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八十一 额外剧情
    迈克尔说:“我最近听闻贝蒂女士的事迹,觉得很神奇。她是你的朋友,又在军校的学生中很受爱戴,而且,是她亲手编写了这次剧本,所以邀她一同在这儿观看这场表演,故事的原型与故事的作者共聚一堂,这才是欣赏戏剧的最佳环境。”

    迈克尔这小子还一套一套的,如果我是女人,肯定被他这种讲究迷得死去活来。

    贝蒂躬身回答:“伟大的教皇,英明的执政官,我并非谦虚,而是我确实是才疏学浅的一个人。我的文学饱受黑棺中批评家与同行的指责和抹黑,这让我尝尝自省不足。能蒙你如此称赞,我实在是受宠若惊,同时惶恐不安。”

    她的气质和性格是天生的外交家,即使面对我们三巨头,她仍镇定自若,侃侃而谈。我没有栽培错人,也许以后我可以通过她的手代我管理军校。

    迈克尔笑道:“你的小说我都爱看,现在这年代,我们需要的是放松,需要的是英雄,可不是那些指手画脚,悲天悯人的诗人给我故作深沉,针砭时弊。”

    勒钢说:“麦克斯韦尔公爵拥有多家报社,在舆论上拥有绝对控制权,缇丰则拥有多家戏院,在中下上层都有广泛观众。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奋起直追才行。贝蒂女士,你在军校中任职未免屈才,我打算办一份军报,由你担任主编,也唯有你的名望才配得上。”

    贝蒂心里肯定乐开了花,但表情也仅仅是窃喜淡笑,她说:“如果此事成真,我一定不负所托。”

    拉米亚拉着贝蒂的手,贝蒂问:“其实,我挺对不起萨尔瓦多的,他人现在怎么样了?”

    拉米亚叹道:“他在剑盾会已经升为骑士了,他说他是同期中成绩最好的,而且,他已经...放宽了心,不会再纠缠你了。”

    贝蒂脸上变色,似乎受了重大打击,即使与迈克尔、勒钢交谈也没见她如此不安。

    她问:“他....遇到别的人了?”

    拉米亚说:“是的,他说那个女孩儿对他很好。贝蒂,我明白你心里仍有些不舍,但看看你现在吧,你靠自己的力量成为了名人、作家和富翁,你的未来会很美好。”

    贝蒂苦涩地说:“我还不是全靠朗基努斯公爵?是他的恩义支撑我走到今天。”

    我认为贝蒂对萨尔瓦多未必有那么深的感情,但她想凭借萨尔瓦多的关系,更紧密地依附于我——依附于黑棺的公爵,新晋的三巨头之一。

    抱歉,贝蒂,没机会了,至于萨尔瓦多,他会在剑盾会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在那里,他是废柴流的主角模板,应该能一帆风顺。

    突然间,舞台下方掌声复作。迈克尔笑道:“这群孩子可真舍得花钱。”

    我朝下望去,见舞台上方的灯光明灭闪烁,变幻无方,身穿执政官服饰的学生登场,她是莱拉·沃克,居然是她扮演迈克尔?她身材高挑,英姿飒爽,看上去倒也合适。

    迈克尔鼓掌说:“好美的姑娘。”

    我期待后续的发展,因为我曾经把亚伯和该隐的故事也都告诉了贝蒂——这并不涉及敏感信息,该隐教也希望黑棺的人们得知该隐显灵了,他仍旧在庇护着我们。

    演我的人还算英俊,可我却有些不满,这个人高大威武,可我分明是个英俊的玉面小生。在我的心目中,我是如西门吹雪般冷峻、俊俏、孤高、无情的绝代剑圣,风随我的剑,云绕我的人,冰雪映照我的脸,热血染红我的衣,我温柔、潇洒、体弱却无敌。

    这么看来,这小演员姿色也太平常了,这个人是谁?选角色的又是谁?将来我要给他们穿小鞋。

    舞台上硝烟弥漫,火光闪动,那个“迈克尔”喊道:“敌人太强大了,快去请我的好友,无敌的朗基努斯!”

    纪元帝国的士兵、“格特利克斯”与“巴提克斯”他们行色匆匆,弯腰驼背,抬着一具黑色棺材低头溜走。他们为了顾及执政官的颜面,把纪元帝国的人扮演的异常猥琐白痴,这又让我哭笑不得——如果格特利克斯是这种货色,我们怎会被他逼入绝境的?

    不过舞台导演也没办法,设定上有所瑕疵总好过整部戏不能上演要强。我明白迈克尔肯定不会在意,可学生会的人并不是不知轻重的傻瓜。

    这些孩子是下过苦工的,他们的声音虽然稚嫩,演技尚需磨砺,可表现的很自然流畅,并没有特别尴尬的地方。舞台道具很精美,他们甚至让十余个人扮演羲太之蛇,这蛇的道具下了血本,像是东方的舞龙队那样的操作方式,可外形却逼真了不少。真像是一条十米多长的大蛇。

    这部剧的台词很不自然,相当热血激昂,透着中二的气息,但考虑道他们的年纪,难道要他们老气横秋的说话吗?那整部戏就会死气沉沉,拖沓冗长,我情愿看他们尬演,也不愿看得昏昏欲睡。

    整部戏的精华部分有两处,“我”与“萨利萨尔”的对决,他们通过舞台背景颜色的变幻表现我们激烈的破坏力。另外,该隐与亚伯的重逢将整部戏的气氛推向顶峰。这两个演员是学院中武艺最出色的,用排练过的套路表现出精彩的武打,这些打戏在特效的加持下颇为好看,引起阵阵叫好。

    我看过剧本,知道整部戏行将结束,称赞道:“真不错,贝蒂,你摸到戏剧的门道了。”

    贝蒂说:“是这些孩子们的热情与想象力,才能让我的剧本尽善尽美地表现出来。”

    迈克尔:“他们展现了惊人的凝聚力与理想,这才能让他们在毫无报酬的情况下将戏排得这么好。怎么说呢?即使略有瑕疵,可仍是让人惊叹。”

    勒钢叹道:“你太宽容了,我们需要的是坚韧不拔,不惧艰险的将士,而不是沉迷于汇报表演、喜欢聚光灯的戏子。”

    迈克尔连连摇头:“我的兄长,你还是一样毫无浪漫之情,我怀疑你在身为人类的时候,肯定不曾有过深切的恋爱。”

    勒钢嗤笑一声,我说:“勒钢老兄,就事论事,别扯远了。我们不能对他们吹毛求疵,像纳尔雷与索萨那样出色的天才不多。”

    忽然间,舞台上响起呜呜的风声,我看见“朗基努斯”在白色的布景下迈步。

    我奇道:“怎么了?表演不是该结束了吗?”

    贝蒂喊道:“是啊,明明....这些孩子自己又加了一段戏吗?”

    也就是说,这段戏是未经过审核的,是他们真心想上演的。

    我笑道:“真是异想天开的家伙们,前半部戏他们小心谨慎,临近结尾,现在他们反倒胆子大起来了?”

    勒钢说:“可见散漫。”

    我摇头道:“你太苛刻了,年轻人就应该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

    话未说完,我看见那个扮演巴提克斯的演员出现在朗基努斯对面。

    我的脸一下子白了。

    迈克尔皱眉道:“他们怎么知道‘巴提克斯’的?”

    我颤声道:“是不是你泄露的?”

    迈克尔喊道:“天地良心,我怎会泄露?我是你身边最诚实的人。”

    拉米亚问:“朗基,你怎么这么紧张?”

    我想要轰一道念刃下去,将整个舞台砸了,可如果我那样做,会给这群学生了留下非常差劲、情商低劣的印象。

    我心存指望,但愿后续剧情并非我想象的那样。这些孩子还很纯洁,绝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那档子事。

    “巴提克斯”指着朗基努斯嚣张地大笑道:“黑棺剑圣?哦,黑棺剑圣!我看是黑管剑圣吧,你那根管子是不是漆黑如墨?我看你根本没什么了不起!”

    朗基努斯义正言辞,满面怒容地喝道:“住嘴吧,邪恶帝国的王子!你们帝国那些肮脏粗鄙的野蛮言辞,真是让我怒不可遏!让我们堂堂正正地用长剑与武艺一决高下吧!”

    巴提克斯叫嚣:“不,你的剑根本没什么用!你那根黑色的管子也不过是徒有虚名!当我们纪元帝国攻占黑棺与号泣之后,你们所有的男人都将被我们阉割,成为皇帝身边的太监,而所有的女人都将被充作奴隶,让我们帝国的贵族们享用!”

    台下的看客们群情激昂,大声痛斥这巴提克斯的言行。台上的朗基努斯愈发震怒,他喊道:“那么,我就让你见识见识黑棺的强大与武勇吧!”

    说到此处,他持剑而上,与巴提克斯展开搏杀,经过数个回合,巴提克斯惨叫着倒地,他痛苦地说:“我输了,我....我认输!”

    朗基努斯高声道:“你不仅仅输了,而且,你还将为你之前的污蔑之词付出惨痛的代价!”

    巴提克斯惊恐地问:“你想做什么?”

    朗基努斯面向观众,解开裤带,说:“我将让邪恶帝国的皇子,感受到我们黑棺男子的雄伟气概与阳刚力量,我将让你感受到巨大的屈辱与折磨,并让你将这份屈辱折磨带回邪恶的帝国,永远铭记,永世难忘!”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朗基努斯”把“巴提克斯”拖着走入雪山背后,从那里,发出了巴提克斯痛苦而欣悦的叫声,以及朗基努斯气贯长虹的怒吼。

    观众们的情绪达到了最高点,他们在爱国的情绪下,为这不实而耻辱的暴行而叫好,似乎这个朗基努斯就应该这么做,他非但该干这个巴提克斯,甚至该干纪元帝国的每一个男孩,每一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