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五十三 隐藏规则
    迈克尔的说辞很精彩,也很感人,深谙情商的我可不想抢了他的风头。

    然而,名为虚荣的恶魔在我心中作祟,我想让他们更崇拜我,为我着魔,女的将我当做梦中情人,男的将我视为毕生偶像。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让他们好好读书,成为帝国的人才,而不是跑去中层当社畜,或是像贝蒂那样靠娱乐大众闻名,更不是埋没于低层,成为犯罪分子或卑微的小人物。

    我说:“孩子们,你们之中,曾有多少人读过贝蒂斯塔的书?”

    几乎所有人都举手了,脸上浮现着笑意,似乎迫不及待地想问问我书上的内容。

    我又说:“别相信书中的话,一个字也别信。荒野上并没有那么多浪漫与冒险,数百年间,成千上万的游骑兵死在了那荒野。

    他们有的是被太阳晒死,有的是被恶魔吞噬,有的死于风暴,有的失踪于异空间,有的被强盗的枪洞穿了心脏,有的被....吸干了鲜血....”

    迈克尔笑了一声,率先鼓掌,如果换做博驰或缇丰,说不定已想着该如何阻止我了。

    我又问:“你们之中,有多少人曾在野外生存过?”

    问了也是白问,他们都是贵族!只有寥寥数人举手,我懒得辨别真假。

    我说:“今后,帝国会扩张,我们已经有了第二座城市,很快就会有第三座,第四座....随着帝国疆土的扩大,敌人也变得无处不在。现在,我们遇到的都不过是些零星的灾害,在未来,很可能将面对敌人的装甲师、怪物营、甚至是漫天飞翔的恶魔。到时候,应对这一情况的很可能是你们。”

    有些孩子听得很兴奋,有些则吓得脸色发白,一个大约十五岁的少女喊道:“你会保护我们的!因为你是无敌的战神!”

    我摇头道:“我不敢自称战神,我并非无所不能,当敌人的火焰如雨般落入城市,我能保护的只有我身边的人。到时,你们所能依赖的,只有你们自己的甲胄、枪械、长剑、武艺和意识。”

    那少女又大声问:“你是说我们很可能战死?”

    我说:“不,你们很幸运,因为你们来到了这里。在这儿,聚集着黑棺最强有力的军事专家和训练家,他们将把自己的所学倾囊相授,他们会将血统与荣耀传承给你们,让你们找到应对一切的方法,让你们打赢未来的一场场胜仗!”

    另一个女生红着脸喊道:“我想让我的孩子继承你的血统,我爱你!朗基努斯侯爵!”

    这妖精!我想好的慷慨致辞险些全数从脑子里跑光。我该怎么办?装作没听到?一笑置之?还是用一句幽默的笑话打消尴尬?

    我说:“很遗憾,我在与我妻子的作战中负伤了,再也没有多余的血给你。”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万分,这分明就是个荤笑话,简直low穿海沟。果然,他们哄堂大笑,我恨不得找个影子钻进去。

    好在我脸皮厚,我喊道:“肃静!肃静!”他们安静了下来,但我觉得一些女生看我的眼神很危险,像是某部东方小说中盘丝洞的女人看着洞外的唐朝和尚。她们以为我很轻浮吗?不,我是有贼心没贼胆的典型。我绝不会背叛拉米亚,除非被她们五花大绑地一个接一个当坐骑,然而我又没那么弱....

    我明白这演讲是毫无意义的,如果演讲成功,就是让他们不怕苦不怕累地去修996的福报,如果演讲不成功,他们也会被强制修996的福报。我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在修福报的过程中更狂热,更情愿。就好比我喊一句“我把财宝都埋藏在那里了,想要的就去找吧。”然后拉开一个时代的序幕。那算哪门子事?话都没说清楚,那根本就是坑人。

    但我不得不这么说。

    我说:“我承认我很强,或许比小说中描述得更强,这并非我自吹自擂(实际上是),而是无可奈何的事实。”

    我指了指我的心脏,说:“我曾经服下致命的毒药,只是为了用我的血毒死恶魔。”

    我指了指我的腹部、喉咙、手臂,说:“我曾经被阴影的恶魔拖入异空间,那让我获得了穿梭暗影的力量。”

    我说:“除此之外,我还被充满刀刃的风暴波及,浑身破口流血,我遇到吞噬一切生命的血肉生命体,不得不与恶魔交易而活命。我活了下来,没有死,于是变强了。

    我说这些并不是要让你们去追求极限,逼迫自己临近死亡。不,切记不要,我只是让你们知道,不要畏惧死亡,更要为了生存而拼搏!不拼搏肯定会死,拼搏了尚有一丝生机。”

    这说的算是人话吗?怕死是人的本能,我这话等于要他们不再做人。可我又不能什么都不说,因为我希望他们替我们卖命。

    我只希望在很久的未来,当他们想起我今天的鬼话,不会恨我。

    演讲的反响很热烈,他们本来就有种脑残粉的痴迷,现在完全被我的话骗得晕头转向,热血沸腾。

    唉。

    随后,迈克尔的御用记者拿着老式相机,让我们与学生合影。男生有些拘谨,女生则很放得开,她们将肩膀靠在我的胸口,头发凑到我鼻子下方。随后是合影,那之后是与学生亲切交谈,再然后是参观校园。

    只能说人比人得气死人,他们的起居饮食比我在号泣的更好。

    等忙完这一切,我发现口袋里多了一条女生短裤,是穿里面的,上面还有一张纸条,写着“请好好珍惜我”。我是偷窃的行家里手,想不到还有人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我暗暗捏着那玩意儿,它是湿的,不知道是我的汗还是她的汗。

    或是别的什么....

    迈克尔领我去见了学院委员会的人,各个儿都是贵族,也是黑棺有名的富豪,其中有不少是学生的父母,他们的孩子是斥巨资入学的。

    我想着:“这里头是不是该有我一份好处?毕竟我是荣誉校长。”想到这里,我用别有深意的眼神看着他们。

    然而勒钢当初的安排很刁钻,我只是挂名的职位,并没有多少实权,学院的账目油水与我没任何关系。我只能大眼瞪小眼。

    由于我名声之故,他们巴不得与我攀交情,不少人愿意为号泣村出钱出力。我喜出望外,他们这些人类虽然仍是血族们的食尸鬼,可却都有些势力,在黑棺的金元体系中,他们都是大人物。

    晚宴时间到,依照黑棺血族一贯的风格,宴会十分豪华,席间的食物对人类而言丰盛至极,我在号泣村哪儿见得到这么多种类,这么多美味?我恨不得立刻蒙面出场,将这些吃的洗劫一空,搬回号泣。

    学生们也都穿上华服,与我们共处一室,共享美食,我正在闷头吃喝,他们却偏偏过来找我签字。过了一会儿,我跑去上厕所,忽然间,一个女生走近我,在我耳边说:“我的礼物你收下了吗?”

    我吓了一跳,急忙收起水管。

    她吃吃地笑了,又说:“我闻到...我的气味儿在你口袋里。”

    我心中一凛,想起那玩意儿确实还在我口袋里头,我得想办法把它扔了,不然没法向拉米亚解释。

    我换上高冷人设,根本不理她,她又说:“我叫莱拉·沃克,这么多女孩子里,我是最出色的。”

    我看她一眼,她显得很....与众不同,她很美,但她的美却有一种目的性,咄咄逼人,主动出击,似乎想把人的魂勾到她那里,让人再也逃不开,跑不掉。她就像是个更有心机的贝拉,或是更年轻皮厚的贝蒂。

    该隐啊,她才十五岁。

    我说:“你好好读书。”

    她说:“我需要你。”

    我说:“需要我?你在这儿只能靠自己,别为了成功急功近利,真是的,现在的女孩儿怎么都这么夸张?”

    莱拉说:“我现在还没被男人碰过,如果你不要我,我立刻出去,和我遇见的第一个老男人做那事。”

    我说:“你简直疯了!你拿自己的一生和我赌我的心软?”

    莱拉说:“我的纯洁只奉献给你,如果你不要,我也不要这纯洁。”

    她在利用男性的占有欲,任何男人听闻一个纯洁的少女被污染都会不忍,都会心痛。

    我说:“女人都有不纯洁的那一天,我哪管得了那么多?”

    莱拉笑道:“你不想管,那为什么和我说到现在?”

    “我好歹是校长,我得教你做个好....好学生。”

    莱拉说:“你得亲手教我,教我的心,教我的身体,不让别的男人把我变坏。”

    我说:“你已经坏得可以了。”

    莱拉有些不耐烦了,说:“那就把我变好吧。”

    我说:“你绝不是真的爱我,说罢,你到底要什么?”

    莱拉略一迟疑,说:“我要当学生会长。”

    我问:“凭什么?就凭你要挟我要去找男人浪?”

    莱拉昂首道:“我会证明我是最出色的,成绩也好,武术也罢,我的梦想是成为像你一样的大人物!让整个黑棺的人崇拜我!”

    我看着她,隐约觉得在看着长大成人的卡拉,我的养女或许在未来也和会她一样激进。

    我说:“沃克家?我听说是有这么一号贵族,是麦克斯韦尔旗下的商人。好吧,我答应。”

    她哈哈一笑,立刻开始脱去校服,我怒道:“不是这意思!我是说,我会让你成为学生会长,但前提是,你得比任何人成绩都好,比任何女生的体育更强。”

    她用手遮住胸口,盯着我看了几秒,穿上衣服,说道:“如果我能做到那些,根本无需你帮助也能成为会长。”

    我说:“那样也不错,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