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八十二 口碑炸裂
    在后台仍可以听见观众席惊天动地的呼喊声。

    我告诉自己要平静,戒骄戒躁,事已至此,大发雷霆是没用的,那只会毁了我在学生心目中的好印象(叛逆期的孩子通常不会认为自己有错)。须用沉着冷静之态,用泰然自若的言行,施加无形的压力,问清他们这么做的理由,查明事情的真相。

    拉米亚说:“你可不可以把剑先收起来?别吓着他们。”

    我冷冷地说:“这柄剑一旦出鞘,就要见血,这些小老鼠如果耍滑头,哼哼哼....”

    拉米亚说:“见血你个鬼,这电流噼里啪啦的,只会把人烤焦。”

    我说:“我倒想尝尝这些小老鼠烤肉的滋味儿....”

    拉米亚拍了我后脑勺一下,叱道:“收起来!”

    我只得照办,不久后,小演员们谢幕完毕,出现在后台,他们喊道:“啊,公爵!公爵夫人!你们来了!”

    我本怒气勃发,咬牙切齿,但有几个演员发育得真好,前排两个车灯耀眼至极,我看了几眼,便无法发作。

    拉米亚在我耳边嗔道:“你眼睛在看哪儿?”

    我闷哼一声,昂首挺胸,说道:“谁是导演?”

    一个戴着眼镜的少年导演伸手说道:“是我。”

    我没与他握手,伸出鱼刺枪,用冷如寒冰的声音说道:“我的枪很久没有见血了。”说罢表情残忍,在枪头舔了一口,这破枪划破了我的舌头,见了血,我痛得惨哼不已。

    他们都笑了,涌上前围着我,这氛围实在太好,几个车灯贴在我前胸后背,我筋麻骨软,以至于想大开杀戒也无能为力。

    拉米亚喊道:“都让开些,退后!我们只想问最后一段戏是怎么回事?”

    贝蒂在我们身后喊道:“是啊!我剧本里根本没这剧情!你们直接绕过了我。”

    那个少年导演挠头说道:“公爵大人,那是为了戏剧效果。”

    我怒道:“为了戏剧效果就可以捏造事实了吗?你可以问问我老婆,我到底是直的还是弯的?”

    拉米亚叹道:“这我可以保证,孩子们,他不会对男人有兴趣。”

    她这话说的让我心里温暖,可为什么我有些心虚?

    莱拉·沃克居然还笑!她说:“我们当然知道,也并没有污蔑您的意思!可是,这一幕其实是为了衬托您的光辉形象,是您在重重压力之下的一种宣泄,是您国仇家恨凝聚在一块儿的突然爆发,所以,您此举完全是合理的,非但无损您的威名,也必将成为黑棺历史上载入史册的一幕!”

    我大嚷:“真是狗屁不通!这算什么狗屁光辉形象?我根本没做那种...”

    少年导演说:“我们也是听到了这样的传闻,关于是不是加上这一段,我们犹豫了很久。可是,你知道,这是艺术加工,有时候,为了表达我们的思想主张,是可以与事实有所出入的。”

    我叫道:“这根本全是你们的一厢情愿,全是你们的私货!”

    大概我气场太强了些,他们表情惊恐,朝后退却。

    少年导演低着头,说:“如果您认为这冒犯了您,我向您道歉。可是,你也应该听听外面人们的声音,那是他们的心声!”

    观众听来是很满意,可那满意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是湿淋淋的人血馒头。他们臆想着我如此折腾敌人,便好像自己真的出了一口恶气,敌人必将闻风丧胆,而黑棺也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我说:“在我听来,他们好像在嘲笑我。”

    莱拉·沃克见势不妙,忙拉住那少年导演,对我说:“我们会改的,不会有下一次了,我们会在校园报上刊载道歉声明,承认最后一幕是个错误。”

    少年导演大喊:“我没错,我们有什么错?追求艺术与理想有什么错?这是压迫,这是不公,这是政治正确,这是一手遮天!公爵,的确,大家都崇拜你,也都以为你是个敢作敢当,刚正不阿的大英雄,可为什么你不承认?为什么要掩盖真相?对待敌人用残忍手段并不是犯罪!”

    我简直恨不得用疯网将这小子的灵魂吞了,但这小子激动过度,自己先昏倒在地。

    拉米亚立即用医疗针刺入这小子的胸口,我担心这小子如果丧命,学生们又会猜疑是我下的手,于是咬咬牙,用疯网令他宁定,过了半晌,他缓过劲儿来了。

    他说:“公爵,你要杀我就杀吧,但我绝不会认错。”

    如果换做是勒钢,这小子早就神不知鬼不觉地下了地狱,唉,我的心肠有时也太好了。

    这时,一个老头子校董走入幕后,他也是个血族,是军校实权派的领袖。他说:“啊,公爵大人,您何必与这些不懂事的孩子一般见识?”

    我沉住气,说:“我只是想洗刷我的名誉。”

    校董笑道:“洗刷名誉?我真不明白有什么好洗刷的。这是一场光辉的胜利。”

    “胜利个...个鬼!”

    校董说:“我在观众席上遇见的每一个人都在夸赞你,认为你此举才是血城之行真正的战果!凭借此举,你羞辱了整个纪元帝国!他们愈发崇拜你了,院长,真的,你应该去那里和他们说说话。”

    如果这件事传到那个皇帝耳中,巴提克斯未能活着归国说明真相,而他又真相信我爆了巴提克斯后门,那号泣将面临源源不绝的杀手和军队。

    拉米亚在我耳边说:“算了。”

    “就这么算了?你当真的?”

    拉米亚点头道:“要应付这局面有的是办法,大吵大闹不符合你的身份。”

    对,她说的一点没错,这个小导演完蛋了,他的前途一片黑暗,我会让他这一生寝食难安,孤立无援。

    那个校董拉着我们来到前台,那些观众用看着希腊神祗的目光看着我,他们谀词如潮,好评不断。我只能强颜欢笑地回应他们的歌颂。

    那一天是6月9日,这破日子被军校定位圣枪破敌日。这节日的名字也暧昧得可怕,让我欲哭无泪。校董事会还一致同意要为这一天竖立一座雕像,让人们永远铭记。

    我无法拒绝,虚荣心让我接受了这一切,因为这是属于我的节日,属于我的雕塑。

    我泪流满面地与他们握手,强颜欢笑地拥抱提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