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三十七 野性呼唤
    博思泰特斯怒道:“无耻软弱的家伙!”上前朝凯伊就是一剑,凯伊的跑车早已溜远了。他回过身,抽空朝博思泰特斯开枪,一边叫道:“就像内夫公爵所说的,靠装备没什么不妥!”

    韦斯特说道:“凯伊侯爵的头脑很灵活,但剑盾会长久以来,都贯彻以剑和铠甲....”

    凯伊轰轰地不停射击,同时,他朝韦斯特喊:“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用的还是刀,只不过这刀经过了改装....”

    观众朝此人比出手势,有的大拇指向上,有的大拇指向下,或赞同,或反对。

    我说:“剑盾会的铠甲是专门防御子弹的,他这样开枪,一年都不会有效果。”

    拉米亚说:“但只要射中脸面一下就够了,他所要做的就是不断朝脑门开枪。”

    博思泰特斯横劈,剑风急掠而过,凯伊的铠甲向下喷火,他“腾”地飞起老高,在空中发出散弹。博思泰特斯竖起长剑,用铁莲之类的念刃护体,子弹叮叮当当地落地。

    我说:“他要改装就改装得彻底一点,喷火放电都要有,这凯伊还是棋差一招....”

    话音未落,凯伊铠甲的肩部升起两个炮台,一声炸响,两枚导弹飞出。博思泰特斯“啊”地一声,导弹爆炸,火焰将他吞没。

    拉米亚说:“他改装得很彻底啦。”

    韦斯特大喊:“真是让人无语,我从未见过这么卑鄙的战法!这么难看的比武!凯伊侯爵的铠甲里居然是导弹!”

    凯伊又说:“纵然它里面有许多机关,可它仍然是铠甲!就像九隐士中的铠甲那样充满魔力,我这里头是科学的力量。”

    我和拉米亚觉得他这话没错,但其他看客显然不同意,发出“Boooo”的嘘声。

    博思泰特斯踏出烈火,脸上分布焦痕,他大声道:“剑盾会的传统本就如此,历经数千年未变。我们为这传统流过血,洒过泪,历经古代科技的剧变,仍维持原样!你这软骨头的、没脑子的小子根本不明白其中的价值!”

    凯伊朝对手扔出两颗手雷,手雷炸裂,博思泰特斯后跃躲避。凯伊肩上吐火,双手手套放电,喊道:“没脑子的人办得到这一点吗?”

    眼看这雷电火焰让博思泰特斯无法避开,忽然,博思泰特斯大喊道:“停下!”

    这声音一出,凯伊也大叫起来,他的铠甲上电流滋滋作响,一瞬间停止运行。凯伊骇然道:“这怎么了?”他身躯扭动,但这铠甲中的电路似乎坏了,丝毫动弹不得。

    观众们见到这变故,倍感雀跃,纷纷喊道:“这是念刃的胜利!”拉米亚望向我,问:“发生了什么?”

    我说:“好像是灭绝念刃,这老侯爵发出的念刃瞬间爆发出强烈的电流,让凯伊的铠甲...那个....过载了。”

    博思泰特斯阴沉着脸,身上杀气漫漫,走向凯伊,同时说道:“我的家族为守护剑盾之道,做出了多少牺牲?历史上又有多少投机倒把之辈,自称科技进步,妄图取代我们的传统?唯有长剑能激发最强的念刃,唯有铠甲能张开最强的护盾,我们的信念是我们最强的武器,任何偷懒、偏移、叛逃、放弃的念头,都是自取灭亡!”

    凯伊直叫唤:“重启!快点重启!”这话是对铠甲说的,喊叫时,他双手上散弹枪一刻不闲,不住射向老侯爵。老侯爵的铁莲念刃在周身竖起铁墙,散弹枪子弹悉数无功而返。

    老侯爵说:“为了念刃,我的儿子死了,我的女儿死了,我的孙子死了,我的孙女死了。他们的死未曾让我消沉,反而坚定了我的信念!让我不惧枪林弹雨!弱者,在我信仰的重量之前,你根本不足为惧!你根本未曾踏入念刃之门,连破铜烂铁都未拾取,就放弃了这宝藏!”

    他一剑向上划过,剑气呼啸,咔嚓声中,铠甲裂开,凯伊胸口喷洒鲜血,他直接晕了过去。

    老侯爵:“放心,他没死,但这令人作呕的铠甲和枪械,还是毁了为妙。”他长剑转动,念刃将凯伊的铠甲长剑全数摧毁。

    观众们连连点头道:“真不愧是剑盾会最令人可敬的侯爵!”一边说着,一边报以热烈掌声。博思泰特斯在掌声中退了场,凯伊的那些属下推开剑盾会救护人员,火急火燎地把他们的财神爷救走。

    拉米亚叹道:“剑盾会专门针对高科技武器,练成了相应的念刃。念刃是玄学,但科技也有尽头。而且念刃练到博思泰特斯这般境界的,世界上也没几个人。其余时候,还是科技更方便得多。”

    我回答:“亲爱的,你错了,我们所在的年代,注定了魔法对科学的优越性。博思泰特斯的取胜恰好印证了这一点。”

    拉米亚说:“我不是说了吗?博思泰特斯那是特例。”

    常言道:“想要活得好,莫与老婆吵。想要活得长,莫与老婆杠。”然而在这一刹那,我被杠精附体,以至于忍不住想要驳倒拉米亚,这一定是疯网作祟的副作用。

    我说:“老婆,你看看我,不正是铁一般的证据吗?当我依赖科技时,我的表现如何?当我使用魔法时,我的事迹怎样?”

    拉米亚说:“那是因为现在科技不行了,要是换做以前,一枪连亚伯都能崩了。”

    我斗志激发,嚷道:“玄学的力量更强,练到最高境界,一根手指就能灭了地球。”

    拉米亚说:“你这是胡编乱造!”

    我笑道:“亲爱的,你别不信,你想想那灭世的太阳王浩劫是怎么造成的?”

    拉米亚皱眉道:“是怎么造成的?”

    我心中一凛,说:“我也不知道,但总而言之,是玄学...”

    拉米亚追问道:“你怎么知道不是科学实验的后果?说不定是古代人在太阳上引爆核弹了呢?”

    我似乎觉得心里有鬼在吵嚷作祟,令我惶恐难安,又感到头顶有丝丝凉气,我抬起头,似乎再一次见到了那在星空中漂泊的卫星中,那位被关押的人,那位被放逐的孤魂野鬼。

    拉米亚笑道:“你怎么了?不杠了?”

    我说:“没事看比赛,别争论些有的没的。”

    那个疑似血族的人物奥伦木侯爵登台亮相,他有着一张俊俏的娃娃脸,身材很矮,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不长不短,贴在脑门上,像是那种被家长控制得牢牢的高一学生。

    他的对手叫干达瓦,身穿披风,是个挺威风的老伯爵。

    干达瓦喝道:“血族!你休想染指剑盾会的最高权利!”

    奥伦木说道:“朋友,为什么这么说?君不见高台之上,多有我的血族同胞么?她们对剑盾会的贡献,难道不及其余隐士?”

    干达瓦摇头道:“不能再多了,我们是惩戒的骑士,不能容忍罪恶在我们之间肆虐!”

    奥伦木笑道:“骑士精神?那是我们血族发明创造的,让人类更好地位我们血族领主服务。”

    干达瓦怒容满面,说:“单凭此言,你已亵渎了我们的信条,只可惜我不能当场诛杀你。”

    奥伦木倏然一动,闪身至干达瓦背后,干达瓦急忙转身,奥伦木一拳打在干达瓦铠甲上,这自动步枪也无法洞穿的甲胄瞬间裂开个口子。

    干达瓦怒吼着发出念刃,周围三米之内剑气成环。奥伦木快得宛如幻影,身形模糊,好似影像重叠一般,干达瓦攻势失效,被奥伦木高举上空,朝下一扔,一声刺耳的轰鸣,地面开裂。

    拉米亚说:“是贝拉那一族!”

    我点头道:“是托利多,玫瑰一族的神速!”

    即使骑士们熟练掌握了念刃,借由念刃引发高速,可与野兽般敏捷的血族相比,仍存有差距。血族们天生擅长狩猎,基础体力远超过人类,他们的动作行云流水,洋溢着野性的美,隐藏着本能的杀意,就像拳击手与猛虎一样显见。

    干达瓦断了骨头,可即使他受了伤,仍负隅顽抗。他斩出道道念刃,奥伦木微笑着躲避,宛如闲庭信步,他在干达瓦脑门上一敲,干达瓦于是昏迷不醒。

    韦斯特恭贺了奥伦木,语气中不乏惧意。在剑盾会中,血族与人类的矛盾仍在,瓦希莉莎、娜娜这些血族定然也在培植自己的势力。

    我推测的弥尔塞夺魁的对手已全数亮相,库尔赛、博思泰特斯、阿德曼、奥伦木,这四人显而易见地高人一筹,我开始担心弥尔塞能不能挡得住。

    我必须信赖我的兄长,他正直如钢铁一般,在艰苦面前永不妥协,无论面对怎样的强敌,他都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上进。

    我什么都不必做,只需在背后慈祥而默默地微笑,注视着他向上向前就行。

    正是这弥足珍贵的信赖感,才让我们之间的友谊显得伟大而不同。我坚信弥尔塞,他定能取胜,赢得地位,与我在黑棺中遥相呼应,相辅相成。

    拉米亚问:“你要去哪儿?”

    我说:“去选手休息室。”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我看了看,奇怪,为什么我手上多了个袋子,袋子上写着“通便灵,无色无味,一滴见效,一泻千里”?

    我说:“是....咖啡豆,我关怀这些骑士,要去给他们冲杯咖啡。”

    拉米亚说:“这不是咖啡,你拿着强力泻药做什么?”

    我脸上变色,尖叫道:“你怎么知道是泻药?”

    “这不明明白白写着呢吗?”

    我心里一沉,无可奈何,只能放弃了我对弥尔塞之外的其余选手的关怀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