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客服-18469680008【免费阅读下载】 > 科幻小说 > 燃烬之余 > 章节目录 六十五 守护微笑
    高个子恶魔使的脑波归于寂静,不是彻底逝去,就是被吞噬者消化。

    局面非常危险,叶格丽就在这儿,就在本撒城,躲藏在她阴险的老巢,操纵博思泰特斯散播恐怖与破坏之火。

    我曾无数次面临绝境,此时也并未慌张。我抬起头,看着地下城的灯火,知道夜晚仍然漫长,更知道此地只怕并无日夜之分。

    老公爵为何出卖他的祖国?背叛他的亲友?我隐约觉得自己曾从梦境中获悉真相,但这当口却想不起来。我只明白一件事,敌人非常凶残而强大,人数众多,不择手段。

    我高昂头颅,拔剑四顾,心中毫无茫然之情,因为我是黑棺剑圣,我是无敌的代言人,我是黑棺的最强英雄。

    无论敌人是恶魔也好,巨龙也罢,甚至是太阳王,是不可阻挡的天灾人祸,我都无所畏惧。在危机面前,我慨然面对,甚至面露微笑——是的,我就是如此从容不迫,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变色。

    我踏出监狱,却忽然意识到最大的障碍竟无情的横栏在前,它如此艰难,竟几乎无法逾越。

    我迷路了。

    我匆匆走了大约五条马路,见到一队巡逻的警务骑士,他们问道:“站住,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身上有血?”

    他们不认识我,我审时度势,意识到如果态度不好,反而会耽搁时间。

    我朗声而笑,说道:“民警同志们好,民警同志们辛苦了!”这样亲切的问候,应该会让他们打从心底温暖,认识到警民一家亲这一真理吧。

    此举很快起到了效果,他们变得很热情,持剑将我包围,喊道:“你是可疑人物!放下武器,跟我们回局里一趟!”

    我大怒,几下将他们全揍躺了,抓起一人衣领,怒喝道:“告诉我黑棺游骑兵的军营怎么走?”

    他被惧意震慑,不得不回答说:“现在大晚上,公交都停了,不然你可以乘坐列车。”

    我将他扛起,说:“给我指路!”

    警务骑士骇然道:“去哪儿?”

    我怒道:“你没听见吗?游骑兵军营!”身如离弦之箭,出膛炮弹,霎时飞速远去。这人在我肩上鬼哭狼嚎,真是讨厌极了。

    我当然可以告诉这些家伙萨尔瓦多与荷蒂正走在犯罪的道路上,但那只会坏事,我可不希望害了萨尔瓦多,说不得,还是得由我亲自解决。但那得在通知我的人之后。

    指路兄险些晕厥,我不得不用念刃维持他的清醒,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能指路,我这才察觉到此地离我那儿不过十公里远。

    我路过一个餐厅的窗口,不由停下脚步,指路兄惨声道:“你究竟是何方神圣?是恶魔吗?”

    我说:“黑棺剑圣朗基努斯,做好事从不留名。”

    他一口气没回转,这下真晕倒了,不过我已暂时用不着他。

    我望向窗口,见到窗户中吃饭的那些人,他们穿着体面的衣衫,面前餐具精致,周围环境优雅,烛光映照着他们的脸,也映照着他们的看上去十分美味的食物。

    一切都那么祥和,那么宁静。我忽然之间感慨万千——

    我,还有黑棺众多的游骑兵们,我们辛辛苦苦、风餐露宿、出生入死,一次次面临险境、绝境,不正是为了守护这些在末世中仍然生存的普通人们吗?

    餐馆中有微笑的年轻人,有微笑的老人,有恩爱的夫妻,有西装笔挺的职员,有英姿煞爽的军人,他们都在享受这美食,享受这宁静,享受这末世中不该存在的温馨。

    这,不正是我为之奋斗的意义吗?

    即使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怎么吃饭。

    即使我从满是血腥的车厢一路追踪到充满恶臭的车站,再追踪到漆黑潮湿的监狱。

    即使我的刀刃染上了鲜血,即使我洞悉了可怖的阴谋,即使我知道这里潜藏着未知的危险,我依然心甘情愿,欣然接受。

    人们又在大笑,笑得好开心。

    我的肚子咕咕作响。

    不过我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为什么呢?我的胸怀就是这么宽广,我就是这么乐于奉献的一个人。

    啊,一个军官似乎饿坏了,别人尚未动餐刀,他已拿起了一块肉,送入嘴里,丰厚的肉汁沿着他嘴角流出,打湿了他的军装,他皱眉一笑,拿起餐巾擦拭污渍,这一举动让我仿佛能闻到牛肉的香气。

    为什么呢?为什么我这么一个最高权力者,要在窗口眼巴巴地看着这群混球,啊,不,同僚大快朵颐呢?明明是我先来的....明明是我的职位比较高,明明该是我过得比较好才对啊?不过呢,看着混球,不,同僚吃得好,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不,心平气和一点,鱼骨,你是何等人物?岂能为这鸡毛蒜皮的小事斤斤计较?这些同僚混蛋也是经过一番厮杀才能有今天的不是吗?

    再说了,那肉看起来也并不好吃,即使同僚混蛋们表现得很亚米。

    吃到嘴里流下的汁液里面是不是橄榄油?啊,这在末世如同金子般珍贵的橄榄油啊,就这样残留在衣物上,成为了污渍,我伸出手指,仿佛如此就能将这橄榄油沾上一点...

    这些油腻,正如拉米亚在兴奋时流下的....液...啊,不,是汗一样,它无疑看起来是很鲜美的,可品尝之下,却难吃得很,是,这餐桌上的食物也定是这般。

    哼,我不在乎,我为什么要在乎呢?我一点都不生气。我还有正经事要做呢,没空在这儿看他们欢快地吃着好像很美味的饭....

    我只是有一点点不满,稍微的那么一丢丢,就像是一颗小火花那样,在黑暗中一闪而过,嘿嘿嘿,这算得了什么?

    火花落在了草原上。

    星火燎原。

    我快气炸了。

    一个侍者看见了我,朝我做了个驱散的手势,表情很厌恶。

    我这才意识到我流的口水打湿了玻璃窗,准确的说,我是在舔玻璃。

    侍者张口喊道:“快滚!”

    我一脚把整个玻璃窗全踹碎了,去特么的守护微笑!老子现在已经饥渴难耐!

    整个参观的人都尖叫起来,一张大餐桌上吃饭的家伙是我们游骑兵的军官,一个看似很富有的家伙,以及一些穿骑士学院服饰的男男女女。

    莱拉·沃克小姐不知怎么也混在里头,大概是她回来之后顺便被邀请了,她是那种从不放过任何交际与饭局的女人。

    军官们看见了我,敬畏莫名,喊道:“是公爵大人?”

    莱拉喊道:“大人?你的事解决了吗?”

    我饿混了头,冲上前对桌上的牛肉羊肉来了一招旋风扫落叶,抓起酒杯灌下了肚子。地下城那一边的人都看傻了眼,其中一人脸色苍白。

    我陡然记起火葬说的——这些饭菜里面大概有毒!

    好在我不怕任何剧毒,因为我是喝毒蛇之血长大的变异者。

    刚刚那个吃牛肉的军官在满脸惊讶中开始呕吐,我看了他一眼,继续吃肉,等我吃完,他多半已经不活了。

    富商模样的人喊道:“啊呀,这餐馆的肉质量有问题好像。”

    我打了个饱嗝,点头说:“好像是百草枯放少了吧。”