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八十 汇报演出
    我和拉米亚携手来到黑棺八十四层的大剧场,座椅层层向下,灯光微弱而优雅,到了那舞台上,柔软的酒红色幕布上流光似水。

    一个穿制服的、青春年少的少女向我走来,她是莱拉·沃克,几个月前在军校的开幕式,尾随我进入厕所的那个野心勃勃的女孩。

    她的目光在拉米亚和我脸上转悠片刻,微笑着鞠躬说道:“院长,院长夫人,欢迎来临欣赏我们的戏。”

    拉米亚说:“这也是我们的荣幸,可爱的姑娘。”

    我说:“在学校一切都顺利吗?”

    莱拉说:“我们在学院,亦听闻不少关于院长的传闻,您的英雄事迹又增添了光辉荣耀的一笔,为此,本校上下学子都欢欣鼓舞,也更为您感到骄傲。”

    这小丫头真会说,而且她的语气异常真挚,让我瞬间心情大好——即使她言不由衷又有什么关系?我爱听这些。

    然而,我深沉的城府令我不苟言笑,敛容肃色,散发出一股高高在上,藐视众生的神祗气魄,我只是微微一笑,似乎对这话丝毫不放在心上。

    拉米亚暗中掐了我一把,说:“别傻笑,把人家姑娘都吓坏了。”

    她竟以为我这冷若冰霜的表情是傻笑?我的妻子,你是不是该佩戴一副眼镜了?

    今天在这儿举行的,是游骑兵学院的期末毕业演出,这些学生考完了试,放假之前想要活跃下气氛,表现学院的凝聚力,或者只是单纯地想在众人面前露脸,所以想了这么一出。

    当然,关于此事,少不了贝蒂在里面推波助澜,因为这次戏剧的剧本是关于我和迈克尔他们的血城之行,当然,我把这故事告诉贝蒂是经过迈克尔授权的,敏感内容都被我隐藏,我可不想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看过剧本,改编得还算合理,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爱恨情仇,以及贝蒂擅长的狗血撕逼情节。

    迈克尔与勒钢坐在包厢内,朝我们挥手,我也向他挥手示意,我们俩走入包厢,索萨居然也在,他恭恭敬敬地向我和拉米亚行礼,表情难以形容,疯网让我接触他的心灵,他似乎有些不悦。

    迈克尔笑道:“我都迫不及待想看看他们将我扮演成怎般模样了。”

    勒钢叹道:“迈克尔,你还是改不掉这毛病,作为教皇,你的形象应当严肃,怎能让这些孩子随意展现?谁知道他们这些叛逆期的小毛孩拿捏得怎样?”

    迈克尔说:“你这是嫉妒,因为这戏里没有你的份!”

    勒钢说:“我情愿没有,如果他们想找人演我,我就把他们的戏毁了。”

    迈克尔嚷道:“我亲爱的兄长,你这根本是横行霸道、禁锢思潮的做法,这些孩子尚未长出羽翼,你就要把他们的羽毛拔光吗?”

    勒钢很是悲观,他说:“他们太软弱了,游骑兵学院应该把他们派到战场上去,用枪扫荡恶魔,而不是在这儿演戏自娱自乐。”

    迈克尔笑道:“慢慢来,他们吃苦的日子在后头。”

    勒钢说:“就怕到时候,他们根本吃不起苦,临阵脱逃。才干是一回事,可意志品质又是另一回事。”

    下方已经来了不少观众,这些孩子的父母都是贵族,自然迫不及待地赏光。还有些下层新近的暴发户也来到此地,他们或许想要引荐自己的儿女进入学院,他们都是些奸商或帮派人物,意欲借此踏入上流社会,混个贵族当当。

    不过这很正常,我就是这么一路爬上来的,我听说他们认为我会代表他们的利益,为他们说话。我希望他们这么认为,也许未来我确实会这么做,我刚成为公爵,需要更多的支持。就像恶魔需要信仰一样,当人们信任我时,我才会拥有更大的权力。

    缇丰、麦克斯韦尔、麦宗都没来,因为他们听说我们会在场,他们就没必要出面了,六长老齐聚就显得太过隆重,容易引起猜测和谣言。

    当然,他们不来也会引起猜测和谣言,无论什么做法都会引起非议,人类就是这样。哪像我这样风轻云淡,淡泊名利、万物不萦绕于心?

    下方的学子和观众们望向包厢,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他们都在鼓掌,不少人鞠躬向我们致敬。

    索萨说:“父亲、伯父、教父,我听外面的人说....”

    迈克尔叹道:“孩子,你还在关禁闭,从哪儿听到外面人的说法?”

    索萨脸色苍白,忙道:“是听府上仆人说的。”

    迈克尔点头道:“你继续说下去。”

    索萨说:“外面人称呼你们三人为新三巨头,地位比其余三个长老更高。”

    迈克尔兴致勃勃,说道:“他们真的那样想?可事实并非那样,不过真是鼓舞人心的消息,我们得更加努力才行。”

    我高兴的像是被人灌了一肚子的威士忌,愈发用力地朝他们摇手回敬。拉米亚嗔道:“你给我淡定一点。”

    勒钢说:“如果这是民心所向,倒也不错,可是被推在前面的感觉总是不妙。”

    迈克尔说:“我们有萨洛特祖先撑腰,还有鱼骨这位剑圣,我们击败了巴尔教的首领,形势确实一片大好。”

    勒钢说:“缇丰、麦克斯韦尔、麦宗,他们远比我们古老,远比我们擅长权谋,远比我们有更多人脉,而且,我们必须避免黑棺分裂,提防纪元帝国。我认为他们乐得我们抛头露面,他们则闷声发财。”

    迈克尔嚷道:“你想得太多了,我的兄长,如果总是这么忧心忡忡,我们什么事都做不了。”

    勒钢淡然说道:“是啊,或许我应该学你这种心态。”

    此时,有人敲门,是贝蒂,她的整容非常成功,眼睛更大,原先略圆的脸蛋现在犹如瓜子,鼻子更挺了几分,不过我记得上世纪末时,这种脸型已经烂大街了,让世界上的女性显得非常雷同。

    贝蒂笑道:“三位大人好,能见到三位,实是荣幸之至。”

    迈克尔说:“你好,女士,我们也很高兴能见到你,鱼骨,我相信你和她已经是老相识了。”

    我点头道:“当然。”

    拉米亚上前拥抱了贝蒂,她依旧将贝蒂视作朋友,贝蒂也异常热情和尊敬她,过往她曾嫉妒拉米亚的好运,但现在她的心境完全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