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十三 黑夜终结
    苔丝又喊:“咏水,那边!”

    黑噩梦从树叶间伸出一只爪子,将一个年轻狼人劫走。咏水的眼神变了,那眼中出现了绝望。

    我无法探测黑噩梦在哪儿,在恐惧中,他到处都是。

    地煞是木棚,而黑噩梦是木棚的使者,我望向天空,那黑夜仿佛变成了黑狼的嘴,乌云呈现出獠牙形状,向着我们,露出残忍的笑容。

    疯网也在笑,疯网在呼唤,那六个疯子体会到了黑噩梦的疯狂,他们为这疯狂欣喜,他们在这疯狂中,似见到了无尽的宝藏。

    那吞噬的老者说:“我必须尝尝这小子的味道!”

    修女说:“如你所愿。”

    疯狂在某一瞬成了我的铠甲,我身上充满力量,于是掣出鱼刺枪,迎接圣徒降临,圣徒刺出一道阳光,照亮了黑夜,黑噩梦扑来,像是来自地狱的战车,但圣徒刺出的念刃将黑噩梦震退。

    黑噩梦跳上天空,在树木之间弹跳,他黑色的影子弥留在半空,形成了一张残影的密网,蓦然,他跃过圣徒,袭击苔丝,但圣徒朝黑噩梦斩出凌厉一击,黑噩梦痛呼,踉跄着逃开,他瘸了条腿。

    咏水护着苔丝,紧贴着一处墙壁,他不停朝后张望,似觉得黑噩梦就躲在他身后,要么在他视觉的盲区,而并非正与圣徒相斗。

    圣徒转动长枪,发出一道弧形雷电,那雷电化作锁链,缠住黑噩梦的脖子,他试图逃脱,但圣徒飞快转动锁链,电流覆盖其体表,黑噩梦身躯抽搐,伏倒在地。随后,圣徒施展浩大的灭绝漩涡,雷电与火焰将黑噩梦与外隔绝。

    黑噩梦再一次发起冲锋,但圣徒无所畏惧,他的精神也受疯网保护,他长枪刺中黑噩梦胸口,将黑噩梦高高举起,雷电贯穿黑噩梦全身,他惨叫着,变回了那个丑陋的法师。

    一头黑色的巨犬逃离了多拉肯。

    圣徒打算毁灭这地煞的使者,但蓦然间,疯网中吞噬的老者张开大嘴,将巨犬吞没。

    圣徒惊怒交加,喝问道:“你做了什么?!”

    老者哈哈笑道:“吞食这难得的疯狂。”

    “吞食之后呢?”

    老者:“之后,它的疯狂就成了我的疯狂,疯网就将扩张,在梦境海洋中壮大。”

    圣徒说:“立即毁灭它,不许再令这疯网扩张!”

    老者大笑:“它已经毁了,它已经死了,然而它是不灭的,疯狂是不灭的,那是一种病菌,只要有灵魂就有疯狂。”

    圣徒望向多拉肯,他呆滞地坐着。圣徒问道:“一个叫特威特的男人来过这里,你把特威特怎么了?”

    多拉肯喃喃说道:“特威特,特威特。”

    圣徒提高嗓音:“你杀了他吗?”

    多拉肯一边咳嗽,一边笑道:“杀了他?为什么?”

    圣徒:“你杀人无需理由。”

    多拉肯回答:“但我也有饶恕人的理由。”

    圣徒略一迟疑,问:“为何饶恕他?”

    “为了看着他受苦受罪。”

    “他现在在哪儿?”

    多拉肯指了指木棚,垂下头,就此死了。

    圣徒结束了火焰风暴,走向木棚。

    木棚中的地煞发出另一轮恶念,但这恶念并不比疯网更强,圣徒力贯双臂,发出一道飓风般的念刃,念刃蕴含净化之力,将木棚中的地煞摧毁。

    苔丝在一旁喊道:“他....他做到了。他杀了黑噩梦。”

    咏水迟疑了一秒,说:“是的。”

    圣徒进入木棚,木棚中有两件事物在发光,一件是特威特的扑克牌,另一件是个陈旧的酒瓶。

    圣徒退去,我将扑克牌与酒瓶拿在手中。

    我用暗影视觉,能看见这两件事物上散发淡淡的、微弱的光,那似是念刃,但更确切的说是法师的法力。这是所谓的法器,我应该让瑶池夫人帮我看看,是否另有线索。

    多拉肯说他并没有杀特威特,特威特应该还活着,他现在在哪儿?为什么不回来与马丁、卡拉团圆?

    可他回来真的好吗?孩子们已经属于我,我也已离不开他们,特威特虽然可怜,但我凭什么要把他找到,让他夺走我的孩子?

    我走向索莱丝的大茧,茧破开,她和瞻礼斯掉落下来,我将她们接住。索莱丝的冥火侵入我的心田,少时已变得十分炽烈,唤起巨大的厌恶感,这冥火表明她变得更强,但我抵受住了,因为我时时刻刻都在受疯网侵扰。

    索莱丝说:“啊,朗基,你....瞻礼斯他...”

    我说:“他死不了,这小子运气怎么这么好?”

    “运气好?他的伤口几乎碰到心脏了。”

    我说:“你光着身子和他搂在一起,他就算死也赚了。”

    索莱丝低声说:“可我是活尸,我并非活人,我配不上....”

    我说:“你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属下,还有亲人,别胡思乱想。”

    索莱丝昏迷过去,她支撑到现在,连她也承受不住了。我看了瞻礼斯一眼,这小子紧紧搂着索莱丝,我怀疑他在装死揩油。

    咏水跪着,替死去的学徒们哀悼。我本想一走了之,那样有古代侠客的风范,更容易在狼人族群中留下一段千古佳话,然而,如果就这么走了未免可惜,这些猎人住的地方似乎食物丰盛,我应该趁机捞点好处。

    苔丝哭泣道:“利文他们....还有那些别的部落的猎人,他们都....”

    咏水尚未开口,我已叹道:“姑娘,逝者已然安息,不再受黑噩梦的统治与掌控,这不失为一件好事。”

    苔丝抬头说:“多谢你。”

    我说:“我叫朗基努斯,但你可以叫我黑棺的剑圣。”

    她面露崇敬之色,问:“剑....圣?”

    我又柔声说:“如果你觉得剑圣很拗口,也可以称呼我为寒霜残剑,圣枪破敌者,恶魔屠杀者,雷电的天使长,该隐的大主教,黑棺第一高手,这些称号,也是可以的。”

    她显然记不住,这不要紧,因为我是个体贴周到的人,我摸出一张名片,上面约有二十个左右的称号,加上我精心修图的照片,递给了她,慈祥而充满鼓励地说:“这就是我,你可以任意选择一个,当然,因为我杀了黑噩梦,你们可以用‘噩梦猎手’这样的名号,即使缺乏美感与威慑力,但只要你们记住,我并不是很介意。”

    咏水结束了祷告,起身说:“祝福你,朗基努斯勇士,我为我一开始的傲慢致歉,我仍有许多不足,现在,我与苔丝将返回村庄,潜心反省,增强自身的修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