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五 我的兄弟
    呼巴音低着头站在我面前,表情显示他的心情很低沉,他说:“您想怎么样?”

    我面带微笑,我正学古代电影中那些优雅的黑帮头目,先不着边际地说上几句,随后凶相毕露,将他吓得屁滚尿流。

    所谓气场,就是这么简单。

    我说:“你知道今天的太阳很毒辣吗?这些天天天如此,真烦。”

    呼巴音睁大眼睛望着窗外,这时开始下雨了。

    我很尴尬,想好的套词儿接不下去了。呼巴音大声道:“那是安杰洛的个人行为,与IBA无关!”

    现在是撕破脸皮,凶相毕露的时候了,我:“你一整队的随从全藏在我的城市里,你捉住的通缉犯破坏了我至少两亿的资产,给我老实招来!不然你猜我会用什么手段整你?”

    呼巴音骇然道:“士可杀,不可辱!”

    我说:“那全看我的心情。”

    呼巴音惨叫道:“你想爆我的后门?就像你爆巴提克斯那样?”

    我怒道:“你不是我看得上的那类型....放屁!我何曾干过这勾当?”

    呼巴音咬牙道:“所有破坏,我们都将赔偿,而且另外付赎金和赔款。放了我们,不要断了我们财路。”

    我对游骑兵上尉说:“将他们全关在牢里,那个安杰洛扎上抽血针,维持他低血量。”

    呼巴音急道:“我一分钟几千万上下的流水,是万万不能耽搁的。你总得派个人去IBA送信吧。”

    我不耐烦地说:“带走!”

    呼巴音说:“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消息!你会感兴趣的。”

    “什么消息?我城市里藏着几十个肥仔吃喝拉撒?”

    呼巴音说:“关于你的儿子和女儿,卡桑德拉和马丁....”

    我掐住他的脖子,厉声道:“IBA如果针对他们,我会捅爆IBA主人身上所有的孔!”

    呼巴音艰难地说:“不,不,我们听说你在找...找她们的父亲,他最后出现在.....多尔育儿园...”

    我心头一喜,问:“那儿是哪儿?”

    呼巴音:“我不知道,但如果有上世纪的地图,你就会知道,这消息是真的,我们的人找到了他最后询问的掮客。”

    “我会去验证,如果你并没有说谎,我会给你的赎金一个折扣。”

    他被带走后,我问乏加是否有这地方,乏加回答:“继续朝东南十公里,是有个多尔育儿园,但由于空间扭曲,无法判断真正的距离。”

    我说:“劳烦告知让索莱丝与瞻礼斯率队去一趟,对了,带上七号,以防不测。”

    乏加:“带上七号,反而会让结果难测。”

    我笑了两声,才意识到乏加并不是开玩笑,答道:“没问题的....应该吧。”

    回到大教堂,我参加了礼拜,随后,拉米亚等在我的办公室,我忙得不可开交,连见上妻子一面对觉得奢侈。

    于是我给了她个熊抱。

    拉米亚笑出了声,说:“你太夸张了啦!”

    我说:“还有更夸张的,你等着...”

    她险些折断了我解开她皮带的手。

    她嗔道:“你想什么呢?这里是教堂!该隐看着我们!”

    我说:“有人看更刺激,再说了,该隐在血城,管不着我们。”

    这时,面具端着个泡面碗,匆匆吃面,从我们门前走过,当看见我们的姿势,他不动了,只盯着我们看。

    我怒道:“看什么看?我们正在向该隐祷告!”

    面具摇头反问:“该隐喜欢这种调调?”

    我胡诌:“是啊,昨晚他在我梦中显灵来着...”

    面具翻起白眼,拉米亚推开了我,说:“我是来告诉你,剑盾会的特使来了。”

    这可是正事,我问:“是谁?是九隐士之一吗?”

    他们在黑棺的大使是九隐士之一,地位尊崇的克里斯蒂娜,我大号泣也应受到同等待遇才是。

    拉米亚笑道:“是一个伯爵,不过据说他快要当侯爵了。”

    我大失所望,说:“才区区伯爵?剑盾会看不起我吗?”

    拉米亚说:“是弥尔塞,还有萨米。”

    我大喜过望。

    我们来到市长府上,见到弥尔塞、萨尔瓦多,数个年轻的剑盾会骑士,其中有几人我很眼熟,奇怪,我是在疯网中见过他们吗?

    弥尔塞朝我们大笑,萨尔瓦多也露出温和而亲切的笑容。我们拥抱、握手,过了好一会儿才消停。

    我只觉得弥尔塞有些不同了,他变得成熟,言行举止颇有分寸,这让我产生了些许陌生感。

    拉米亚正和萨尔瓦多交谈,她见到弟弟安然无恙,变得成熟稳重,开心极了,萨尔瓦多身边站着个女骑士,与拉米亚年龄相仿。萨尔瓦多介绍说:“这是荷蒂,荷蒂,这是我姐姐。”

    荷蒂笑道:“久闻大名了,真是名不虚传的美人。”

    拉米亚上下打量她,说:“你也美丽得很。你是萨米的女朋友?”

    荷蒂握住萨尔瓦多的手,坚定而自豪地说:“我是他生死不渝的战友,当然也是女朋友。”

    拉米亚对荷蒂很满意,送给她一条余烬水晶项链。

    荷蒂表现得十分喜悦,可我却觉得她的表情不像真的。

    拉米亚偷偷问萨尔瓦多:“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打算结婚?”

    萨尔瓦多:“荷蒂和我从没讨论过结婚的事,我们还小,不急。”

    拉米亚急道:“怎么不急?在这要命的年代,你们又全是战士,早点安定下来比较好。”

    萨尔瓦多:“剑盾会的行动通常很安全,姐姐,你不知道我们的铠甲和念刃有多么可靠。”

    拉米亚:“你现在是男爵了?荷蒂呢?”

    “她也是男爵。”

    拉米亚望向弥尔塞,说:“能不能给萨米他们安排些文员的工作?”

    萨尔瓦多急忙劝阻:“弥尔塞大哥自己仍然冲锋陷阵,我会誓死追随他。”

    弥尔塞笑了笑,说:“我会照看好萨米与荷蒂,萨米的天赋很出众,将来会是最重要的将才。”

    他转向我,与我并肩站着,欣赏府上的装饰,喝着香浓的咖啡,另一个秀丽的、熟悉的少女跟在弥尔塞身后。

    弥尔塞问:“黑棺剑圣?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

    我笑道:“你怀疑是假的?我们可以比划比划。”

    弥尔塞摇头道:“我丝毫不怀疑,因为你的天赋本就远在我之上,在奥奇德教导下,我就已经看出来了。”

    “我只是运气好罢了,获得了莫名其妙的力量。”

    那个少女插话:“什么力量?”

    弥尔塞并未阻止她,我认为这位侍从的举止颇为失礼,为何弥尔塞不指责她的逾矩?

    弥尔塞:“她是尼丽,是我的助理,新晋的男爵。”

    我觉得我听说过尼丽的名字,或许那也是来自于梦。

    我说:“年纪轻轻,就已经身居高位,一定也是一位天赋卓绝的孩子,剑盾会真是人才济济。”

    尼丽笑道:“不,不,您才是天赋卓绝。我看过您的小说,听过您的传奇,也知道纪元帝国甚至避讳您的姓氏。您在我们剑盾会那儿也是一位大英雄。”

    弥尔塞:“尼丽的父亲委托我历练她,培养她处事的才能,她很能干。”

    能干?你怎么知道能干?

    我没把这粗俗的想法说出口。

    我回答她:“弥尔塞是我的好兄弟,是我的兄长,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的实力我很认可,他欠缺的只是一些运气,不久的将来,他必然会是剑盾会的顶梁柱。”

    尼丽抢着说:“不不不,弥尔塞大哥的运气可以说是很好呢,您知道吗?这危险的世道偶尔也会有天理的。”

    弥尔塞:“尼丽,这件事并不有趣,无需让朗基感到无聊。”

    我坚持道:“不,事关我兄长,请一定说给我听。”

    尼丽说:“本来,在我们剑盾会南分区,在弥尔塞上面有一个很坏很色的老头子,他叫做瑟斯卡,是个平时很道貌岸然,功勋卓著的老牌战士。他是个伯爵,也快要升到侯爵这位子了。”

    她卖起关子,我问:“然后呢?”

    尼丽精神一振:“这个瑟斯卡,平时倒像是个不错的人,然而他其实讨厌至极。他对那些纪元帝国的女俘虏做那种恶心的、让人毛骨悚然的事。”

    我怒道:“什么?剑盾会里,这种人渣也配称作骑士?”

    尼丽说:“他非但坏事做绝,而且仗着自己是弥尔赛大哥上司,反咬一口,说大哥是个叛徒。他威逼利诱了一群人证,想要在大哥告发他之前先发制人。”

    “该死的家伙,他不知道弥尔塞是我兄长吗?”

    尼丽摇头道:“这人是个老滑头,弥尔塞大哥当时的处境很不妙,然而,在行动过程中,他们在下方发现了一个强大的恶魔,瑟斯卡率领一大群人去猎杀那个恶魔,谁知却被那恶魔吃得连骨头都没剩下。弥尔塞大哥也在那群人里,但侥幸地逃过一劫。”

    我如释重负,说:“这老头死得好,死得好。”

    尼丽看了弥尔塞一眼,说:“我看过现场,现场像是阴影的海洋。”

    我失去了笑容,问:“阴影的海洋?”

    尼丽:“是啊,就像是在漆黑的海底被浸泡了许久一样,到处披着一层虚无缥缈的暗影,而且啊,那些尸体,像是被海底的鱼啃过一样,残缺不全,白骨森森,别提多恐怖了,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这样的事故...这样的恶魔。”

    我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白的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