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六十 一场好戏
    我问:“残暴?好吧,你的版本是什么?”

    远古苏美尔文明传颂着一个传奇故事,那非常古老,至少可追溯到公元3500年前。

    吉尔伽美什是古代美索不达米亚乌鲁克城的统治者,称不上皇帝,但是一位国王。在关于他的正牌史诗中,他是一位武艺高强的英雄。然而,在最初,他是个暴君,欺男霸女的恶人,空有无勇却无向善之心。

    上苍为了制裁吉尔伽美什,故制造了一位神人恩奇都,恩奇都与吉尔伽美什交战而不分胜败,两人惺惺相惜,握手言和,吉尔伽美什也由此大彻大悟,开始造福百姓,方得到英雄称号。

    迈克尔说:“睿摩尔祖先说,吉尔伽美什史诗很可能是那位巫国国王命人修饰过的,他并没有改邪归正,他的邪恶统治一直延续到他生命的末期。由于吉尔伽美什掌握了长寿的奥秘,加上他强大的巫术,乌鲁克的人民没有希望推翻他,只能忍受他的暴政。”

    如果是睿摩尔说的,那或许值得参考。这位血族的巫妖对于巫术的历史发言权十足。

    迈克尔又说:“尼布鲁姐妹找到了一种杀死吉尔伽美什的方法,铲除了邪恶的巫王,然而,她们最终仍全部死在巫王的刽子手手中。这头颅属于其中尼布鲁姐妹中之一。”

    “那和埃尔吉亚残卷有什么关系?”

    迈克尔说:“埃尔吉亚残卷的言语蕴含强大的力量,很可能杀死吉尔伽美什的方法,源自于埃尔吉亚残卷。”

    我说:“即使是真的,这头颅也是5000多年前的,死的不能再死的....”

    女首突然睁开眼睛,我吓得放声尖叫,躲在迈克尔背后。

    迈克尔笑道:“无敌的朗基努斯却如此胆小吗?”

    我说:“这是...反差萌,我是故意卖萌的。”

    女首开始唱歌,迈克尔说:“这是苏美尔语,勒钢说你听得懂。”

    我确实听得懂,她唱道:“人民在流血,亲人在生病,孩子们饥肠辘辘,一日难保一餐。而那暴君呢?吉尔伽美什在他邪恶的宫殿中狂欢,被他杀死的人的血汇聚成河,他沐浴在那河水中,换取了他的不死之身.....”

    迈克尔说:“怎么样?”

    我看见空间在变化,可变化很微小,女首的声音也愈发低微,我喊道:“她需要观众!需要观众!快去找许多人来。”

    迈克尔立即召集府上的尸鬼、仆人和血族,索萨看见我,欢呼着与我拥抱,他被永远定格在十六岁出头的年纪,永远是那美丽的少年,他的身体很冷,可这拥抱确是火热的,让我险些有点儿把持不住....

    不,不,我是直的,任何人都休想将我掰弯。

    可我现在太直了点儿,更太硬了点儿,万不能让迈克尔看见。

    索萨问:“父亲,教父,现在是怎么回事?”

    我说:“尼布鲁姐妹的头颅将带我们看一场戏,在这场戏的结尾,我们能得到想要找的线索。”

    迈克尔下令人们搬来椅子,全数坐好,我用苏美尔语对女首说:“请继续你的歌唱。”

    女首发出悦耳的声音,那恐怕是世界上最优美的女声,就像塞壬女妖之歌,令人神魂颠倒。

    刹那间,我们似穿越了时空,出现在一座残破贫穷、哀鸿遍野的城市中。

    我看见九个极美丽的女人聚在丛林里,抱着几个死去的孩子,这群姐妹中,三个大约四十岁不到,三个大约三十岁不到,三个大约二十岁不到。其中之一,正是展台上的女首。

    她们是尼布鲁姐妹们。

    一个年长女人说:“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这两个强大的恶魔联手,占领了我们丰饶富强的家园,为非作歹,为所欲为,我们的孩子死在他们手上,我们必须阻止他们。”

    一个年轻女人说:“可吉尔伽美什与恶魔繁衍,生下了九十九个可怕的恶魔,连军队都在瞬间被这群恶魔毁灭。”

    一个三十岁女人说:“恩奇都是吉尔伽美什用巫术召唤来的吸血恶魔,只要杀死吉尔伽美什,恩奇都就会离开,其余恶魔想必也是如此。”

    一个年轻女人说:“我听说丛林中有一位强大的武士,也精通强大的魔法,我们可以去找他。”

    她们埋葬了孩子,找到了那个武士,武士有着三只眼睛,温文尔雅,像是个诗人,不像是战士,当他微笑时,他露出血族的犬牙。

    我说:“是萨洛特。”

    迈克尔点点头,说:“至少是一位远古的先祖。”

    女人们将心中的苦恼告诉了萨洛特,萨洛特朗声道:“吉尔伽美什是一位巫王,同时他拥有一件神器,若无法将那间神器夺走,连我也无法战胜他。”

    尼布鲁姐妹们纷纷问道:“那是什么神器?”

    萨洛特:“是一本由我们祖先撰写的书,那本书在他的胃中,唯有将那本书取走,剥夺他的不死之躯,我才能将他杀死。”

    姐妹们:“请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我们愿意不惜一切代价。”

    于是萨洛特带领她们找到了一条叫做昆巴巴的龙,他杀死了那条龙,用龙的血酿造了酒,用龙的爪子制造了匕首。

    他说:“我无法同时对付恩奇都与吉尔伽美什两人,你们必须在吉尔伽美什的胃部涂上龙血,随后用龙匕首在胃部划开一个破洞,再从胃部取出那本祖先之书,那时,恩奇都将不再受吉尔伽美什掌控,吉尔伽美什也将失去不死之躯,我也将会出现,与他殊死一战。”

    尼布鲁姐妹们下定了决心,她们脱去衣物,露出美好的身体,走到吉尔伽美什的宫殿前,将自己献给巫王。

    巫王很高兴,第一夜,他选取了三位年长的姐妹,紧接着,剧场上演了非常不适合儿童观看的场面。我慌忙将索萨的眼睛挡住,索萨喊道:“教父,我年纪不小了。”

    我说:“你还未成年。”而我却眼也不眨地看着这场戏,就让所有的苦难由我一人承受吧,我的教子。

    当完事之后,年长姐妹用美妙的歌声令吉尔伽美什沉睡,并将剧毒之血涂抹在吉尔伽美什的胃部,巫王因剧痛醒来,重伤了这三位姐妹,割掉了她们的头颅,挖去了她们的眼珠,但用法术令她们未能真正死去。

    其中一个头颅,就是我们眼前的这一位。

    索萨“啊”地一声,表情骇然。我一直困惑不解的是,我们绞尽脑汁,防止我们的孩子过早接近男女之事,可他们将来总要这么做,然而杀人呢?我们从不尽职禁止他们接触这些,可却终此一生告诫他们不得杀戮。

    我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然而,即使这样,吉尔伽美什仍被美色所诱,他选择了三位年纪中等的姐妹,第二天继续侍寝。

    这三位姐妹用歌声令巫王入睡,并用匕首隔开了他的胃,露出了埃尔吉亚之书,她们尚未来得及身手将书取出,吉尔伽美什苏醒,用法术将其中一位姐妹变成了蠕虫,将另一位姐妹变成了鸟,使后者吞吃了前者。

    他又将第三位姐妹变成了猫,猫吞吃了鸟,在那之后,他亲手掐死了那只猫。

    观众们发出惊呼,索萨说:“好残忍。”

    第三天,吉尔伽美什召集最年轻的三位姐妹入宫陪伴。我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他已经上当了两次,难道还过不去‘色’字这一关?又或者他太过于傲慢,打算侮辱三位姐妹之后将她们杀死。

    他仍旧被歌声催眠,在他的腹部,那伤口并未愈合,一位手巧的姐妹伸入伤痕,取出了埃尔吉亚之书。吉尔伽美什暴怒下苏醒,他想杀害她们,但就在这时,萨洛特出现,他手持火剑,斩中了吉尔伽美什,后者摔倒在地。

    萨洛特说:“操纵恶魔的巫师,盗取我祖神力的窃贼,我来终止你的堕落与恶行!”

    吉尔伽美什喊道:“恩奇都,恩奇都!”

    那恶魔并未响应召唤。

    萨洛特也开始施法,他用他的眼睛操纵吉尔伽美什的灵魂,但吉尔伽美什从灵魂中召唤出恶魔,摆脱了控制,他们激烈交锋,最终,萨洛特的智慧之火剑洞穿了巫王的躯体。

    那幸存的三位姐妹喜极而泣,萨洛特手持埃尔吉亚之书,向她们道别。三位姐妹收起三位姐姐的头颅,逃离了宫殿。这场戏就此结束。

    府上众人鼓起掌来,以为只是看了一场魔幻的戏剧,迈克尔指着一处,说:“看那儿!”

    我走到吉尔伽美什的尸体处,他胃上的口子仍在,我从中取出一卷书,尸体便消失了,整个场景也就此消散。

    迈克尔对众人说道:“辛苦诸位,还请退下吧。”索萨恋恋不舍地陪我说了几句话,其余人不一会儿就离开了。

    我说:“这就是埃尔吉亚残卷的最后一卷了?”

    迈克尔说:“睿摩尔祖先认为如此。”

    我说:“当集齐所有埃尔吉亚残卷,睿摩尔就能复活?”

    迈克尔说:“也许吧,他并没告诉我后果和目的。”

    我低声问:“你真想交给他?谁也不知他苏醒后会做些什么。”

    迈克尔摇头道:“这是说定了的,若不是他,我不会有此权势,我答应他的事,也绝不会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