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十 裂隙之战
    晨间,我们朝哈格里姆裂缝进发。血族在这段时间虽然沉睡,可这也是消灭恶魔的良机。

    我遥望裂隙,它位于高楼的断壁残垣形成的一个峡谷中,看起来如此深邃广阔,像是一张在啃食地球的大嘴。

    剑盾会骑士们走在前方,又留有部分殿后,游骑兵在骑士们当中,按照我们的计划,一旦遇到敌人突袭,骑士们会迅速让开口子,使游骑兵开火,他们则保护游骑兵侧翼。

    拉米亚建议让游骑兵走在前面,第一时间形成火力压制,但剑盾会傲慢自大,认为躲在一群只会射击的人身后是一种羞辱。

    好吧,由着他们,我们不能反客为主,我只希望他们遇敌时不会拥在前方,反而碍手碍脚,阻挡我们射击的视线。

    靠近裂隙时,天一下子暗了,似近夜晚,这是异空间重叠导致。我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恶魔能在这种环境中自由行动,血族也可以。

    拉米亚高喊:“全军戒备!”

    诺曼也下令:“拔出长剑,预备交战!”

    刹那间,从高处和裂缝中,恶魔如潮水般冲来。诺曼厉声道:“攻击!”她斩出石杉,一瞬间杀了三只白色恶魔。她哈地一笑,说:“无畏的战士们,跟随我,证明你们的勇气吧!”

    剑盾会并未让出缺口,却勇猛上前,与恶魔搏杀。这么做果然挡住了我们的射击轨道,但倒也安全,那就让他们逞勇吧。

    拉米亚不愿坐视不理,叹道:“谨慎开火,小心误伤友军!”

    于是游骑兵们斜向上射击,击中那些刚从上方出现,还未与剑盾会交战的恶魔。

    恶魔接连不断地出现,但剑盾会攻势顺利,稳稳占据上风,非但守住阵地,更一步步爬上高地,去与恶魔交战。若不是他们不明裂隙之下的状况,只怕已冲到裂隙里去了。

    这下游骑兵射击的余地更小,拉米亚咬咬牙,下令:“停止射击,守在原地!”

    诺曼笑道:“别气馁,盟友们,你们会有用武之地的。”此言听起来像是鼓励,可更像是讽刺。

    蓦然间,空中飞来长着翅膀的白色恶魔,它们骤然俯冲,两三个一起,将骑士提上高空后摔下,中招者非死即伤,它们还扔下碎石和钢筋铁刺,这些垃圾从高处坠落,引起混乱,也砸得骑士们东奔西走。

    内夫下令:“发射弩弓!”有部分骑士取出弩弓,填塞好后向上连射。

    拉米亚则命令开火,自动步枪在空中形成火力网,剑盾会的射术不精,枪械不灵,他们射杀一只飞行恶魔,我们能射杀三只,在我们火力之下,飞行恶魔抵挡不住,不久空中恢复安静。

    山坡上也已消停,波德莱尔问:“结束了吗?”士兵们东张西望,神色警惕。我听人说:“但愿消停了。”“千万别再出现。”

    突然间,一声咆哮,只见数十只红色恶魔踏上战场,以烽火燎原之势朝我们冲锋,而在天上,十余只只长着翅膀的红色恶魔,率领一群飞行白色恶魔,继续猛攻。

    拉米亚说:“我们对付空中,换上神剑弹!射击头部!”

    神剑弹对付红色恶魔也不超过三枪,但红色恶魔不知从何处提起加油站的油箱,油箱着火,朝我们扔来,宛如轰炸,大火熊熊燃烧,战士们的大喊声与惨叫声交织在一起,战况愈发激烈。

    空中的恶魔数量剧增,很快已遮天蔽日,宛如乌云。邓恩骇然道:“怎么会这样?”

    我喊道:“打开棺材盖,释放我们的怪兽!”

    轰地一声,棺材腾空而起,勒钢化作大蝙蝠,疾飞如空,他就像一只雄鹰飞入鸽子群中,霎时将恶魔们冲得七零八落,恶魔们哀嚎,纷纷躲闪勒钢。

    只听瓦希莉莎笑道:“年轻人,你的身手很好。”她也变成了蝙蝠,但这蝙蝠比勒钢可怖得多,它身上长满尖刺,拥有八只利爪,三层翅膀,在天上肆意妄为,令恶魔的鲜血如雨般落下。

    麦宗慢吞吞地爬出棺材,做了个手势,他的恶魔实验体聚在一块儿,似在做法,大约百来只恶魔受了影响,从空中坠落,被剑盾会乱剑砍死。

    我见局面顺利,遂在后面偷懒,只是和大家一起开枪,战果寥寥。

    此时,只听多人喊道:“天哪!”

    地面上,更高的黑色恶魔赶来,它们投下的影子笼罩了战场,脚步声震得大地摇晃,它们的冲刺能在瞬间杀死剑盾会战士们。在黑色恶魔之后,是更可怖的熔岩恶魔,大约有三只,它们从高处喷出致命的火焰,不少剑盾会战士被烧的滚下斜坡,发出痛苦的大叫。

    恶魔们变得更加凶残,攻势不减反增,瓦希莉莎和勒钢被空中的恶魔缠住,无法处理下方这些巨大的怪物。

    拉米亚用昆古尼尔,连续发射神剑弹,击毙了一头黑色恶魔,再换上弹夹,继续开枪,这时,一团火球罩向了她,我立刻将她抱住,躲到一旁,看到部分剑盾会的防线已然崩溃,恶魔们冲入内圈。

    诺曼发出刺耳的战吼,她使出激流,瞬间爆发出神速,一剑一个恶魔,像是斩杀羔羊,但一只黑色恶魔从后袭击,她刚刚击倒一只,后方被一撞,在地上滚了好几个跟头,险些被踩中。她站起身,却哈哈大笑,面对那黑色恶魔,斩出数道念刃,令那恶魔也伤痕累累。

    拉米亚说:“它们在阻止我们进去!该你出场了。”

    我点头道:“遵命,亲爱的。”

    我进入疯网,聆听安纳托里的狂言,无穷尽的灵魂发出低语,激发名为圣徒的寄生者。

    但我并未见到圣徒,而是黑色的噩梦。

    黑色的毛发在我体表迅速蔓延,我的体魄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壮,我感到战场上充斥着恐惧,充斥着绝望。

    恐惧无处不在,从各出都会出现,当你面对阴暗的走廊时,它会在你身后;当你逃入安全的车子里,它会在你的座椅下;当你在拥挤的人群中,每个人都有可能是那恐惧;当你躺在床上试图睡着时,床下是否藏着凶手?

    当人面临死亡时,恐惧将无限放大。

    黑噩梦冲向一只深陷惧意的恶魔,将它的喉咙撕碎。一瞬间,他找到了另一个害怕的猎物,以瞬移般的速度将它虐杀。黑噩梦的杀戮激发了更深的恐惧,他如鱼得水,恐惧在哪儿,他就在哪儿,任何恐惧者对他而言都不设防。

    黑噩梦听人喊道:“那是什么?”

    一人回答:“好像是黑棺剑圣!”

    “黑棺剑圣是刚格尔?”

    “不,不,那不是刚格尔,血族更不可能在阳光下行走,黑棺剑圣是人类。”

    “难道他是狼人?黑棺剑圣是狼人?”

    黑噩梦在战场的每一个角落,散播着恐惧,这让我越变越强,愈发兴奋,我一人既是食人鱼群,任何猎物,一旦落入我的水域,将会尸骨无存。

    黑狼饮血吃肉,但那不是我,那血肉进入黑暗野兽的腹中,我并未品尝到半点。

    熔岩恶魔朝黑噩梦喷火,被他躲开,黑色恶魔撞击黑噩梦,可黑噩梦会在恐惧中存活、修养、重生,潜伏,继续下一轮攻势。

    疯网中的老者大笑道:“看,他和我一样喜欢吃!”

    变异的海怪说:“是你吃了他,我才能造就黑噩梦,在我到来之前,你只是个会吞噬的疯子。”

    绿面纱说:“这怪物喜欢恐惧,那就散布恐惧吧。”

    她引导疯网,对准那些黑色恶魔,这些迟钝的大家伙霎时也被恐惧震慑,黑噩梦瞧准时机,残杀了被恐惧折磨的黑色恶魔,将它们大卸八块。这场面又让更多恶魔惊恐万状。

    恐惧如病毒,阴魂不散,趁虚而入,传播到每一个恶魔身上,令它们胆怯,令它们退缩。恶魔们不再上前,开始后退,逃入深渊中,唯有熔岩恶魔仍在放射烈焰,它们并未被黑噩梦所惊吓住。

    麦宗说道:“让尤涅开火,最大功率。”

    拉米亚立即同意,不久后,这坚不可摧的钢铁堡垒驶入战场,骤然间,一道红色的激光击中熔岩恶魔,令它灰飞烟灭,尤涅转动炮台,再命中另一只熔岩恶魔,使它也粉碎分解。第三只熔岩恶魔似乎害怕了,转身就逃,尤涅的红色激光洞穿了它,它惨叫着倒地,引起了一通地震。

    尤涅动力告罄,它将有几个小时不能动,只是一团废铁,但战场已被它清空。

    诺曼拭去剑上鲜血,大声说:“现在,任务第二阶段,进入裂隙中!”

    黑噩梦从我身上消失,我恢复如常,连衣服都没弄脏。

    拉米亚问:“你又有新花样了?”

    我脑筋急转,说:“这是我新练成的念刃。”

    勒钢降落在旁,说道:“你何时成了狼人?”

    我似乎记得在数不清的文学作品与影视作品中,狼人与血族势不两立,莫非因为此事,我竟要与黑棺的血族反目成仇吗?

    我正色道:“好吧,我摊牌了,我其实已经是刚格尔血族...”

    勒钢说:“放心,即使你是狼人,也并不是什么大事,我们都经历了末日,狼人与血族的宿怨又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