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三 资深导师
    胜负揭晓后,观众们深感震惊,没人能料到弥尔塞能赢,而最后的念刃又如此神秘莫测。

    但结果毋庸置疑,弥尔塞是胜者,他进入了半决赛,他的表现赢得了人们的喜爱,顷刻间激起如潮的喝彩声。

    拉米亚说:“那是你的....拉森魃的暗影。”

    我连忙替弥尔塞解释:“暗影术并不属于拉森魃,那个通缉犯安杰洛、睿摩尔的血族格特利克斯也使用过。”

    可我曾亲自沉浸于暗影,被其中的恶魔困扰,被其中的景象震撼,被鱼群所恐吓,被其神秘所困惑。我知道其中的不同——格特利克斯、安杰洛,他们的暗影并非自然,而是一种人为的模仿。弥尔塞的暗影——我的暗影却不同,那力量之源离我们很近,使用时轻而易举,成了我们本能的一部分。

    我走出包厢,进入选手休息室,守卫拦住了我,问:“不得入内!”

    我暴喝道:“不想受伤就给我让开!”

    他认出了我,骇然道:“剑圣?可....可......”

    黑噩梦散发出压迫感,这守卫受惧意重压,腿脚发软,靠在墙上。更多的守卫闻讯赶来,摆出慨然赴死的表情,堵住了通路。

    我使出激流,一闪而过,长剑轻颤,他们手中的剑全数脱手。守卫们大喊道:“快请求增援,是黑棺剑圣!”

    克里斯在后方喊道:“让他过去,你们不会用脑子想吗?就算你们叫来一千人也拦不住他。”

    我朝娜娜点头致谢,步入走廊,找到了弥尔塞的房间。

    尼丽已经在房间内,她抱住弥尔塞,正在流泪,可幸福的表情洋溢脸上。

    她说:“我果然没有...没有看错人!”

    她亲吻弥尔塞的嘴唇,随后亲手替他擦药,根本不看我一眼,这让我觉得自己像是个电灯泡,而且是特别亮的那一种。

    弥尔塞说:“不用了,三生神恩能治好我。”

    尼丽摇头道:“它的效用是有限的,明天你还有一场比武,不能消耗过度。”

    弥尔塞微笑不语。

    尼丽又说:“你别听那个老头胡说,我已经属于你,你也已经是我的丈夫,即使你落败了也一样。”

    我听见疯网的安纳托里说:“她并不肯定,因为她的命运不受她自己摆布。”

    绿面纱问:“你觉得她爱他么?”

    病修女:“爱是什么?库尔赛侯爵所言不错,爱不过是年轻时的冲动,在诱惑面前背叛爱情,才是成熟的表现。”

    瘟疫医生:“你看看,这是修女应该说的话吗?我觉得你愤世嫉俗过了头,像个疯子。”

    病修女说:“我并没有疯,疯狂的是这世界。”

    绿面纱说:“尼丽仍是处女。”

    病修女:“她只不过自以为是地把自己的处子之身当做一种筹码,可这算什么筹码?比她漂亮的女人多得是,比她纯洁的女人也不少。她把自己想的很聪明,以为可以四面逢源,八面玲珑。如果我是弥尔塞,她根本不值一提。”

    安纳托里:“她背后仍有极大的能量和财富,邓恩掌管剑盾会的财政已有多年。”

    绿面纱:“收获越大,风险越大。如果后继者揭开邓恩的秘密,会发现其下已经千疮百孔,腐烂不堪。”

    安纳托里:“所以他们需要重新掌权,防止被清算。”

    我被疯网纠缠了一会儿,终于摆脱,发现尼丽的脑袋正靠在弥尔塞怀中。

    我咳嗽了一声,弥尔塞说:“朗基。”尼丽松脱了弥尔塞,红着脸道:“抱歉,剑圣,我这人容易....我没留意到你。”

    我说:“我想和弥尔塞单独谈几句。”

    尼丽抬起头,说:“我是他未婚妻,我有权留下,即使你是黑棺剑圣,我也不会退让!”

    弥尔塞说:“亲爱的,你先退下一会儿,就一会儿。”

    尼丽无可奈何,推门而出。

    我说:“你受的伤怎样?”

    弥尔塞说:“还行,剑盾会的秘药很灵验,我看明天定能好。”

    我犹豫片刻,说:“你学会了拉森魃的暗影术?怎么学会的?”

    弥尔塞:“你听尼丽说过,几年前,我和瑟斯卡小队行动时,在地下遇上了擅长使用暗影的怪物。我幸存之后,逐渐掌握了这种力量。”

    他顿了顿,说:“类似你的力量。”

    我伸手捏他脸,扯他头发,他笑着推开了我,说:”你这是做什么?”

    “你有没有听到古怪的声音,脑子里有没有出现奇怪的恶魔?”

    弥尔塞压低声音,轻轻说道:“偶尔会有个女恶魔出现在我梦里。”

    我一听便兴奋起来,说:“我也有,那个女恶魔会对我做这种那种事情,搞得我吉儿梆硬,弄不好就会喷了一被子......不对!你别转移话题!那个恶魔长什么样?”

    弥尔塞说:“是你把话题扯远了吧。”

    我怒道:“胡说,我号称‘能说会道大律师,从不偏题小王子’,怎会偏离正题?你别打岔,我们说到哪儿了?”

    弥尔塞并不提醒我,我想了半天,这才喊道:“对了!达莉亚!”

    弥尔塞露出惊讶之色,说:“达莉亚?你见到她了?”

    从他的表情来看,他确实对达莉亚之事毫不知情,疯网众人也并没有进一步提示,难道是我看错了?

    不,我不能自我怀疑,我是不会犯错的圣徒,我唯一可能犯下的过错就是怀疑自己会犯错。

    我说:“从背后袭击库尔赛的影子,她看起来像达莉亚,简直...简直一模一样!”

    弥尔塞低垂着头,不发一言,这让我霎时有些可怜他,在我的记忆中,他很少低头,即使看书时也把脑袋抬得高高的。

    当他把脑袋抬起时,我看见他红了眼眶。

    他说:“我在梦中见到的那个女恶魔,她长得也像达莉亚。”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

    弥尔塞:“你说她失踪了,可却没死,会不会她真的成了恶魔?成了地煞?”

    “不,她不会,她....你是对她思念过度了。对,正是如此,那个影子来源于你的精神,所以她看起来才像是达莉亚。”

    我想安慰弥尔塞,于是说:“放心,通过这法子,达莉亚仿佛一直留在你身边,从未离开过。你的思念也许能指引她早些与我们重逢。”

    弥尔塞又陷入了沉默,过了半晌,回答:“多谢你的开导,朗基,我好多了。”

    我说:“你是我兄长,是我从小长大的亲人,这没什么。”

    弥尔塞说:“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我想一个人睡一会儿。”

    我笑道:“什么?一个人?你不想尼丽进来陪你?”

    弥尔塞说:“进来做什么?”

    “进来让你进入。”

    弥尔塞哼哼笑了几声,嚷道:“疼!疼!你别捣乱了行吗?”

    我瞪着他说:“你....不会还是个处男吧老兄。”

    弥尔塞傲然道:“是又怎么样?”

    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区区一个处男居然还敢在我面前放肆?在这方面,他与我的差距比武力方面更大,我可是连人造人都敢透的铁汉子,他连个尼丽都畏首畏尾,无法下手。

    霎时,我的目光柔和似水,我的声音憨厚温和,答道:“我不能让你和尼丽单独共处一室。”

    “为什么?”

    我说:“你们都不懂这事儿,就是两块白板,你们对男女之间的神秘渴望已久,却又不得其法。一旦你们两人单独相处,你们会忍耐不住。”

    弥尔塞答道:“那又怎样?”

    我叹一口气,一只手放在他肩上,说道:“那样,你们会很累,很可能苦苦摸索了一个小时仍不得其法,最终,男默女泪,相对无语泪两行。你会感到耻辱,会感到自己作为一个男人是多么的无能,你的自尊心会大受挫折,从而影响你的比武,你的一生。要知道,在斗技场上,一丝一毫的误差都可能会导致致命伤。

    你需要一个导师,教导你打开那扇奥秘之门。你让尼丽进来吧,我会藏在暗影中,手把手,不,手把吊....不,一字一句地教你该怎么对准目标,直捣黄龙,随后应付那滔天的洪水....”

    弥尔塞顺手把身边的剑捏在掌中,我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这不知好歹的人,在他砍我之前逃之夭夭。

    尼丽等在门口,并未偷听,否则我会知道。

    我说:“你进屋后,别让他太累,别骑得太狠。这种事在大战之前最好少做。”

    她眉宇幽怨,神色羞恼,说:“你胡说些什么呀!”

    我仰天长叹道:“条条大路通罗马,道道江流入海河,两岸青山留不住,苍龙已透云梦泽。”

    念着好诗,我双手负背,昂首大笑,正如天上谪仙般潇洒豪迈,随即大步而去,只留下尼丽一脸茫然。

    回到包厢,拉米亚问:“他怎么样?”

    我说:“很好,无需担心。”

    诺曼看着我,我觉得她目光中藏着审问之意,我问:“怎么了?诺曼小姐?”

    诺曼:“你和弥尔塞关系很紧密?”

    “那又怎样?”

    瓦希莉莎答道:“他和弥尔塞是义兄弟,一起长大的。”

    诺曼摇头道:“我们怎能让那样的人成为与我们平起平坐的公爵?”

    我怒道:“有什么不可以?难道黑棺和剑盾会不是盟友?”

    诺曼不再多言,其余隐士也并未表态,我心头忽生不安:“他们早就知道我与弥尔塞的关系,可能已经想好了如何阻止弥尔塞获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