟糕到我仿佛听着父母在讨论他们制造我的细节,我尴尬万分,最可怕的是我还很期待后续他想要说什么。

    我说:“夫人她还好吧,她一看就是那种....不在乎这些的人。”

    海尔辛苦笑道:“你觉得她清心寡欲?我倒觉得她只是为了我压抑自己。她曾是第一流的恶魔使,她有着恶魔的七情六欲。如果她的渴望能得到释放,如果她能再一次与男人....她能够信任和依靠的男人....”

    我惨叫道:“你再说下去,我可要翻车了!”

    海尔辛说:“到我这样的年纪,什么都看淡了,名誉?尊严?不,我只要她活着。”

    我惊恐地望着海尔辛,觉得他是不是真的如此无私?还是有些牛头人情结?

    海尔辛说:“难道你觉得自己吃亏了?受了侮辱?你也喜欢她,不是吗?”

    我急道:“你误会了,我只是很....尊敬她,半点没有亵渎的意思!”

    海尔辛说:“当你在魔都对我说那句话时,我感受到了你对她的向往。”

    我开始搜肠刮肚地胡乱辩解:“那是因为我没有母亲,我渴望想要有个母亲!”

    海尔辛叹道:“是吗?如果你是在担心我会生气,不,那大可不必。如果你在担心她不愿意?我保证我会替你说服她。”

    我恼道:“妈的,我有老婆了!”

    海尔辛说:“拉米亚会理解的,尤其是这关系到瑶池的性命。而且,瑶池已经很老了,她会被嫉妒吗?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后悔当初就不该提补魔那档子事,以至于海尔辛受到了启发,开始胡思乱想,走上了邪路,不会是疯网也搅乱了他的脑子吧,看样子好像如此。

    我大声说:“我会找到瘟疫医生,保管能治愈瑶池,这一点你放一百个心吧!”

    海尔辛似乎放弃了这念头,不过好险,亏他还是受过贵族教育的人。

    我意识到号泣村的年轻人——不,所有人——几乎都是没读过书的,教育贫乏,他们有着各自的偏见、习俗与误解。他们从未受过剑盾会的管辖,所以也不会有什么清规戒律。

    我在保护他们的同时,也必须放着他们,让他们遵纪守法,让他们知书达理。

    我问:“大师?你能住到号泣来吗?”

    海尔辛:“你想通了?决定帮助瑶池?”

    我打了个冷颤,忙道:“去你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也许你该留下,创立个武馆什么的。”

    “武馆?”

    我说:“我们可以山寨剑盾会的那一套,创立自己的剑盾会或者枪盾会,总之,打下基础,成为号泣的基石。”

    海尔辛说:“我只担心瑶池,其余的事实在没精力。”

    我斩钉截铁地说:“我会治好她。”

    海尔辛的脸色难测,似乎松了口气,又似乎遭受了重重一击。我忙道:“你别误会,我指的是瘟疫医生,我会替你守着,非等到他大驾光临为止。”

    他说:“那就多谢了,我和瑶池正打算定居,至于武馆的事,你应该明白,他们相信的是你而不是我,我不愿受名声所扰,但你必须不断扩大你的影响。”

    好吧,至少这话题到此为止了。

    ....

    涌上来的人群跟在朱诺之后,我们开始将货物装卸到冷冻仓中,这些够人们吃一年的了。我发现号泣的百姓正在修建着什么,并且不让晚餐机器人参与。

    拉米亚无奈地笑道:“他们在建造你的雕像。”

    “什么?我的雕像?是谁决定的?”

    维林走出人群,说:“大人,是我们商量之后,号召大家捐款,我们要为您造一座雄伟壮观的木雕。”她指着一个粗豪的男人,说:“瑞利很擅长雕塑,我们已经找到了合适的木材,但大家都没决定造型。我不敢擅自决定,想询问您和夫人的意见。”

    拉米亚做了个鬼脸,偷偷对我说:“他们这态度让我有些肉麻,可我又能怎么办?”

    我摇了摇头,不打算阻止,恰恰相反,这正好附和我的计划。号泣村中本就多是我的崇拜者,只是并未成立宗教。

    若宗教能引人向善,约束行径,为什么不利用呢?

    维林想要说话,我说:“你大声说吧,让所有人都听得到。”

    维林于是大声说:“大人,我们号泣最初的居民,对您铭记最深的,正是您降服恶魔索坎,击杀了背叛我们和欺骗我们的那些恶党的事迹。而且,您为我们带来了以前从不敢想象的奇迹,这都是您赐给我们的福祉。

    因此,我们认为,这雕像应当将您的这些光荣事迹囊括入内!”

    这时,卡戎食品加工避难所的一个男青年站了出来,他说:“然而,对我们来说,是鱼骨先生替我们杀死了那融化人血肉的怪物,让我们得以逃过一劫!这一雕像若不能展现他的这一雄姿,对我们而言是无比遗憾的。”

    来自布拉姆的尤登村长说:“不,鱼骨朗基努斯最伟大的事迹,是用一击降下漫天雷电,摧毁了恶魔的大军,若非亲眼所见,怎能相信有世人掌握了这堪比天神的力量?”

    拉米亚抿嘴不语,她憋笑憋得很辛苦,好在她知道这事儿很严肃,我正在给这群村民进一步洗脑,以巩固我的地位....呸.....强化号泣的秩序。

    我走上台阶,看着他们所有人说:“你们都错了。你们以为我身负的神力来源于哪儿?那来源于黑棺的科技,来源于频繁的训练,更来源于内心的信仰,你们知道我信仰着何人?”

    众人摇头道:“不,我们并不知道。”

    我取出那本埃尔吉亚残卷,挥舞着说道:“我崇拜最初的人类该隐!是这位伟大的始祖替我们人类承担了罪孽,他高贵而勇于牺牲,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我看见了赵洛,她笑了起来,在远处为我的话鼓掌。

    我又不由自主的看见了面具,他的表情很丧,如果现在我们处于宗教狂热时期,他这表情足以让他上火刑架了。

    我喊道:“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信仰,也是黑棺的信仰,更应该是所有人类的信仰!我一直想在号泣村建立供奉该隐的教堂,今夜恰逢各位提议,良机难得,我便在此决定,立此处为该隐教的一处圣地!从此以后,我们世世代代,都将信奉该隐神!”

    村民们虔诚而喜悦地喊道:“遵命!”

    我高举单手,喊道:“荣耀属于该隐!”

    他们也齐声高呼:“荣耀属于该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