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五十三 决赛争锋
    当我张大嘴,像个老年痴呆一样转醒时,他们告诉我决赛即将开始了。

    我依旧对梦境的记忆一无所知,这让我很苦恼,仿佛错过了两个亿的金元。

    内夫说:“双方入场了,我从未见人们如此疯狂。”

    波德莱尔笑道:“得防着点儿,这些平民都没半点自觉,很容易伤着自己。”

    诺曼说:“说得你好像真在乎似的。”

    波德莱尔嗤笑一声,说:“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弄脏了斗技场。”

    我说:“我得去看台!这里太过平淡,很抱歉。”

    波德莱尔起身说:“请允许我与你同行,剑圣,因为我很想听听你的真知灼见。”

    于是,在场的隐士都决定跑到看台上看比赛。

    守卫在前开道,驱逐平民,不久清出一片场地,这真是奇迹般的壮举,因为我有时觉得这场间连一只老鼠都塞不下了。

    波德莱尔:“看哪,西恩!”

    那个秃头的、脸上有法印的隐士取代了韦斯特,韦斯特则到了一旁的高台上旁观,谁要看这又老又瘪的老吸血鬼?我只想看衣着清凉的大美女。

    西恩喊道:“请安静,这声音吵得让我心脏病都要犯了。”

    这老吸血鬼在说什么呢?他是血族,怎会得心脏病?

    人们闻言,声嚣减弱,西恩左右看了看,笑道:“不过转念一想,我心脏病发作,一命呜呼,隐士又有空缺,我们就能再欣赏一次如此精彩的盛况,所以,用你们最大的嗓门欢呼吧!为我们的国王!为我们即将产生的新公爵!”

    观众们大喜,喊声骤增,我仿佛被置身于一个不断爆炸的火药工厂里。这老血族言语风趣得很,确实比韦斯特有趣得多,只是他能不能把韦斯特带在身边?我们可以一边看养眼美女,一边听他骚话连篇。

    西恩说:“决赛的两位勇士,玉剑弥尔塞与海神博思泰特斯,他们在挺进决赛的过程中展现出了种种不可思议的念刃,了不起,了不起。他们负伤前行,不曾后退,勇气令人钦佩无极。关于决赛,我不必赘言,还请观战就是!现在,我宣布,决赛!开始!”

    他短短几句话,已令人情绪高涨,热血沸腾,观众们激动得像是发情的猴子,上蹿下跳地停不下来。

    弥尔塞换了金色与绿玉拼色的铠甲,手持紫黑色的三生神恩,这装束完美契合他玉剑的称号,但他脸上布满伤痕和淤青,身上只怕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全凭意志撑着,能出场已让我意外之至了。

    博思泰特斯换了蓝甲与大盾,每一个见识过他“天堂城墙”念刃的人都知道,他凭借如此装备,几乎难以逾越。我只是希望这老头的伤比弥尔塞更重,打到一半,新伤旧病一并发作,我们就能把他送医院,随后欢庆胜利。

    尼丽坐在观众席第一排,望着未婚夫,满眼担忧。我不知道她关心的是弥尔塞的安危,还是因这场比赛关系到的利益太大,涉及的层面太多,所以惴惴不安?

    博思泰特斯说道:“年轻的朋友,放弃吧,你和我背负的事物截然不同!我不想杀你!”

    弥尔塞答道:“我宁愿战死沙场。”

    博思泰特斯叹道:“不必急于下定论,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不过是骗小孩的说辞。只要活着,你还有大好的前程。”

    我心想:“九隐士空缺的机会,只怕五十年才有一次。”

    尼丽喊道:“弥尔塞!拼了!别让他有防御的空隙!”

    她根本屁都不懂,弥尔塞面对的可是博思泰特斯!

    弥尔塞缓步走向博思泰特斯,这么做是对的,弥尔塞掌握的念刃之力不及阿德曼,后者在博思泰特斯的念刃面前吃尽苦头,却又指明了一条正确的道路——近身搏斗,设法夺走博思泰特斯的盾牌。

    博思泰特斯说道:“痴心妄想!”他朝前一刺,一道念刃掀起狂风。西恩喊道:“一千八百五十!好家伙!”

    弥尔塞竖剑一挡,声如丧钟,将这念刃拦下,他朝后滑了三米,双脚站稳。

    博思泰特斯的念刃已远超过测试时的数值,但弥尔塞进步极大,已能从容面对。

    博思泰特斯笑道:“你天赋超凡,未来我会重用你的,孩子。”

    弥尔塞说:“不必!”这一次,他加速朝博思泰特斯奔去。

    博思泰特斯再刺出念刃,弥尔塞早在他出剑的刹那改变了方向,博思泰特斯念刃刺空,弥尔塞离博思泰特斯不足一米。博思泰特斯发动天国城墙,同时左手剑在旁探出,宛如灵蛇出洞,弥尔塞连斩数下,被博思泰特斯化解。

    博思泰特斯的剑术神妙,连阿德曼那匪夷所思的妙招都一时无可奈何,在这敌手面前,弥尔塞还太嫩,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敌人料到,非但无功,还险些伤了自己。

    我急道:“他知道你想抢盾牌,放弃吧,小心中他的陷阱!”

    弥尔塞横着挥剑,将博思泰特斯的刺击打偏,随后深吸一口气,长剑高举过头顶。我心中大惊——他想用击败多诺万的重劈,可这招破绽太大了!

    博思泰特斯盾牌向前一撞,弥尔塞脸上挨了一下,鼻子骨折,嘴角开裂,站立不稳。博思泰特斯眉头紧锁,眼神却十分坚决,剑斩弥尔塞右臂,他不打算杀弥尔塞,这一击足以让弥尔塞丧失战斗力。

    突然间,一道阴影飞起,缠住博思泰特斯的盾牌,这阴影力量极大,只听骨骼清脆的一响,博思泰特斯低哼,手臂折了,盾牌掉落在地。

    观众们大喊:“是黑棺剑圣的绝技!”经过这几天比赛,他们对选手的比赛资料与数据已了然于心,一见阴影,立刻就认了出来。

    我哈哈大笑,尼丽也露出欣慰的笑容,现在局势明朗,博思泰特斯并没有治愈手段,他少了盾牌,断了右手,弥尔塞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

    弥尔塞一剑直刺博思泰特斯胸口,博思泰特斯蓦然高呼,身上铠甲散开,这也是上一场用过的念刃——用铠甲为盾,释放天国城墙。

    如果弥尔塞得意忘形,急于求成,他会被天国城墙撞中,非死即伤,可弥尔塞没有,他始终很冷静,他朝后跳,长剑连连格挡,未受波及。

    博思泰特斯剑斩影子,被那影子躲入阴影中,他咬紧牙关,身上雾气氤氲,形成屏障,这念刃他也曾用来对付阿德曼,雾气宛如煤灰掀起的烟尘,笼罩了他,伤害他自己的同时,也令对手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博思泰特斯喊道:“你的阴影是什么?它似乎有自己的意志!你召唤了恶魔吗?”

    弥尔塞将三生神恩绕了一圈,稍稍增强体质,随后冲入薄雾中。他拥有暗影视觉,即使在雾中也看得清对手,三生神恩支撑着他,治愈毒雾的剧毒。他冲向对手受伤的一侧,博思泰特斯挥出重击,被弥尔塞轻易闪避。

    诺曼说:“胜负已分了,一只手赢不了两只手,更何况弥尔塞在战斗中飞速成长。”

    这时,我在薄雾中见到了一丝电光,这电光让我大惊失色,大喊:“躲开!弥尔塞!”

    片刻之后,博思泰特斯发动了灭绝,火焰与电流如风暴,如巨浪,如飓风,如山崩一般,瞬间充斥了薄雾的范围。近处的观众受其影响,口鼻流血,痛苦万分,纷纷抱着脑袋,缩着身躯。

    这薄雾只是诱饵,让弥尔塞认定自己能硬撑,但博思泰特斯真正的目的是让弥尔塞完全承受灭绝的伤害。

    这是海尔辛大师所教的绝技,应该是海尔辛家族失传的念刃!博思泰特斯会海尔辛家族的念刃!

    弥尔塞从火焰风暴中摔出,他的铁莲救了他一命,可他张开嘴,一大口血流在地上,他的皮肤被烧得通红,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尼丽泪水夺眶而出,叫道:“弥尔塞!别输!快与他拼了!”

    这混账女人,她不应该先让弥尔塞保命吗?

    博思泰特斯走出火海,他脸上的皱纹在火光照耀下,光影交错,宛如来自地狱的使者。

    弥尔塞想遁入阴影,博思泰特斯一声断喝,弥尔塞竟无法这么做。这又是什么念刃?他阻止弥尔塞发动暗影之法?

    博思泰特斯说道:“念刃是为了封魔而诞生的,用这招,我能剥夺你的邪能伎俩!”

    我心急不已,这时,我见到看台对面有一个表情关切的老女人,还有一个像是无人问津、人生不顺的中年妇女,两人双手紧握,她们对博思泰特斯的表现十分兴奋。

    那个中年妇女喊道:“爹地!加油!战胜那个小白脸!”

    博思泰特斯纵然全神贯注,仍不禁望向她们。

    好机会!是好机会啊!

    我趁别人不注意,溜到那对母女身后,拔出一柄匕首,对这博思泰特斯舔刀刃。

    我在威胁他,当然,我不会真那么卑鄙,对他的这个芳华已逝的剩女女儿以及他这个好像已经离婚很久的老婆做什么不人道的事,可只要他以为我会痛下杀手,他就不得不当场认输。

    我把匕首舔了好几遍,舔的我舌头都干了。旁边一个小孩问:“叔叔,你这匕首是不是糖做的,很好吃吗?”另一个大人说:“别瞎说,这人是个白痴。离他远一点。”

    我恼羞成怒,然而博思泰特斯这没人性的渣男恶父明明目睹,却无动于衷,他掐住弥尔塞的咽喉,将他硬生生勒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