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六十四 被动局面
    长老议会的光很刺眼,暗红色的桌椅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触目惊心,人们纷纷入座,即使竭力克制,仍不免显得很不安,他们的尖牙在口中若隐若现,像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吸血。

    人一心急焦虑,就像饱餐一顿解压,这和失恋的症状是一样的。

    麦克斯韦尔说:“诸位,立刻肃静,我已经受够了这混乱!”

    下面的人吓得不敢说话了。

    麦克斯韦尔搅动一杯血水,饮入喉中,用戴着戒指的食指在桌上轻轻扣响,每响一次,下方的看客们脸色就变一次。

    旁听席最前排,克里斯蒂娜站起来说道:“纪元帝国此举无疑已经宣战,他们的桥头堡就在新索多玛,我们双方应当联手反击。”

    缇丰说道:“我同意!若非如此,他们很快将修建更多的堡垒,直至我们再无立足之地,他们人多势众,科技发达,力量未知,一旦他们形成包围,我们只怕难以支持下去。”

    麦克斯韦尔摇了摇头:“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贸然强攻只会消耗有生力量,我建议我们密切监视敌人动向,任何风吹草动,我们将立即做出应对。”

    缇丰说:“那太被动了,我们有朗基努斯侯爵,不,很快就是公爵了。单凭他一人,就能将他们搅得鸡犬不宁。”

    血族们看着我,我现在脸上的表情一定冷若冰霜,不动声色,高深莫测,难以捉摸,这正是顶级老千才有的心理素质,所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娜娜问:“你怎么流那么多汗?”

    我大喊道:“这儿的空调怎么开的这么热?不是存心折腾人嘛!你们血族感受不到温度,可我是人类。”

    缇丰说:“我们血族更怕热。”

    我急忙答道:“我....可能之前水喝多了,我要去上个厕所。”

    缇丰说:“别忙着走,我们必须报复敌人,让他们有所收敛,而你独自一人就足够了,对不对?”

    我说:“我最近心脏病发作,有所不便,就像超级赛亚人孙悟空也有翻车的时候...”

    他们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和他们根本聊不到一起去。

    麦宗忽然问:“执政官,那位大人还安然无恙吗?”

    我顿时更加紧张,却又克制自己不去看迈克尔。

    迈克尔与勒钢一致决定暂不将睿摩尔祖先失踪一事告诉长老院,这是为了稳定军心,更是为了避免长老们问责。

    勒钢:“大人在袭击之后感到疲累,已经入睡,暂时不会与诸位交流。”

    麦宗淡然点头,说:“祖先是黑棺真正的主人,不容有失,否则对所有人而言都无法弥补。”

    沉默了片刻后,麦克斯韦尔说道:“这件事是博驰造成的?你们已经把博驰杀了?”

    勒钢:“是,因为博驰该死。”

    麦克斯韦尔说:“博驰的信徒属下众多,我建议将他们全数囚禁,详细审问之后,重罪者杀,罪轻者罚。”

    其余人并无异议。

    缇丰说:“慢着,也就是说,现在那位大人正在沉睡,而鱼骨也患了病,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力量?”

    我急忙说:“是的,真相只有一个。”

    缇丰皱眉道:“难道我们就放任这件事过去了?敌人这次袭击共造成了两百余人伤亡,许多房屋被烧毁,你们难道忍得了这口气?”

    迈克尔说:“纪元帝国蓄谋已久,在我们之中说不定另有内应,在没有完全的把握之前,我们不宜发动战争。”

    娜娜说道:“如果黑棺不采取行动,剑盾会也将静观其变。”

    迈克尔表现的十分沉着,但如果仔细看他那双清澈的眼眸,就能察觉出些许焦虑。他点头道:“静观其变正是个好主意。”他敲槌说道:“退席!”

    众人散去,我、勒钢、迈克尔又聚在一块儿,迈克尔说:“我在祖先庇护所里发现了这个。”

    他手中拿着个奇怪的面具,那面具是一大块眼罩,眼罩额头处留有第三只眼的裂缝。

    我问:“这是什么?”

    迈克尔说:“它就在隐藏石棺之处,以前并不在那里,是睿摩尔祖先事发时预留下的,或许我们可以凭借它找到祖先。”

    我握着这面具端详了半天,毫无头绪。

    勒钢思索了一会儿,说:“这第三只眼象征着萨洛特一族。”

    我一下子明白过来,说道:“正是!萨洛特一族!我恰好知道该找谁了。”

    赵洛,轻蝉,只有她,她熟读埃尔吉亚之书,而且她有萨洛特的奥丁之眼,如果这面具真如迈克尔所想,赵洛必然能找到必要的线索。

    迈克尔:“那人在哪儿?”

    我说:“在号泣村!”

    迈克尔说:“我们立即出发,我命人准备朱诺。”

    我制止他道:“不必,我有更快的方法。”

    他们两人与我情同手足,现在情况危急,不能再向他们隐瞒。

    迈克尔问:“更快的方法?异空间?”

    我说:“和我来。”

    我们乘坐快速电梯到了亨利鬼宅,进入门中,我开启了那道通往号泣的传送门。

    迈克尔目瞪口呆,勒钢摇头苦笑,过了半晌,迈克尔喊道:“你这是在开玩笑吧。”

    我昂首道:“不,这就是我的能力。”

    迈克尔:“这么久以来,你一直能从号泣直达黑棺?你把这件事瞒了我们这么久?”

    我有些不好意思,说:“这扇门只能我开启,其他人进不来也出不去。”

    迈克尔说:“可...这是巨大的隐患。”

    勒钢说:“但鱼骨现在让我们知道了,他信任我们,我们也信任他。”

    迈克尔苦笑道:“也只有朗基,如果换做别人....”

    我说:“我们这就去号泣,准备好了吗?”

    我们踏入门中,在索坎的丛林走了约十分钟路,从卡戎重工的反应炉前走出。

    迈克尔惊叹道:“真的成功了!我还是头一次亲眼见到这....反应炉,和黑棺的那个几乎一模一样。”

    勒钢将好奇的迈克尔直接拽出了工厂。

    赵洛住在一间两层的楼上,原先是余烬水晶的黑色,她让人通通砌成了粉色,看起来像是上世纪东欧的童话王国丹麦风格。

    我按了门铃,她开了门,困惑地看着我们,看她的模样,似乎很忙。

    我问:“有空吗?”

    她摇头道:“没空,我正在写你那教堂的经文呢。”

    “这与埃尔吉亚之书有关。”

    她第三只眼陡然放光,说:“那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