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七十九 无罪辩护
    离开的路上,大家很有默契地保持沉默,谁都不提仍在修道院中昏迷不醒的巴提克斯。

    他们甚至不忍心俘虏他。

    一阵寒风迎面吹来,我打了个喷嚏,忍不住开口道:“不是我干的。”

    迈克尔叹道:“这没什么,朗基,他是敌人。”

    我怒道:“不是我干的,管他是不是敌人?我不干那样的事。”

    维吉和泰特齐声说:“公爵,你是英雄,我们必会守口如瓶。”

    我说:“去特么的守口如瓶,我现在要澄清我的名誉,我鱼骨·朗基努斯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考克笑道:“是啊,你顶得很!他后面那个洞大得都可以塞进手臂了。”

    我怒气冲天,大叫道:“我没那么大!那不是我的东西造成的!”

    夷辛不禁微笑,说:“剑圣,你不必谦虚,在场除了你,哪儿还有别人?你击败了敌人,惩罚了敌人,这又有什么不光彩的呢?你结结实实、实实在在替我们黑棺死去的兄弟姐妹们报了仇,我们高兴还来不及。”

    董定奇鼓掌道:“看到你这么做,我更感到一种亲切感。”

    我不禁离他远了些,避免他所谓的这种亲切感产生。

    董定奇说:“原先,我以为公爵您是个高高在上,无欲无求的大英雄,但现在呢?我又看见了你平易近人的一面...”

    我欲哭无泪,说:“你管那叫平易近人?”

    董定奇说:“怎么说呢?那是一种庸俗...不对...正常人的欲望。”

    错了,那根本不正常,那根本歪到喜马拉雅山上去了。

    他又说:“你并非尽善尽美的完人,而是有自己的血性与喜好,有血有肉的汉子。你看见美丽英俊的少年,会产生那种...那种感情,你看见可恨可恶的敌人,会做出那样....那样的举动。”

    迈克尔肃然道:“只是你不许对索萨这么做。”

    我绝望地注视他,他却哈哈大笑,说:“开玩笑的,咱们两兄弟,都不是外人。”

    我不知道他开的是哪门子玩笑,难道他允许我对索萨做这种?

    董定奇最后说道:“您是个可敬的战士,是我们的战友,这更值得我们尊敬和追随了。”

    即使我情商很高,不打笑脸之人,可若不是我现在虚弱,我会把这家伙的牙全打断了,我最后哀叹道:“我们在修道院遇上了一个自称斯密茨记忆的怪人,他控制住了巴提克斯,然后疯狂地虐他。”

    他们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问:“那人呢?”

    “他似乎把自己生命的精华消耗殆尽,那之后,他消失了,只留下巴提克斯。也许他把自己的记忆灌注到了巴提克斯体内。”

    考克问:“您当时在做什么?”

    我喊:“我喝下了不该喝的毒药,在一旁躺着,无法阻止,更不会参与到里头去!你们这帮混球完全搞错了。”

    说到这儿,我望向萨洛特祖先,希望他能用明辨是非的神目替我洗刷冤屈,他果然可靠,简短地说:“我相信朗基努斯。”

    迈克尔默然片刻,说:“我愿意相信。”

    董定奇立即说:“我也愿意相信。”

    考克说:“我相信。”

    他们一个接一个这么说,用那种十分诚挚,却又显然是安慰性的语气说出这番话,就像是收了钱的律师答应帮证据确凿的杀人犯脱罪似的,又像是古代电视里那种做广告的演员那样演技逼真。

    我想多说什么,可看着头顶灰蒙蒙的天,听着哀嚎的风雪,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不久,前方出现个人影,赵洛肩上扛着个人走向我们。这让我倍感惊喜,忙上前迎接她。她救的那个人是面具,这更是让我喜出望外。

    迈克尔躬身道:“赵洛女士,您怎么逃脱的?该隐与亚伯决战的结局如何?”

    赵洛失落地摇头说:“该隐赢了。”

    我们不由地惊呼,我问:“该隐又一次杀死了亚伯?”可若是那样,赵洛会悲伤绝伦。

    赵洛说:“我看得不是很明白,他似乎将亚伯封印在了另一个空间,他自己也几乎支持不住。我试图再接近亚伯,可那个空间的入口已经不见。我想问该隐,他也消失了。”

    我笑道:“面具可真是命硬,这都没死,还能被美女救下。”

    “我在出逃的途中见到他躺在道路中央,他太瘦了,反而没被震落的岩石和树木压中,我已经用神目替他治疗过了。”

    我想拍醒面具,忽然却觉得他很辛苦,比我们都辛苦得多,他除了会写莫名其妙的法术把戏之外,身体说不定比普通人还弱,这趟旅行足以让他回去之后病上好几个月,我绝不希望他一命呜呼。

    我说:“让他睡会儿。”

    迈克尔点头道:“董定奇,你背着他。”董定奇欣然照做。

    雪倾泻而下,我们加急赶路,一刻也不想在这恐怖的血城逗留,里面自然埋藏着其余秘密,可想想巴提克斯吧,谁会嫌自己的命太长?谁又愿意被那样暴力摧残?

    算了,这小子是死是活与我无关,我们救回了萨洛特祖先(他无疑已经告诉了迈克尔他的真实身份),令他领悟了血之极乐(至少他自认为如此),此行死了许多人,可我认为是值得的。

    到了深夜,面具醒了,他的头很疼,我认为这就像是某种高原反应一样很正常,我们是从血城归来的人,这只怕是古往今来鲜有的成就了。与此同时,我们都被印上了烙印,属于血城的烙印。

    面具问:“我们....准备回去了?”

    迈克尔说:“我必须向你致敬,凡人,你活下来了,虽然没帮上什么大忙,可这依旧是无上的荣耀。”

    面具说:“是啊,无上的荣耀。”

    我说:“我们见到了该隐,见到了亚伯,见到了巴尔教的创始者,挫败了格特利克斯的阴谋,令纪元帝国遭受了重大挫折,这是值得庆贺的事。我们每一个人都将载入黑棺甚至血族的史册。”

    面具问:“该隐?亚伯?我错过了什么?”

    对,这小子当时就不见了,他根本什么都没见到。

    我叹道:“算了,无知也是一种福气,你如果见到了那场面,准会吓的心脏衰竭。”我拍打面具的肩膀,又笑道:“我罩着你呢,我的老朋友。”

    面具说:“多谢,对了,我也算是你的雇员,对不对?”

    我说:“那当然了!你是我的军师和参谋。”

    面具问:“我这种算不算工伤?可不可以报销医药费?”

    我大吃一惊,忙说:“事实上,你这算是公费旅游时受伤,不算在本政府雇员医保范围之内。”

    面具说:“这样的吗?”

    我板着脸说:“而且,请问你有与本市政府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吗?不,你没有,没有合同,你并不是本政府的正式雇员。”

    面具叹了口气,说:“难。”

    我很过意不去,可我自己也受了伤,加班至今,我有向谁抱怨吗?没有,我为此甚至领不到一分钱。他身为我的员工与合伙人,难道不该学习我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吗?

    萨洛特说道:“迈克尔,我的孩子,等回到黑棺,请向朗基努斯公爵账上汇两亿信用额,这也远不能表达我对他的感激之情。”

    迈克尔笑道:“遵命,大人。”

    我握住干尸的手亲了几口,味道真难闻,但为何此刻却有几分甜蜜?

    面具的目光再一次阴魂不散地落到我身上,虽然在苦寒之地,我仍然汗流浃背。

    我说:“我本人对于此行居功至伟,可我会将这些资金用于城市建设,绝不会落入我个人腰包。”

    面具惨声道:“难道我分不到半点?”

    我笑着轻拍他肩膀,说道:“亲爱的老朋友,你不仅仅要想着现在,更要想着未来。你要知道,能和我们这些大人物一起加班加点,出生入死,这本就是一种难得的福报。”

    面具问:“福报?”

    我只知道这是古代哲人的明言,哲人的明言,多半是不会错的。

    萨洛特重新开启了赵洛打开的那个通道,此后一切顺利,我们回到了号泣,报了平安,随后通过传送门回了黑棺。

    乏加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你回来了?鱼骨先生?”

    我心想:“你想念我了吗?我可爱的乏加?就像一个有恋父情结的乖女儿想念一个英俊可靠成熟潇洒的父亲,唉,少女思春,情有可原....”

    乏加说:“在元老院,勒钢公爵正受到质疑,局面很不利。”

    我不禁骇然,更让我骇然的是乏加因为我之前的话在我的银行户头中扣除了两千万信用额。

    我对迈克尔说:“快,赶去长老院。”

    迈克尔问:“什么事?难道不先把祖先送回密室吗?”

    我还没告诉他乏加对我的暗恋之情,所以一时半会儿说不明白。我说:“我预感到有变故。”

    当我们临近长老院议会厅时,缇丰正说道:“勒钢,执政官失踪的事,你何必隐瞒真相?我们都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麦克斯韦尔也说:“如果事关隐藏于黑棺的那位大人,我想我们拥有知情权。执政官未能守护好大人,我们需要一个交待。”

    忽然间,萨洛特发动隔空取物,开启了大门,缇丰与麦克斯韦尔愕然相望,因萨洛特强大的意志而震惊不已。

    萨洛特说道:“无需担心,孩子们,我始终与黑棺同在,现在,让一切回归原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