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二十八 比武招亲
    比武的事很快传开,热闹的本撒气氛迅速达到了白热,街头巷尾,人人都在讨论这件事,人人都想打听谁将参赛,人人都想亲临现场观看战士们大打出手。

    九隐士的资格已经有二十多年未曾变动过了,即使是最年轻的九隐士也已稳坐权职许久。剑盾会中的伯爵侯爵大约有一百二十余人,个个儿都是有头有脸的贵族,即使对这些达官贵人而言,能成为九隐士,也是一次飞黄腾达的好机会,邓恩爵士拥有数件价值连城的宝物,加上九隐士的大权,每个人都为此眼红心醉。

    莱拉·沃克等学院生前来见我,恳求我带他们去现场观战。我正值梦想破灭之际,没好气地说:“观战?一群连剑都没学全的、与残疾人几无差异的笨蛋比武,这有什么好看?”

    莱拉说:“对大人您来说确实如此,可对我们而言是难得的好机会。一生之中,这样的事能有几次?”

    勒钢恰好在我下榻的房间内探望我,他用不近人情的语气说:“你们来这儿,是经受实战体验和磨练的,不是让你们来找乐子。”

    莱拉脸上一红,低头道:“大人,恕我直言,如果能观看剑盾会比武,对我们的武艺也会大有裨益。”

    勒钢双眼犹如野生动物,直白而凌厉,他说道:“把枪用好就够了,近身作战不适合你们。”

    莱拉嚷道:“可您不就是...”但她立即闭嘴,即使她是胆大逆反的学生,也不敢忤逆油盐不进的勒钢。

    勒钢:“共有千余战士随我们至此,他们英勇杀敌,浴血奋战,比你们更有资格亲临现场。”

    学生们纷纷喊道:“可我们未来是军官,是黑棺重点培养的。”

    勒钢低吼一声,将几个学生吓尿了裤子,勒钢说:“学院出来的未必不是废物,未经过学院教育的未必不是精英,给我滚。”

    他们灰溜溜地几乎是逃走的。

    我问:“麦宗他在哪儿?”

    勒钢:“他和他的实验室人员已经返回黑棺了。”

    所有长老中,我对麦宗最为忌惮,无论是高傲的缇丰还是宽宏大量的麦克斯韦尔,都不如麦宗那样让我背脊发凉,在我记忆中,他似乎无所不知,也似乎从不吃亏。

    我说:“迈克尔与麦宗走得很近。”

    勒钢说:“只有白痴才会对麦宗毫不提防,你认为迈克尔是白痴吗?”

    我哈哈笑道:“有时候这么认为,但我自己有时候也是白痴。”

    勒钢叹道:“你们最好少让我头疼。”

    拉米亚推门说道:“亲爱的,参加初试的伯爵侯爵们已经到了。”

    我打了个呵欠,可其实我很兴奋,我对勒钢说:“无聊的把戏开场了,你要一起去看吗?”

    勒钢摇头道:“正如我教导那些学生的那样,剑盾会穿沉重的铠甲,近身作战的方式让人作呕。”

    我笑道:“你和瓦希莉莎呢?”

    勒钢:“如果你的动作快如跑车,就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自己的战术。”

    我说:“你得学会放松,就像上世纪的人虽然已经习惯了枪杀,仍喜欢看电视上的拳击赛。”

    勒钢哈哈笑道:“我不想让那软绵绵的比赛钝化我的意志。”

    我和拉米亚撇下他走了。

    我们来到酒店的大堂,等待来接我们的交通工具,拉米亚取出一本孙子兵法看,我则无所事事地东张西望。

    不知是不是奥丁之眼喝多了的缘故,有时,我耳朵十分之灵敏,能听到五十米开外人的轻声细语,但有时又不行。我听见旅馆中的一间屋内,有一群人聚在一起商议着。

    一个粗嗓门的老人说:“真是....一群蠢货!大人留下的遗产,怎能旁落?”

    一个烟熏嗓的女人说:“可国王大人已有定论了!即使我们想保大小姐和夫人,也是不成的。”

    一个中年妇女说:“多谢你,亲爱的朵拉,我知道你的好心意,我心领了。可目前的状况,我们也无可奈何。邓恩留下的空缺,我和女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却没有任何法子去争取。”

    屋内的人破口大骂,唉声叹气,可就像是一群丧家犬般让人觉得可悲。

    粗嗓门老人:“原先,大伙儿受公爵照顾,现在,是时候必须报答公爵的时候了,我们一定要拥护夫人小姐,让她们衣食无忧,让她们的财产不至于被外人夺走!”

    我听出这群人是邓恩的党羽,邓恩一死,这些受其荫蔽恩泽的老熟人老部下,难免担心自己的乌纱帽不保,所以才在这关头聚在此处,打着报答旧主的幌子想办法。可又能怎么样呢?这次比武是国王亲自定下的,讲究弱肉强食,优胜劣汰,他们在这儿就算想破脑壳也没用。

    除非他们政变。

    可问题回到原处,他们的拳头不够硬。

    烟熏嗓女人说:“夫人,小姐,我有件事必须问清楚。老爷留给你们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邓恩夫人说:“问这做什么?什么都不能抹平我失去丈夫的痛苦。哦,尼丽,尼丽。”

    尼丽说:“妈,别抱着我了,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你能不能别再哭哭啼啼的?大伙儿想帮我们呢。”

    烟熏嗓女人笑道:“尼丽,我可敬的公主,你和老爷拥有同样不凡的胸襟和刚毅,放心,老爷虽然去了,你无法继承公爵爵位,可至少....当你满二十五岁时,你就能成自动晋升为侯爵,这是国王的恩典。你仍会是剑盾会中最为高贵的女孩。”

    尼丽断然道:“在剑盾会中,侯爵可不少,唯有九隐士是权力的核心。我不能容忍我父亲的宝物落入外人之手,也不能容忍一个陌生人去探究我父亲的秘密!”

    在邓恩漫长的公爵生涯中,肯定少不了做一些脏事,而如果新上任的公爵有耐心,这些事都会被挖出来,而邓恩的一众老臣则免不了受其要挟,甚至惨遭清算。

    众人齐声道:“小姐,这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心声!”

    尼丽说:“朵拉奶奶,您有何高见?”

    烟熏嗓女人急促的说:“参加比武的伯爵和侯爵中,我搜集了情报,选中了一些实力超群的家伙,小姐,我们必须和他们中潜在的....优胜者建立盟约,他们取胜,我们至少不会遭殃。”

    邓恩夫人颤声说:“你是让尼丽去嫁给那些糟老头子?不,不,这怎么行?”

    朵拉:“夫人,您若是还青春貌美,如果出现合适的人选,您也必须改嫁,这不仅仅关乎您一个人的幸福,而是我们所有人,我们这些对老爷忠心耿耿的老部下。”

    尼丽·邓恩小姐是这群人的底牌,是他们最有价值的筹码,她未来会是侯爵,也是邓恩公爵财富的继承人。邓恩即使给夫人留了些财产,可依照剑盾会森严的阶级制度和法律规范,她所能分到的远不及尼丽。尼丽是正统,而邓恩夫人随时可能改嫁,离开邓恩家族。

    更何况尼丽远比人老珠黄的母亲更吸引人。

    邓恩夫人叹道:“唉,唉,就这么办吧,你选出来的人呢?让我们瞧瞧?”

    朵拉手中的纸张哗哗响了几下,她说:“我只能凭借谣言、传言和军方的记载,来推测这些人的强弱,只希望胜者就在他们之间,没有意外。”

    有人说:“就怕有人深藏不露,想一鸣惊人。”

    朵拉咬牙切齿,骂道:“还真有可能有这种人渣,扮猪吃虎的都该死。”

    我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躺着也中枪?

    尼丽说:“给我看看。”接过了簿子。

    朵拉说:“小姐呀,我们可以约他们分别过来,与他们建立约定,如果他们能取胜,你愿意嫁给他们中的一个。如果他们赢不了,这约定就作废。当然,我们得瞒着其余人,所以数量不能多,最好不超过三人,以免消息传出去。”

    尼丽低声念道:“阿德曼?他也会参加?”

    朵拉冷笑道:“神箭头?这人的声望很吓人,可谁知道呢?官方并没有承认他所作的那些事。那些平民百姓为了塑造我们自己的剑圣,把他传得神乎其神。可归根究底,我们没有证据,也没有目击证人。不像那个朗基努斯。”

    我又隐约觉得自己开始向上飘。

    尼丽说:“贾兰?这...这个屠夫?他想要我父亲的位置?我决不能答应!”

    朵拉:“孩子,贾兰或许是个粗鲁的混蛋,但他头脑简单,武力惊人,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他很容易利用....”

    邓恩夫人又开始哭,可她没劝女儿,尼丽也没说不答应,局面一时变得很沉重,有一种逼上梁山的悲壮。

    尼丽快速翻页,朵拉一个个介绍,像媒婆,更像传销。

    尼丽喊道:“这就是全部了?不是屠夫,就是老头子,而且大多已经结婚了,难道只能选那个阿德曼?”

    朵拉:“不要挑剔,孩子,你要在个人幸福与个人前程之间达到平衡。”

    尼丽忽然问:“你从未考虑过.....考虑过弥尔塞伯爵吗?”

    朵拉:“他?瓦希莉莎公爵对他很器重,但他非常年轻,因此,他的念刃造诣有限。”

    尼丽说:“你没听说吗?他是朗基努斯的师兄,他们一同师从曾经的奥奇德大师。”

    一阵沉默之后,朵拉说:“我派人找他来见你。”

    尼丽说:“不,我亲自去见他,他曾经是我的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