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七十一 放松时刻
    作为摩天楼,不得不承认黑棺很压抑,根本配不上天堂之称。但当第二血城的面貌呈现在我们眼前是,压抑感令人心慌意乱,紧张不安,甚至连灵魂都在震颤。

    正如该隐所说,这世界是吸血鬼,更确切的说,这城市是吸血鬼。

    而且它已死去多时。

    拔地而起的大教堂与尖顶直入苍穹,不知是岁月之故还是本就如此,它们呈现黑色,一座接一座,形成了摩天楼的黑暗森林。

    在摩天楼之间,桥梁宛如蛛网,连接彼此,阳台上围着长满尖刺的铁栅栏,教堂的彩色玻璃已经破碎,风从中来,唱着哀伤的歌,它们之中似乎已没了居民,又似乎有人在盯着我们看。

    摩天楼遮蔽了夜空,于是夜空挣扎,从摩天楼的间隙中透露出些许星光。这城市的天际线如此压抑,让人喘不过气,让人弯下腰,低下头,似乎只能恐惧地在灰色石砖铺成的街道上潜行,生怕被居住在高空中的吸血贵族们看见。

    但这城市本就吸血,任何居民都无处藏身。

    好在它已经死了。

    在那些宏伟和浮夸的巨塔与教堂之下,是曲折蜿蜒的街道和走廊,当人们抬头看时,会感到压抑,可当人们闷头行走时,便仿佛被关在了紧闭的箱子里,无可避免地被幽闭恐惧症所困扰。这儿的房屋,无论是大厦还是小楼,当宛如坟墓似的。如果在里头睡了一夜出来,会不会觉得自己是死后复生?

    现在,我觉得自己正在死亡的利刃下行走。

    迈克尔与赵洛怀着敬畏之情,声音有些颤抖。迈克尔说:“这就是第二血城。”赵洛说:“血族神祗们就住在这些高塔之中。”如果这些高塔住满了人,城市的人口至少在百万之上。

    董定奇、夷辛、考克等实验体则像是在坟墓中过夜的高中生一样吓破了胆。夷辛说:“即使这里没有恶魔、衣食无忧,我也绝不住在这儿。”

    赵洛说:“这城市就像是荒废的屋子,腐朽而荒芜,任何打算在此居住者只怕都会发疯。”

    我打算活跃一下气氛,问:“你们说,该隐住在哪一座楼里?萨洛特呢?刚格尔呢?梵卓呢?”

    赵洛说:“没空猜谜了,我们离他们已经不远,得更快些。”

    迈克尔说道:“但仍需小心别落入陷阱,就像那红霜....”

    考克哆嗦了一下,她瞪大的眼睛中充满着恐惧,她像是患上了战后创伤综合症,这些看似可怖的恶魔实验体,虽然曾经受巨大的痛苦,可他们的精神其实很脆弱。

    我看着这座死去的城市,想象它曾经的荒唐、黑暗、血腥与辉煌,想象着这些塔楼中隐藏着什么,为此而颤栗。

    在这座城,血族的帝国分崩离析。

    在这座城,血族的神也不敢逗留。

    在这座城,人类之血充斥于各处。

    在这座城,是否仍有东西在窥视?

    迈克尔望向剩下的六个恶魔实验体,他也感受到了,他们都吓破了胆,他们从未料到血族的咒法能如此恐怖,比废土上那些恶魔恐怖十倍。这并不是凭借勇敢和力量能渡过的危险,最可怕的危险总是隐蔽而致命,即使他们比红色恶魔更强大,也只能一个接一个地死去。

    我低声对迈克尔说:“他们需要休息,我们也需要制定计划。”

    迈克尔点头道:“是的,他们的灵魂需要宁定。”

    我于是拍手说:“走吧,走吧,到一旁的塔楼中待上一会儿,这里很安全。难得来旅游一次,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董定奇嚷道:“不一定!谁能保证安全?在外面已经这么危险,在里面岂不是更....”

    面具说:“血城之内与血城之外不一样,这座城市已经不折不扣的死亡,其实,死亡并不可怕。”

    赵洛说:“可死亡未必意味着安息。”

    我遁入影子,在一间小屋中探了探,说:“这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红霜,没有毒蛇,没有乌鸦,进去歇一会儿吧。”

    我们进入屋子,屋子里长满了杂草,很柔软。

    夷辛说:“谁来放哨?”

    我一拍胸脯,说:“万事有我,我在这儿,你们尽管放心。”

    实验体们用质疑的目光对准我,我愤愤不平,想道:“不就是死了几个人嘛,至于全怪到我头上?”

    但谁让我是黑棺剑圣呢?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通过小屋是一处走廊,通往一处地下蓄水池。我们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见到水便吓得惴惴不安,赵洛用神目侦查片刻,说:“这水很安全,里头并没有那红色冰霜。”

    迈克尔将铠甲脱了,又脱下外套,露出健美的身躯,说:“我必须承认我并不适应这闷热艰辛的冒险,请允许我在这清水中率先沐浴一番。”

    赵洛的三只眼睛上下扫视迈克尔,笑道:“非常让人印象深刻的身躯,执政官大人。”

    血族并无人类欲望,但仍留有欣赏美的品味,迈克尔的身躯如大卫的雕像般精致、敏捷,充满力量与美感。他大方地笑道:“多谢夸奖,女士,但还请转开目光,以免令我成为无礼之徒。”

    赵洛笑了笑,走到了一旁。

    我这才意识到这家伙是和索萨同样俊俏的血族,但索萨更显得瘦弱,而迈克尔的身体却像是大天使米迦勒般完美,他们都拥有偏阴柔而抑郁的脸庞,当穿着衣物时,他们都呈现出中性的姿态,当褪去衣物时,迈克尔的肌肉让人挪不开眼。

    迈克尔呀迈克尔,他怎能如此不知羞耻地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展现在我们面前,甚至连那部分都不加掩饰?为何任由清水洗浴他那洁白无瑕的后背,宽阔而柔滑的肩膀,以及坚实又柔软的韧带....哦,我的朋友,我的执政官,我的上司,我的教皇,你这是在暗示我吗?我是直的,不是弯的,我要压抑走入水池与他共同沐浴的念头。

    不,恰恰相反,如果他真在做出暗示,那我该怎么做?我该装作视而不见吗?那样是不行的,那样很可能会令他心生怨气,从此以后对号泣暗中使绊。大局为重,我应当领会这暗示,大胆而忍耐地走上前,忍受他想要对我做的一切,也努力完成我想要对他所作的一切。哦,迈克尔,迈克尔,你这卑鄙无耻、厚脸厚皮的家伙,你早就这么想了,对不对?

    是的,他一定早有预谋,我知道的,我早就该知道。我是如此出众的英雄,我是如此英俊的鲜肉,我是如此神秘的偶像,我拥有着男女通杀的致命魅力。在经过了重重劫难之后,他终于忍耐不住了,放松心情之下,他要对我出手,并用号泣与黑棺的未来作为筹码和要挟,这混蛋啊,你这混蛋,真有你的,迈克尔,你就这么想得到我吗?

    此时,我终于记得清清楚楚,那是在我第一次与他见面时,他那眼神就显得非常不对劲了。那之后,他为什么把索萨作为教子奉献给我?他是在试探我的取向,他是在试探我的底线。好一个深谋远虑的家伙。

    迈克尔问:“鱼骨,你脱衣服做什么?”

    我直勾勾地看着他说:“我这污秽不堪的身躯是该好好洗洗了。”

    迈克尔皱眉道:“那你最好等我洗完,要不然会弄脏池水的。”

    我喃喃说:“不会的,不会的,这池水很干净,非但能洗净你的污秽,也能洗净我的,如果洗不干净,我们只能互相清洁...”

    迈克尔奇道:“朗基,我原本不介意与旁人共浴,我也时常让我的仆人替我擦洗身体,然而你难道不知道你身上满是蛇的腥臭,加上汗水的恶臭吗?”

    我说:“不,不用叫我朗基,那样太生分了,请把朗字去掉。不,那是男人战斗之后散发的阳刚气息,闻闻吧,尽情地闻。”

    赵洛忍不住哈哈大笑,说:“我听不下去了,执政官,你快逃吧。”

    突然间,我清醒了。我是中邪了吗?我现在究竟他么的在想些什么?我顿时感到十分尴尬,我喊道:“糟了,这屋子里有幽魂!是替身攻击!我被敌人暗算了!”

    赵洛说:“如果有鬼魂,我的神目能看得见。”

    我明白了,这念头并非我的本性,是疯网!是疯网正在让我付出代价!是彼列,是彼列残留的卑劣令我失控!是面具,是面具将他那低下的本性传染给了我!是血城,这死亡之城笼罩的死亡阴影让我再恐惧中不安而躁动。

    迈克尔洗完上岸,穿上铠甲,说:“你可以去洗了,朗基。”说罢,他走回了那屋子。

    我脸上发烧,将目光转向赵洛,说:“你要洗洗吗?”

    赵洛问:“你为什么盯着我看?”

    我辩解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证明我并非沉迷于同性之辈,我欣赏女性的躯体,我整个人非常之正常....”

    话没说完,赵洛走了。

    面具和我互相对视,我叹道:“为什么会这样?”面具说:“我都懂,我能理解,其实,男女并不是界限,斯密茨血族精通一种重塑血肉的法术,能将男子变成女人。”

    我心中一动,问:“你亲眼见过么?”

    面具说:“似乎见过类似的。”

    他又说:“你是该好好洗洗了。”

    他看着我的眼神非常之哲学,语气非常之古怪,我打了个冷颤,用瞬移般的速度逃离了蓄水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