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四十五 老宅探秘
    我知道晚上会有噩梦。

    萨尔瓦多与荷蒂走向本撒城荒僻的郊外,这里的树木枯萎却存活,弥漫着濒死而畸形的气息。

    萨尔瓦多问:“海尔辛的旧宅一直在本撒?”

    荷蒂说:“本撒原本是剑盾会的首都,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你买房不看地段的吗?”

    萨尔瓦多说:“这地段也不见得怎么好。”

    荷蒂说:“但至少是在帝都,将来养小孩,教育资源有保障,考试分数还低。”

    萨尔瓦多苦笑道:“我觉得我们现在这处境,原不该讨论这些。”

    是啊,他们算是剑盾会中的恐怖分子,杀人凶手,即使没有暴露,设想孩子的前景未免有些违和....

    等等,萨尔瓦多这个笨蛋!荷蒂这么说,是不是她怀孕了?

    果然荷蒂低声骂道:“笨蛋。”

    萨尔瓦多问:“什么?”

    荷蒂答道:“没什么。”

    海尔辛的旧宅一看就是鬼屋,知名的、不知名的植物挂满了墙壁,堵死了窗户,墙上破裂,瓦片残缺,地上杂草丛生,都是些漆黑如墨的草,屋外一些人物雕像都成了残废,看不出原先手艺怎样。

    萨尔瓦多手持长剑与盾,望向那三层的楼房,仍可看出其昔日的辉煌,他说:“你们家族不像是没落的。”

    荷蒂说:“在霍克事件——也就是你所说的大师——发生之前,海尔辛家族虽然被称作诅咒,可仍算是个豪门。以前积累的财富并未散尽,上层社会也不乏崇拜者。”

    萨尔瓦多:“奇怪,这么一大家子,难道你们没有远房亲戚?”

    荷蒂:“当然有。”

    “他们人呢?”

    “他们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本家,后来,听说上层一些激进分子追杀他们,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

    萨尔瓦多问:“拯救你,将你抚养长大的那位骑士呢?”

    荷蒂紧盯着萨尔瓦多看,问:“你吃醋了?”

    萨尔瓦多忙说:“不,他知不知道你是个海尔辛?”

    我理解萨尔瓦多,他就是吃醋了。在热恋的男人心目中,任何并非女友直系亲属的男人都是潜在的情敌。荷蒂的那个养父会不会是贪图荷蒂的美色?

    这是某种类型片常有的情节。

    但这话如何能明说?萨尔瓦多脸嫩,说不出口。

    荷蒂笑道:“他知道,他自己也是个海尔辛。”

    萨尔瓦多大吃一惊,追问道:“你刚刚说所有成年的海尔辛都被激进分子....”

    荷蒂:“家族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私生子,看似已经和家族毫无关系,可他们骨子里仍是海尔辛,血液不会撒谎。”

    萨尔瓦所:“他是谁?”

    荷蒂摇头,避开萨尔瓦多的脸。萨尔瓦多也不能追问。

    他们走向楼房大门,这大门紧闭着。

    萨尔瓦多:“他们不曾抄海尔辛的家?”

    荷蒂说:“真正的宝藏是不会被他们找到的,我的曾祖父预见到了那场不幸,所以用异空间的科技,将一些事物保存了下来。”

    他们推开门,屋内自然空无一人,但我听见了滴答滴答的钟摆声,这是我的幻觉吗?

    屋里如果有幽灵,我们也无法看见。

    萨尔瓦多:“小心残留的脑电波,我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事。”

    突然间,萨米浑身麻痹,张着嘴,双手腾空,双足牢牢固定在地上,可肌肉却在发颤。

    我明白,我体会过,那像是无数双冰冷的手透过衣物,透过肌肤,直接触摸你的神经,你的骨头,即使念刃的高手,擅长精神控制的血族,也可能活生生僵硬而死。

    荷蒂却还能动弹,她十分艰难地割破了自己手掌,喊道:“我是海尔辛家族的后裔,双层血脉!家族的先祖们,让我通行,让我为家族复仇!”

    萨尔瓦多重重摔倒,荷蒂摇摇晃晃,将他拽起。萨尔瓦多问:“这是你祖先的....幽灵?”

    荷蒂:“不管是什么,走吧,在追兵到来之前。”

    “追兵?是剑盾会的警卫?”

    荷蒂:“如果我们单纯杀人,我有把握没人能追查到我们。可如果涉及到宝藏,有些狗的鼻子就变得很灵敏啦。”

    她走上楼,打开一扇木门,在某个壁龛处的墙壁上有一道毫不起眼的裂缝,与其余木墙上的缝隙并无差异。她用那金卡在缝隙上一刷,并滴入自己的血,那壁龛放射金光,成了一面光之墙。

    那光照在荷蒂脸上,她的双眸,双眼中似倒映着血红的光。

    也许她并不单单是向高庭狱门复仇,她想复仇的是整个剑盾会。她非常危险,她在将萨尔瓦多送入无底的深渊。为什么是萨尔瓦多?我必须提醒他,让他早点止损。

    他们并不门当户对,我是黑棺数一数二的人物,而荷蒂不过是个破落的贵族。荷蒂看中萨尔瓦多,一定是贪图他的家世地位,这女人以为自己可以借此飞上枝头当凤凰吗?真是痴心妄想....

    不,这不是重点啊鱼骨!重点是她在让萨尔瓦多替她杀人!

    我得做些什么,有时候,疯网会允许我保留一部分记忆,也许我能够棒打鸳鸯,拆散他们,免得殃及剑盾会和黑棺牢固的联盟。

    可万一荷蒂怀孕了,那我岂不是要付高昂的分手费?我就知道有弟弟的女人有风险,可爱的拉米亚,这些恐怖的扶弟魔呀....

    不,这也不是重点,我在想什么呢?这不是打胎费的问题,这是要命的问题啊!

    可深陷爱情中的人头脑是不清醒的,他会把那些劝他分手的人当做是他的敌人,当做是有害的病菌,是居心叵测的、嫉妒他幸福的恶人。如果我太过强硬,反而会将他推向荷蒂那一边。

    我必须用巧妙的手段,用我的颜值和地位,牺牲我健美的肉身,去诱惑荷蒂,让萨尔瓦多看清楚她的真面目,就像昭君出塞、木兰从军那样,以风华绝代的美貌挽救大局....

    密室古旧,像是个老阁楼,在密室中有个浮在空中的指环。荷蒂将那指环取下,套在手指上,她脸上的肌肉快速颤抖,一层气流环绕周身,这指环中残留着脑波,将念刃的奥秘送入荷蒂的大脑。

    这是开挂!

    萨尔瓦多不敢打扰,静静地看着。

    她身上汗如雨下,过了十分钟,荷蒂呼出一口气,脱下指环,递给萨尔瓦多。

    萨尔瓦多问:“怎么?我也能.....”

    荷蒂皱眉道:“快,你是奈法雷姆,天赋远超过我,有些我想不明白的地方,需要你替我填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